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八章 生財之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八章 生財之道字體大小: A+
     

    吃完午飯,范寧去認了宿舍,宿舍四個學生住一間,學生可以選擇舍友。

    范寧自然和劉康住一間宿舍,他們宿舍正好只有三人,另外兩個是吳江學子,有自己的小群,平時不怎麼說話。

    下午一般沒有正課,主要是練書法,大概三點鐘左右就放學了。

    看起來很輕鬆,可如果真的享受這種輕鬆,那就別想考什麼科舉了,連縣學都考不上。

    自古以來都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各人,所有能考上科舉的士子,幾乎都是從小刻苦攻讀,十年寒窗可不是說說而已。

    小蘿莉朱佩下午沒來,范寧獨自佔用一張桌子,頓時舒服了很多,他忽然發現和小蘿莉坐一桌倒也不錯,可以經常獨霸一張桌子。

    申時剛到,放學的鐘聲敲響了,學生們頓時歡呼起來,紛紛向課堂外奔去,但也有不少學生依舊認真地繼續寫字,不受放學影響。

    兩人走出學堂,劉康笑問道:「你想去哪裡?是隨便走走,還是有目標?」

    范寧想了想問道:「這附近哪有質庫?」

    質庫就是當鋪,對於宋朝百姓,去質庫是件很尋常的事情,家裡沒用的東西都可以拿去賣掉,也常常會去質庫買些二手物品回來使用,非常便利。

    劉康家裡開雜貨店,更是經常和質庫打交道。

    學堂的斜對面就有一家質庫,兩人走進質庫,劉康笑道:「質庫一般都是靠信譽吃飯,不會坑人,你不用擔心。」

    范寧取出一塊白玉遞給劉康,「你幫我賣掉它,我在旁邊學一學!」

    劉康掂了掂笑道:「這塊玉不錯,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他站在櫃檯前把玉珮遞了進去,「林叔,這塊玉可以賣多少錢?」

    「你這個小兔崽子,上次那個銅盆有裂紋的,不值那個錢,叫你爹爹過來。」

    「林叔自己去找他,不關我的事情,幫我看看玉才是正經!」

    裡面的掌柜接過玉看了看,「上品羊脂白玉,品相還不錯,市價在五貫錢左右,按照規矩,我收四貫錢,你賣不賣?」

    劉康看了看范寧,范寧知道那個員外不會送給自己太昂貴的東西,但太廉價他也拿不出手,這個價格還比較公道。

    他點點頭,「要銀子!」

    「林叔,就這個價吧!能不能給我銀子。」

    裡面遞出四個小銀裸子,范寧接了過來,他沒想到質庫居然會這麼便利。

    兩人從質庫出來,劉康笑問道:「手中有錢了,下一步你想去哪裡?」

    「我想去王狀元橋!」

    劉康笑了起來,「我還在想哪天有時間帶你去逛逛,那邊確實很有趣,運氣好還能淘到一些好東西。」

    「你經常去?」

    「當然經常去,跟我走!」

    劉康興緻勃勃帶著范寧向王狀元橋走去。

    王狀元橋位於木堵鎮的西北角,離學堂不遠,走路半炷香就到了。

    這裡其實是太湖地區最大的花石集散市場,各種小攤販多達數百個,還有一些大店也在經營花石,比如奇石館,就是這裡最大的店鋪。

    這裡緊靠胥江,有一座專門的碼頭,一排店鋪前的空地上擺放各種體型巨大的太湖石,都價值不菲。

    范寧一眼便看見了周員外所說的奇石館,在十幾家店鋪中,它的規模數一數二,不過范寧又發現還有一家小店鋪名也叫奇石館。

    這讓他不由再看了看店鋪招牌,這才發現『奇石館』三個大字上面還有兩個小字,『徐記』,原來店鋪全稱叫徐記奇石館。

    這時,從店鋪里走出兩人,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者,穿著儒袍,頭戴峨冠,長得鶴髮童顏,頗有幾分仙風道骨之氣。

    旁邊跟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身著青衿深衣,頭戴士子巾,身材瘦高,容貌十分英俊。

