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三章 三叔范鐵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三章 三叔范鐵牛字體大小: A+
     

    「寧兒,你的箱子呢?」范鐵舟揉揉他頭髮笑問道。

    幾天未見,他還真想自己的兒子。

    「只休息一天,明天晚上就得趕回來。」

    「後天一早走也來得及,爹爹有船,保證不會讓你遲到。」

    范寧走上船,發現船其實不小,中間是船篷,裡面很整潔舒適,篷上還有一扇小窗戶。

    范寧走進船艙放下包袱,四處打量一下。

    「爹爹,這船是新的?」

    「還好,七成新,我又重新用桐油刷了一遍,看起來就像新的一樣。」

    「生意怎麼樣?」

    「才剛開始,不過一天七八十文是有的,比打漁賺得多,以後熟客多了,一天至少掙兩百文。」

    范鐵舟心情很好,家裡還有十幾畝上田,一畝地一年可以掙兩貫錢,種田一年就有二三十貫,加上運客,再除去田稅和免役錢,平均一個月穩賺四到五貫錢,在村子里,這也是中上等收入。

    「娘怎麼樣了?」范寧又問道。

    「你娘好著呢,她做了一桌子好菜,就等你回去!」

    范鐵舟又笑道:「你四叔也不錯,在小學塾教書,大家都說他比從前顧先生教得好,你阿公誇你能幹!」

    「他不說我傻了?」

    范寧對自己的偏心祖父實在不感冒,只是看在父親的面上,他隨口應和兩句。

    「不會再說了,他還打算獎勵你五貫錢,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你阿公去一趟無錫,忽然想通了。」

    說到獎勵,范鐵舟想起一事,對兒子道:「昨天鎮上的范氏族長來找我,給了我們家十貫錢。」

    「為什麼要給十貫錢?」

    「這是你三阿公前幾年定下的規矩,他把所有財產都捐出來,設立範氏慈助金,凡是考上學堂的范氏子弟,每人獎勵五貫錢,如果考上四大學堂,則獎勵十貫,資助子弟讀書。。」

    歷史上范仲淹確實是捐出大部分財產,資助家族子弟讀書。

    范寧躺在船艙內,頭枕在手上,望著天空悠悠白雲,也不知范仲淹現在怎麼樣?

    ........

    回到家,張三娘就像多年沒見兒子一樣,抱著他狠狠哭了一通,吃飯時,又發現兒子瘦了一點,心疼得直掉淚。

    她坐在兒子,不停給他夾菜,「寧兒,這塊肉好,娘特地給你留著。」

    眼一瞟,她忽然咆哮起來,「范鐵舟,那隻雞腿是給兒子的,誰讓你吃了?」

    范鐵舟手中拈著根咬了一口的雞腿,放也不是,吃也不是,呆在那裡。

    ........

