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七章 去鎮里考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七章 去鎮里考試字體大小: A+
     

    轉眼到了十月下旬,這一天是木堵鎮延英學堂招生的日子,通俗地說,就是小升初。

    宋朝學風極盛,教育發達,尤其是江南地區,幾乎每個村子都有一個小學塾,由一個冬烘先生帶著一群幼童讀書。

    讀了三年後,若孩子資質還行,還能讀下去,家裡條件也允許,就會去鄉里讀正規學堂。

    不過鄉辦學堂也只是一種普及性質,考上縣學的可能性極低,絕大部分孩子出來后就回家務農了。

    比如范寧的老爹范鐵舟,就是鄉里的學堂畢業,考不上縣學,只好回家當漁夫了。

    在范寧的記憶中,父親常常為此唉聲嘆息,母親說,這是父親心中一直難以癒合的傷疤。

    如果家境好一點,一心想讓孩子出人頭地,一般會選有名的私人學堂。

    只是這種私人名校名額比較少,需要考試錄取,所以每年名校招生時,都會有十里八鄉的學子前來報考,競爭極為激烈。

    以前的范獃獃連上鄉辦學堂的機會都沒有,但這幾個月范寧表現出了令人驚嘆的讀書天賦,使父母又重新對他寄託了希望。

    雖然家境貧寒,但他父親拍板,就算賣地賣房也要供兒子去私人學堂讀書。

    今天蔣灣村可不止范寧一人去考試,一共要去八個孩子,都是父親帶著,村正特地安排了三條船送他們去鎮上。

    來到小碼頭時,眾人都已經到了,一名孩童回頭看見了范寧,有些奇怪問道:「阿獃,你怎麼也來了?」

    范寧揚了揚手中書袋,「當然是去鎮上考試!」

    這句話令眾人一片嘩然,十六雙目光齊刷刷地望向范寧父子,各種眼神都有,驚訝、嘲諷、譏笑,但更多的是鄙視。

    「鐵舟哥,你家阿獃真不是讀書的料,幹嘛非要賭這口氣!」

    這是關係稍好一點的,知道一定是范鐵舟的牛脾氣犯了。

    「沒什麼,就去試一試,不行就算了。」范鐵舟也笑著解釋道。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管阿貓阿狗也要去考延英學堂,他們以為延英學堂是什麼?」

    范寧今天可不想繼續裝傻,他淡淡一笑,「是啊!不管阿貓阿狗都要去考延英學堂。」

    「你.....你是怎麼說話的!」

    「趙叔,我只是重複你的話而已。」

    「荒唐!荒唐!」

    旁邊蔣員外簡直痛心疾首,連連搖頭,「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出來,還居然敢去考試,最後出醜是丟我們蔣灣村的臉!」

    范寧最瞧不起這個蔣員外,吝嗇小氣,說話刻薄,還自以為是。

    他立刻針鋒相對道:「既然如此,蔣員外就不要帶令郎去了,以免讓蔣灣村蒙羞!」

    蔣員外氣得七竅生煙,旁邊一名家長拉他一把,「和他這個小屁孩有什麼好說的,大家都有數,他若能考上學堂,那我家豐兒就能考上狀元了!」

    范寧還要回擊,旁邊父親卻拉了他一下,讓他不要再說了。

    此時范鐵舟的臉越來越黑,最後變成了紫茄子,他緊咬嘴唇一言不發,一股怒火憋在心中。

    若不是今天怕影響兒子考試,他早就一頓老拳砸過去了。

    范寧冷笑一聲,與其嘴皮鋒利,還不如用事實打臉。

    這時,漿聲傳來,三艘小船終於來了,眾人上了船,沒人願意和范家父子同坐一船,生怕沾染了晦氣,導致考試失敗。

    小船在河水中緩緩而行,前面兩艘船的同村人在議論著今天的考試,聲音隨著輕紗一般的晨霧飄來。

    「蔣員外,聽說今年還是只招三十個學生,你說我們有沒有機會啊?」

    「難啊!去年千餘人爭奪三十個名額,競爭那個激烈,咱們村一個都沒考上,今年誰知道呢?看運氣吧!」

    在眾人的低低議論聲中,槳片劃過水波,小船在濃濃的白霧中穿行,向十裡外的木堵鎮駛去。

    ..........

