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五章 奇怪的考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五章 奇怪的考試字體大小: A+
     

    定床、安灶、開鍋,搬運零星物品,一連幾天,范寧父母格外忙碌,在第六天晚上,他們雇了一艘大船,將家裡剩下的東西全部搬上船。

    既沒有放鞭炮,也沒有請客吃飯,就這麼安靜地從蔣灣村搬家到了鎮上。

    隨著年末漸漸來臨,延英學堂也加緊了學生的學業,幾乎天天都有考試,使學生們怨聲載道,苦不堪言。

    而朱佩在學堂只關心兩件事,一是催促范寧去找石頭,催他給范仲淹寫信。

    另外就是和范寧比成績,每次考試,他們二人的成績總是交替第一。

    如果書法的分值大,那就是朱佩第一,如果書法佔的分值小,第一就非范寧莫屬。

    每次朱佩第一,她就笑逐顏開,對范寧寫的字挖苦諷刺,而范寧拿第一,她就一臉不高興,說教授偏心。

    時間一晃就到了十二月中旬,進入了隆冬時節。

    這天清晨,一百多名學生集中在操場上,凍得搓手跺腳。

    每個人都抱怨連天,這麼冷的天氣,把他們集中起來做什麼?

    他們都是中捨生和下捨生,也就是中年級和低年級學生。

    上捨生是最高年級,明年春天就要參加縣學考試,這時候格外緊張,一般都不會出來。

    這時,劉院主帶著七八名教授走了出來。

    幾名助教連忙招呼學生們排隊。

    很快操場上排成了十幾隊,劉院主擺擺手,操場上頓時安靜下來。

    劉院主高聲道:「十二歲以上的學生請舉手!」

    操場上陸陸續續有十幾名學生舉手,

    「舉手的學生請先回課堂。」

    十幾名學生從隊伍中離開,操場上只剩下一百零幾人左右,每個人都頗有興趣,居然要挑選年齡,這是做什麼?

