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四章 買房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四章 買房記字體大小: A+
     

    晚飯時,張三娘把一塊燜肉夾到丈夫碗中,喜滋滋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開醫館用不了兩百兩銀子?」

    范鐵舟搖搖頭,「根本用不了,藥鋪給我三個月免租期,然後買一些必須物品,大概十貫錢,再留三十貫錢作為備用,差不多四十貫錢就足夠了。」

    「那咱們還有一百六十兩銀子,可以去鎮上買座房子。」

    張三娘做夢都希望能住上寬敞明亮的青磚瓦房,房子是每一個女人的夢,從古至今皆是如此。

    「娘,鎮上的宅子,佔地兩畝,青磚大瓦房,大概八成新,一百二十貫錢,我們已經問過了。」

    張三娘頓時又驚又喜,「這麼便宜?」

    范鐵舟笑道:「小鎮上的房子能貴到哪裡去?再說又不是臨街可以開店鋪那種。」

    「那有沒有買下來?」

    范寧笑嘻嘻道:「當然還需要您老人家親自過目后才能決定?」

    「臭小子,皮癢了是不是,什麼老人家,我很老嗎?」

    「哪裡?我娘年輕美貌,風流多姿......」

    范鐵舟『噗!』的一聲,嘴裡飯笑噴了出來。

    張三娘惱羞成怒,一把抓住兒子,狠狠掐他的胳膊,「臭小子,敢說你娘風流?我今天非掐死你不可!」

    「娘,此風流非彼風流,痛啊!」

    .........

    買房是一件大事,尤其意味著他們家要搬離蔣灣村,范鐵舟需要給父親先打個招呼。

    出乎意料的是,范大川這一次沒有反對。

    他這兩天正為小兒子的事情生氣。

    小兒子范銅鐘早在幾天前就不肯教書了,理由十分充足,教書嚴重影響他準備科舉,他必須去縣學複習才有氛圍。

    范大川當然不同意,但范銅鐘鬧騰一天,最後放出狠話,如果一定要他教書,他就放棄考科舉。

    范大川想到這些年投在小兒子身上的錢,他最終屈服了,只得同意小兒子辭職去縣裡讀書。

    而這時大兒子要去鎮上當醫師,多少給了范大川一點安慰。

    他便同意大兒子搬家去鎮上。

    .......

    次日是放假第三天,范寧需要留在家趕作業,范鐵舟和妻子高高興興地去鎮上買房。

    直到天擦黑,夫妻二人才回家。

    聽到開門聲,范寧連忙迎了出來,范鐵舟笑道:「買下了。」

    范寧大喜,問道:「那我們什麼時候搬家?」

    「還要好幾天吧!」

    張三娘累得坐在椅子上,有氣無力道:「我和你爹又去訂了一套傢具,現在傢具太貴,沒幾樣東西就要我們十貫錢,真的黑心!」

    張三娘想起一事,眉開眼笑道:「寧兒,娘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那房東聽說你爹爹是益生堂醫師,居然主動讓了五貫錢,還是當醫師好啊!」

    范寧肚子一陣咕嚕嚕叫,苦著臉道:「娘,我覺得還是當廚師最好!」

    「知道了!」

    張三娘沒好氣道:「老娘累得骨頭都要散架,還要給你這個小兔崽子做飯。」

    張三娘站起身,懶洋洋地去廚房做飯。

    范鐵舟對范寧笑道:「今天下午,爹爹治好了三個病人的腿傷,居然賺了一貫錢,真沒想到啊!」

    「這就叫一招鮮,吃天下,那盒葯可以讓爹爹吃一輩子,現在才是開始,等爹爹名聲大了,會賺得更多。」

    范鐵舟沒想到三個病人居然就賺了一貫錢,他對當醫師開始有點信心了。

    就在這時,外面有人急促敲門,范鐵舟一怔,只聽妻子張三娘在院子里問道:「你們找誰?」

    一名男子急聲道:「范醫師是不是住在這裡?我們找他有急事。」

    范鐵舟走出來,「找我有什麼事?」

    男子作揖哀求道:「我爹爹從山上摔下來,好幾處骨折,求范醫師去救救他。」

    「我知道了,你們等我一下。」

    范鐵舟披了件衣服,拿一些夾板藥膏,對范寧道:「假如明天早上我趕不回來,你就坐水根阿公的船上學。」

    「爹爹,我知道,你去吧!」

    范鐵舟匆匆和來人出去了,「你們住哪裡?」

    「我們家在藏書鎮吳墩,我們去了鎮上才知道範醫師家住在這裡。」

    范寧關了院門,問道:「娘,這些病人怎麼會找到我們家?」

    「你爹爹在醫館門口貼了地址,承諾半夜也出診,我勸他別貼,他不聽,你看看,下午剛貼上,晚上就有人找上門,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張三娘著實有點不滿。

    范寧笑嘻嘻道:「娘,你只要想到爹爹跑這一趟至少賺五百文錢,你心裡就舒服了。」

    「這倒也是!」

    張三娘心中頓時想通了,她笑眯眯道:「那就別管你爹爹,我們吃飯!」

    ........