    吃罷晚飯,范鐵舟主動收拾碗筷,張三娘從箱子里拿出兩件羊皮襖,這是她託人去藏書鎮買的,用上好的湖羊皮製成。

    「大郎,寧兒,你們兩個先過來試試,一人一件,哎!去年七百文錢就夠了,今年漲到一貫錢,這年頭,錢越來越不經用了。」

    「娘子說得對,早知道我們去年買就好了。」范鐵舟討好地陪笑道。

    張三娘瞪了他一眼,「說這話有什麼意義,去年我們家有錢買嗎?」

    她把羊皮襖扔給丈夫,「自己去縫扣子,我才懶得管你。」

    她回頭又眉開眼笑對范寧道:「乖兒子,給娘試試看,看大小是否合適?」

    范寧穿上貼身羊皮襖,外面又套上直裰,果然暖和了很多。

    「娘今天是怎麼回事?」

    范寧一回家就感覺到娘沒有好臉色,當然不是對自己。

    「哼!十貫錢是我兒子應該得的,他不高興是他的事情,憑什麼要我們退還給家族。」

    范寧見父親一臉尷尬,便問道:「爹爹,到底是怎麼回事?」

    范鐵舟坐在一旁苦笑道:「你四叔當初考上縣學附屬學堂,家族沒有給他任何獎勵,前兩天你祖父聽說你得了十貫錢,他心中不忿,就跑去家族要錢。

    不過家族一口拒絕,你祖父氣不過,要我們把十貫錢也退還給家族,你娘當然不肯,所以你娘就一直在埋怨我。」

    「本來就是!」

    張三娘一邊縫紐扣,一邊對兒子道:「你別以為你娘是見錢眼開的人,我做事情有自己的分寸,昨天你祖父送來五貫錢,給孫子的獎勵我沒意見,但幹嘛說是分家的補償,我一氣之下就沒收。」

    范鐵舟正在穿針,他連忙放下針線解釋,「他既然提到分家補償,說明他心中還是為這件事愧疚,再說人年紀大了,說錯話也很正常,我相信他的本意就是給寧兒的獎勵,沒有別的意思。」

    「反正那五貫錢我不會要,不想欠他人情。」

    張三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她雖然生丈夫的氣,讓他自己縫紐扣,可真見他拿起針穿線,便上前一把奪回羊皮襖。

    「算了,還是我給你縫吧!省得有人說我欺負他兒子。」

    范鐵舟長長鬆了口氣,娘子終於消氣了。

    ........

    次日一早,范鐵舟帶著范寧去祖父家。

    路上,范鐵舟道:「你四叔小時候也真是個神童,不到一歲就會說話,三歲就能識字,五歲上學塾,每次考試都是第一,你阿公還特地帶他去縣裡找最有名的相師算命,相師送你阿公八個字。」

    「哪八個字?」范寧頗有興趣地問道。

    「官路商途,貴不可言!」

    范鐵舟嘆息一聲,「就是這八個字讓你阿公象著魔一樣,不惜一切代價培養你四叔,對他千依百順,寵愛萬分。」

    范寧沉默片刻,又問父親,「昨天娘說四叔當年考上縣學附屬學堂,家族沒有給任何獎勵,為什麼?」

    「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是當時的老族長和你阿公關係很糟糕,當然,也不能完全怪家族不公平,其實是另有原因。」

