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三章 走為上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三章 走為上策字體大小: A+
     

    走在路上,范鐵舟笑道對兒子道:「昨晚和你娘商量,爹爹以後不去打漁了,準備在家種地,然後跑跑船什麼的。」

    「難怪今天一早娘就在拚命算帳。」

    范寧又笑問道:「那家裡的錢夠嗎?」

    「足夠了!」

    范鐵舟笑著捏捏兒子的肩膀,他可不希望兒子為家裡的境況擔憂。

    「其實我還是覺得爹爹應該去鎮上開個醫館。」

    范鐵舟停住腳步,「你又來了,醫館哪裡是那麼好開的。」

    「爹爹又沒開過醫館,怎麼知道不好開?」

    范鐵舟見兒子態度很認真,只得耐著性子給他解釋。

    「爹爹十幾歲時跟草醫呆過兩年,怎麼會不知道?開醫館首先要有過人的醫術,然後要有本錢,還要有名望,三者缺一不可,可我三樣都不具備,你說怎麼開?」

    范寧卻沒有被說服。

    「術有專攻,沒有哪個醫者能樣樣精通,爹爹開一個專治跌打損傷的醫館,然後再治一些頭疼腦熱的小病,至於本錢,只要爹爹答應開醫館,我來想辦法。」

    范鐵舟倒有點被兒子說動了,他會接骨,會治傷,會配一種專治跌打損傷的秘葯,至於頭疼腦熱的家常病他也會看,倒真可以開個專科醫館。

    對范鐵舟而言,現在不僅缺少本錢,而且還缺少信心。

    他嘆口氣,「這件事以後再說吧!」

    范寧察言觀色,他見父親已被自己說動,他也不再多勸,這件事急得不得,還需要自己慢慢去籌劃。

    不多時,父子二人便來到了祖父范大川的家,走進院子,范鐵舟見母親正坐在廚房門前漿洗衣服。

    他連忙上前,「娘,我帶寧兒來給你報喜了。」

    楊氏看見范寧,臉上的核桃紋頓時笑開了花,連忙在身上擦乾手,「我家囝囝來了!」

    范寧心中一暖,上前握住祖母的手。

    「阿婆,上次的布鞋好不好穿?」

    楊氏抬起腳,腳上正范寧在京城買的布鞋,她笑得像孩子一樣,「蠻適宜的,走路很輕便的,我家囝囝最會買東西。」

    范鐵舟又道:「娘,昨天寧兒在鎮里考學堂,拿了第一名!」

    楊氏渾濁的眼睛里閃過一道亮光,她慈愛地摸著范寧的腦袋,咧開嘴笑道:「我家囝囝最聰明了,也能考第一,好啊!好啊!」

    范鐵舟把手中的兩隻公雞放在院子里,「娘,這是寧兒娘的一點心意。」

    「哎!可惜你爹爹一早就出門了。」

    范鐵舟問道:「爹爹去哪裡了?」

    「我不清楚,你問問四郎。」

    這時,范銅鐘從房間里快步走了出來,他穿一件簇新的月白色細麻長衫,頭戴士子巾,背著書袋,看樣子是要出門。

    「大哥,你來了。」

    范銅鐘和兄長打個招呼,又把一隻布袋遞給范寧,笑眯眯道:「這是四叔送你的,雖說這次多虧范相公幫忙,但能考上延英學堂,還是值得誇獎。」

    范寧見布袋都有點發霉了,不知從哪裡翻出來的,不過四叔有這個心,就已經很不錯了。

    他笑著接了過來,「多謝四叔!」

    他迅速瞥了一眼布袋,裡面是文房四寶,除了一支筆是新的,其他都有年頭了,紙已經發黃,一塊墨上長滿了霉斑,硯台也有磨損過的痕迹。

    范鐵舟卻聽得不是滋味,連忙解釋道:「寧兒考上延英學堂和三叔沒有關係。」

    范銅鐘呵呵一笑,「大哥不用解釋了,我們都是過來人,有些事情不用點破。」

    范鐵舟也懶得再說了,又問他道:「爹爹去哪裡了?」

    「爹爹一早就去無錫拜訪老友了。」

    「去無錫?」

    范鐵舟一愣,「那他什麼時候才回來?」

    范銅鐘搖搖頭,「少則七八天,多則半個月,反正最近一段時間都不在家,你們慢慢坐,我先去縣學了。」

