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六章 老實人的抗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六章 老實人的抗爭字體大小: A+
     

    范寧背著布包來到碼頭上,一眼便看見了父親的船,但人卻不在船上。

    他向四周張望一下,周圍人流匆匆,卻沒有看見父親的身影。

    「阿獃!」有人在叫范寧的小名。

    原來是同村的張水根,「水根阿公,我爹爹呢?」范寧跑下台階問道。

    「你爹爹去范家了,他讓你等他一會兒。」

    張水根笑著向范寧招招手,「來我船上喝碗薑茶!」

    范寧的母親張三娘是張水根的堂侄女,說起來也不是外人。

    范寧跳上他的客船,盤腿在船頭坐下,張水根從鐵鍋里舀了一碗熱騰騰的蜂蜜薑茶遞給他,「快趁熱喝吧!薑茶能驅寒氣,是好東西!」

    范寧連忙接過小碗,「謝謝水根阿公。」

    范寧喝了幾口薑茶,只覺渾身都暖和起來。

    「我爹爹去范家本堂做什麼?」

    范寧心中有點好奇,自從上次祖父范大川為了要十貫錢跑去宗族大吵大鬧后,他們家基本上已經和范氏宗族鬧僵了。

    「你們家出了一點小麻煩!」

    范寧一怔,「什麼麻煩?」

    張水根猶豫一下,還是告訴了范寧,「你三叔出事了。」

    「啊!」

    范寧嚇了一跳,連忙問道:「我三叔出什麼事?阿公快告訴我。」

    「具體什麼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聽你爹爹說,你三叔抱著女兒跑掉了,今天一早,陸家來你阿公家要人。」

    「然後呢?」

    「然後你爹爹為這件事奔波了一天,喏!他來了。」

    范寧一回頭,只見他父親陰沉著臉向碼頭走來。

    范寧連忙站起身揮了揮手,范鐵舟點點頭,臉上卻沒有笑容。

    「水根阿公,我過去了。」

    「去吧!勸勸你爹爹,不要急躁,這種家務事最終會有辦法解決。」

    「我知道!」

    范寧回到父親船上,范鐵舟嘆口氣道:「我先送你回家!」

    小船駛離碼頭,向胥江駛去。

    「爹爹,三叔究竟出了什麼事?」

    范鐵舟半響道:「這事也怪我,我太相信陸家。」

    范寧沒有打斷父親的思路,等他繼續說下去。

    「上次我送你上學后就直接去了陸家,我提出了離婚的想法,陸員外向我拍胸脯保證,以後不再欺負你三叔,結果才過幾天,他昨天又把你三叔打一頓,你三叔受不了,抱著妞妞連夜逃走,這次卻沒有回家,不知所蹤。」

    「爹爹怎麼知道這麼清楚?」

    「茭白灣村我有個熟人,他告訴我的。」

    「那爹爹去范氏本堂做什麼?」

    范鐵舟忍住怒火道:「今天一早陸員外帶著一大群親戚來你阿公家要人,這次是他們主動提出離婚,陸員外準備了一份詳細清單,說這幾年你三叔在陸家吃喝開支共計三百貫錢,加上兩百兩銀子的彩禮,要你阿公一次拿出五百兩銀子,這門婚姻就算結束。」

    「這也太黑了吧!」

    范寧憤怒道:「四年怎麼可能吃得了三百兩銀子,況且三叔給他們種了多少田,做了多少家務,他們怎麼不算?」

    「這種事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陸家找了不少名望鄉紳,你阿公也希望本堂族長出來幫忙評理。」

