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七章 宋朝就有三八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七章 宋朝就有三八線字體大小: A+
     

    他這一聲將學堂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嚴教授板著臉出現在門口,「專心考試,不準張望,范寧,趕緊坐下來!」

    所有人都低下頭繼續寫字,范寧只得坐了下來,他嘴角苦咧了一下,真是冤家路窄,怎麼又遇到這個小蘿莉了,居然....還是自己的同桌!

    這時,小蘿莉瞥了范寧一眼,眼中帶著得意的笑意,就像如來佛慈悲地望著一路筋斗翻過來的孫猴子。

    她就像不認識范寧,繼續正襟危坐,默寫她的試卷。

    范寧呆了片刻,只得嘆口氣,提筆默寫了起來。

    剛默完第一篇《述而》,一張小紙條扔到他手邊,范寧展開紙條,上面只有一句話,『范獃獃,好久不見了。』

    范寧沒好氣把紙條扔到抽屜里,繼續默寫。

    寫完第二篇《泰伯》,又一張紙條扔過來,范寧展開紙條,上面只有兩個字,『朱佩』。

    這就是小蘿莉的名字了,原來她叫朱佩。

    范寧忽然想起來了,這次入學考第二名,不就是這個朱佩嗎?

    他心中驚訝,這個舞刀弄劍的小娘子,居然能考第二名?

    還是因為她家有關係吧!范寧不以為然地搖搖頭。

    這時,嚴教授走進來提醒眾人,「時間已經過半了!」

    范寧連忙收斂心神,繼續默寫。

    在結束鐘聲敲響的同時,范寧也終於寫完了,他寫上自己的名字,跟著眾人把卷子交到前面的桌上。

    交卷的時候,范寧竟意外發現,自己的字也並不算太差,至少還算過得去,字比自己寫得差的卷子比比皆是。

    其實說范寧的字寫得差,那是因為范寧別的方面都很優異,大家對他期望很高,所以書法就成了他最大的弱點,每個人都要敲打一下。

    但如果和同齡學子來對比,至少他寫得很工整,經過數月的努力,范寧已經從范獃獃慘不忍睹的雞爪字中跳出來了。

    這個發現令范寧心情大好,他心中最擔心的事情也悄悄放下了。

    范寧回來剛坐下,後面有人拍他肩膀一下,一回頭,竟然是劉康。

    范寧大喜,連忙問道:「你坐哪裡?」

    劉康指著後面,他坐在最後一排,劉康又給了他后肩一拳,轉身回去了。

    范寧轉身坐好,卻發現小蘿莉朱佩正用筆在桌子中間畫一條線,范寧頓時有點哭笑不得,宋朝就有三八線了嗎?

    朱佩畫完線,又從抽屜里抽出短劍,指了指桌上墨線,示威般的擺出一個捅刺動作,意思是:膽敢越線,小心劍刺。

    這熟悉的一幕讓范寧有一種恍惚感,他好像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學時代,那時有個小女生總用圓規刺他越界的胳膊。

    自己已經二十歲了,居然還要玩這種幼稚的遊戲?

    可當范寧看見自己的小胳膊,他頓時泄了氣,現在是大宋慶曆七年,他叫范寧,今年八歲。

    「你的那個高個子護衛呢?」

    范寧決定緩和關係,他誇張比了比身高,「她有沒有跟著你?」

    小蘿莉朱佩向窗外一瞥,范寧頓時看見了,那個大寶劍女俠就靠坐在樹下的一張椅子上,旁邊小桌上還有一壺茶和一盤點心。

    「我說,那柄扇子你還要不要了?」

    范寧提起一個雙方都感興起的話題,「一百兩銀子賣給你,怎麼樣?」

    范寧現在需要錢,給祖母請幫傭,給家裡再買十畝上田,那把扇子對他沒有意義,還不如物歸原主。

    朱佩撇撇嘴,「你現在後悔了,可惜本姑娘......」

    朱佩臉一紅,她一時說露了嘴,還好別人沒聽見,她低低啐了一口,冷哼道:「本衙內已經不稀罕了,晚了!」

    「你不要,我就賣給別人了?」

    「你敢!」

    朱佩『嗖!』地抽出寒光閃閃的短劍,頂住范寧的胸膛,惡狠狠道:「你不要就還給我祖父,你若膽敢賣掉,我一劍殺了你!」

    這時,他們後排的兩個學子都驚呆了,課堂上居然出現了匕首,還威脅要殺人。

    朱佩狠狠瞪了他們一眼,「看什麼看,再看就把你們的眼珠子挖出來!」

    兩個學子嚇得連忙扭過頭去。

    范寧輕輕推開劍,搖了搖頭道:「你只能嚇嚇其他小朋友,這種套路對范爺我無效!」

    朱佩又氣又恨,把劍收了起來,咬牙道:「那你就等著瞧!」

    范寧翻了個白眼,心中卻有點發愁,去哪裡再搞一筆錢呢?

    ........

    終於熬到中午放學,隨著鐘聲響起,學子們歡呼一聲,爭先恐後奔出課堂。

    劉康走上前拍拍范寧的肩膀,「走,我帶你去吃午飯!」

    聽說中午居然還有飯吃,范寧頓時眉開眼笑,還是學校好啊!