    范鐵舟在四更時分才趕回來,他只睡了片刻,便起身送兒子上學,他自己也要去醫館坐堂。

    范寧今天來得稍早一點,鐘聲還未響他便走進課堂,一眼看見了小蘿莉朱佩,這小娘子正在低頭趕作業。

    其實不光是她,大部分學生都在拚命趕作業,放假三天,大家都有點玩散了。

    「還有多少?要不要我幫你。」范寧坐下來笑問道。

    「一邊去!你那筆破字,還想幫我。」

    不多時,朱佩寫完最後一個字,她放下筆看了一眼范寧。

    「你幾時搬家?」

    范寧一怔,「你怎麼會知道?」

    朱佩得意一笑,「就不告訴你,本衙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昨天掐指一算,便知道某個獃子家在鎮上買了房。」

    范寧心中著實奇怪,她的生活軌跡和自己沒有交集才對,她怎麼會知道?

    范寧百思不得其解。

    他索性也不再想,取出扇子遞給她,「這個給你!」

    朱佩眼睛一亮,一把奪過扇子,打開扇子看了看,喜滋滋問道:「你不要了?」

    「反正也不能賣錢,給我也是丟在箱子里,還不如給喜歡它的人。」

    朱佩想了想,又把扇子還給他,撅著嘴道:「還是還給你,祖父會不高興的。」

    范寧把扇子放在她桌上,「第一,這把扇子已經和你祖父無關,是我的,我想送給誰,是我的事情;第二,范仲淹是我本堂三阿公,上次我就是和他一起去京城,我想請他寫字輕而易舉;第三,這柄扇子上有你祖父的名諱,我拿著不好,這三個理由足夠嗎?」

    「嗯!第三個理由不錯。」

    朱佩也覺得有道理,她眉開眼笑拿起扇子,又欣賞一下,便放進了書袋。

    「你剛才說,請范相公寫字輕而易舉,是真的?」

    范寧點點頭,「我就在想,萬一我找不到極品太湖石怎麼辦?我索性寫信請三阿公給你祖父寫一幅中堂,給你作為壽禮,你覺得怎麼樣?」

    朱佩眼轉一轉,笑道:「太湖石我要,范相公的書法我也要,兩樣東西都不能少。」

    范寧眼睛瞪大了,「這太過份了吧!」

    朱佩雙手叉腰,怒沖沖道:「范阿獃,你欠我的人情,想賴帳嗎?」

    范寧趴在課桌上嘟囔道:「你這個人情太難還了吧!」

    「那是!」

    朱佩得意洋洋道:「我的人情是高利貸,利滾利,你想還清,沒那麼容易!」

    ........

    午休時間,劉康陪同范寧去看他們家的新宅,聽說范寧家在鎮上買了宅子,劉康也格外高興。

    范寧的新家也在趙狀元橋附近,距離藥鋪很近,在一條幽深的小巷子里。

    兩邊是高大的青磚牆,有點年頭了,上面布滿了青苔。

    小巷盡頭左首就是范寧家的新宅,門比較舊,上面掛一把大銅鎖。

    范寧打開鎖推門進去,開門就是一個很大的院子,至少有百餘個平方,院子周圍是五間倒『凹』字型的青磚大瓦房。

    這只是第一進,穿過走道,後面是天井,中間種了一棵大樹,四周還有至少六間大瓦房,左邊還是兩層的樓房。

    「比我家大一倍!」劉康驚嘆道。

    「別嘆了,你們家是臨街店鋪,雖然面積小一點,但價格比我家貴得多。」

    「那倒是!」

    劉康掩飾不住臉上的得意,「我們家十年前買的,當時就花了三百貫錢,現在至少要五百貫錢,關鍵是那個地段還買不到了。」

    這時,外面傳來父親范鐵舟的聲音,「就是這裡,搬進來吧!」

    只見一群人搬著大大小小的傢具魚貫而入,院子里頓時熱鬧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