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章 家有金山不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十章 家有金山不知字體大小: A+
     

    一早,吳縣縣學大門前來了一個瘦高老者,他頭髮花白,皮色烏亮,穿一件青色長衫,外面套一件羊皮比甲.

    此人正是范寧祖父范大川,他剛從無錫探友回來,路過吳縣,特地來縣學看望小兒子.

    縣學一般讀三年,范銅鐘幾年前就讀完了,但他的師父是縣學首席教授張誼,所以范銅鐘依然在縣學圈子裡混,他在縣學還有一間自己的單人宿舍。

    幾乎每個縣都會有一群這樣的讀書士子,考不過解試,上不了府學,又不願回家務農。

    他們整天以準備科舉考試為名活躍在讀書人的圈子裡,靠家裡供養為生。

    這時,一名門房跑出來對范大川道:「老先生,我幫你問過了,范銅鐘這幾天不在縣學!」

    「那就算了!」

    范大川有點失望,自己專程跑來,兒子卻不在,早知道就直接從太湖坐船回家。

    范大川轉身要走,卻發現身後站著一個老者,笑眯眯望著自己。

    范大川見此人和自己年紀差不多,但臉很陌生,肯定沒有見過。

    「你是范銅鐘的父親?」

    「正是!請問兄台是…….」

    「我是本縣學政,姓趙。」

    范大川恍然,原來這個老者就是兒子時常提到的趙學政。

    他連忙堆起笑容,抱拳道:「久仰!久仰!」

    「不必客氣,范兄有個孫子叫范寧吧!」

    范大川呆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是我三孫,那孩子不太懂事!」

    「范兄太謙虛了。」

    趙學政微微一笑,「范兄請進去坐坐,喝杯茶!」

    范大川雖然性格孤僻,但他也知道,和學政搞好關係非常有必要,尤其對自己兒子有好處,說不定自己的長孫和次孫也能沾沾光。

    他連忙陪笑道:「那就打擾學政了!」

    趙學政同時也是縣學的教諭,也就是校長。

    他把范大川請到房間坐下,又讓一名童子上茶,趙學政親自給他倒了一杯茶笑道:「范兄家傳書香,後繼有人啊!」

    范大川高興得嘴都合不攏,「哪裡!哪裡!還是學政慧眼識明珠。」

    「不是我誇他,他給我的印象太深,這孩子天賦絕倫,前途不可限量,日後必有大成!」

    范大川被誇得有點不好意思了,他連忙道:「他主要是學業還不太穩定,比如這次解試就是臨場發揮不好,否則肯定考過了。」

    趙學政有點奇怪,「他那麼小,還沒有參加解試吧!」

    范大川也愣住了,「學政難道不是說我兒銅鐘?」

    趙學政呵呵笑了起來,「我說得是令孫范寧!」

    范大川一下子呆住了,半響才道:「你是說....我孫子阿獃?」

    「如果范寧乳名叫阿獃,我說的就是他,不過他可不呆啊!這次延英學堂考第一,劉院主視他為珍寶,生怕我把他搶走,其實我倒覺得他更適合來縣學附屬學堂讀書,范兄覺得呢?」

    趙學政的話完全顛覆了范大川的認識,他回想孫子從小的言行,從小就呆傻,讀書兩年才認識幾個字,簡直令他絕望,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

    范大川便小心翼翼道:「他這次考第一,我覺得應該和范相公推薦有點關係。」

    趙學政臉上有點不太高興,他喝了口茶淡淡道:「我雖然才疏學淺,有愧於學政之位,但也不至於違背原則,憑人情錄取,范兄這話有點讓人寒心啊!」

    范大川嚇了一跳,原來這位學政就是延英學堂的主考。

    他連忙擺手,「不!不!不!學政誤會了,因為范相公比較喜歡阿獃,所以我才認為......」

    趙學政打斷他的話,「明珠誰不喜歡,我已經說了,令孫天賦絕倫,范兄謙虛是美德,但如果謙虛過頭,把明珠當做瓦礫,那就可惜了。」

    .......

