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八章 鄉村離婚案(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八章 鄉村離婚案(中)字體大小: A+
     

    過了差不多一刻鐘,范寧等得焦火沖頭,朱佩才慢慢吞吞從府中走出來。

    她依舊穿著士子服,頭戴金冠,腰佩一把鑲有寶石的短劍,在她身後不遠處跟著大寶劍女俠。

    「你還沒走?」朱佩眉頭一皺。

    這句話氣得范寧差點扭頭就走,但想到有求於她,他便不斷告誡自己,『要顧全大局,忍住!』

    朱佩見范寧氣得七竅生煙,她眼角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

    「你找我有什麼事?」朱佩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范寧將木匣遞給她,「這個給你!」

    「我才不稀罕你的東西。」

    朱佩嘴上說不稀罕,但還是接了過來,打開匣子,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驚喜,「你把它修復好了?」

    朱佩撕碎這本詩集,她心中也十分懊悔,這可是她從祖父書房裡偷出來的,萬一祖父追問起來,她也沒法交代。

    范寧笑道:「我托一個長輩拿去長洲縣修復的。」

    朱佩又看了看修復痕迹,修復到這種程度,只有保書堂才能辦得到。

    朱佩又看了范寧一眼,冷笑道:「看不出你蠻有錢的嘛!修復這本書,至少要三十兩銀子。」

    范寧嚇一跳,周老爺子居然替自己出了三十兩銀子。

    他連忙搖頭,「我可沒錢,是我長輩出錢修復的,他欠我一個人情。」

    「欠你什麼人情?」朱佩興趣來了,一向都是要問到底的。

    范寧無奈,只得道:「我幫他找到一塊極品太湖石,他號稱石痴,所以很感激我。」

    朱佩忽然反應過來,「你說是的....石痴周伯伯?」

    「你也認識他?」

    「當然認識!我祖父也是他的石友,他經常來我家府中,不對,前幾天他帶來一塊太湖石給我祖父看,是塊柱形的太湖石,祖父羨慕得不行,莫非那塊石頭就是你幫他找到的?」

    范寧點點頭,「就是那塊,我上學第一天在奇石巷找到的。」

    朱佩眼珠直轉,她慢慢道:「看在你態度還不錯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你欺負我,我也不要你道歉,但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吧!只要我能辦到。」

    范寧態度奇好,只要小蘿莉的祖父肯幫自己,自己的面子就放一邊去。

    朱佩見范寧毫不猶豫答應自己,心中舒服了很多,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是這樣,再過幾個月就是我祖父的六十歲壽辰,我想給他一件壽禮,你幫我也找一塊極品太湖石。」

    「沒問題,我答應你。」范寧一口答應下來。

    「今天奇怪了!」

    朱佩上下打量范寧,「范阿獃怎麼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我都不認識了,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想求我幫忙?」

    范寧咧一下嘴,這臭丫頭實在太精明,簡直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

    朱佩何等聰明,一下子就看透了范寧的神情,她得意洋洋道:「說吧!本衙內今天心情不錯,說不定真能幫幫你。」

    「我家裡出了點事情,想請你祖父幫幫忙。」

    范寧上前把三叔的事情說了一遍,朱佩捂嘴直笑。

    「招個上門女婿也蠻有意思的嘛!」

    她眼角迅速瞥了一眼范寧。

    「好吧!你跟我來,我去找祖父。」

    范寧大喜,連忙抱拳笑道:「多謝!多謝!」

    .......

    范寧走進了朱府,他感覺自己就是進了一座園林,到處是亭台樓閣,曲徑通幽,隨處可見名貴的花木,地上鋪著拼花鵝卵石,一座座千姿百態的太湖石點綴在園林內。

    范寧想到了拙政園,他心中不由感嘆,「不愧是平江府第一巨富人家啊!」

    朱佩卻在偷偷地觀察范寧的表情,見他眼中充滿感慨,心中暗暗鄙視,鄉下娃子沒見識,這座破園子就讓他表情這麼誇張,什麼時候帶他去吳江朱府看看,那才嚇死他。

    朱佩帶范寧來到一間小院,「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找祖父!」

    朱佩匆匆去了,范寧坐不住,又走進院子,院子里有一株百年老桂,樹下是石桌石凳,地上用白色和青色的鵝卵石鋪成幾隻仙鶴,頗為雅緻。

    他見不遠處還有一座小門,便慢慢走過,探頭向門內望去。

    另一邊也是一座小院,但比較簡陋,有點像下人住的地方,院子里還有一畦菜地,種著小青菜。

    「小郎讓一讓哦!」身後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范寧一回頭,只見身後站著一個很瘦小的老太太,手中拎著一隻澆花的鐵皮水壺,她包著頭巾,穿著藍底白點的短布衣,下面是黑色寬褲子,腳上穿一雙老布鞋。