    「那本堂族長肯幫忙嗎?」

    「答應是答應了,只是說盡量幫忙,主要是我們平時和本堂聯繫比較少,而且上次也鬧得不愉快,現在出了事才請他們幫忙,他們的態度也在意料之中。」

    范寧想了想又道:「當務之急是要找到三叔,爹爹知道他會在哪裡?」

    范鐵舟點點頭,「我覺得他很可能躲在你二叔那裡,我先送你回家,回頭我再去找他。」

    「不如現在我們就一起去!」

    「不行!你娘再三交代,讓你必須回家。」

    范寧沒轍了,在這種事情上,他母親向來是說一不二的。

    范鐵舟把兒子送回家,隨即又駕船離去。

    張三娘心情也不好,她在廚房裡一邊給兒子做午飯,一邊罵公公范大川見錢眼開,把兒子推進火坑裡。

    她嘮嘮叨叨,把范寧吵得心神不寧。

    「娘,你別抱怨了,我沒法集中精神寫字。」

    范寧喊了一聲,張三娘這才安靜下來。

    不多時,她端一碗熱騰騰的面片過來,「先吃吧!」

    范寧連忙收拾起筆墨,拉過碗呼嚕呼嚕吃了起來,中午沒吃飯,他肚子著實餓狠了。

    張三娘坐在一旁看兒子吃得香甜,她的心情稍稍好了一點。

    「娘,陸家人走了嗎?」范寧嘴裡嚼著雞蛋,含糊不清問道。

    「早走了,約好明天下午解決,你就別管這件事,好好讀書,這件事大人會處理好的。」

    范寧卻心知肚明,這種家務事恐怕不是那麼好解決。

    ........

    吃完飯,范寧拿著書袋去周員外府上還書。

    管家笑著把他迎進府中,「老爺子回來了嗎?」范寧問道。

    「明天要祭祀水官,老爺沒法回來,不過早上他讓人送來本書,說是給小官人的。」

    管家將一隻木匣子遞給范寧,范寧打開木匣子,正是修復好的丁謂《平江集》。

    范寧翻了翻,不由讚歎工匠精湛的修復手藝,不細看,根本看不出是修復過的,上面的裂紋非常細微,恐怕需要放大鏡才看得出來。

    范寧把書放回匣子,又問道:「老爺子還有沒有帶話給我?」

    「就是讓你早點物歸原主,另外你若有時間,讓你再去奇石巷逛逛,老爺說你上次那塊石頭在長洲縣引起轟動。」

    原來周老爺子是回長洲縣曬寶去了,范寧暗暗鄙視,引起轟動也不說再加點錢。

    范寧本想請周老爺子幫幫三叔的忙,但既然他不在府中,范寧也只能回家。

    半夜裡,范寧睡得迷迷糊糊,被院中一陣說話聲驚醒。

    他穿上羊皮襖走出房門,只見院子里站著幾個人,月光下看得很清晰。

    個子最高的是他父親,另外兩人他認出了其中一人是三叔范鐵牛,他懷中抱著一個小囡,枕在他肩頭睡得正香。

    還有一人稍胖,相貌和父親比較像,范寧推斷此人應該就是自己二叔范鐵戈,穿一件羊毛長衫,戴著襆頭,果然是個商人模樣。

    張三娘對丈夫道:「老四下午來過,讓你們回來后直接去父親那裡,多晚都要去!」

    范鐵舟點點頭,對兩個兄弟道:「既然爹爹留話,那我們過去吧!」

    范鐵牛把熟睡中的女兒遞給張三娘,「大嫂,幫我照顧一下妞妞。」

    張三娘接過小囡,「你去吧!」

    兄弟三人這才離開院子,快步離去了。

    范寧卻趁母親不備,迅速溜出院子,跟了過去。

    .......

    大堂內燈火通明,范鐵牛耷拉著頭,跪在地上,幾個兄弟都站在旁邊。

    范大川坐在寬椅上,重重一拍桌子,「好好的,你為什麼逃掉?」

    「爹爹,他們不僅打我,還罵我是白眼狼,吃喝陸家的,不懂感恩!」

    「你皮肉粗糙,打一頓就打一頓,我問你為什麼逃,還把妞兒抱走?」

    范鐵牛忽然嗚嗚哭了起來,「我丈人當著村裡人的面辱罵我,打我,小孩子也跑來吐我唾沫,我實在過不下去了!」

    范鐵舟大怒,狠狠一拳砸在桌上,「欺人太甚!」

    范鐵牛抹著眼淚道:「我不會再回陸家,大不了我帶著妞妞遠走高飛,隱姓埋名過日子去!」

    「胡鬧!」

    范大川又重重一拍桌子,「你跑掉,我們怎麼辦?」

    大堂頓時安靜下來。

    范鐵舟嘆口氣道:「既然陸家想離婚,那就離吧!我們肯定不承認五百兩銀子,必須要據理力爭,我就不通道理就擺在這裡,他們還能顛倒黑白?」

    這時,范寧從門外走了進來,緩緩道:「爹爹,其實陸家並不想離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