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二章 范大郎改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二章 范大郎改行字體大小: A+
     

    范家父子二人回到蔣灣村已經是深夜了,他們剛走到家門口,門忽然開了,張三娘從院子奔出來,一把將兒子摟住,激動得哭了起來。

    「娘子,你知道了?」范鐵舟驚訝地問道。

    「村子里都傳開了,寧兒考了第一名。」

    張三娘抹去淚水,起身道:「還有好多人來送禮,堆了一院子。」

    范寧連忙走進院子,差點踩到兩隻綁著腳的公雞,旁邊還有鴨和鵝,還有幾大塊腌好的鹹肉。

    另外,山藥、蘿蔔、冬瓜等等蔬菜裝了一口袋,還有幾簍鮮魚和幾袋米。

    范鐵舟眉頭皺成一團,「寧兒他娘,這些東西是誰家送的,你記下來沒有?」

    「我都記著呢!等會兒你記在本子上。」

    張三娘忽然想起一事,一拍巴掌,連忙道:「瞧我糊塗了,你們爺倆還沒吃晚飯吧!飯菜都有,我去給你們熱一下。」

    今天范寧著實有點疲憊不堪了,匆匆吃了飯,范寧倒在床上很快便沉沉睡去。

    范鐵舟卻和妻子商議兒子上學的事,聽說兒子免了學費和第一年的雜費,張三娘高興得嘴都合不攏。

    「今天我還為這件事煩惱半天,王嬸子告訴我,延英學堂讀一年就要二十五貫錢,咱們家積蓄一共才十幾貫錢,還得想法去借錢,還是我家寧兒爭氣,給我們省下了大筆錢。」

    「是啊!當時我真是長鬆了口氣,不過院主要寧兒過兩天就去學堂讀書。」

    「為什麼?」

    張三娘驚訝道:「不是明年一月份嗎?」

    范鐵舟便將院主的理由說了一遍,張三娘沉默了。

    范鐵舟連忙道:「我想這是好事,證明寧兒比別的孩子優秀得多。」

    張三娘當然有她的想法,丈夫打漁不僅辛苦,掙的錢也不多,而且經常不在家,她早就想讓丈夫改行了。

    這次寧兒讀書倒是一個機會,張三娘緩緩道:「寧兒要去讀書,我一個人在家多寂寞,要不.....你就別去打漁了。」

    「不去打漁怎麼行,我們靠什麼生活?」范鐵舟的頭腦一時沒有轉過彎來。

    「你可以做別的事情啊!比如可以上山採藥,可以種田,再比如你可以跑船運客,上次水根叔不是讓你去鎮上和他一起幹嗎?」

    范鐵舟也有點動心了,他確實可以種田,租下百畝水田,農閑時可去跑船運客,算下來也不比打魚賺得少,雖然辛苦一點,但至少能在家陪陪娘子了。

    他遲疑一下道:「跑船送客得買一艘烏篷船才行,我怕家裡沒那麼多錢。」

    張三娘見丈夫聽自己的話,心中歡喜,連忙摟著丈夫脖子給他算帳。

    「我們家現在有十四貫錢......」

    「不是只有十貫嗎?」范鐵舟打斷了妻子的話。

    「上次寧兒不是給我四兩銀子,你忘了?」

    「那個你也算啊!」

    張三娘眼睛一瞪,「為什麼不能算?兒子給我掙的錢,我用天經地義!」

    范鐵舟無語了,還說幫兒子存起來娶媳婦呢!這會兒就變成給她掙的錢了。

    「你接著說!」

    「不是有十四貫錢嗎?既然你不打漁,你那艘漁船可以賣掉對不對?」

    「賣是能賣,就是太舊了點,最多只能賣十貫錢,上次王家二郎就想買一艘舊船。」

    「十貫就十貫,那就有二十四貫了,再把我這幾個月織的布賣掉,又添一貫錢,這就二十五貫了,買船夠不夠?」

    范鐵舟猶豫一下道:「我上次問過,買一艘新烏篷船,最便宜也要四十貫錢。」

    「笨啊!」

    張三娘伸出手指頭,在丈夫額頭上重重戳了一下。

    「誰讓你買新船了,買艘舊船還不一樣?再說你的手那麼巧,烏篷不會自己搭?」

    范鐵舟一拍額頭,「對啊!我怎麼沒想到。」

    張三娘摟住丈夫脖子吃吃笑道:「將來有一天你死了,我就說你是笨死的!」

    范鐵舟嘿嘿一笑,心中開始盤算起來,買艘半舊的客船,用桐油刷一刷,自己再搭個篷子,算下來二十五貫錢差不多。

