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二章 老底敗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十二章 老底敗露字體大小: A+
     

    回家時,范寧坐上了父親的船,一同在船上還有祖父范大川和四叔范銅鐘。

    好在天色未黑,范寧坐在船頭用一根魚線釣魚,四叔范銅鐘也拿一根魚線在另一邊釣魚,有一搭沒一搭和范寧說話。

    而祖父范大川則坐在船篷內,閉著眼睛打盹,但兩隻耳朵卻豎起,一個字不漏地將外面兩人的談話收入耳中。

    「寧兒,你怎麼會認識朱大官人?」

    「我怎麼會認識朱大官人,是院主幫忙把他請來的。」

    「我想請朱大官人喝杯茶,你能不能幫我牽牽線?」

    「四叔,你要自信一點,你今天和他已經有過交流了,你自己去請,我支持你!」

    「寧兒,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

    「四叔快別說話,啊!我釣上魚了。」

    ........

    聽了半晌,范大川終於忍不住蹦出一句話:「小滑頭!」

    天黑盡后,小船終於緩緩停泊在村裡的碼頭上,范大川已經疲憊不堪,在小兒子的扶持下回家。

    「寧兒,我們走吧!」

    范鐵舟把船拴好,扛著櫓和兒子向家裡走去。

    雖然范鐵舟也同樣是一肚子疑問,但他了解兒子,如果兒子自己不想說,那最好就不要問。

    「你們回來了!」

    張三娘聽見丈夫和兒子的腳步聲,連忙開院門迎了出來。

    「娘,我們餓死了!」范寧看見母親,便立刻嚷起來。

    「有飯有菜,稍等熱一下就吃。」

    張三娘卻暫時顧不上兒子,連忙問丈夫,「談得怎麼樣?」

    「談妥了,老三跟他丈人回去了,安安心心過日子。」

    張三娘一愣,「這不和原來一樣嗎?」

    「不一樣!」

    范鐵舟搖搖頭,「陸家徹底認慫,兩家人寫了個協議,妞妞改姓范,鐵牛每年種一百畝地,其中八十畝的收益歸鐵牛,反正正常女婿該有的,他都有了。

    鄉紳、里正和朱大官人都簽字畫押,我估計陸員外也害怕自己老了以後,老三會報復他。」

    「看來他不傻嘛!不過朱大員外是什麼人?」

    「這個你得問寧兒,是他請的大鄉紳。」

    張三娘疑惑地目光轉向兒子,她忽然想起了比老三離婚更重要百倍的事情。

    她上前一把揪住兒子的耳朵,「你這個小兔子崽子,跟我來!」

    「娘,你幹什麼?痛啊!快放手。」

    「娘子,你幹嘛揪寧兒耳朵?」

    張三娘怒氣沖沖地將兒子揪到客堂,客堂內點著油燈,只見小方桌上擺滿了白花花的銀子。

    桌上不光有銀子,范寧的寶箱也被挖出來了,箱口敞開,裡面是各種寶貝。

    范寧心中『咯噔!』一下,娘什麼時候變成獵犬了?

    范鐵舟也目瞪口呆,「這....這是怎麼回事?」

    「問你的寶貝兒子,從他房間里搜出來的。」

    范鐵舟疑惑地望向兒子。

    范寧撓撓頭,「奇怪啊!這是誰放在我房間里的?」

    張三娘又好氣又好笑,在兒子頭上狠狠敲了一下。

    她忽然『噗嗤!』一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我的兒子實在太有趣了,他居然問是誰放的?」

    范鐵舟跟著乾笑兩聲,上前拾起一錠銀子看了看。

    「和上次的銀子一樣,饒州的官銀,寧兒,你又給周員外找到一塊太湖石?」

    范寧暗暗豎起大拇指,誰說他老爹不聰明,窺一斑而知全豹。

    「沒錯,我在奇石巷給他找到一塊極品太湖石,他給了我兩百兩銀子。」

    張三娘眉毛一豎,「一塊破石頭,你居然好意思要人家兩百兩銀子,你太貪心了!」

    「娘,那塊太湖石拿到京城,至少要賣五千兩銀子,我已經很吃虧。」

    「五千兩!」

    張三娘頭有點發暈,她實在算不出五千兩銀子是什麼概念?

    「就是可以買一萬件羊皮襖!」

    范寧看懂了母親的眼神,小聲嘟囔一句。

    「他爹,咱們什麼時候也能有五千兩銀子啊!」

    張三娘弱弱嘆息一聲,「也不要五千兩,一千兩銀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你手腕上那個至少值十萬兩銀子。」

