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八章 再遇小蘿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八章 再遇小蘿莉字體大小: A+
     

    旁邊幾位考官都很驚訝,今天學政怎麼打破了慣例?

    一名考官小聲提醒,「學政,還是抽籤吧!」

    主考官擺擺手,「沒事,我知道規矩,我的題只會比抽籤更難。」

    范寧無語了,憑什麼呀?到了自己這裡,為什麼要比別人更難。

    他笑著指指抽籤盒,「老爺子,我還是抽籤吧!和大家一樣。」

    「你過來!」

    主考官不理睬他套近乎,也不睬他的請求,態度十分嚴厲,「讓你過來你就過來!」

    范寧無奈,只得認了,誰讓這位主考官看自己不順眼。

    後面的蔣阿貴居然忘記了緊張,他滿臉幸災樂禍,興奮得差點叫喊出來,終於看到了范獃子出大丑的時候。

    主考官沒有多餘的話,他陰沉著臉道:「我問一句經文,你告訴我它的出典,答出來了,就算你通過!」

    范寧點了點頭,主考官捋須想了想道:「不明於計數,而欲舉大事,猶無舟楫而欲經於水險也!告訴我此話出自哪裡?」

    這個題目一出,場內所有考官皆面面相覷,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句經文的出處。

    范寧心中大罵,這位主考官真是變態,居然用《管子》這麼生僻的題目來考自己,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過他?

    主考官也意識到自己出的題目太難,便道:「你不用告訴詳細出典,你只告訴它出自哪篇名著便可。」

    范寧沉思不語,這句話他有印象,他曾經背過的。

    過了好一會兒,他緩緩道:「出自《管子.七法》,不明於心術,而欲行令於人,猶倍招而必拘之。不明於計數,而欲舉大事,猶無舟楫而欲經於水險也。」

    所有考官都忍不住鼓起掌,主考官豎起大拇指贊道:「果然是神童!」

    范寧心中猛地一跳,難道範仲淹給他打過招呼了?這就解釋得通了,他為什麼要單獨考自己。

    「你可能背誦全文?」

    范寧點點頭,「我可以背誦!」

    主考官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他剛要開口,旁邊考官連忙低聲提醒他,「學政,只能考一題!」

    主考官擺擺手,「不妨,就讓他背一背!」

    他又對范寧呵呵笑道:「那你背給我聽聽,就背《管子.七法》」

    范寧想了想便朗聲背道:「言是而不能立,言非而不能廢,有功而不能賞,有罪而不能誅;若是而能治民者,未之有也。是必立,非必廢,有功必賞,有罪必誅......」

    范寧語速不快不慢,每一個字都吐得十分清晰,足足背了數千字,竟一字不錯。

    主考官竟有些呆住了,這時,旁邊副主考再也忍不住,輕輕推了他一下,「學政,差不多了!」

    主考官這才醒悟,連忙道:「可以了!」

    范寧停止了背誦,主考官對兩邊副主考嘆道:「我研究管子多年,讓我背,我都未必能做到一字不錯,太令人驚嘆了。」

    他深深看了范寧一眼,取出一張紙條遞給他,笑眯眯道:「祝賀你第一關過了,去吧!」

    范寧鬆了口氣,躬身行一禮,接過紙條出去了。

    望著范寧出去,主考官又笑呵呵問身邊兩名考官,「此子如何?」

    一名考官嘆息道:「如此生僻的題目他居然能答出來,而且這麼熟悉,令我輩慚愧啊!」

    另一名考官小心翼翼問道:「學政之前就知道這孩子?」

    主考官只是捋須淡淡一笑,卻沒有多說什麼。

    「下一個蔣阿貴,蔣阿貴!你在發生什麼呆,嘴張這麼大幹什麼?」

    .......

