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七章 矛盾升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七章 矛盾升級字體大小: A+
     

    對於教授和助教,他們的苦日子才開始,今晚他們將熬一個通宵將所有卷子批完,明天上午將公布成績。

    房間里十分安靜,每個教授都在批閱厚厚一疊卷子。

    這時,嚴教授走到劉院主身邊小聲道:「院主,你看看范寧的卷子,挺有意思!」

    劉院主正在批閱徐績的的卷子,徐績可是他的寶貝學生,這次考十分出色,令劉院主讚不絕口。

    聽說范寧的卷子來了,他連忙放下手中的卷子,笑道:「給我看看!」

    他只看第一頁,第一頁是詩和對聯。

    詩名叫《冬至雜記》

    試數窗間九九圖,

    余寒消盡暖回初。

    梅花點遍無餘白,

    看到今朝是杏株。

    劉院主讚許點了點頭,「還是一如既往的清新而富有生活情趣,和他考學堂時的養蠶詩一樣。」

    「對聯也很不錯!」嚴教授笑道。

    對聯是要求寫一幅門聯,這主要是新年將至,很多人家都有貼門聯的習俗,一般而言,內容比較講究喜慶。

    劉院主又仔細看了看范寧寫的門聯。

    近市聲喧,清風明月不用買。

    貧家客少,鳥語花香大可人。

    雖然不夠喜慶,有點自嘲的意思,但寫得確實不錯。

    劉院主立刻笑道:「這幅對聯我要了,貼到我家門上去。」

    「院主,你家那座大宅子貼這幅門聯不合適。」

    劉院主一瞪眼,「誰說的?和朱家比起來,我也很窮好不好。」

    嚴教授有點沮喪,這幅門聯他也看上,結果卻被院主搶走。

    劉院主又看了看後面的默寫,笑問道:「後面的默寫怎麼樣?」

    「我已看過,助教也仔細複核過,全默對了,一字不錯,我認為這次范寧可得上上甲等。」

    「真讓我難辦啊!」

    劉院主輕輕嘆息一聲,如果延英學堂把范寧推出去,勢必會被趙學政趁機收割走。

    可如果不推薦范寧,他又覺得對范寧不公平。

    沉思良久,劉院主還是提筆在卷子上批了一個『上上甲等』的分數。

    不管怎麼說,成績還是要給范寧的。

    「徐績考得怎麼樣?」嚴教授問道。

    劉院主把卷子遞給他,「發揮很出色,我也很想給他上上甲等,只是可惜啊!他把《莊子.秋水》的文章名忘寫了。」

    ........

    次日上午,范寧正在井邊洗漱,門外傳來劉康的聲音,「范寧,可以走了!」

    「馬上就好!」

    范寧胡亂洗漱一下,跑回屋穿上外套,便拿著書袋走出院門。

    「你還拿書袋做什麼?今天又不上課。」

    「看完成績,我想去一趟書鋪。」

    「我也去,等會兒叫我一聲。」

    兩人有說有笑離開巷子,向學堂走去。

    剛走到學堂門口,只聽有人大喊一聲,「他來了!」

    十幾名同窗奔出來,將范寧團團圍住,眾人七嘴八舌,「范寧,你這次給咱們長臉了!」

    「大家考得怎麼樣?」

    「太慘了,我們下捨生全軍覆沒。」

    原來成績已經出來了,范寧聽到『全軍覆沒』,心中不由一動,難道朱佩也沒有考好?

    但已經容不得范寧多想,眾人簇擁著他向學堂內走去。

    成績已經公布,高高掛在大院正中告示欄內,兩邊還掛著紅花,上面一行大字:年考金榜。

    兩邊圍滿了數十名學生,幾乎都是中捨生,正激烈地爭論著什麼。

    眾人見范寧進來,頓時安靜下來,無數雙眼睛向他望去,所有的目光中都充滿了不服和不滿。

    范寧不理睬他們,直接走到榜單前,按照慣例,年考每個班一般只公布前五名。

    但今年是百人聯考,所以名單公布了前二十名。

    但所有名字後面都清一色的標註著中捨生,唯獨第一名范寧後面寫著下捨生,格外醒目,但也格外刺眼。

    范寧笑逐顏開,雖然他知道自己考得不錯,但真拿了第一名,那種名字高懸第一的暢快感,還是讓他心花怒放。

    「奇怪,朱佩怎麼沒有?」旁邊劉康小聲道。

    頓時提醒了范寧,他往下看去,第二名徐績,第三名陸有為,第四名吳健.......

    范寧看了兩遍,前二十名都沒有小蘿莉朱佩的名字,這讓他有點困惑,朱佩也全部做完了,難道中捨生就這麼厲害?朱佩連前二十名都擠不進去?

