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七章 鄉村離婚案(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七章 鄉村離婚案(上)字體大小: A+
     

    眾人一起回頭,范鐵舟眉頭一皺,「寧兒,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三叔,正好聽你們在說三叔的事情。」

    旁邊范銅鐘重重咳嗽一聲,「大人在談正事,小孩兒別插嘴!」

    范鐵戈卻向范寧招招手,范寧上前行一禮,「二叔好!」

    范鐵戈笑眯眯道:「聽說你考上延英學堂,不簡單啊!」

    范寧笑道:「既然如此,二叔願不願聽聽我的道理?」

    范鐵戈看了一眼父親,這時,范大川想起趙學政對孫兒的評價。

    他便點了點頭,「你說吧!」

    范寧這才不慌不忙道:「對陸家而言,他們用兩百兩銀子買下三叔這個不要工錢的壯勞力,給他們家幹活一輩子,絕對是筆好買賣。

    不過三叔背後還有我們范家,大家都是本地人,臉皮掛著臉皮,陸家也不敢做得太絕,尤其幾天前我爹爹去找陸家,提出離婚,陸家就急了。」

    「寧兒,不要再說!」

    范鐵舟發現父親臉色不好,連忙制止兒子再說去。

    「不!不!寧兒,你接著說下去。」范鐵戈示意范寧繼續說。

    范寧不看祖父的臉色,繼續道:「陸家想長久剝削三叔,范家是繞不過的坎,所以他們拿出五百兩銀子離婚的要求,其實是逼范家從此不再干涉三叔的事情,三叔沒有了依靠,從此像牛一樣給陸家種田幹活,不再有任何抱怨,也不會動不動就逃回家。」

    「說得透徹!」

    范鐵戈豎起大拇指,「我們寧兒把陸家的一肚子壞水看透了。」

    范銅鐘怒道:「那張清單我仔細看過,簡直是胡說八道,居然說三哥在陸家幾年下來吃喝三百貫錢,平均一年七十多貫錢,一個月吃喝六貫錢,哪個鄉下人吃得了這麼多錢?」

    范寧淡淡道:「四叔,既然陸家拿得出清單,他們就能自圓其說,陸家是當地有錢大戶,他們說自己家裡每天吃雞鴨魚肉,喝兩百文錢一瓶的好酒,一個月六貫錢還不止,大家都會相信是真的。

    當然,我們相信三叔從未吃過這些好東西,可問題是誰來證明?而陸家七大姑八大姨都能證明三叔每天吃得流油。」

    范銅鐘半天才道:「老三給他們家付出那麼多呢?」

    范寧搖搖頭,「陸員外只要說一句話,他女兒嫁給三叔時還是黃花閨女,這筆賬就算不清了。」

    「寧兒,別說了!」

    范鐵舟聽兒子嘴裡居然冒出『黃花閨女』四個字,他臉上頓時有點掛不住。

    范寧往父親身後閃去,他該說的都說了,後面該怎麼辦,相信大家都明白。

    半晌,范大川問長子道:「大郎,你今天去范家本堂,族長怎麼說?」

    范寧暗暗點頭,這個老頭子雖然偏心,但確實很精明,一句話就問到點子上,陸范兩家斗,現在拼的就是話語權。

    范寧當然知道,只要不是刑事案件,縣衙是不會受理鄉下這種扯皮官司,一般都是由鄉紳來做調解,就看誰家找的鄉紳更有名望,更有勢力。

    范鐵舟道:「族長答應明天幫忙,但只是說儘力,孩兒覺得他答應得有點勉強。」

    范大川搖了搖頭,「看來是你的面子不夠,這件事還得我親自出面去找他。」

    .........