    後面跟在一個掌柜模樣的中年男子,身材矮小,正點頭哈腰送他們出來。

    「快看那兩人!」

    劉康將范寧拉到一邊,指著鶴髮童顏的老人道:「那是府學首席教授徐大儒,聽說他在我們鎮上有家店,估計就是這家奇石館了。」

    范寧對那少年更感興趣,又問道:「那個少年是誰?」

    「你居然不認識他?」劉康一臉驚訝。

    范寧一臉茫然,自己為什麼要認識他。

    劉康見范寧真不認識,便解釋道:「他可是我們延英最優秀的學生,竹林七賢之首,叫做徐績,比我們大兩級,是真正的神童才子。」

    「既然他也姓徐,那旁邊老者就是他的祖父吧!」

    「正是,他不光有個學問高深的祖父,他父親還是朝廷高官。」

    聽說是官宦子弟,范寧就想到了那個和自己比對聯的禮部侍郎之子,他心中生出一絲反感。

    「算了,我們還是去看石頭!」

    范寧又將興趣轉回到太湖石上。

    雖然十幾家店鋪里賣的都是好東西,但動輒數十兩銀子,一般人也不會去,對於普通百姓,店鋪背後一條長長的小巷才是淘寶勝地。

    這條巷子本來叫做奇才巷,現在已經改名為奇石巷,一條長達一里的巷子里密密麻麻集中了數百家小攤子。

    不光賣太湖石,像雨花石、壽山石、青田石這裡都有,但還是以太湖石為主,巷子里格外熱鬧,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

    宋朝可不像後世那樣信息爆炸,一件物品很容易得到公允價格,這個時代,一件物品的價值往往在於買家是什麼人。

    大店之所以叫大店,就在於他們有渠道,能接觸到有錢的大客戶,東西賣得出高價。

    比如周麟買的雙洞破曉,在奇石館花了三十兩銀子。

    同樣的東西,在小攤販手中絕對賣不了三十兩銀子,最多一兩貫錢,普通讀書人,誰捨得花三十兩銀子買塊石頭。

    而大店收購小攤販手中的石頭,也就是一兩貫錢的價格,高額利潤都被大店賺走了。

    對於周鱗那樣的富豪,他們只要精品太湖石,幾十兩銀子對他們而言,實在算不了什麼。

    宋朝文人對觀賞奇石的痴迷已經到了一種病態,一點不亞於對茶的痴迷。

    這裡面玩到極致的就是皇帝宋徽宗,為了攫取江南奇石,他不惜開徵花石綱,多少富貴人家因此傾家蕩產,將富庶的江南糟蹋得民不聊生,最終引發了方臘造反。

    范寧昨天和前天又去找了周員外,周麟給他講了一些品石辨玉的基本入門方法。

    周麟同時也答應他,如果范寧能拿出像七星望月那樣的精品,他會給一個好價格。

    這個價格當然是收藏價,不是奇石館的收購市價,更不是小攤販的價格。

    范寧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在小攤上淘到一兩件精品,然後用收藏價賣給周鱗,就算周麟不要,也可以介紹給圈子裡的其他友人。

    當然,周麟的眼光很高,想賺他的錢並不容易,只有真正的精品他才看得上眼,這種精品卻又是可遇而不可求。

    「范寧,那塊石頭不錯,你看,外形很像駱駝!」劉康指著一個小攤上的太湖石低聲道。

    范寧笑了起來,一塊太湖石好不好,可不是光看外形,還要看內在的紋路,外形瘦皺奇峻,玲瓏剔透,最好內在孔洞相連才是精品。

    好在宋朝造假才剛剛開始,不算很嚴重,到明朝後才開始大規模造假,形成了產業。

    再向後,真正億萬年形成的太湖石已經沒有了,幾乎都是人造太湖石,太湖石才跌下神壇,走入尋常百姓家,以至於隨便某個公園,都能看到幾塊。

    范寧走上前,攤主是個很精明的老者,他連忙笑道:「小官人看看這個駱駝,品相好啊!昨天才從太湖裡撈出來。」

    范寧拾起駱駝看了看,是太湖石不錯,但有點粗陋,品相很一般,屬於下品。

    他搖搖頭,又去下一家。

    「范寧,我覺得不錯啊!你怎麼覺得不好?」

    「有個前輩告訴我,看太湖石就像看人一樣,要精緻、要有美感,剛才那塊石頭雖然像駱駝,但你不覺得有點粗笨嗎?」

    劉康撓撓頭,明明很好的一塊駱駝石,哪裡粗笨了?

    范寧沒有再解釋,這種美感其實是一種閱歷,只可意會,而無法言傳,只有美好的東西看得多了,才能體悟出來。

    范寧不知看了多少名畫,多少雕塑,多少攝影、多少設計,美感在他心中才有了厚實的沉澱。

    走了好幾個攤,范寧始終找不到那種讓他眼前一亮的太湖石。

    這時,前面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爭吵聲,「我去奇石館問過了,你這塊石頭是假的,把錢還給我!」