    「你算算看,能不能省下五貫錢!」

    「剩下五貫錢做什麼?」

    張三娘道:「既然你要種地,那家裡就要有頭牛才行,我問過了,官府管得嚴,牛一直不貴,五貫錢就能買一頭大青水牛。」

    「娘子,恐怕二十五錢貫正好夠買船,要不我再去借五貫錢。」

    「那就借吧!咱們明年就還上。」

    夫妻二人一邊盤算,一邊開始憧憬未來的新生活,說著說著,就說到想給寧兒再生個妹妹。

    張三娘輕輕踢了丈夫一腳,小聲道:「死樣,早點睡!」

    范鐵舟頓時心領神會,「睡覺!睡覺!」他爬起身,呼地吹滅了油燈。

    .........

    次日一早,便有人來范寧家祝賀送禮,范鐵舟客氣接待,送走了幾撥人,院子里又多了十幾隻雞鴨。

    鄉下人送禮都比較講實惠,大多是雞鴨魚肉,一般家家都有,也拿得出手,今年過年的餐桌就豐富了。

    張三娘今天上午猛地想起一件事,買牛的五貫錢正好可以解決了。

    她拿了兩隻公雞遞給丈夫,「這兩隻雞等會兒給寧兒阿公送去。」

    范鐵舟著實驚訝,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了,娘子居然要自己給父親去送雞。

    張三娘拉長臉道:「這雞可不是白送的,你得拿回來五貫錢!」

    「為什麼?」范鐵舟撓撓後腦勺,他有點懵了。

    「你忘了你爹爹自己立的規矩,他的孫子只要考上學堂,每人獎勵五貫錢,明仁明禮去年都得了,今年該給寧兒了!」

    明仁和明禮是老二家的一對孿生子,比寧兒大三歲,前年同時考上了長橋鎮官辦學堂,范鐵舟還去喝了謝師酒。

    范鐵舟一拍巴掌,「我怎麼沒想到呢?」

    「那就快去,把錢要回來,咱們買牛的錢就有了。」

    這時,范鐵舟忽然想起了顧先生,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寧兒第一個先生,應該好好謝他。

    「寧兒她娘,把那隻鵝給我,我順路給顧先生送去。」

    張三娘忍不住笑道:「那隻鵝就是他送來的,你還給他送回去做什麼?」

    范鐵舟撓撓頭,今天稀奇古怪的事真多,從來都是學生送禮給先生,怎麼今天卻倒過來了。

    「好吧!顧先生回頭再說,你叫一下寧兒,我帶他去見阿公。」

    .......

    范寧天不亮就起來了,鄉下沒有城裡那麼豐富的夜生活,大多早睡早起,而且燈油不便宜,早點睡也能節省一些燈油。

    昨晚他太疲憊,東西也沒有收拾便睡覺了。

    今天一早,他將書袋裡的幾件禮物拿出來,放進一隻大木盒。

    幾乎每個男孩都有自己的儲物寶箱,從前的范獃獃也不例外。

    他儲存的寶貝是幾塊形態怪異的石頭和兩個色彩艷麗的貝殼,已經被范寧丟到床下了。

    儲物寶盒真的存放著寶物,范仲淹送他的玉珮,天子賜他的紫翡翠手串,還有昨天得的五件禮物。

    這裡面最珍貴的當然是天子的紫翡翠手串,一共八顆,每一顆都精切成桂圓大小,閃爍著一種絢麗的亮紫色,這種寶石不說價值連城,但也是極為貴重。

    劉院主送他的紫瑪瑙葫蘆,雖然也價值不菲,但比起天子的紫翡翠手串就差得太遠了。

    范寧知道懷璧其罪的道理,這些寶物被父母看到了未必是好事,他想了想,便在牆角挖個坑,將木盒子埋了起來。

    這時,門外傳來母親的聲音,「寧兒,起來沒有?」

    「早起來了!」

    范寧笑嘻嘻走出來,「娘找我有事嗎?」

    張三娘見兒子身上全是泥土,眉頭一皺,「你到底在屋子裡做什麼?身上全是泥!」

    范寧撓撓頭,信口扯道:「我剛剛從河邊回來,不小心摔了一跤。」

    「多大的孩子了,居然還摔跤,趕緊去換身衣服,跟你爹爹去趟阿公家,看看他今天會不會獎賞你五貫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