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二章 字帖引發的血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二章 字帖引發的血案字體大小: A+
     

    今天雖是旬末放假,但下午的書法課依然要上,到下午申時正式放學。

    每天下午都有書法課,實際上就是自習課,教授不管,學生們自己安排學習內容。

    范寧在自己位子上坐下,卻發現後面隔著兩排位子的范疆已經先來了,他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眼珠子亂轉,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范寧心中冷哼一聲,今天不好好收拾一下這個范疆,他不知以後還會變得多驕橫?

    先讓他得意一個下午。

    范寧鋪上紙,打開柳公權的碑帖,準備開始練字,他發現小蘿莉朱佩才是自己的勁敵,搞不好年末考試,第一名會被朱佩摘走。

    自己必須儘快補上書法不足的短板。

    朱佩的卷子他也看過,一筆行楷確實寫得漂亮,飄逸流暢,有點書法的味道了,比自己的字實在好得太多。

    得分上上甲等,名至實歸。

    如果是書法考試,自己的得分恐怕就是中下了。

    范寧剛寫了兩行字,便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他一抬頭,只見朱佩昂著頭從自己桌前走過,繞到另一邊坐了下來。

    范寧愣了一下,「你怎麼來了?」

    朱佩下午都不會來,今天她怎麼回事?

