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八章 趁虛而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八章 趁虛而入字體大小: A+
     

    范寧奪得年考第一,得到了二十兩銀子的厚獎。

    當范寧將二十兩銀子放在母親面前時,張三娘一反常態,竟抱著兒子放聲痛哭起來。

    她想到自己第一天送兒子上小學塾時,一路上那些譏諷的目光,那些難聽的話語,還有鄰居和好友的勸說,勸她不要浪費錢。

    甚至連公公也拍桌子罵她敗家,兒子上學塾后,每次考試都是最後一名,受盡了嘲笑。

    鋪天蓋地的譏諷和嘲笑壓得他們一家喘不過氣來,所有的屈辱和委屈她都默默忍受,但她依舊義無反顧地送兒子上學,寧可自己吃糠咽菜,也要把錢一文一文攢下來給兒子交學費。

    她相信自己的兒子將來一定會有出息。

    今天,兒子考了整個學堂第一名,多年的憋屈都一起湧上張三娘心頭,讓她怎麼能不百感交集。

    范鐵舟勸了妻子半天,張三娘才終於慢慢平靜下來,抹去眼淚,心中的屈辱已經消失了,喜悅開始佔據了她的內心。

    張三娘反覆看范寧第一名的嘉獎書,雖然她不太識字,但上面『第一名』三個字她還是認識,笑得她嘴都合不攏。

    「寧兒,回頭拿給你外公、外婆看去!」

    「娘,這二十兩銀子就獎給我吧!」范寧趁熱打鐵,想把二十兩銀子的獎勵要到手。

    「你這孩子,倒是會抓住時機,小孩子家家的,要這麼多錢做什麼?」

    張三娘撫摸兒子的頭道:「寧兒乖,這些銀子娘存起來給你娶媳婦。」

    張三娘此時內心雖然十分柔軟弱,但在原則問題上她卻從不讓步。

    旁邊范鐵舟見兒子一臉沮喪,便替兒子說兩句好話,「娘子,馬上就要過年,多少給孩子一兩貫零花錢吧!」

    范鐵舟這一兩個月掙錢不錯,在家中的地位也略有提高。

    張三娘捏了捏兒子可憐的小臉蛋,笑道:「好吧!既然你爹爹開口,那就給你五百文錢,算是你這次考第一的獎勵。」

    二十兩銀子變成五百文錢,足足縮水了四十倍,好在范寧有心理準備,知道他娘是屬貔貅的,銀子到她手中就休想再出來。

    老娘肯給自己五百文錢已經是大發慈悲了。

    ......

    吃罷午飯,范寧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發愁,他現在手頭拮据,上次變賣玉佩得了四兩銀子,買那塊千洞石花了一兩銀子,後來給朱佩買那塊上品靈璧石就花了他兩貫五百文錢。

    眼看年末了,各攤販都要收攏資金,奇石巷會有一些壓箱好貨出現,前段時間自己準備年考沒時間,好容易等考完,范寧今天就想去奇石巷撞撞運氣。

    問題是,他現在手中只剩下五百文錢,沒有本錢怎麼辦?

    對了,自己不是還有一塊玉佩嗎?他記得好像落在床頭哪個旮旯里,當時自己上學急,沒有及時找出來,後來就忘了。

    范寧翻身起來,被褥全部掀起來,在床上翻找了半天,終於在床縫裡把另外一塊玉佩找到了。

    「太好了,又有錢了!」

    范寧高興得重重吻了玉佩一下。

    「寧兒,有沒有什麼臟衣服,趕緊拿下來。」張三娘在樓下大喊。

    「來了!」

    范寧拿著兩件臟衣服快步下樓,這時,范鐵舟吃完午飯正要去醫館。

    「寧兒!」

    范鐵舟叫住了兒子,他見妻子不在,便偷偷塞給他一錠銀子,大約一兩重。

    「藏起來,可別再讓你娘找到。」

    「謝謝爹爹!」

    范寧大喜,父親真是雪中送炭啊!

