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九章 生財尋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九章 生財尋道字體大小: A+
     

    范寧兩輩子都過得比較拮据,對錢的渴望已經深深烙印在他心中。

    雖然書中自有黃金屋,但那是指做了高官后的種種待遇,但自從范寧親眼目睹當上高官的歐陽修也買不起房子。

    范寧便不指望自己將來能靠當官發財。

    錢是好東西,有了錢,他的祖母也能活到八十餘歲,閑暇時種點自己喜歡的小菜。

    有了錢,自己的父母也能住上朱家那樣的園林大宅,父親不用像牛一樣沒日沒夜奔波,母親也能把衣服送去洗衣鋪,不用再為生計發愁。

    范寧始終忘不了母親那雙凍得通紅的手。

    在宋朝賺錢的門路有不少,但既要賺大錢還能落一個文人雅名,不沾上銅臭味,這種機會卻不多。

    但范寧上輩子就知道,這種機會有兩個,一個是出版,另一個就是文玩。

    觀賞石這條路是周鱗帶他入門。

    范寧曾經估算過周鱗的財富,如果把他的近千件觀賞石精品運到京城去拍賣,那至少能拍出三十萬貫以上。

    誰能想到,溫文爾雅的周鱗僅收藏的石頭就有如此龐大的財富,而他花的本錢也不過才一萬五千貫。

    入了門后,范寧終於深刻了解到大宋士大夫對觀賞石的狂熱,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連天子隨手賞給他的東西也是一串寶石,宋徽宗趙佶更是恨不得把太湖石全部挖到自己皇宮中去。

    士大夫追石狂熱,沉溺於賞石玩石,富商大賈也跟著附弄風雅,宋朝文人墨客以及鉅賈大賈對奇石的熱愛已經到了一種境界。

    范寧比宋朝人多了一千年的見識,他相信自己能在觀賞石方面闖出一條發財新路來。

    走自己的路,讓後人無路可走。

    不過范寧也知道,這事真不能急,得慢慢來。

    .......

    此時,范寧正在奇石巷中穿行,這條兩里長的巷子他早已熟悉無比,很多攤販也認識他,這小傢伙有點見識,運氣不錯。

    范寧熟悉了奇石巷,也發現在這裡淘點好東西太難,這裡的太湖石大都是中下等品相,連他都看不上,更不用說老爺子周鱗。

    上品很少,精品更是少見,至於極品,像上次那塊千洞石就是極品,那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偶然出現一兩件上品,也會被大店鋪迅速攔截。