    他揮揮手,轉身便瀟洒走了。

    范鐵舟聽說父親不在,心中也鬆了口氣,這樣也好,要不然自己真無法開口要那五貫錢。

    范寧卻心知肚明,這是老爺子出門躲債去了。

    這時,祖母楊氏在廚房向范寧招招手,范寧連忙走了進去。

    楊氏從懷裡摸出個小布包,一層層打開,裡面竟是幾十文錢,她把錢塞進范寧口袋,「阿婆只有這點錢,囝囝拿去買糖吃!」

    范寧鼻子一酸,恭恭敬敬行禮,「謝謝阿婆!」

    楊氏摸摸他腦袋,笑眯眯道:「囝囝乖,好好讀書,將來當個大官人。」

    「那時我一定帶阿婆去享福。」

    楊氏望著懂事的孫兒,她背過身去擦了擦眼角,點點頭笑道:「阿婆有盼頭了,就等我家囝囝當上大官人!」

    ........

    今天范寧沒有遇到四嬸,阿婆說她回娘家了,家中沒有了人,阿婆一個人怪寂寞的

    范寧便答應阿婆,明天過來陪她說話。

    從祖父家出來,范鐵舟左右打量兒子手中的布袋,「寧兒,把袋子給爹爹看看。」

    范寧把袋子遞給父親,范鐵舟翻開袋子看了看裡面,不由嘆了口氣。

    「我說怎麼這樣眼熟,是我以前用的書袋,硯台也是我用過的,紙和墨都是我留下的,你四叔還真的會找東西。」

    范寧笑嘻嘻道:「這些東西不是很有意義嗎?」

    「說得也對!」

    范鐵舟揉揉兒子的頭髮笑道:「他畢竟是你四叔,不在於他送什麼東西,關鍵是他有這個心,我就對他很滿意了。」

    路過小學塾,遠遠看見顧先生恭恭敬敬將兩個客人送出院子。

    范寧想躲已經來不及,顧先生送走客人,一轉身正好看見他們父子二人。

    他頓時滿臉堆笑,快步走上前,熱情無比地拉著范寧的手反覆摩挲,似乎想蹭一點范寧的手氣。

    「我就說嘛!阿獃,不!范寧是大智若愚,和別的孩子不一樣,我早就說過了,范寧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看看,果然被我說中了,能教出這樣的學生,我心滿意足啊!」

    顧先生拍拍自己乾癟的小胸脯,臉上洋溢著一種誇張的幸福。

    范鐵舟父子二人臉上同時掛上了黑線。

    范鐵舟勉強笑道:「回頭我給先生拿兩瓶酒來,感謝師恩!」

    「不用了,范寧已經很好的報答我了。」

    范寧心中一動,「就是剛才那兩個客人嗎?」

    顧先生臉上笑開了花,「今天一早我已經接待了三撥客人,都爭著聘我去教書,剛才是藏書鎮的兩個大員外,正式聘我去藏書鎮學塾當教諭,那邊有兩百多個學生,收入豐厚啊!」

    范鐵舟愣住了,「那這邊學生怎麼辦?」

    顧先生嘆了口氣,「教了這麼多年,我也捨不得啊!好了,你們去忙吧!我要收拾行李,回頭向周員外辭行,以後有機會我們去鎮上喝一杯。」

    他向范寧揮揮手,渾身輕飄飄地進了學塾。

    范鐵舟咬一下嘴唇道:「寧兒,回去把那隻大白鵝還給他,咱們不要!」

    范寧笑了笑道:「其實這個顧先生走了,我倒覺得是好事!」

    「你這話怎麼說?」

    「爹爹不覺得四叔有事可做了嗎?」

    范鐵舟眼睛一亮,他又打量一下學塾,教二十幾個學生,一年收入就是五六十貫,爹爹八十畝上田的佃租也不過這麼多。

    老四若能接手這座小學塾,倒是好事。

    既可給家裡減輕負擔,還能專心複習,為下一次科舉做準備。

    只是……周員外未必會答應。

    范鐵舟躊躇良久,這件事還得等爹爹回來后再商量。

    他一回頭,卻發現兒子向另一個方向走了,「寧兒,你去哪裡?」

    「我就隨便走走。」

    范鐵舟想到回家還要給娘子解釋五貫錢的事情,他不由一陣頭大。

    也好,這種事情寧兒最好不要知道。

    范鐵舟加快腳步向家裡走去。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