    從縣學出來,范大川變得心事忡忡,他雇一輛牛車來到了木堵鎮。

    他在延英學堂門口下了車,想親眼看一看孫子到底是什麼樣子?居然被縣學政那樣誇讚。

    范大川一直以為是范仲淹的人情,阿獃才能進延英學堂。

    但今天學政親口否認,居然用了『天賦絕倫』這種贊語,這便使孫子在他心中的呆傻形象開始崩潰了。

    范大川在門口足足徘徊了一刻鐘,最終還是沒有勇氣進去。

    范大川只得嘆了口氣,便搖搖頭離開學堂,向碼頭走去。

    他剛走到碼頭,忽然聽到了長子的聲音。

    「爹爹!」

    范大川一抬頭,只見長子范鐵舟駕著一艘小客船,在河道里向他招手。

    「大郎,你怎麼會在這裡?」范大川走上前問道。

    「爹爹先上船再說吧!」

    范大川上了船,他一眼便看見船棚上畫有一條紅色鯉魚,這是他兒子范鐵舟的記號。

    范大川的眉頭皺了起來,「這是你的船?」

    范鐵舟有些不好意思道:「孩兒已經改行了,這是孩兒剛買的船。」

    范大川心中頓時怒火上涌,「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和我商量?」

    「爹爹,寧兒在鎮上讀書,光靠打漁根本負擔不起他的學費,孩兒實在沒辦法。」

    范大川老臉一紅,半晌道:「那也要和我商量!」

    「爹爹這些天不是不在嗎?正好有條合適的船要賣,孩兒不想失去這個機會,所以......」

    「所以你就擅自做主?」范大川怒視兒子道。

    范鐵舟無奈,只得認錯,「這件事是孩兒不對,下次一定會先稟報爹爹。」

    范大川倒並不是真想管兒子的事情,只是他死要面子,兒子改行沒關係,但必須先徵得他的同意。

    既然兒子認了錯,他便哼哼兩聲,鑽進船篷里坐下。

    「這次去無錫訪友,正好錯過了寧兒讀書,我這個做祖父的向來一碗水端平,回頭我會給他五貫錢獎勵。」

    「爹爹,就不用了吧!」

    范大川眼一瞪,「什麼叫不用了,你難道想陷我於不義?讓別人背後說我閑話,說我范大川偏心?」

    范鐵舟連忙解釋,「我是聽老四說,爹爹手頭不寬裕,要不等一等,收了佃租后再說吧!」

    范鐵舟說得含蓄,其實他知道,父親家裡實在是一文錢都沒有了。

    范大川臉色稍稍好一點,「我手頭是比較緊張,但多少還是有點老底,五貫錢拿得出的,你就不用擔心了。」

    「謝謝爹爹疼愛寧兒!」

    范大川臉上著實有點掛不住,他連忙岔開話題。

    「這段時間我不在家,家裡沒事吧!」

    「有兩件事情,孩兒需要向爹爹彙報。」

    「什麼事?」

    「一個是三娘請了一個幫傭,就是村裡的羅大嫂,她每天會來幫娘做飯洗衣,這個錢我們來負擔。」

    范大川眉頭一皺,「這個沒必要吧!太浪費了。」

    范鐵舟再也忍不住,「爹爹,娘年紀也大了!」

    「好吧!既然是你一片孝心,我不管,還有什麼事?」

    「還有就是村裡小學塾的顧先生去別處高就了,周員外同意讓老四來接替顧先生。」

    范大川騰地站起,船隻一晃,他連忙扶住船篷,又驚又喜道:「這是真的嗎?有沒有定下來?」

    「周員外已經宣布了,這兩天老四都在小學塾里上課。」

    這個消息遠遠比范寧考上延英學堂更讓范大川高興,小兒子有事情做了,能自食其力,大大減輕他的負擔。

    況且還是當先生,一邊教書,一邊複習,這安排再好不過。

    「大郎,回頭要好好謝謝周員外!」

    「爹爹,孩兒已經謝過了,不過有件事爹爹要勸一勸老四。」

    這個時候范大川看長子也格外順眼,他呵呵笑道:「你說!」

    「是這樣!顧先生走的時候,把後面兩個月以及明年的學費都交給了周員外,孩兒擅自做主,勸周員外不要把學費一下子給老四,而是按月給。」

    「你做得很對!這個決定爹爹支持。」

    范大川太了解自己兒子,幾十貫錢到了小兒子手中,幾天就胡亂花光了,確實不能一下子給他。

    「可是....老四有點生我的氣,爹爹要勸勸他。」

    「別理睬他,這件事就算是我決定的,他敢亂來,看我怎麼收拾他!」

    范大川心情大好,他現在就想趕緊回家喝上一杯。

    「大郎,上次那個千日香的酒你還有沒有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