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三章 一招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三章 一招鮮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范寧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寶箱重新埋好,不過他把那塊玉珮和扇子取出來。

    玉珮準備賣掉,買太湖石需要本錢,扇子他打算還給朱佩,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很感激朱佩昨天幫他。

    「寧兒,你怎麼渾身又是泥?」張三娘惱火道。

    「你說呢?」這一次范寧說得理直氣壯。

    「算了,快去換身衣服,跟爹爹去趟鎮上。」

    「去鎮上做什麼?」

    張三娘把兒子拉到一邊,笑眯眯道:「你爹爹想了一個晚上,終於決定接受你的建議,去開醫館。」

    范寧大喜,爹爹終於想通了,真不容易啊!

    范寧收拾乾淨,便跟父親駕船去了鎮上。

    「那年我十三歲,考縣學沒有考上,感覺前途迷茫,正好村子里來了個草醫,我沒事就跟在他身後,他見我還不錯,就讓我幫他拎藥箱,我們就太湖一帶四處給人看病,整整遊歷了兩年。」

    范鐵舟輕輕嘆口氣,目光中充滿了對那段美好時光的回憶,那是他最開心的兩年,也學到了很多東西。

    「後來呢?」范寧問道。

    「後來草醫思念家鄉,便回巴蜀去了,你阿公就讓我去打漁。」

    「爹爹主要是擅長外科吧!」

    「嗯!跌打損傷,接骨療傷都會一點,一般的頭疼腦熱也能治,太精深的醫術我就不會了。」

    范寧笑道:「爹爹放心吧!若真的是醫術精湛,也不會呆在小鎮上,我估計大家都差不多。」

    「另外爹爹要有心理準備,真做了醫生,我們家就要搬來鎮上了。」

    「這個再說吧!」

    ......

    父子二人來到鎮上,直接去了廣記牙人行,范寧出現在上次的庄宅牙人面前,中年牙人頓時又驚又喜。

    「小官人終於來了,我不知該去哪裡找你。」

    「事情辦妥了?」

    「辦妥了,一半是運氣,一半是我跑得勤,這位是.....」

    牙人看了看范鐵舟.

    「這位就是我父親,他要開醫館。」

    「請坐!請坐!」

    牙人熱情地請范鐵舟坐下,「你兒子能幹啊!運氣也好。」

    「大叔,運氣好是什麼意思?」范寧問道。

    中年牙人笑眯眯道:「我在一家大藥房里給你們找了一間鋪子,也是巧,他們正好需要一個專治外科的醫生。」

    范鐵舟心中歡喜,在藥房里開醫館當然最好,他連忙道:「要不,我們去看看!」

    牙人準備好一份正式的委託協議,笑眯眯道:「我們把協議簽了就去。」

    .......

    木堵鎮上有三大藥鋪,六家醫館,平均每家藥鋪內有兩家醫館。

    除了醫館,還一些坐堂醫師,他們中間有藥鋪自己的醫師,也有掛靠藥鋪的獨立醫師。

    總之一句話,醫師很多,競爭很激烈。

    牙人幫他們找的這家藥鋪叫做益生堂,就位於王狀元橋,離奇石巷和貨運碼頭都很近。

    藥鋪是一座獨立的黑瓦大房,鋪面寬兩丈,三級台階,上面掛著大牌匾,龍飛鳳舞三個大字,『益生堂』。

    外面還有一桿大旗,黃底紅邊,上書兩行八個大字『杏林國手,救死扶傷』。

    看了讓人臉紅,杏林國手,那一般是指御醫。

    「請跟我來!」

    牙人帶他們走進大堂,一股濃烈的藥味撲鼻而來。

    自古以來沒有變過的鋪子恐怕就是書店和藥鋪了,大堂十分寬敞,至少有三百個平方,左邊是一排長長的矮櫃檯,裡面十幾個抓藥夥計正在忙碌,靠牆便是密密麻麻的葯櫃。

    中間是四五排長椅,或躺或坐,至少有五六十位病人,不停地有呻吟聲傳來。

    坐下角擺著四張圓桌,每張圓桌前坐著一名醫師,正在給病人切脈看病。

    而右邊有兩間屋子,每間屋子就是一家醫館,門口掛著布簾,上面有牌子,一家叫做王氏內科,旁邊有說明:正五氣,調陰陽,有點玄,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另一家叫做五臟內科,也寫幾句吹得不著邊際的廣告詞。