    大家伸長脖子望著劉院主。

    劉院主微微笑道,「還有十天就是年考,往年的年考都是各自分開,但今年比較特殊,今年你們將用同一份試卷進行考試......」

    劉院主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下面的嗡嗡議論聲淹沒了。

    中捨生和下捨生跨越了整整四年,居然要考一樣的試卷,簡直太不合情理。

    「大家安靜!」

    劉院主喊了一聲,眾人安靜下來。

    「我再重申一遍,這次考試就是年考,希望你們認真準備,而且這次的獎勵也會比去年豐厚。」

    院主訓話結束,大家三三兩兩各自回課堂,范寧等到劉康。

    「你有什麼消息?」

    范寧雖然搬來鎮上已經有一個多月,但消息依舊閉塞,而劉康卻認識人多,消息靈敏。

    「今年不光是我們學堂特殊,別的學堂也一樣,十二歲以下學生統一考試,真的很奇怪。」

    「會不會是縣裡的要求?」

    「不知道!」

    眾人議論著回到課堂,范寧剛坐下,朱佩便走進了課堂。

    她戴著比較流行的契丹人脫渾帽,帽子很大,臉顯得更小。

    身上穿著一件厚實的白狐皮裘,脖子圍著銀白色狐狸尾巴,和帽子連為一體,披著猩紅色大氅,腳蹬小鹿皮靴。

    遠遠望去,就是一個做工異常精緻的洋娃娃,但范寧私下卻覺得她象個小狐狸精。

    她是剛剛才來,學堂的各種集體活動,她從不參加,

    「你們都在議論什麼?」朱佩坐下問道。

    「今年年考有點奇怪,所有十二歲以下學生都考一張試卷,好像別的學堂也一樣,大家都不知是怎麼回事?」

    朱佩臉上露出她一貫的輕蔑招牌,「連這個都不知道,選拔唄!」

    范寧忽然想起她有消息來源,連忙湊上前笑道:「給我說說,是什麼選拔?」

    「臭小子,靠我這麼近幹什麼,遠點!遠點!」

    「那你給我說說!」

    「說什麼,我也不知道?還有,你的石頭什麼時候給我,我先警告你,不準再拿假的太湖石騙我!」

    范寧前幾天收到了范仲淹託人捎來的兩幅中堂,並誇讚他寫字進步很大,鼓勵他繼續努力。

    一幅『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中堂他自己留下。

    另一幅送給了朱佩。

    那幅中堂讓朱佩很滿意,但太湖石卻讓她十分惱火,范寧竟給她一塊假的太湖石充數。

    范寧懶得再和她啰嗦,自己嘴皮子都說幹了,那不是假太湖石,是靈璧石,自己好容易才淘到,她就是不相信。

    讓她去找祖父鑒別,她又不肯。

    這時,嚴教授走進課堂,用鞭子敲敲課桌,課堂上頓時安靜下來。

    「昨天的考試范寧第一,朱佩第二,劉康第三,下面我念到名字的學生,下課到我那裡去接受懲戒,范疆、羅平洲、張倉......」

    范寧用眼角餘光迅速瞥了一眼朱佩,不出自己所料,自己拿到第一,她嘴都快撅上天。

    「每次都是這個嚴老頭,他的心完全長偏了。」朱佩低聲恨道。

    其實她的抱怨也沒有錯,嚴教授不太注重書法,書法的分值比較低,所以每次都是范寧拿第一。

    但教《孟子》的蔡教授卻比較看重書法,所以在他課上,范寧拿第一的次數不多,大部分第一都被朱佩奪走。

    「今天默《論語》三篇,顏淵、子路和憲問,還是老規矩,錯兩個字我抽手心一鞭,開始吧!」

    范寧攤開試卷,開始提筆寫字。

    他的書法確實進步很快,在兩個月前躍上第一個台階上,又在月初躍上第二個台階。

    范寧現在的楷書已經達到了范仲淹茶童小福的寫字水平,甚至比小福還好一點,當然,比起朱佩還有一定距離。

    這小娘子的字確實寫得漂亮,非常有靈性,在整個延英學堂也能排名前三,這是劉院主對她的評價。

    范寧開始靜下心默寫,手中筆越寫越快,他的整個身心都沉浸在書法的美感之中。

    .........

    午飯時,所有學生都在議論這次年考。

    「下捨生和中捨生考一張試卷,太不合理!」

    一名學生扯著嗓門嚷道:「中捨生學過《詩經》,《易經》也在學,我們什麼都沒有學過,難道只考《論語》和《孟子》嗎?」

    「不可能的!」

    另一名學生道:「你沒有聽見今天嚴教授怎麼暗示嗎?讓我們有時間看看《詩經》,各位,年考要考《詩經》啊!」

    飯堂里就像炸鍋一樣,格外吵嚷。

    劉康對范寧道:「這次和中捨生混合考試,確實對我們不公平。」

    范寧笑問道:「聽說中捨生有幾個厲害傢伙?」

    劉康點點頭,「我們這一屆是公認最差的,而最好的一屆是中捨生下班,那個班有七個厲害角色,號稱『竹林七賢』,這個七個傢伙第一年讀書時,默寫從來都一字不錯,不分上下,只能靠書法來爭第一,聽說好幾傢伙五六歲就會寫詩,都是家學深厚。」

    這時,兩名學生奔進飯堂,大聲道:「你們去中捨生的飯堂看看,他們在預測年考成績,已經把年考前十名的名單排出來了。」

    「有沒有我們的名字?」

    「怎麼可能有,他們根本對我們下捨生就不屑一顧!」

    劉康站起身問道:「老五,他們有沒有提到范寧?」

    范寧臉一熱,耳朵豎起了起來。

    「提到了,他們把范寧排在第六十一名!」

    飯堂內頓時吵成一團,中捨生上下兩個班正好六十人,把范寧排在六十一名,言外之意就是沒有資格和他們競爭。

    劉康氣得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范寧,你要好好準備,這幫傢伙欺人太甚!」

    范寧笑了笑,他倒很想領教一下竹林七賢的厲害。

    .........

    接下來的幾天所有學生都全力以赴,準備年考衝刺,范寧也不例外,每天天不亮起床,除了練字還是練字,直到一更時分才入睡。

    對於范寧而言,詩詞文賦他什麼都不怕,唯一弱點就是書法。

    他無法利用先知先覺的優勢,只能和這個時代每一個學生一樣,老老實實練字,踏踏實實進步。

    轉眼到了十二月下旬,距離年考還有兩天。

    一直讓學生們困惑的統考原因終於揭曉,還真是全縣統一部署,明年的二月二在縣城舉行神童選拔大賽。

    這實際上是大宋童子試的一部分,大宋童子試和科舉同步進行,所有過程都和科舉一樣,只是在發榜時另頒布童子榜。

    像著名的宰相晏殊,十四歲考中童子榜第一,賜同進士出身。

    選拔神童進京考試,是各府州縣地方官的職責,納入吏部考評,所以各地官員都非常重視。

    雖然都重視,但各地實施方法卻不一樣,大多數縣直到科舉前夕,才派人去尋找神童,或者令官學推薦神童。

    但一些教育發達的縣卻注重培養神童,尤其江南各地,每屆科舉結束后,各地就開始著手針對下一屆的科舉,培養新的神童。

    吳縣也是如此,選拔並培養神童已是傳統。

    大宋規定童子試資格是十五歲以下,所以這次吳縣神童選拔賽也有年齡規定,在明年四月前不能超過十二歲。

    神童選拔賽每三年舉行一次,完全跟隨著科舉的步驟。

    以前都是各學堂直接推薦學生參加神童選拔賽,這裡面弊端頗多,被推薦者基本上都是富家子弟,寒門子弟極少、

    這一次趙學政進行改革,要求各學堂必須用考試的方法來預選。

    所以各學堂的年考就成了資格選拔考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