    范鐵舟向兩邊看看,壓低聲音道:「有些事現在可以告訴你,你四叔當時其實沒考上縣學附屬學堂,你阿公最後託人情花錢送他去學堂讀書。」

    范寧一愣,「四叔不是考進去的?」

    「不是!」

    范鐵舟搖搖頭,「連縣學也是花錢的,花兩百兩銀子買了個旁聽生名額,為了供他讀書,幾乎把你阿公的老底都要掏空了。」

    范寧忽然有點理解祖父那種近似病態的執著,一心想讓四叔考上功名,實在是因為他在四叔身上耗費了大量金錢,如果四叔考不上,那這些錢就白花了。

    來到祖父家中,只見祖母楊氏正在數落一個蹲在地上年輕人,祖母看起來氣色精神都好了不少。

    「阿婆!」

    范寧喊一聲,跑了過去。

    楊氏頓時眉花眼笑,拉著范寧上下打量,笑眯眯道:「我家囝囝成秀才了!」

    人靠衣裝馬靠鞍,從前范寧穿著短衣短褲,光著腳,怎麼看都是一個鄉下放牛娃。

    現在他穿著讀書人的直裰,頭戴方巾,腳下也是厚底布靴,確實是個小秀才的樣子。

    「這是我在鎮里給阿婆買的凍瘡葯!」

    范寧將一瓶藥膏塞進祖母手中,上次他就發現祖母手上有裂口。

    楊氏愛憐地撫摸孫兒的頭,「囝囝乖,還給阿婆買葯。」

    這時,范鐵舟走進來,驚訝地望著蹲在地上的年輕人,「鐵牛,你怎麼來了?」

    范寧這才知道,原來這個穿著黑衣的年輕人是自己三叔,范鐵牛。

    范家四兄弟,現在混得最好的,是老二范鐵戈,在吳縣長橋鎮開一家雜貨店。

    混得最差的,是老三范鐵牛,給人家倒插門,做了上門女婿。

    吳縣鄉下有句俗話,叫做『寧可錢無一文,也莫倒插一門。』

    就是說寧可身無分文,也不要給人家做上門女婿,

    上門女婿的命運比較悲催,在女方家屋檐下生活,沒有一點地位不說,生下兒女都要跟女方姓。

    走在路上,都會被人在身後指指點點,暗中嘲笑。

    如果女方家善良一點,還能把上門女婿當半個兒子養,可如果遇到無良人家,上門女婿連下人都不如,打罵更是家常便飯。

    至於范鐵牛怎麼做了什麼人家上門女婿,范家人對此諱莫如深,從不提及。

    范寧只聽母親在抱怨祖父時提到過一句,「當初他對老四如果不那麼偏心,老三也不會走到那一步。」

    不過范寧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三叔,只見他厚嘴唇,寬鼻樑,一臉老實憨厚的模樣,穿了一身黑色的粗布短衣,包一個圓頭巾,身體十分強壯。

    這時,只聽祖父在房間里吼道:「沒出息的傢伙,是不是又挨打逃回來了?」

    范鐵牛捂著頭嘟囔道:「這次是不給我飯吃!」

    范大川從房間里走出來,他瞥了范寧一眼,臉上依舊沒有一絲笑容。

    他怒視范鐵牛道:「為什麼不給你飯吃?」

    范鐵牛身體極為強壯,甚至比大哥鐵舟還要壯實。

    他很畏懼自己父親,小聲道:「去年老丈人答應我,只要我今年種兩百畝地,他就讓妞妞跟我姓。

    我今年拼死拼活種了兩百畝地,好容易秋收了,我提出妞妞的事情,他卻一口否認,說沒這回事,我氣不過,說明年我不種了,結果他就把我關在牛棚,不給飯吃,我餓得不行才爬窗逃出來。」

    這時,老四范銅鐘也回來了,他聞言大怒道:「陸家把三哥當成奴隸了,爹爹,這門婚姻離了也罷!」

    范大川狠狠瞪了他一眼,「那兩百兩銀子你來還?」

    范銅鐘頓時蔫了。

    范寧這才明白,原來四叔上縣學的兩百兩銀子,就是三叔當倒插門的聘禮,他剛才還奇怪,憑祖父百十畝地的收入,怎麼可能一次拿得出兩百兩銀子?

    范大川回頭對長子范鐵舟道:「你送老三回去,你告訴陸員外,我兒子不是奴隸,也不是牲畜,他再敢虐待我兒子,我就報官!」

    「對!報官。」范鐵牛跳了起來。

    「你給我閉嘴!」

    范大川怒斥他道:「回去老老實實過日子,不要有非分之想,等兒子長大了,你自然會有出頭之日,聽到沒有?」

    范鐵牛默默點了點頭。

    范寧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個奇葩祖父,為了兩百兩銀子,居然讓兒子去當倒插門。

    他對父親道:「爹爹,我找周員外有事,先走一步了。」

    范鐵舟點點頭,「給你祖父打個招呼再走!」

    范大川耳朵卻很靈,他聽說去找周員外,立刻呵呵笑道:「去吧!替我向周員外問好。」

    范寧點點頭,又給祖母行一禮,「阿婆,我走了?」

    楊氏連忙從廚房裡取出一個熱乎乎的煮雞蛋,笑眯眯塞給孫子,摸了摸他的頭。

    范寧又給兩個叔父打了招呼,便轉身走了。

    范鐵牛探長脖子望著范寧遠去,目光中充滿了失落,阿獃把自己忘記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