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章 五件禮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十章 五件禮物字體大小: A+
     

    幾名老者一愣,隨即鼓掌喝彩,「好!好名字!」

    一名老者起身笑問道:「請問是哪位高才?」

    年輕士子連忙道:「是趙學政要找的范少郎。」

    坐在對面的學政趙修文呵呵笑道:「原來是范少郎,快請進來!」

    范寧走了進去,只見一張大桌前坐了五名老者,這裡面他只認識主考官趙修文,其餘四人他都不認識。

    不過這些老者衣著考究,或穿羊毛紫衫,或內穿狐皮背心,或穿著質地優良的襕袍,每個人腰束革帶,上面掛滿了琳琅滿目的小玩意,看他們個個儀錶不凡,應該都是鎮上的名望士紳。

    范寧向眾人躬身行一禮,「晚輩范寧,給各位老前輩見禮!」

    小蘿莉跑到一個胖老者旁邊坐下,搖搖他的胳膊,「阿公,我在京城遇到的就是這個臭小子!」

    胖老者疼愛拉著小孫女的手,小聲道:「小娘子家家,哪有什麼事情?」

    小蘿莉依舊撅著小嘴道:「我就要說,他把所有的謎語都猜走了,一個都不留給人家!」

    范寧只覺額頭上出現三條黑線,這小丫頭怎麼還記得這事?

    眾人都笑了起來,這時,剛才麵皮焦黃的老者問道:「碧螺春真是好名字啊!小友怎麼想到這個名字?」

    范寧微微笑道:「新茶剛采之時,其色綠如碧玉,其形捲曲如螺,其時正值三春,而且又產於東山碧螺峰下,無論是地名,還是色澤形態都很符合,也比較雅緻,不知各位前輩以為如何?」

    「說得好!」

    麵皮焦黃老者拍桌贊道:「這才符合咱們平江府的雅韻,比新血茶好十倍,我建議就用這個名字。」

    眾人紛紛捋須點頭,誇讚這個名字起得好。

    小蘿莉的祖父對趙修文道:「既然大家都決定用這個名字,官方那邊就拜託趙兄了。」

    「沒問題,我回去找李縣令談一談。」

    老者向范寧豎起大拇指,「趙學政誇你是神童,開始我還不信,現在我相信了。」

    趙修文對范寧微微一笑,指著這位麵皮焦黃的老者道:「這位老先生就是延英學堂的主人,你可以叫他劉院主。」

    范寧一陣汗顏,原來這個老者就是延英學堂的主人,他連忙躬身行禮,「學生剛才失禮了!」

    趙修文笑道:「你現在也不必急著討好他,我找你來,是想給你一個機會,縣學的附屬學堂也在招生,你有沒有興趣?」

    劉院主頓時急了:「老趙,他可是我們學堂的弟子,你居然當著我的面挖人,這太過分了吧!」

    「現在還不是嘛!」

    趙修文呵呵一笑,「人家只是來考延英學堂,說不定人家更想去縣裡讀書呢?」

    范寧有點為難了,選延英學堂當然不錯,但他聽父親說起過縣學的附屬學堂,五年後有直升縣學的機會,也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名校,

    雖然父親一直希望他讀延英學堂,但私立學校讀書太貴了。

    猶豫一下,他委婉地回答道:「我需要回家和父母商量一下。」

    「不用商量!」

    劉院主當即立斷,「就讀延英學堂,有什麼困難你說出來,我來幫你解決。」

    趙修文也有點猶豫,他當然不想為這件小事和老友翻臉,所以他才當著劉院主的面子,以半開玩笑地方式提出來。

    「來!來!少郎一起喝杯茶。」

    「晚輩還有事情,就不打擾各位前輩了。」

    范寧行一禮告辭,小蘿莉的祖父捋須笑道:「難得范少郎起了這麼好的茶名,咱們怎麼能不獎勵一下?」

    這個提議眾人紛紛贊同,劉院主想了想,從腰帶上取下一隻紫瑪瑙葫蘆,對眾人笑道:「這孩子我看著順眼,你們隨意!」

    眾人都暗暗好笑,為了籠絡這個少年,劉院主真肯下血本啊!