    周圍人紛紛趕過去看熱鬧,范寧和劉康也順著人群走了過去。

    爭吵的是一位個頭矮小的書生,頭戴平巾,身著一件寬身細麻襕衫,手中拿著一塊太湖石。

    范寧眼睛忽然盯住了書生手中的太湖石,書生手中的太湖石竟然是一隻圓柱體,上面布滿了菠蘿格一樣的小孔,看起來就像一隻精雕鏤空的筆筒。

    范寧在周員外府中前後觀賞了一百多塊微型太湖石,還沒見過這種形狀的太湖石。

    賣石的攤主是一個臉上長著橫肉的黑胖子,他雙臂抱在懷中,靠在牆上惱火地望著書生。

    「以為你是個讀書人,會明事理,沒想到居然是個無賴!」

    書生大怒,「把話說清楚,我哪裡無賴了?」

    黑胖子哼了一聲,「要是個個都像你這樣胡攪蠻纏,買了又跑來退貨,我的生意還做不做了?」

    「如果你不賣假太湖石給我,我會退貨嗎?」

    「如果是真太湖石,我會兩貫錢賣給你?」

    周圍人一陣鬨笑,旁邊有幾個攤主勸道:「年輕人算了,你這個如果是真太湖石,至少要十貫錢,兩貫錢肯定買不到。」

    「我們這裡沒有退貨的規矩,要不然我們吃虧了又找誰去?」

    周圍人你一言我一語,都嘲諷書生想佔便宜沒佔到,又想來退貨。

    書生臉一陣紅一陣白,恨恨道:「就算是我看走眼了,這塊石頭誰要,我便宜五百文,一貫五百文錢賣給他。」

    四周安靜下來,既然知道是假太湖石,誰還會要?

    這時,范寧忽然道:「一貫錢,我要了!」

    劉康嚇了一跳,連忙拉范寧,「別傻了,假太湖石一文錢都不值!」

    書生見范寧居然肯買。他連忙一把抓住范寧,生怕他跑掉。

    「小哥,一貫錢太少了,再加三百文吧!」

    范寧手中托出一兩銀子,「我只有一兩銀子,要不就算了。」

    「一兩就一兩,讓你佔個便宜,賣給你了。」

    書生生怕范寧反悔,把太湖石塞給他,抓起一兩銀子就跑掉了。

    周圍人紛紛議論,這個小官人有點傻,一兩銀子就這樣白白丟到水裡。

    劉康嘆口氣,「范寧,假太湖石真的一文不值。」

    范寧微微一笑,「我就用它當個擺設也不錯。」

    就在這時,有人喊了一聲,「李掌柜來了!」

    眾人紛紛閃開一條路,只見一名矮冬瓜似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來,范寧一眼認出他,就是在奇石館門口看到的掌柜。

    李掌柜後面還跟著剛才那個書生,一臉怨恨地望著范寧,手中還捏著范寧給他的一兩銀子。

    李掌柜一眼便盯住了范寧手中的太湖石,笑眯眯道:「這位少郎,能不能把你手中太湖石再我給鑒定一下?」

    范寧如何肯上當,他拉著劉康便跑,遠遠喊道:「李掌柜,你的雙洞破曉可不值三十兩銀子。」

    李掌柜原本想追上去,可聽到范寧這句話,他立刻停住了腳步,心中驚疑,『他怎麼會知道雙洞破曉之事,難道他認識周麟?』

    這個李掌柜正是奇石館的大掌柜李泉,他為把書生手中罕見的太湖石搞到手,便騙他那是一塊假太湖石,等書生絕望之時,他再派夥計把它低價買過來。

    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用一兩銀子就把太湖石截走了,讓李泉又氣又急,急忙追了過來。

    只要太湖石到了他的手上,范寧就休想再拿得回去。

    怎奈范寧油滑無比,走為上策,又把周麟拋出來,讓他輕易不敢亂來。

    范寧已經跑得無影無蹤,想追也追不到了,李泉心中懊悔萬分,只得狠狠一跺腳,帶著一肚子怒火回了奇石館。

    周圍人議論紛紛,不明白怎麼回事?

    這時,一名擺攤老者輕輕捋須,意味深長道:「那塊太湖石恐怕是真的。」

    周圍人轟地炸開了,「不可能吧!那塊石頭怎麼看都是假的。」

    周圍人目光都望向攤主黑胖子,黑胖子的臉變成了紫茄子,半晌道:「我是用五十文錢從鄉下收來的,是真是假我也不知。」

    書生大怒,「五十文錢的東西你居然賣給我兩貫錢,你把錢還給我!」

    「我可以把錢還給你,但你必須先把石頭還我。」

    兩人頓時面面相覷,眾人一陣大笑,書生心中一陣悔恨,只得垂頭喪氣地走了。

    黑胖子倒不懊悔,他們這一行,看走眼的事情時常發生,只是李掌柜惡意鑒定,令人不齒。

    「呸!」

    他重重往地上啐了一口,「還奇石館呢,心比老子的臉還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