    范寧忽然發現母親居然把那串紫翡翠戴在自己手腕上。

    張三娘尖叫一聲,指著手串,瞪大眼問道:「你說這個值多少銀子?」

    范鐵舟臉色凝重,拾起妻子的手腕看了看珠串,對妻子道:「這個應該是翡翠,非常貴重,十幾年前我在長洲珠寶鋪見過,就這麼一顆標價兩千貫,還遠沒有這個耀眼。」

    「我不戴了!」

    張三娘連忙把珠串抹下放在桌上,避之如蛇蠍。

    「寧兒,你一定要告訴爹爹,這是從哪裡得來的?」范鐵舟異常嚴肅地問道。

    「這是皇帝賜給三阿公的,三阿公又贈給我。」

    范寧不管什麼事情都往范仲淹頭上推,肯定沒錯。

    「爹爹,這個珠串雖然貴重,但不能賣,更不能說出去,會有殺身之禍,所以我才埋起來不告訴你們。」

    范寧不解地看了母親一眼,自己蓋了半尺厚的土,她居然也能找出來,真是佩服她。

    張三娘這時已經從十萬兩銀子的極度驚嚇中恢復了常態。

    「你娘是那種不懂事的人嗎?你如果早點說出來,我會戴在手上?」

    她伸手去敲兒子的頭,范寧卻及時躲開,「娘沒有給別人看吧?」他警惕地問道。

    張三娘臉一紅,「本來是想拿給隔壁劉家娘子看看,正好你們回來了。」

    「這幾樣是什麼?」范鐵舟指了指盒子的其他物品問道。

    「都是別人給我的禮物,恭賀我考第一名,扇子是朱大官人送的,瑪瑙玉葫蘆是劉院主送的,兩個黃玉戒指你們知道,還有塊白玉是周員外送的。」

    范寧半真半假地隨口胡扯,反正這種事情也無法去對證。

    「那趕緊收好!」

    范鐵舟道:「這些東西都是紀念品,我也覺得最好埋起來。」

    范寧上前把幾樣寶貝都收進寶盒裡,蓋上了蓋子。

    張三娘畢竟是鄉下婦女,十萬兩銀子的生活離她太遠,她無法想象,也沒有興趣。

    相反,兩百兩銀子才讓她眼睛一陣陣發亮。

    她將兩百兩銀子堆在一起,眉開眼笑對丈夫道:「他爹,咱們用這銀子造新房子吧!我想造個大院子,五間瓦房那種,將來給寧兒娶媳婦。」

    范寧聽母親三句話不離娶媳婦,他沒好氣道:「這是我準備給爹爹開醫館的本錢。」

    「開什麼醫館!?」

    夫妻二人異口同聲,不過意思卻不同,范鐵舟是不高興的否定,張三娘卻是疑問。

    范寧連忙把自己的想法給母親說了一遍,他知道,家裡是母親做主,只要母親拍板決定了,他父親不去也得去。

    聽了范寧的想法,張三娘卻沒有吭聲,這件事來得突然,她需要考慮一下。

    這時,她忽然想起父子二人還沒吃飯,一連聲埋怨自己,「看我這記性被狗吃了,居然忘記給你們熱飯。」

    她轉身跑去廚房,范鐵舟這才對兒子道:「開醫館的事情以後再說!」

    范寧點點頭,對父親道:「爹爹,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什麼事?」

    「是這樣!」

    范寧撓撓頭道:「我答應給別人找塊上品太湖石,你能不能給從前的漁友打個招呼,撈上好太湖石,我出高價收購!」

    「你是給那個小娘子找石頭吧!」范鐵舟笑吟吟道。

    ........

    吃完飯,范寧困得眼睛都睜不開,拖著沉著的身體去睡覺了,寶盒也只能明天再處理。

    范鐵舟兩口子卻躺在床上說話。

    范鐵舟便將今天發生的事情詳細告訴了妻子。

    雖然張三娘也關心老三的命運,但只要老三還不錯,她就不想多問了,她更關心自己家,尤其是要不要范家賠銀子,賠銀子就意味著要幾兄弟分攤,她可不幹。

    聽到不用賠銀子,她的興趣迅速轉移。

    「你說寧兒和那個小娘子關係很好?」

    「看得出寧兒和她關係很好,寧兒站著她旁邊,兩人一直在嘀嘀咕咕說話。」

    「長得怎麼樣?」女人談這方面的問題總是直奔要點。

    「那小娘子長得相當標緻,我還沒見過像她那樣水靈的小姑娘。」

    張三娘頓時眼中閃爍異彩,「他爹,你說寧兒和她能不能......」

    「這個不可能,我聽爹爹說,朱家是平江府首富,咱們高攀不上。」

    「什麼高攀不上?咱們寧兒也不差,將來寧兒考上進士,我還不一定瞧得上他們呢?」

    「萬一考不上呢?」

    「你就是個死腦筋!」

    她戳了丈夫額頭一下,「你忘了,我還有價值十萬兩銀子的手串,怎麼娶不了她?」

    范鐵舟沒敢吭聲,什麼時候手串又變成她的了?

    張三娘開始想象兒子和那小娘子拜堂的情景,越想越美,笑得嘴都合不攏。

    「胡思亂想什麼,睡覺!」

    張三娘的美好景願被丈夫一聲『睡覺!』殘酷地打斷。

    不過她倒想起了一件現實的事情。

    「他爹,我想過了,你真能開家醫館!」

    范鐵舟連忙翻過身對妻子道:「孩子信口胡說,你也當真?再說我剛剛才換客船。」

    「村裡人有個什麼頭疼腦熱都來找你,你看得不是蠻好嘛!為什麼不能開醫館?

    再說,開醫館比你駕船更賺錢,而且有地位,寧兒在學堂里總不能給別人說,我爹爹就是個船夫,你要替孩子想想!」

    妻子的最後一句話把范鐵舟說動了,他慢慢陷入沉思之中。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