    「一起去?」范寧瞥了一眼旁邊朱佩。

    朱佩撇撇嘴,「那種豬食我會去吃嗎?」

    「那你老歇著吧!我走了。」

    范寧不再理睬朱佩,拍拍劉康的胳膊,「我們走!」

    兩人快步離去了,朱佩鼻子里哼了一聲,負手走出學堂,她的小丫鬟翠兒已經在學堂門口等著她了。

    「小官人,今天的廚子是從長洲天元樓請來的名廚,他燒的素丸子據說是天下一絕。」

    「走!咱們嘗嘗去,讓某些鄉下娃去吃豬食吧!」

    朱佩坐上一輛華麗的馬車,馬車疾駛而去。

    ........

    餐堂里擠滿了吃飯的學子,延英學堂一般要讀五年,也就有五屆學生,每屆三十人,整座學堂里一共一百五十餘名學生。

    一百五十人擠在一起吃飯顯然不現實,所以學堂內有南北中三座餐堂,上中下三捨生各有一座。

    南餐堂是低齡下捨生吃飯之地,雖然只有六十人,但也顯得比較擁擠。

    「這裡伙食不太好,有錢人家子弟都是去外面吃!」劉康小聲對范寧道。

    「我覺得很不錯啊!」

    琳琅滿目的菜肴讓范寧眼睛都看花了,他們家只有在過年時才可能吃到這麼多菜肴。

    每人三個菜一個湯,米飯、饅頭沒有限制,吃飽為止,讓范寧心滿意足,其實對范寧而言,能有午飯吃就已經感謝上蒼眷顧了。

    范寧挑了一盤紅燒魚,一盤燜肉,一盤腌茭白,一碗雞蛋湯,又撿了三個大饅頭,端著朱漆木盤找到劉康,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他啃了一口饅頭,還不錯,裡面是蘿蔔肉餡的。

    「你怎麼會認識朱小官人?」劉康細嚼慢咽吃著,忽然丟出一個讓范寧意外的問題。

    「考試時認識的。」

    范寧嘴裡塞滿了肉饅頭,含糊不清問道:「有問題嗎?」

    「嗯!有不少人對你不滿。」

    范寧連忙咽下饅頭,十分驚訝,「為什麼?」

    「朱小官人家背景很大,他長得又那麼『俊美』,很多人都想和他同桌,結果被你搶到了。」

    劉康特地把『俊美』兩個字咬得很重,范寧頓時明白了,其實大家都知道朱佩是個小娘子。

    范寧暗暗搖頭,這種女扮男裝,要是後世的學生早咋咋呼呼地傳開了,可宋朝的學生卻一個個暗藏心機、城府深沉。

    「我可沒有搶,是嚴教授讓我坐的,再說我也不想和他同桌,要不....我們換個位子?」

    「我可不想與她同桌,成為眾矢之的,你和他們商量去。」

    劉康用筷子掃了一下,范寧順著他筷子方向望去,只見斜對面幾個學子一邊吃飯,一邊冷冷打量他,目光中帶著一絲嫉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范寧忽然想到了後世的一句名言,果然說得不錯。

    這時,范寧感覺有人拍一下自己的肩膀,他一回頭,只見後面站著三個學子,都穿著皮襖,好像交卷時見過他們。

    為首學子神情略有點傲慢,打量一下范寧,「你是本堂范大川的孫子?」

    雖然范寧也不喜歡自己的祖父,但讓人直呼其名,這不僅對他祖父無禮,對范寧本身也不尊重。

    范寧心中不高興,但他還是克制住了,淡淡問道:「你們有什麼事?」

    三人對望一眼,為首學子笑了起來,「我們都姓范,你說有什麼事?」

    范寧這才明白,原來這三人是自己的本家。

    木堵鎮是范家的大本營,生活著數百人,是鎮上大族,延英學堂若沒有范家子弟才是怪事。

    雖然遇到本族子弟應該是開心事,但范寧現在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對方那種居高臨下的態度讓他感覺不爽。

    「我叫范疆,我爹爹坐長老會次席。」

    為首學子用一種本族人才聽得懂的『行話』和范寧交流。

    簡單的說,他父親是范家的副族長。

    「你有什麼事?」范寧平淡地問道。

    「我認為,我們范家的人應該坐在一起,而不應該和一些小商人的子弟交往。」

    說完,范疆輕蔑地瞥了一眼劉康。

    劉康的臉頓時脹得通紅,低頭拚命吃飯。

    范寧笑了笑,「我也覺得范家子弟應該坐在一起,這邊正好有空位子,不如你們坐過來。」

    旁邊一名小胖子低聲對范疆道:「三哥,這小子想取代你啊!」

    范疆臉色微微脹紅,冷冷道:「既然人家不領情,咱們何必自討沒趣,我們去吳記菜館吃飯,我請客!」

    他狠狠瞪了范寧一眼,轉身帶著兩名范氏子弟走了。

    范寧坐下來繼續吃飯,劉康心中感激,小聲對范寧道:「這小子一向以為自己高人一等,瞧不起人。」

    范寧點點頭,「我已經領教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