    范鐵舟笑問道:「是不是要去淘石頭?」

    范寧笑了笑,父親還是很了解自己。

    「你去吧!我也要去醫館了。」

    范鐵舟走了幾步,又想起一事,回頭對兒子道:「你還記得上次讓我幫你找石頭嗎?」

    父親不說,范寧差點忘了這件事,他連忙問道:「有消息嗎?」

    范鐵舟點點頭,「前兩天,村裡的王二叔帶母親來醫館看病,說他那裡有好幾塊石頭,專門給你留著的,讓你有時間去看看。」

    范寧歡喜道:「等過年放假,我就去!」

    范鐵舟醫館有事,匆匆走了,范寧拿著臟衣服來到外院子,只見母親張三娘正坐在井邊洗衣服。

    范寧把衣服放到母親身旁,見她的手凍得通紅,不由一陣心疼。

    「娘,你拿到洗衣鋪去吧!天氣這麼冷,別自己洗了。」

    「洗衣鋪太貴,洗你一件長衫就要收十文錢,咱們家洗一次就要花六十文錢,可以買兩斗米了,還是我自己洗吧!」

    「要不我給你燒點熱水。」

    「胡扯!現在柴禾多貴,別給我瞎浪費。」

    范寧撓撓頭,「我不是剛給你掙了二十兩銀子嗎?」

    「你啊!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你那二十兩銀子哪裡夠用?」

    張三娘嘆息一聲,買一擔柴居然要二十文錢,住在鎮子里什麼都要花錢,想想還是鄉下好。

    這些天,張三娘開始懷念鄉下的生活,除了買油鹽和日用品需要花點錢外,其他都不要花錢,稍微節儉一點,每個月一貫錢就足夠用。

    現在他們住在鎮子里,柴米油鹽醬醋茶,吃的米、蔬菜、肉蛋,都要花錢,穿的衣服鞋襪也不能太粗糙,要稍微講究一點,還有各種日用物品,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要花錢買,連喝口熱水都很奢侈,一個月三四貫錢根本就不夠花。

    范寧笑道:「爹爹掙得也不算少啊!」

    他爹爹范鐵舟現在早出晚歸給人看病,非常辛苦,一個月能掙二十貫錢左右,去掉每月給藥鋪的五貫錢房租,兩貫錢的雇葯童費,還有醫館的一些必要支出,每月純收入大概有十貫錢。

    十貫錢在鄉下絕對是高收入,但在鎮子里只能算中等人家,和劉康家差不多。

    「娘,要不咱們家就請一個女傭吧!找個年輕能幹的,最好沒有家庭拖累,幫你做飯洗衣,減輕你的負擔。」

    張三娘凌厲的目光狠狠一瞪,「你乾脆就明說,給你爹娶房小妾!」

    范寧嚇一跳,連忙改口,「那....請個小丫鬟也可以,十歲左右,劉康家也有個小丫鬟呢!」

    張三娘笑道:「劉康的娘給我說過,那個小玉是孤兒,將來準備給兒子做小妾的,你是不是很羨慕劉康,所以讓娘給你也找個小丫鬟,將來好給你做陪房?」

    范寧真不知自己的老娘是什麼思想,動不動就往那方面想,簡直讓他無語。

    范寧懶得再說,加快速度就向外走去。

    「你又要死到哪裡去?」

    范寧一溜煙跑了出去,遠遠聽他大喊:「我去奇石巷!」

    張三娘無奈,只得起身把兒子的兩件臟衣服扔到盆子里。

    「這麼大的孩子了,還像頑童一樣,動不動就跑去看石頭,幾塊破石頭有什麼好看的。」

    張三娘絮絮叨叨數落兒子,她卻忘記了,他們家的生活劇變,就來源於兩塊石頭。

    這時,門外傳來一個小娘子脆生生的聲音,「請問,這裡是范寧家嗎?」

    張三娘連忙站起身,在身上揩一下手上的水,快步走到門口。

    只見門口站著一個七八歲的孩童,雖然是小郎打扮,但張三娘一眼便認出她是個小娘子。

    她衣著華麗,頭戴一個大皮帽子,眉眼就像畫的一樣,眼睛那樣靈動,一張小臉長得白嫩精緻啊!簡直是張三娘從未見過的小美人。

    這麼嬌滴滴的小美人來找自己兒子,張三娘頓時喜出望外。

    「范寧是我兒子,你是.....」

    「原來是大娘,我是范寧的同窗,我姓朱。」

    朱佩的笑臉格外乖巧甜美。

    張三娘一眼看見巷子口站著一個高得嚇人的年輕女子,又聽小娘子姓朱,她想起了丈夫的話,頓時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你是朱小官人,我家寧兒常常說起你。」

    張三娘連忙聲道:「快進來!快進來!外面冷,來屋子裡坐。」

    朱佩點點頭,走進院子,探頭看一下問道:「范寧不在嗎?」

    「他去....書店了,這孩子喜歡看書,沒事就往書店跑。」

    朱佩抿嘴一笑,范阿獃不在最好。

    朱佩將一封信遞給張三娘,「大娘,這是我給范寧留的一封信,我要回一趟吳江,恐怕要過了上元節才能回來。」

    張三娘有點驚訝,小娘子要回吳江,居然還給兒子留信,他們關係很好啊!