    范寧走出面試堂,外面還坐著一名考官,他已經看見了學堂內的情形,笑道:「恭喜少郎了。」

    「多謝先生誇獎!」

    考官登記了他的考牌,便指著裡面一間大學堂道:「筆試在裡面!」

    「謝謝先生!」

    范寧行一禮,快步向大學堂內走去,遠遠看見大堂內坐著七八人,正伏案冥思苦想,人數還不到面試考生的一半。

    范寧這才明白,面試也不好過,至少要刷掉了一半以上。

    就是這時,范寧只覺後背像被點穴似的一陣疼痛,他一回頭,原來那個女扮男裝的小蘿莉正用短劍捅他。

    范寧想到剛才船上的難堪,他心中著實不高興,當即拉長了臉,「你有什麼事?」

    「那個主考官你認識?」小蘿莉好奇問道。

    「我不認識!」

    「那他怎麼會單獨考你?」

    「你問我,我問誰去?居然考《管子》,你覺得我會認識他嗎?」

    「那一不定哦!」

    小蘿莉眼中閃過一絲狡黠,「說不定他事先把題目告訴你了,故意讓你顯得與眾不同。」

    范寧懶得理她了,轉身向大堂走去。

    小蘿莉連忙追上他,「被我說中了,對不對?」

    范寧停下腳,沒好氣對她道:「第一,我不認識他,你不相信可以去問他本人;第二,我和你不熟,沒必要回答你的問題;第三,我還要筆試,請你不要跟著我。」

    「哼!誰稀罕跟你,我也要參加筆試,知道嗎?」

    范寧一愣,「這學堂還招女學生?」

    小蘿莉一步衝上前,她叉著腰,瞪大眼睛逼視范寧,「誰說我是女的,你證明給我看看?」

    范寧望著眼前這個俊美的小書郎,半天搖了搖頭,「算了,你老人家是男是女與我何干?我先考試去了。」

    范寧不再理睬她,轉身走進了學堂,小蘿莉卻得意洋洋,跟在他身後也進了大學堂。

    范寧在門口交驗了考牌,領了一份考卷,一名監考官指了指前面的座位,讓他趕緊坐下。

    范寧迅速瞥了小蘿莉的一眼,見她沒有交驗考牌,直接走進來大搖大擺坐下,監考官連忙親自將一份卷子送到她面前。

    范寧頓時醒悟,這個小蘿莉應該不簡單。

    范寧不再多想,他沉下心打開了卷子,考卷上就有題目,做詩一首,描繪日常生活,五言七言皆可,限時一個時辰。

    他沉思片刻,一首詩湧上了心頭,對他而言,寫詩不在話下,書法反而是他的薄弱點。

    儘管這段時間他一直在苦練書法,但因為底子太薄,進步也並沒有想象中的神速。

    當然,他現在的字也不是最初那樣見不得人了,至少橫是橫,豎是豎,顯得十分工整。

    范寧飽蘸墨汁,提筆在卷子上認認真真寫下了一首詩。

    《春日田園》

    柳花深巷午雞聲,

    桑葉尖新綠未成。

    坐睡覺來無一事,

    滿窗晴日看蠶生。

    .........

    寫完這首詩,范寧將筆放在一旁,等墨汁風乾,這時,一名監考官在他身邊停住了。

    片刻,監考官驚訝問道:「這詩是你寫的?」

    聲音有點耳熟,范寧抬起頭,是一個留著長須的老者,頭戴烏紗帽,范寧認出了他,竟然是面試自己的主考官。

    「這傢伙陰魂不散啊!」

    范寧現在只想趕緊離開,連忙起身道:「我要交卷了!」

    開什麼玩笑,萬一這老者又不講規矩,給自己來一個單獨命題寫詩,那還要不要人活了。

    老者見范寧被自己嚇著了,不由笑了起來,敲了敲卷子,「你的名字還沒寫呢!」

    范寧這才發現寫名處還空著,他只得坐下重新寫名字,木堵鎮蔣灣村范寧。

    老者又讀了一遍詩,由衷地讚許道:「這詩寫得不錯,生動有趣,樸實中見功力,頗有大家風範。」

    范寧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南宋范成大的詩能沒有大家風範嗎?

    老者這次沒有為難他,點點頭轉身離去了。

    范寧這才起身準備交卷,他迅速瞥了一眼小蘿莉,只見小蘿莉也一本正經地放下筆,她也要交卷了。

    范寧心中一急,交了卷子便快步向外走去,不料他卻走錯了方向,發現前面是死路,連忙調頭回頭。

    卻見小蘿莉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歪著頭,一臉嘲笑地望著他。

    「我以為你會翻牆出去!」

    「你儘管笑吧!」

    范寧快步上前,從她旁邊走過去,小蘿莉也不作惱,笑嘻嘻問道:「我就是想問你叫什麼名字?」

    「他叫范獃獃!」身後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

    范寧回頭,只見蔣阿貴從大考堂里走出來,他也交卷了。

    蔣阿貴滿臉嫉恨地望著范寧,「阿獃,你很會裝嘛!」

    小蘿莉捂嘴竊笑,「原來你叫范獃獃?」

    范寧懶得解釋,他搖了搖頭,快步走了。

    蔣阿貴衝出學堂大門怒吼道:「范獃子,你等著瞧,看我回去后怎麼收拾你!」

    范寧停住腳步,他轉身走上前,「你再叫一聲試試看!」

    「范獃子!范獃子!」

    蔣阿連叫兩聲,一臉輕蔑望著范寧,「我就叫了,你敢怎麼樣?」

    范寧兩步上前,狠狠一拳向蔣阿貴臉上揍去,蔣阿貴措手不及,被范寧一拳正打在鼻子上。

    他殺豬般地慘叫一聲,捂著鼻子蹲了下來。

    范寧拍了拍手,轉身揚長而去,小蘿莉看得清楚,笑嘻嘻道:「這小傢伙還是蠻勇猛的嘛!」

    范寧離開了考場,快步來到和父親約好的河邊。

    遠遠便看見父親坐在石欄上,正和一名中年男子有說有笑。

    旁邊還坐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長得很黑,骨節寬大,顯得很粗壯,一雙眼睛格外有神。

    范寧快步走了上來,「爹爹,我考完了!」

    「考得怎麼樣?」范鐵舟關心地問道。

    「面試通過了,筆試是作一首詩,我也寫了,但最後結果就不知道了。」

    「面試抽到了什麼題?」旁邊少年問道。

    范寧詫異看了少年一眼。

    范鐵舟連忙笑著給兒子介紹道:「這位劉伯伯以前也是咱們蔣灣村的,後來搬到鎮上。」

    范寧連忙恭敬地行一禮,「劉伯伯好!」

    「不錯!不錯!」

    中年男子連聲讚許道:「阿獃居然能考延英學堂了,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范鐵舟又指著少年笑道:「這是劉伯伯的兒子劉康,比你大一歲,以前和你一起玩的,現在就在延英學堂讀書。」

    原來這個少年也是延英學堂的,難怪他會問自己抽什麼題。

    范寧撓撓頭笑問道:「抽什麼題有講究嗎?」

    少年認真地點點頭,「當然有講究,裡面的講究可大了,關係到你能否考上學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