    這時,牙人叫住了一名富態的中年男子,「羅大掌柜!」

    羅大掌柜走上前,牙人給他介紹,「這位就是專攻外科的范醫師,家傳國手,從業已經二十年,醫術經驗非常豐富。」

    牙人很會說話,他只說從業二十年,可沒說是從醫,萬一被拆穿,他也能把話圓回來。

    范鐵舟的臉一紅,一炷香前他還是個船夫,轉眼就成為了從醫二十年,還好他的臉黑,看不出他的羞愧。

    羅大掌柜打量一眼范鐵舟,見他雙手粗糙,皮膚黝黑,哪裡像個醫師的樣子,分明就是一個苦力。

    「范先生真是醫師?」羅大掌柜懷疑地問道。

    牙人拚命給范鐵舟使眼色,范鐵舟卻搖搖頭,「我之前是太湖漁夫,偶然給村裡人看看病,並不是專業醫師。」

    牙人的臉頓時黑了,完了!完了!這樣一說就全完了。

    羅大掌柜呵呵笑了起來,「范先生的坦誠令人欽佩,不過小店的東家定下規矩,一定要經驗豐富的醫師,只能對范先生說聲抱歉了,我也無能為力。」

    范鐵舟滿臉臊紅,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寧兒,我們走!」

    「等一下!」

    范寧叫住了轉身要走的父親,伸手道:「爹爹,把藥膏給我。」

    「你....你要做什麼?」

    范鐵舟不解地將藥盒遞給范寧。

    范寧接過藥盒快步走到中間長椅前,這一排椅子上坐著五六個病人,看樣子他們都是來治療外傷的。

    范寧蹲下來拍了拍第一個病人的腿,又給他捏了捏。

    「你在幹什麼?」病人疑惑地問道。

    「這個不是!」

    范寧不睬他,又連續試探了三人,三個病人都一臉困惑地望著他。

    眾人更是不解望著范寧,羅大掌柜也沒有干涉他,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觀。

    范鐵舟嘆了口氣,「寧兒,算了,我們走吧!」

    這時,范寧用力捏了捏第四個人的小腿。

    第四人是個愁眉苦臉的中年男子,一看就是個鄉下農夫。

    他措不及防,被范寧捏住了痛處,農夫『啊!』的大叫一聲,「痛死我了!」

    范寧大喜,就是這個人。

    他連忙蹲下問道:「大叔,你腿怎麼回事?」

    「我今天犁地的時候,腳腕扭了。」

    「讓我看看!」

    中年男子挽起褲管,露出小腿,只見腳腕上紅腫一大塊。

    范寧挑了一團藥膏,均勻地塗在男子的腳腕上。

    「大叔,感覺怎麼樣?」

    中年男子點點頭,「很清涼,很舒服!」

    「大叔,你走兩步看看。」

    「不行!不行!」中年男子一口回絕,「不能走,一走就劇痛難忍。」

    「大叔,就走兩步,扶著我,保證不痛了。」

    中年男子將信將疑,他這時也感覺到腳腕不痛了,很舒服,這讓他也有點動心,便慢慢扶著范寧肩膀站起身。

    『一步!兩步!三步!』

    最後范寧鬆開他,讓他繼續走,中年走了一圈,他甩甩腿,驚訝萬分,「咦!真的不痛了!」

    他又連續走兩圈,歡喜得咧嘴大笑,「真的好了,一點都沒事了。」

    「小官人,這要多少錢?」

    「一般我要收三百文錢,但今天我給你免費!」

    這是牙人給他收集的行情,當天治好扭傷收三百文,隔一天減五十文。

    范寧說完,也不看羅大掌柜一眼,對父親道:「爹爹,我們去濟慈堂!」

    他拉著父親就走,心中卻暗數,「一、二、三,開口!」

    就聽見羅大掌柜急切地喊道:「范醫師請...請留步!」

    范寧停住腳步,得意地對父親道:「爹爹,等會兒儘管提條件。」

    .......

    范鐵舟怎麼沒想到,開醫館居然就這樣成了,他只要每月給藥鋪五貫錢房租,其他費用都沒有。

    藥房給他辟出一間佔地兩丈方圓的醫館,差不多四十個平方。

    掛牌『范氏外科』,旁邊有說明:祖傳秘方,接骨聖手,專治跌打扭傷,這卻是范寧寫的廣告詞。

    「寧兒,這船怎麼辦?」回家路上,范鐵舟搖著船櫓問道。

    范寧笑嘻嘻道:「跌打損傷,病人走路不便,范醫師也是要經常下鄉的,這艘船就留著下鄉用吧!」

    范鐵舟笑了笑,「一般還需要一個葯童,要不你退學來幫爹爹?」

    「爹爹給娘說去,她若同意,我就沒意見,不過我建議先準備好一斤的跌打損傷葯。」

    父子二人對望一眼,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