    趙修文笑道:「我們的鐵公雞這次把尾巴毛都拔光了。」

    眾人大笑起來,劉院主卻不生氣,笑眯眯把紫瑪瑙葫蘆遞給了范寧。

    「將來人們說起碧螺春,都知道和延英學堂有關,就憑這一點,這隻紫瑪瑙葫蘆就送給你了。」

    范寧知道這紫瑪瑙葫蘆必然貴重,連忙擺手,「老員外心意我領了,但這葫蘆我真不能要。」

    小蘿莉在旁邊撇了撇嘴,聲音極其低微道:「裝模裝樣!」

    劉院主把葫蘆硬塞給他,「必須要,不要我可生氣了。」

    范寧只得萬分感謝接下葫蘆,趙修文從手指上抹下一隻黃玉指環,遞給范寧,「這個指環是我一個學生考上進士後送給我的,祝你將來也能考上進士。」

    「多謝老先生!」范寧接下了指環。

    另外兩名老者各取下一隻玉珮送給范寧,笑呵呵道:「一點心意,范少郎請收下。」

    「感謝兩位前輩!」

    小蘿莉的祖父想了半天,從懷中取出一把紫檀扇骨的摺扇,小蘿莉頓時急了,「阿公,換個別的東西吧!要不就把我這把短劍給他。」

    「胡說!」

    小蘿莉的祖父似乎也有點捨不得摺扇,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把扇子遞給了范寧。

    「這柄扇子是我的心愛之物,多謝范少郎在京城對我寶貝孫女的照顧,這柄扇子就送給你了,我們結個緣分。」

    范寧覺得小蘿莉就像一頭小狼的一樣盯著自己,只要自己敢接這柄扇子,她就會衝上來狠狠咬一口。

    范寧當然也不想要,但老人已經說了,結個緣分,自己不收就有點傷人面子了。

    他只得萬分感謝地收下,卻裝作沒看見小蘿莉要哭的樣子。

    「各位老前輩的厚愛,范寧感激不盡,也銘記於心,不打擾大家喝茶,范寧告辭了。」

    范寧再三感謝,便捧著一堆獎品慢慢退下去了。

    小蘿莉的嘴巴都快撅上天了,那把讓她心儀已久的摺扇,祖父居然給了這個臭小子。

    范寧走出房間,高興得跳了起來,今天發大財了,這些東西賣掉,至少值上百兩銀子。

    「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

    後面傳來小蘿莉譏諷的聲音,「我給你一百兩銀子,你都賣給我吧!」

    范寧頓時挺直了腰,慢慢轉過身,一臉正氣道:「這都是前輩們鼓勵我這個晚輩的心意,我怎麼能隨便賣掉?」

    「別裝了!你剛才高興得跳起來,心中一定在喊,『發財了!』對不對?在京城,我就知道你貪財如命,連五文錢都不肯放過。」

    范寧老底被揭穿,他不由有些老羞成怒,瞪了她一眼,「隨便你怎麼想!」

    范寧轉身下樓走了。

    小蘿莉走到樓梯口,卻不慌不忙道:「那把摺扇我開價五十兩銀子,等你想通了,隨時可以成交!」

    范寧腳下一滑,差點摔下樓去,乖乖,一把摺扇就開價五十兩銀子,他恨不得大喊一聲,『我現在就想通了。』

    但面子怎麼辦?范寧實在拉不下這個面子。

    他呵呵一笑,「區區五十兩銀子就能讓我動心?你也太小看我了,再見!」

    他瀟洒地揮了揮手,卻滿懷失落地走了。

    小蘿莉氣得一跺腳,咬牙道:「我就不信你不動心,那把扇子你早晚得乖乖交給我!」

    走出酒樓,范寧倒有點好奇,什麼摺扇值五十兩銀子。

    他慢慢展開了摺扇,頓時笑了起來,難怪小蘿莉祖父看得很重,原來是范仲淹親筆題寫的一首詩:

    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里。

    扇柄最下端還刻有一行字,吳江朱元甫藏。

    這個朱元甫應該就是小蘿莉的祖父了,范寧心中一動,原來這個小蘿莉姓朱,還是吳江人。

    這把范仲淹親筆手書的摺扇至少價值千金,小蘿莉居然只開價五十兩銀子,把自己當冤大頭了。

    「寧兒!」遠處傳來父親的喊聲。

    范寧連忙把東西塞進懷中,快步走了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