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九章 鄉村離婚案(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九章 鄉村離婚案(下)字體大小: A+
     

    自古以來,朝廷只能管到州縣,而州縣以下的廣大農村則由鄉紳自治。

    朝廷—地方官—鄉紳—族長—家長,這種五級結構構成了一個嚴密的宗法體系,也使社會異常穩定,千年不變。

    這次范鐵牛事件是范家和陸家之間的矛盾衝突,關係到兩個家族,所以是由鄉紳來進行調解。

    鄉紳調解有兩種模式,一種模式是找一個雙方都認可的鄉紳出面。

    而另一種模式是雙方各找幾名鄉紳,大家坐在一起評理。

    如果同村人,大多選第一種模式,可如果不同村,甚至不同鎮,一般都是走第二種模式了。

    茭白灣村屬於橫塘鄉,蔣灣村則屬於木堵鎮,兩家人找不到共同認可的鄉紳,那隻能選第二種模式。

    由於范鐵牛是入贅茭白灣村,所以調解地只能在橫塘鄉,在里正周水根家進行調解。

    院子里擺了幾張大桌子,幾條長凳子圍了一圈,幾名頭戴皮帽,穿著緞子麵皮襖的老者坐在長凳上閑聊,桌上擺著茶水、瓜子和零食。

    一個頗顯得活絡的圓胖中年男子正端著一盤上好點心糖果,滿臉陪笑地請幾名老者享用,不時和他們說笑幾句。

    這個活絡的圓胖中年男子就是范鐵牛的丈人陸員外,他家中有六百畝地,七八頭牛,是茭白灣村的地主,而且家族很大,在橫塘鄉到處都有他們家的親戚。

    陸員外家產頗豐,唯一遺憾就是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

    在江南農村,這種家庭一般都會招上門女婿。

    陸員外從十年前就開始留意自己的上門女婿。

    在一次趕集中,他偶然認識了幫他挑擔回家的范鐵牛,他一眼便看上了范鐵牛,人老實,性格好,比較容易控制。

    更關鍵是范鐵牛壯實啊!