    「奇怪,我不能來嗎?」朱佩冷冷瞪了他一眼。

    「沒什麼?」

    范寧低頭繼續寫字。

    朱佩咬一下嘴唇,從書袋裡取出一卷手稿放在桌上。

    「讓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字帖!」

    范寧頓時有了興趣,連忙接過來,眼前頓時一亮,不是印刷的字帖,而是手稿原本。

    手稿用線裝訂起來,封面寫著《平江集》,落款是丁謂。

    范寧當然知道丁謂,宋真宗時代的宰相,平江府長洲縣人,本地鄉黨,范寧翻了翻,這是他的詩集手稿。

    後面蓋了個章,印著『官拍』兩個字。

    范寧頓時明白了,這應該是後來丁謂被抄家,部分物品公開拍賣,被朱佩的祖父買下來。

    丁謂雖然被定位為奸臣,但他畢竟是宰相,進士出身,一筆行楷寫得異常靈動,讓范寧看得愛不釋手。

    朱佩見范寧看得入神,便得意洋洋道:「這本原稿可是我祖父花五百兩銀子買下來的。」

    「嗯!」范寧已經看入神,沒有聽見朱佩在說什麼,隨口應和一聲。

    朱佩見他不聽自己說話,心中惱火,一把將原稿搶了過去。

    「你聽沒聽我說話?」

    范寧的心已經被書稿鉤住了,他感覺裡面的字特別適合自己,他連忙笑道:「你說,我聽著!」

    「哼!」朱佩哼了一聲,指著書稿道:「我告訴你,這本稿子值五百兩銀子,我可以借給你看幾天,但有條件。」

    「你要什麼條件?」

    朱佩早有預謀,她眯眼笑道:「當然是給租金,一兩銀子一天。」

    朱佩是在謀算祖父那柄扇子,她知道範寧家貧,拿不住錢來,最後只能老老實實把祖父的扇子交出來做抵押。

    這樣就算祖父問起來,她也能名正言順說是互相交換學習書法,否則祖父若知道她是用錢買回來,肯定會很生氣。

    范寧搖了搖頭,「那就算了,我可沒錢給你!」

    朱佩見范寧不上道,心中著實有點惱火,她把書稿往范寧桌上一推,賭氣道:「那你說給多少?」

    這時,范疆卻在旁邊出現了,他抓住機會,嘲諷地笑道:「朱衙內和范寧談錢,不是讓他難堪嗎?」

    「關你什麼事?」朱佩瞪了他一眼。

    范疆碰了一鼻子灰,半晌說不出話來。

    范寧沒有睬他,他笑了笑又道:「可是我窮得連一文錢都拿不出,你說什麼辦?」

    朱佩心中惱怒,脫口而出,「既然你家這麼窮,那你怎麼還來這裡讀書?」

    「就是!」

    范疆也趁機煽風點火道:「家裡窮得叮噹響,還居然跑來延英學堂讀書!」

    范寧臉色一變,把書稿扔給朱佩,「我這種窮人不配看五百兩銀子的字帖,你拿回去吧!」

    「你!」

    朱佩氣得七竅生煙,指著書稿對范疆道:「拿一兩銀子來,這本手稿借給你看。」

    「有!有!有!」

    范疆摸出一兩銀子放在桌上,接過書稿,還特地在范寧面前晃了晃,得意萬分走了。

    「哼!你現在想看也沒有了。」

    范寧臉色十分難看,默默收起書袋,起身到另一邊的空桌前坐下。

    朱佩一下子愣住了。

    這時,後排一個學生低聲對朱佩道:「今天中午在飯堂,范疆罵范寧很難聽!」

    朱佩的臉色一沉,「他罵什麼?」

    後排的學生平時沒少受范疆欺負,這個時候,他很樂意落井下石,稍微添油加醋也是難免。

    「他罵范寧家比街頭要飯的還要窮,罵范寧的娘是穿著破麻布出嫁,還說出嫁那天,十里八鄉的人都跑來看他娘的破麻布,因為他父親是范家的副族長,范寧不敢惹他,只得忍氣吞聲。」

    朱佩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機,嚇得後排學生不敢再說話了。

    朱佩驀地站起身,來到范疆面前,把銀子扔給他。

    「書稿還給我!」

    范疆一愣,「你答應給我看的。」

    「聽見沒有,馬上給我!」朱佩的拳頭慢慢捏緊了。

    范疆好不容易才找到羞辱范寧的機會,他怎麼能輕易放過。

    「我就不給!」

    朱佩眼中閃過一道寒意,她伸手一把揪住了范疆的頭髮,猛地向後一扯,范疆痛得殺豬般的慘叫,朱佩抓起桌上的硯台,狠狠向他臉上拍去。

    只聽『啪!』一聲脆響,范疆臉上開花了,鮮血直流。

    「書稿給我!」

    「我給!我給!」范疆哭著把書稿交給朱佩。

    朱佩抽出劍,劍尖頂著他的喉嚨惡狠狠道:「你下次再敢辱罵別人母親,我一劍割斷你的喉嚨!」

    范疆嚇得哭聲都凍結了,渾身顫抖。

    朱佩這才怒氣沖沖回到自己位子坐下,這時,其他學生嚇一個個噤若寒蟬,他們從未見過這麼暴力的小娘子。

    有些學生原本嫉恨范寧和她坐在一起,此時他們的念頭早已丟到九霄雲外。

    范寧卻當什麼都沒看見,專心致志練字。

    課堂上十分安靜,只聽見范疆斷斷續續的抽泣聲。

    終於熬到放學時間,鐘聲響起,學生們歡呼一聲,拎起書袋便飛奔而去,范疆也低著頭滿臉淚痕地走了。

    范寧開始收拾自己的書袋,這時,朱佩慢慢走到范寧面前,把書稿遞給他,柔聲道:「我和你開玩笑的,借給你看,一文錢都不要。」

    范寧搖搖頭,「我不要!」

    朱佩眼睛頓時紅了,她咬一下嘴唇,小聲道:「我不知道你和他有矛盾。」

    范寧把書稿遞給她,笑道:「這件事和他無關,我真不想看。」

    「你這個混蛋!」

    朱佩的滿腔委屈終於爆發了,她將手稿撕得粉碎,狠狠扔在地上,「哇!」的一聲大哭起來,轉身便向課堂外跑去。

    范寧拾起被撕碎的丁謂手稿,已經無法恢復,他猜到這手稿定是朱佩偷出來的,想必是他祖父心愛之物,自己怎麼能順便借走。

    哎!這個暴力小蘿莉,手稿真的可惜了。

    劉康和范寧走出學堂,劉康心有餘悸道:「那個朱家小娘子太可怕,你不知道她下手多狠,牙齒都打掉三顆。」

    「她被家裡人寵壞了!」

    「不過我覺得很解氣,簡直太痛快了,而且....我感覺朱佩是在替你收拾范疆!」

    「怎麼可能?你想多了!」范寧笑道。

    「我可沒想多!」

    劉康認真地說道:「畢竟范疆是你們副族長的兒子,你打了他後果很嚴重,朱佩那麼聰明的小娘,她怎麼會想不到這一點,所以她來替你動手是最合適不過,而且我聽趙藝說,她聽說范疆在飯堂里辱罵你,臉色都變了。」

    劉康見左右無人,又拉過范寧,湊上前一臉曖昧的笑道:「別看朱小娘子表面上對你兇巴巴的,其實心裡對你可好著呢!」

    范寧忍不住啞然失笑,「看你說得酸溜溜的樣子,你是不是對她有好感,要不要我們換個位子?」

    「去你的,你正經點好不好?」

    兩人說說笑笑,不多時便來到了碼頭,范寧遠遠看見父親站在碼頭台階前等著自己,他頓時感到心中一陣溫暖。

    「我先走一步!」

    「我們後天見!」

    兩人分了手,范寧快步向父親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