    這個打扮和自己祖母完全一樣,就是鄉下老太太的普遍衣著。

    她滿臉橘子般的皺紋,牙齒好像只剩下一顆,癟著嘴,好奇地打量范寧。

    范寧見她拎著水壺吃力,連忙接了過來,「阿婆,我幫你拿!」

    「謝謝你!」

    老太太佝僂著背,慢慢走到菜地旁,「哎呦!葉子打霜了。」

    她蹲下心疼地撫摸一片菜葉,原來這小片菜地是她種的。

    「阿婆,我幫你澆水!」

    「你會不會?」

    「我會,我家裡也種菜的。」

    這個季節的青菜比較嬌氣,但也很甜,澆水時有講究,不能澆在菜葉和菜芯上,否則容易凍壞,必須沿著菜根周圍澆。

    范寧小心翼翼地將每一顆菜澆了一遍水。

    老太太見他手很穩,澆水十分均勻,癟著嘴笑了起來,「小郎還真會做事。」

    范寧難為情地撓撓頭,「阿婆這麼大年紀,還種菜啊!」

    「我就是喜歡,種著玩,他們叫我種花,我不喜歡,花又不能吃,哪有種菜好,一天天看著它長大,還能吃,心中歡喜哉!」

    「我阿婆也種菜。」

    「你阿婆多少歲?」

    「五十多歲吧!」

    「那比我小得多,我女兒都比你阿婆大。」

    范寧嚇一跳,這太太多大了,不會有八十幾歲了吧!

    「我的老祖宗誒!」

    身後傳來一個焦急的聲音,范寧回頭,只見朱佩的祖父跑了上來,扶住老太太,「怎麼一不注意,你又跑來種菜了!」

    老太太指著菜地說:「我就種著玩!」

    「哎呀!要種明年天氣暖和了再種,現在天氣這麼冷,求求你就不要出來了。」

    老太太咧嘴笑了,露出一顆牙齒,她指著范寧道:「這個小郎我喜歡!」

    朱佩祖父苦笑道:「下次請他來陪你說話。」

    「讓他幫我澆菜!」

    老太太像小孩子一樣,說話讓人哭笑不得。

    范寧連忙點頭,「我會幫阿婆澆菜!」

    這時,朱佩跑了進來,連忙扶住她,「曾祖母,我到處找你,快跟我回去。」

    原來這個老太太是朱佩的曾祖母,很有意思的老太太,居然喜歡種菜。

    朱佩的祖父叫朱元甫,他歉然對范寧道:「這是我老母親,今年八十三歲,就像小孩子一樣,一不注意就溜出來了。」

    范寧笑道:「家有一老,勝似一寶,老員外有福氣啊!」

    「我們希望她老人家就這樣平平安安地過下去。」

    朱元甫笑道:「范小友,外面冷,我們到房間里去坐!」

    兩人來到客堂坐下,一名小丫鬟進來上了茶,朱元甫喝了口茶笑道:「謝謝少郎把那本詩集修補好。」

    范寧的騰地一紅,「老員外知道這件事?」

    「我怎麼會不知道呢?我們家一個老祖宗,一個小祖宗,都是惹不得的人,我只好裝作不知道。」

    范寧有些不好意思,「那件事我也不對。」

    「你不用說,我心裡明白得很,這個孫女被我寵壞了,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在學堂里保護她。」

    范寧心中慚愧,這小娘子哪裡需要自己保護。

    朱元甫又笑道:「其實我早就在關注你,我聽周員外說過,說你小時候不聰明,比較遲緩,但忽然變得聰明無比,連范相公也對你讚不絕口,你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麼緣故讓你忽然變聰明?」

    范寧撓撓頭,這個問題真不好回答。

    朱元甫知道自己問得唐突,連忙解釋道:「佩兒有個小哥哥,目前住在京城,他就是這裡有問題.....」

    朱元甫指指自己頭,嘆口氣道:「他已經十五歲,可一直就像三四歲的孩子,是我們家最大的心病啊!」

    范寧這才知道,原來朱佩也有一個傻哥哥。

    可他真的沒法解釋,總不能說自己不是范獃獃吧!

    范寧低頭想了片刻道:「其實我一直就心裡明白,就是表達不出來,就像被什麼堵住一樣,後來生一場大病,頭腦一下子疏通,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朱元甫點點頭,「看來是需要機緣巧合,急是急不來。」

    兩人又端起杯子喝茶,這時朱元甫笑道:「你三叔的事情,佩兒已經告訴我了,俗話說,寧拆十廟,莫拆一家,你們真想要你三叔離婚?」

    范寧道:「現在是我們范家被逼到牆角,陸家太欺負人,大家都是鄉里鄉親,一旦我們輸了,我們范家在十里八鄉顏面掃盡,用我爹爹的話說,就抬不起頭了。」

    朱元甫笑了起來,「好吧!下午我就陪你走一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