    「太客氣了,小官人請進來喝口水。」

    「謝謝大娘!」

    朱佩小嘴極甜,笑容可愛,長得又極為俊俏,這讓一直想要個女兒的張三娘心疼得不行。

    她給朱佩倒了蜂蜜水,又去找點心。

    「這個臭小子,把家裡招待客人的點心都吃光了!」張三娘找不到點心,只得悻悻回來。

    「大娘,我不餓,你剛才說,范寧經常提到我?」

    張三娘連忙道:「是啊!他常常說同窗朱小官人性格最好,溫柔可愛,心腸寬厚、長得又俊,而且特聰明。」

    朱佩臉一紅,這哪裡是范寧說的話,分明是他娘在誇自己,不過她聽得也很高興。

    「大娘,我想問范寧借本書,好不好?」

    「好!好!我帶你去他的書房。」

    范寧住在後院西面的兩層小樓內,他住在二樓,上面有四間屋,兩間屋空關著,另外一間是書房,還有一間是卧室。

    朱佩早就想來打探一下范寧的秘密,今天正好他不在,是個好機會。

    朱佩心中得意,臭小子,沒想到本衙內會闖你的老巢吧!

    走進書房,迎面掛著一幅大氣磅礴的中堂,『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下面說明是『寄語孫兒范寧。』

    落款是祖父范仲淹。

    朱佩眼都看直了,恨得她咬牙切齒,「臭小子,死阿獃,居然藏著這麼好的東西。」

    「這是他三阿公寫給他的,還鼓勵他好好讀書,將來做一個有擔當有作為的人。」

    張三娘在一旁解釋,「三阿公最喜歡我家寧兒,經常寫信來鼓勵他。」

    「哦!」

    朱佩心中有點失落,自己怎麼沒有這麼好的三阿公,她的三阿公是個大商人,整天就知道賺錢。

    張三娘眼一瞥,卻忽然發現兒子床上亂得跟狗窩一樣,她嚇了一跳,連忙走過去收拾。

    朱佩走到范寧書桌前,見桌子堆著厚厚的練字本,她心中其實也很佩服范寧練字的刻苦,范寧書法進步得這麼快,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次年考朱佩本來考第五,但她無法接受,死活不肯上榜,加上她只是學堂的旁聽生,劉院主便不再為難她。

    朱佩回家大哭一場,祖父朱元甫見她心情不好,便決定帶她回吳江住一段時間,正好老母親也想回吳江看望親戚。

    她要好一段時間不在吳縣,今天特地來向范寧道別。

    這時,朱佩發現桌子左上角有厚厚一疊信,她翻看一下,大多是范仲淹寫來的信,但有三封信的字跡十分娟秀,一看就是女孩兒寫的字。

    落款居然是汴梁歐陽倩。

    朱佩心中頓時有點不舒服,不過她年紀還小,不舒服只是女孩子的天性,朱佩心裡更多是好奇。

    她趁范寧娘在屋中收拾床,便從最下面抽了一封歐陽倩的信,迅速打開瞥了幾眼,但她很快就沒有興趣了,無非是教他怎麼寫字,啰啰嗦嗦居然寫了兩頁紙。

    朱佩又把信塞了回去。

    「大娘,范寧的書我都有,我就不借了。」

    「好!那我們去前面喝點水。」

    「謝謝大娘,時間不早,我要回去了,我阿公會擔心的。」

    「多乖的孩子,不像我家那個臭小子,一回家就跑出門。」

    朱佩甜甜一笑,「大娘,我走了。」

    張三娘一直把朱佩送到門口,目送她遠去,嘆息一聲,「又俊俏,又溫柔,又知書達理,要是做我兒媳婦多好!」

    她又想到自己兒子,居然能讓朱大官人的孫女另眼相看,說明自己兒子還是很有出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