    大店鋪里精品也不多,主要以上品為主,數量雖然不少,但價格卻讓人喪氣。

    動輒五六十貫,范寧買不起,就算買得起也沒有利潤可言。

    奇石館這些大店鋪畢竟經營了數十年,貨物的源頭和客戶都被它們掌控。

    范寧只有周鱗一個高端客戶而且也沒有貨源,只能是業餘玩玩。

    「李大叔,袋子里有沒有什麼壓箱好貨?」

    范寧走到一名黑胖子攤販面前,笑嘻嘻翻他的袋子。

    這個黑胖子攤販就是上次收到極品千洞石的小販,光福鄉蔣墩人,叫李阿毛,他是個石販子,常年累月在太湖周圍的農家收購太湖石,然後過來擺攤賺差價。

    范寧告訴他,上次那塊太湖石他賣了十貫錢,李阿毛倒也不生氣,那塊石頭他用五十文錢收購來,賣給書生兩貫錢,賺了四十倍。

    范寧一貫錢從書生手中回購,十貫錢賣出去,翻十倍也很正常。

    如果那塊石頭是真的,就值十貫錢這個價。

    至於賣兩百兩銀子,那就不是他這種底層百姓能想象了。

    范寧上次在他這裡又淘到一塊上品靈璧石,給了朱佩,那臭丫頭居然不認,又不肯還給自己,著實讓范寧惱火。

    李阿毛連忙捂住自己的袋子,「去!去!去!我這裡沒什麼好東西,上次那塊靈璧石我賣虧了,你要再補我五百文錢。」

    范寧卻眼疾手快,一把掏出一塊柚子大小的圓石頭。

    「這是什麼石頭?」

    李阿毛瞥了一眼這塊石頭,漫不經心道:「這個啊!這是壽山石,刻印章用的,你要的話,便宜賣給你。」

    范寧心中有一種將這個李阿毛狠狠揍一頓的衝動,自己手中拿到的分明是一塊極品田黃石,他居然還要便宜賣給自己。

    不過這也不怪李阿毛,壽山石雖然早在南北朝時就有人用它當雕刻材料,但直到元朝時才開始流行起來,至於田黃石,更要到明清時才會身價陡增千萬倍。

    在宋朝,喜歡它的人還不多,屬於冷門收藏石。

    李阿毛這種石販子至少還知道它叫壽山石,而一般人只會拿它去修房子。

    周鱗就是少有喜歡壽山石的人,也知道田黃石的觀賞價值,范寧就在他的倉庫中看到過一塊水缸大的極品田黃石。

    「這石頭多少錢?」

    范寧沒有故意貶低手中田黃石,沒必要,李阿毛既然說便宜賣給自己,那它的價格就不會超過三百文錢。

    「咱們是老熟人,我也不多要,兩百文錢你拿走。」

    這塊石頭是李阿毛十文錢收進來的,他覺得品相不錯才擺上攤子。

    可擺了三天也無人問津,他下午才收回袋子,不料就被范寧翻出來了。

    「太貴了,我的錢都是從牙縫裡刮下來的,你好意思要我兩百文?」

    「那你給多少?」

    「最多二十文!」

    「去!去!去!一邊玩去。」

    李阿毛伸手要搶石頭,范寧卻不給他,他忽然發現攤子上有塊太湖石異常眼熟,連忙一把搶過來。

    「大叔,這塊太湖石是真的嗎?」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這塊石頭怎麼不是真的?剛才奇石館就有人來收購,我就偏不賣給他們,你要的話,不能低於三貫錢。」

    范寧仔細看這塊太湖石,立刻明白自己為什麼感覺眼熟,這塊石頭神似范寬的《溪山行旅圖》,中間居然還有一條白線,就是千尺瀑布啊!如果上面再種一點點青苔,簡直就一模一樣。

    可惜這個李阿毛沒文化,沒看過《溪山行旅圖》,否則他要發筆小財了,當然,宋朝能有機會看過《溪山行旅圖》的人也屈指可數。

    不過就算沒有《溪山行旅圖》,僅僅憑這塊太湖石的雄奇造型,也是一塊上品太湖石。

    這時,范寧遠遠看見奇石館的李掌柜正匆匆向這邊走來,走得又快又急,就像肉球在滾動一樣。

    他立刻掏出三隻一兩重的銀裸子扔給李阿毛,又指指田黃石。

    「這塊壽山石就當搭頭?」

    「可以,送給你了!」

    「大叔,我尿急,先走一步。」

    范寧飛快將兩塊石頭裝進布袋,轉身就疾奔而去。

    「這個臭小子,倒有錢啊!」

    李阿毛捏了捏三兩銀子,眉開眼笑收入懷中。

    這時,奇石館的李掌柜跟著夥計匆匆走來。

    「掌柜,就是這裡!」

    李掌柜看了攤子一圈,也沒看見夥計說的上品太湖石。

    「石頭在哪裡?」

    夥計也愣住了,剛才還在這裡啊!

    「老李頭,剛才那塊石頭呢?」

    「什麼石頭?我這裡全是石頭。」

    夥計半晌吞吞吐吐道:「就是我說有點....有點瑕疵那塊。」

    「賣了!」

    李阿毛冷冷瞪了他一眼,「既然你老人家說有瑕疵,我就便宜賣了唄!」

    李掌柜聽得目瞪口呆,他忽然回頭狠狠一巴掌向夥計打去。

    「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笨蛋!」

    夥計抱著頭委屈道:「是你教我們說的嘛!要說有瑕疵,好壓價收購。」

    李掌柜恨不得把這個白痴夥計拖回去暴打一頓,但現在他更關心那塊太湖石,雄渾如泰山,那可是絕對能賣五十貫高價啊!

    他陪著笑臉問道:「老李,咱們也是本家,一筆寫不出兩個李字,你能不告訴我,你那塊石頭賣給誰了?」

    李掌柜就希望那個買家不識貨,自己再把它買回來。

    李阿毛也不敢過於得罪奇石館,他便道:「你夥計我說石頭有瑕疵,令我心灰意冷,正好范小官人過來,他一眼看中那塊石頭,我就便宜賣給他了。」

    李掌柜氣得一跺腳,「怎麼又是那個臭小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