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一章 飯堂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一章 飯堂風波字體大小: A+
     

    讓學生們擔心一夜的成績最終出來了。

    清晨,劉院主抱著一疊試捲走進了課堂,他將試卷放在桌上笑道:「我想昨晚很多學子都沒有睡好吧!」

    課堂上沒有笑聲,氣氛反而更加緊張。

    范寧瞥了一眼身邊的朱佩,見她挺直了腰,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桌上的卷子。

    劉院主又道:「先說說前三的獎品吧!第一名是一本名家字帖,第二名我獎賞他一方上好青硯,第三名是一支不錯的狼毫。」

    劉院主在學堂內兼上書法課,他的獎品自然都和書法有關。

    「好了,說說昨天的考試,總的說來,並沒有太讓我失望,雖然絕大部分學子都沒有做完,這在我的意料之中,但至少一半以上都默寫了八篇,而且錯誤很少,這點很不錯!」

    停一下劉院主又道:「我的評分標準大家都知道,一是看對《論語》的熟悉程度,其次是看書法.....」

    范寧心中一沉,如果要看書法,恐怕這次自己進不了前三了。

    這時,助教已經把卷子發了下來,范寧瞥了一眼自己的分數,得分是上上,這是最高分值了,他心中稍稍鬆了口氣。

    宋朝考試的得分標準和科舉一樣,分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下、下下』六級。

    每一級再分為甲等和乙等,范寧的卷腳上標了一個乙字,他的得分就是上上乙等,顯然是自己的書法失分,不過這不是書法考試,書法佔的分值不大,所以范寧的最後得分還是頗高。

    「這次第三名是劉康,他默了八篇,但八篇一字不錯,書法也尚好,得分上中甲等。」

    所有學生都鼓掌祝賀,范寧回頭望去,劉康激動得滿臉通紅,撓頭嘿嘿直笑。

    「這次第二名是范寧,十篇全對,一字不錯,得分是上上乙等。」

    課堂上卻一片竊竊私語,范寧居然沒有拿第一,雖然院主沒說,但大家都知道,范寧肯定是在書法上失分了。

    范寧目光盯著自己的卷子,書法上的欠缺再一次將他刺痛了。

    朱佩卻臉色凝重起來,抿緊了嘴唇。

    劉院主看了她一眼,緩緩道:「第一名是朱佩,十篇全對,一字不錯,書法極佳,得分是上上甲等。」

    課堂上頓時爆發出一片熱烈的掌聲,朱佩長長鬆了口氣,一時笑靨如花,得意洋洋地瞥了一眼范寧。

    范寧笑了笑,「恭喜你了!」

    「還好吧!」

    朱佩渾身舒爽,終於把身邊這個范獃獃壓下去了。

    「不過這種比試本衙內不會放在心上,沒什麼意思。」

    助教把獎品放在三人桌上,范寧是一方青硯,價值百文錢。

    雖然遠遠比不上歐陽倩送給她的端硯,但比起他現在用的幾文錢的老石硯,要好得多。

    朱佩翻了翻字帖,隨手扔給范寧,「這種字帖本衙內不稀罕,送給你了。」

    范寧看了一眼,是《柳公權碑文集》,他在鎮上書鋪里看過,標價一百五十錢。

    「這字帖不錯,幹嘛不要?」

    「哼!鄉下娃沒見識,回頭我給你看看什麼叫好字帖。」

    范寧眉毛一挑,「那我倒要見識一下。」

    .......

    直到中午放學時,劉康還沉浸在第三名的興奮之中。

    「第一次考試得名次,今天我爹爹肯定要好好獎勵我。」

    范寧笑道:「你今天要回家嗎?」

    劉康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今天放假嗎?」

    范寧嚇一跳,「我才上學四天,就要放假?」

    「那是因為你是插班進來的,我們都已經上學九天了。」

    宋朝學校實行旬休制,每十天休息一日,另外還有各種法定節日,比如元日、上元、寒食、天慶、冬至,這五大節日就要放假七天。

    范寧剛進學堂不久,沒有關心節假日,沒想到上學才四天,第一個假日就來了。

    「那什麼時候放學?」

    「當然和平時一樣,下午練完字就可以回家了。」

    或許是旬末的緣故,今天的菜還不錯,范寧取了一隻蒸螃蟹,一碟筍乾蒸鹹肉,一盤炒素,又端了一碗蛋湯,兩個肉饅頭和一碗米飯。

    范寧回到自己位子坐下,劉康小聲對他道:「當心范疆,他特別恨你。」

    「為什麼?」

    「他今天得分是中下乙等,最後一名,劉院主把他叫去狠狠罵了一頓,好像把你拿出來比較,說都是姓范,但他連你的一半都不如。」

    「那是他自找的,與我何干?」

    范寧瞥了一眼范疆,見他滿臉怒火,正惡狠狠瞪著自己。

    「我們趕緊吃飯,吃完飯我還得去託人給我爹爹帶個口信,他不知道我今天放假。」

    范寧擰掉一隻蟹鉗便細細嚼了起來。

    這時,身後傳來一個陰陰的譏諷聲音,「窮鬼就是窮鬼,兩個破麻布坐在一起。」

    學堂的孩子幾乎個個家境殷實,身上衣服非綢則緞,唯獨范寧和劉康穿著細麻面料的直裰。

    劉康家境也不錯,她母親給他做了幾件緞面士子服,但他為了陪同范寧,也穿了一件麻衣。

    尤其現在天氣逐漸變冷,貧富差距更加明顯,學生們幾乎個個都套上皮襖,范寧沒有皮襖,只得連穿三件衣服禦寒。

    范寧臉一沉,沒有理睬身後的范疆。

    「范寧,我估計你娘窮得連綢緞都沒有見過,穿著麻布出嫁的。」

    范寧拾起桌上的湯碗,反手潑去,范疆措手不及,被潑了一臉。

    他狼狽不堪,怒吼道:「范寧,你這個混蛋!」

    「砰!」

    范寧一拍桌子,站起身逼視他道:「有本事就打一架,跟我去外面,看我怎麼收拾你!」

    他從湯盆里拾起舀湯的長柄鐵勺,「不敢來是王八蛋!」范寧丟下一句話,便大步向外走去。

    飯堂內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范疆望去,范疆心中發虛,依然嘴硬道:「他算老幾,我爹爹一根指頭就可以把他捏死!」

    「我們走!」他帶著兩個小弟從側門溜走了。

    飯堂內頓時爆發一陣大笑。

    范寧走出學堂大門,他望著灰濛濛的天空長長吐了口氣。

    范疆直呼他祖父的名字,他已經不計較了,但范疆今天出言不遜,居然辱及自己母親,是可忍孰不可忍。

    雖然是同族,但比外人更可恨。

    這時,劉康跑了出來,「范寧!」

    「那個混蛋怎麼還不來?」

    「他就是個軟蛋,從後門溜走了。」

    范寧重重哼了一聲,「這事沒完,等放學我再收拾他!」

    「算了,你潑了他一臉,已經是教訓他,回去吧!大廚在到處找湯勺呢!」

    辱罵自己母親,范寧怎麼可能算了,他把湯勺遞給他,「我去趟碼頭,馬上就回來。」

    「你自己當心!」

    范寧點點頭,快步向碼頭方向走去。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