    次日一早,范鐵舟便帶著父親和幾個兄弟坐船走了,兩家已經約好,今天下午在橫塘鄉里正家請幾個名望鄉紳評理。

    這就是昨晚范家父子必須連夜商量對策的緣故,如果等今天上午再商量,那就晚了。

    就在范家父子四人剛走,范寧便對母親道:「娘,我今天要去趟鎮上,院主要幫我輔導一下書法。」

    張三娘頓時急了,手指在他額頭上戳一下,「你這個小笨蛋,剛才怎麼不跟爹爹一起走?」

    「不是祖父也在嗎?」范寧嘟囔一句。

    張三娘恍然,連連點頭,「說得對,咱們不跟他一起,娘給你五十文錢,你去找水根阿公送你。」

    范寧已經背起書袋飛奔出門,「不用,我有錢!」

    張三娘追了出來,「寧兒,你是不是又有銀子瞞著我?」

    「我沒有銀子!」范寧已經跑遠了。

    張三娘太了解自己兒子,這個小財迷居然連五十文錢都不動心,十有八九又從哪裡搞到了一筆銀子。

    「小兔崽子,連自己的老娘都要隱瞞,今天倒要好好找一找!」

    張三娘擼一下袖子,轉身便向兒子房間走去。

    .......

    范寧很清楚這樁離婚案對范家的重要性,不僅是三叔以後別想翻身,而且范家也會顏面丟盡,成為十里八鄉的笑談。

    雖然這件事的根子是祖父貪圖兩百兩銀子的便宜,但倒霉的卻是三叔,自己家也會被波及,范寧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就憑祖父那種自私、愛佔便宜的性格,范氏族長肯盡全力幫他才怪。

    下午兩家評理,這場婚姻扯皮官司范家輸定了。

    范寧急匆匆趕到延英學堂,正好在門口遇到劉院主。

    「范寧,今天不好好休息,怎麼又跑來學堂?」

    「劉院主,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到我書房去說!」

    劉院主帶著范寧來到書房,請他坐下,又讓茶童點了一壺熱茶。

    范寧喝口熱茶,這才把三叔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劉院主。

    劉院主可不僅僅是延英學堂的主人,他還是木堵鎮第一大地主,在木堵鎮名望極高。

    劉院主笑道:「這種家務事可是清官也難斷,你的意思是說,范家願意離婚,但又不接受對方五百兩銀子的訛詐,對方其實不想離婚,而是想通過這件事,逼你們范家不再干涉你三叔的事情。」

    「就是這個意思,希望劉院主幫我們主持公道。」

    劉院主點點頭,「這件事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幫幫你也無妨,不過你最好能聽我一個建議?」

    「劉院主請說!」

    劉院主笑道:「請范氏族長去談,我估計五百兩銀子會減到四百兩,如果是我幫你們去談,對方多要的三百兩銀子我可以幫你們去掉,你們只要返回兩百兩銀子聘禮就可以了。

    但如果你能請另一個人去談,我可以保證你們連聘禮都不用還,而且還說不定可以讓你三叔心愿達成。」

    范寧手中的兩百兩銀子是打算給父親開醫館,他當然不想給陸家,他連忙問道:「院主讓我請誰?」

    劉院主捋須笑道:「請朱佩的祖父!」

    ........

    朱家是吳江人,但由於朱佩的曾祖母信佛,十分嚮往靈岩寺,朱老爺子為了滿足母親的願望,索性在靈岩山下買下一片土地,造了一座莊園。

    一家人在這裡已經住了十幾年。

    范寧還是第一次來朱家,只見高大的院牆長達數里,正南面是一座氣勢宏偉的大門,台階兩邊蹲著兩隻一丈高的漢白玉鎮宅貔貅,朱漆大門上方有一塊大牌匾,上面只有兩個『朱府』。

    台階兩邊各站著一名身材魁偉的家丁。

    范寧上前拱手道:「我是貴府小娘子朱佩的朋友,能否幫我通報一下。」

    家丁打量一下范寧,見他穿著士子服,頭戴士子巾,腰間掛著延英學堂的牌子。

    「小官人稍等一下!」

    家丁轉身進去,又停住腳步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在下范寧!」

    「請稍候片刻。」家丁快步走進府中。

    范寧手中拿著木匣,也是運氣不錯,他告訴母親是來學堂補課,所以背上了書袋,正好木匣就在書袋中。

    他便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借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