    一個人挑兩百斤的擔子走幾里路送他回家,大氣都不喘一下。

    陸員外便找到范大川,范大川正好為小兒子上縣學發愁,雙方一拍即合,陸員外拿出兩百兩銀子的聘禮,雙方定下了婚約,就這樣,范鐵牛來陸家做了上門女婿。

    在吳縣鄉下,上門女婿真不少,但招上門女婿有個特點,雙方絕不能門當戶對,一般是女富男窮,經濟基礎決定了家庭地位。

    所以上門女婿一般都會老老實實低頭做人,丈人打兩下,丈母娘罵幾句,也是家常便飯。

    問題就在於范家也是小地主,范大川有八十畝地,在木堵鎮還有一個范氏大家族,范鐵牛雖然老實軟弱,但心中也有大家族子弟的尊嚴。

    所以他受不了上門女婿那種歧視,也受不了丈人總是吼他打他,三天兩頭逃回家,然後范家又送他回去,順便交涉幾句。

    日子久了,陸家也覺得沒面子,加上陸員外為人本身比較刻薄,小家子氣很重,一般找上門女婿五六十貫錢就夠了,但范家卻要了他兩百兩銀子,讓陸員外心中十分不爽。

    陸員外一直惦念著自己多花的一百多兩銀子,一心想把本賺回來,所以把范鐵牛真當牛一樣使喚。

    矛盾就這樣一天天積累下來。

    這次矛盾的導火線是范鐵牛想讓女兒跟自己姓,他認為兒子已經姓陸了,女兒姓什麼對陸家也並不重要,但對自己,卻是找回尊嚴的一種方式。

    陸員外為哄范鐵牛種兩百畝地,便答應了他,可等秋收了,陸員外發現范鐵牛還能再種一百畝地,他便反悔了,不承認自己答應過鐵鐵牛。

    老實人被激怒,幾年積累的矛盾由此爆發。

    在院子另一邊,范大川正襟危坐,四個兒子站在他身後,他們一言不發,臉色嚴肅,和活絡的陸員外形成了鮮明對比。

    族長范大志坐在另一邊,顯得很不自在,他其實並不想來,但礙於面子,他又不好不來。

    他認為這件事得怪范大川,堂堂的范家子弟,幹嘛要去給別人當上門女婿,還連累的范家的名聲。

    這時,里正周水根走出來,里正主要負責給官府催收稅賦,但如果鄉鄰有矛盾,他會牽線搭橋,請鄉紳來調解,然後作為見證人簽字。

    周水根拍拍手道:「既然大家都到齊了,我們就開始吧!」

    他看了看兩家人,陸家人太多,男男女女足足來了幾十個人,而范家只來四五個人,顯得很不對稱。

    周水根便笑道:「雙方都請鄉紳了吧!」

    他言外之意就是,這件事由鄉紳評判,別人就不要插嘴。

    陸員外連忙起身介紹自己請的鄉紳,「這位是李員外,這位是王員外,還有趙員外,都是德高望重的鄉紳。」

    幾個老者緩緩點頭,架子擺得十足。

    周水根又問道範大川,「請問范員外請的鄉紳是.....」

    范大川指指旁邊的范大志,「這是我們族長,他來為范家調解。」

    話音剛落,陸員外的兄弟便跳了起來,「這樣做事情可不行,我們陸家請的都是外姓,兩家人有矛盾,哪有請自己人評判的道理。」

    確實說得很有道理,范家幾人面面相覷,他們發現自己有點失策。

    這時,周水根對族長范大志道:「范員外,我們借一步說話。」

    兩人到旁邊嘀嘀咕咕說了片刻,范大志走過來對范大川道:「二哥,我確實不方便出面當調解人,不過我可以幫你們說說,就當是范家的意見。」

    局勢驟轉,變成了三個負責調解的鄉紳都是陸家請來,范家失去了話語權。

    范鐵舟眉頭一皺,對周水根道:「要不我們明天再來調解。」

    范大川擺擺手,「不用,就今天,把事情解決,我們就回去!」

    范大川有點不耐煩,他也認為是自己三兒子太嬌氣,動不動就跑回家,不像做上門女婿的樣子。

    尤其昨晚范寧的分析,讓他明白了陸家並不想離婚,如果對方要求不是太過份,他就準備答應下來。

    周水根呵呵笑道:「既然雙方認可,那就開始吧,這次調解是陸員外提出來,就由陸員外先說,陸家是什麼態度?」

    「我們堅決要求離婚!」

    說話的是陸員外的兄弟,叫做陸阿水,最早是一名訟師,現在在吳縣縣衙當文吏,能說會道,十分精明,陸家拿出的清單就是他草擬。

    「我們覺得范鐵牛並沒有心思做陸家的上門女婿,動不動就跑回父母家,我們陸家被人議論,就好像我們虐待范鐵牛一樣,我們也是要臉皮的人家,丟不起人,既然范鐵牛不想當上門女婿,那就離婚。」

    周水根點點頭,又對范大川道:「范家的態度呢?」

    范家是由老四范銅鐘來應對,他是秀才,讀得書最多,也比較能說會道。

    其實老二范鐵戈倒覺得讓范寧出面更好,但范大川和范鐵舟都不同意,范大川是覺得小孩出面會被人笑話,而范鐵舟則不願意兒子卷進這件事中。

    范銅鐘走出來不慌不忙道:「做上門女婿有做上門女婿的規矩,沒有說隨便打罵、不給飯吃,是上門女婿該承受的,我三哥受到陸家虐待,這是事實,這一點陸家不能否認。」

    陸阿水哼了一聲,「上門女婿就是半個兒子,既然是當兒子養,不聽話時丈人丈母娘罵幾句,這不是很正常嗎?哪家上門女婿不挨罵,既然范鐵牛罵幾句都受不了,那這個上門女婿就別當了,離婚吧!我兄嫂年紀都大了,受不了這樣強勢的上門女婿。」

    陸家的策略很鮮明,就是逼范家離婚,抓住范家的弱點。

    周水根看了看族長范大志,「范族長的意見呢?」

    范大志緩緩道:「我也同意離婚!」

    范鐵舟驚訝地看了一眼父親,父親是怎麼和族長談的,還沒有在道義上佔據上風就談離婚,最後會吃大虧的。

    范大川沒有吭聲,事實上,他和范大志今天上午吵了一架,他怪家族不關心自己,范大志則責怪他亂來,把兒子給人家做上門女婿,丟整個范家的臉。

    所以范大志也是帶著怒火而來,他就只有一個態度,離婚,解除這門婚姻,至於解除這門婚姻的代價,那是范大川的事情,和他無關。

    范大川也嘆了口氣道:「既然這門婚姻讓大家都不滿意,離了也好。」

    陸員外和兄弟交換了一個眼色,他倆心中得意,一切都按照他們的步驟來實施,有幾個鄉紳在後面支持,這次他們陸家贏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