    「他作弊!」忽然有人冷冷的說了一句。

    「誰?誰在胡說八道!」劉康惱怒地望著眾人。

    所有人都目光冷淡,沒有人開口。

    這時,徐績走上前,對范寧點了點頭:「恭喜范學弟,昨天是我說得不對,向學弟真誠道歉!」

    他嘴上說真誠道歉,但臉上卻毫無笑意,目光中看不到半點真誠。

    范寧擺擺手,「徐兄不必勉強自己。」

    徐績臉色一沉,肅然道:「我們都無法理解,學弟為什麼能考第一,能不能給我們解釋一下?」

    范寧的臉也冷了下來了,「這種事情需要解釋嗎?」

    「我們一致認為有必要!」

    徐績回頭看眾人一眼,又注視著范寧道:「學弟剛剛才入學,之前在鄉村小學塾,既沒學過《詩經》,也沒讀過《道德經》和《莊子》,更沒見學弟寫過對聯,為什麼年考卻能超常發揮?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

    「原以為有家學淵源,不料卻住三間破屋子,哼!老娘連大字不識一個。」

    范寧慢慢捏緊拳頭,怒視旁邊一名中捨生,「請你說話客氣點,不要辱及我父母。」

    「誰辱及你父母了,我們是實話實說!」

    幾名中捨生一陣大笑,剛才那名中捨生繼續惡毒的譏諷道:「什麼樣的人就生什麼樣的兒子,生個兒子叫做范獃子,一個傻乎乎的獃子還能考第一?」

    范寧一言不發,上前便狠狠一記下勾拳,這名中捨生躲閃不及,一拳重重打在他下巴下,中捨生大叫一聲,一個趔趄向後摔去,旁邊幾名中捨生連忙扶住他。

    一群中捨生紛紛大喊起來,徐績哼了一聲,「果然是鄉下的粗野少年,講不過道理就會動手。」

    范寧不屑地冷笑道:「你們這群自以為是的混蛋,考不過就說別人作弊,和你們有什麼道理可講?」

    「他剛才打人,要他道歉!」

    十幾名中捨生大聲叫喊,從四面將范寧圍了起來,這時,一名身材魁梧的中捨生吳健捏了捏拳頭,惡狠狠道:「臭小子,我數三聲,你不道歉,別怪我不客氣了!」

    范寧隨手從地面拾起一塊磚頭,「我就怕你客氣,來吧!」

    「你們在幹什麼!」

    劉院主怒氣沖沖趕來,後面跟著跑去告狀的劉康。

    數十名中捨生紛紛閃開,劉院主走上來怒視眾人,「你們圍著范寧做什麼?」

    薛俊高聲道:「我們認為他考第一不合理!」

    另一人也道:「我們懷疑他作弊!」

    劉院主氣得渾身發抖,指著眾人道:「這就是你們的理由?自己考不過別人,就說別人作弊?你們太自以為是了!」

    「他剛才打人,按照規矩應該開除他!」有人喊道。

    劉院主怒視道:「你們二十幾人欺負一個比你們小得多的學弟,你們還好意思告狀?每個人都要給我寫檢討!」

    眾人畏懼院主,都低下了頭,徐績挺直腰上前道:「劉院主,這件事是我的責任,和他們無關。」

    劉院主氣極而笑,「你倒是勇於擔責,是不是還想讓我誇獎你幾句?這次你沒有考第一,你知道自己問題出在哪裡?」

    「還有你們?」

    劉院主又指著眾人,「你們不去反思自己的不足,反而去嫉妒比你們考得好的學弟,憑你們現在的心態,考得上縣學才怪!」

    「如果是公平的比賽,我們不會嫉妒,但我們堅持認為第一名不應該是他!」徐績並沒有被劉院主說服。

    「你——」

    劉院主又看了看其他幾個優秀的中捨生,見他們和徐績一樣,眼中依舊對范寧充滿了不滿和憎恨。

    劉院主心中失望之極,自己教育了半天,這幫學生還是油鹽不進。

    他揮揮手,「你們走吧!榜單已定,接不接受隨便你們。」

    徐績昂著頭,驕傲地轉身走了,眾人紛紛跟著他離去,至始至終,誰也不說一句話。

    片刻,數十名中捨生走得乾乾淨淨。

    劉院主嘆口氣對范寧道:「你不該打人!」

    范寧冷笑道:「我說過了,跟我講道理,我會講道理,可因為我是鄉下孩子就可以隨意侮辱我,那對不起了,我只會用拳頭講道理!」

    劉院主心中無奈,對范寧道:「這七個學生一直就壟斷著中捨生的前七名,三年來從未旁落,就算是其他中捨生奪走第一,他們都接受不了,更不說用象你這樣剛剛進學堂的鄉下孩子,你要理解他們,也希望你理解我的難處。」

    「我完全能理解院主的難處!」

    范寧淡淡道:「看他們的衣著談吐,看他們的家世學識,看他們的身份背景,他們是有驕傲的本錢,院主也要靠他們把延英學堂發揚光大,可理解歸理解,我們還是面對現實,現實是,我考了第一,而不是他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