    木堵鎮是座大鎮,位於吳縣西南二十裡外的靈岩山腳下,有人口近千戶,交通便利,商業發達,文化氣息十分濃厚。

    不僅如此,鎮子里還藏龍卧虎,生活著不少達官貴人。

    木堵鎮上學校眾多,有社學、私塾、有官學,還有名儒創辦的私人學堂,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延英學堂。

    創辦人是一名退休的官員,以他名字命名,迄今已有三十年。

    每年出來的學生絕大部分都能考進縣學,還出了四名進士,是平江府著名的三大私人學堂之一。

    今天是延英學堂秋冬季招生的日子,來自吳縣十里八鄉的上千名學子以及他們家人擠滿了木堵鎮。

    他們大多數都是半夜出發,清晨抵達鎮子,另外還有不少來自崑山、吳江兩縣的學子,他們會在鎮上客棧里住上一晚,以免耽誤考試。

    范寧他們的小船抵達碼頭時,已經算是比較晚了,碼頭上人聲嘈雜,人來人往。

    河岸邊,幾百艘小船密密麻麻擠在一起,使他們無法直接上岸,只得借過別的小船上岸。

    小船緩緩停下,眾人紛紛起身向岸上走去。

    這時,旁邊一艘畫舫緩緩駛來,船頭負手站著一名六七歲的童子,唇紅齒白,長得異常俊秀,穿一件月白色湖綢製作的直裰,腰系革帶,頭戴士子巾,腳蹬一雙小蠻皮靴,腰間配一把做工精巧的短劍。

    范寧忽然覺得他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

    在童子旁邊站著一個年紀差不多大的小丫鬟,正嘰嘰喳喳說著什麼,顯得十分興奮。

    這時,從船艙里走出一名身穿黑色武士服的佩劍女子,二十歲出頭,俏臉含煞,杏眼冷漠,渾身上下充滿了殺機。

    可當她完全走出船艙,立刻就顯得與眾不同了,只見她身高足有一米八幾,站在船頭極為高大醒目。

    范寧頓時愣住了,這不就是在京城遇到的那個大寶劍女俠嗎?

    范寧猛地想到了什麼,又連忙向那童子望去,這下范寧認出來了,果然是那個小蘿莉,只是她穿上男裝后,模樣變化頗大,而且腰間也不是原來那柄劍了,難怪自己剛才沒認出她。

    范寧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世界真是小啊!居然在木堵鎮又遇到了。

    畫舫慢慢停在一座專用碼頭上,碼頭上早等著一名老管家和幾名家丁,恭恭敬敬地將船上的小蘿莉迎上岸。

    「我祖父來了嗎?」小蘿莉有點不高興地問道。

    「太老爺早就到了,一直在等小衙內呢!」

    這時,小蘿莉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落在范寧身上,她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范寧笑著向她揮揮手,不料小蘿莉卻輕輕哼了一聲,不屑地一揚頭,在眾人的簇擁下上了岸。

    她坐上了一輛十分華麗的馬車,幾名騎驢隨從護衛著馬車向遠處駛去。

    范寧手僵在半空,著實有點丟面子,這個死小娘本性不改,這麼快就裝作不認識了?

    「走吧!這種富貴人家和咱們沒有關係。」

    范鐵舟看在眼裡,見兒子受窘,便同情地拉了一下他,范寧悻悻然上了岸,父子二人便向學堂方向走去。

    范鐵舟幾天前就給兒子報了名,范寧只需去考試就行了,范鐵舟取出一塊竹牌遞給兒子,囑咐他道:「要細心一點,字慢慢寫,爹爹就在外面等你,考完后我們去吃飯。」

    范寧點點頭,「孩兒去了!」

    他背著書袋向學堂正門處走去,考生太多,光延英學堂可容不下,延英學堂又借了其他幾處學堂同時作為考場。

    范寧的考號是甲七十四號,也就在延英學堂裡面考試。

    不過這種入學考試和科舉考試不能比,管得也不是那麼嚴格,想作弊也可以,但代價太大,如果考上后被人揭發,不僅會被學堂開除,而且名聲會遭到損害,在極看重名聲的宋朝,這可是一輩子都抬不起頭的大事。

    都是鄉里鄉親,大家都知根知底,幾乎沒有人會作弊。

    范寧向門口一位老先生交驗了竹牌,老先生笑眯眯向左面第一間屋指了指,「先面試!」

    「謝謝老先生!」

    范寧先向老先生鞠躬行一禮,便向大門內走去。

    老先生捋須望著范寧背影點點頭,「孺子可教也!」

    走進院子,只見十幾名考生已經排成兩隊,眾人在竊竊私語,議論著什麼。

    「阿獃,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快出去!」

    一個兇狠的聲音從隊伍中傳來,范寧這才發現隊伍中有兩個他認識的人。

    一個就是蔣員外的兒子蔣阿貴,長得又高又胖,腮上的肥肉拖墜在臉上,一雙綠豆大的小眼睛閃爍著凶光。

    另一人叫做趙小乙,身材相反,長得又小又瘦,像個猴子一樣,他是蔣阿貴的狗腿子。

    兩人整天混在一起欺小凌弱,估計從前的范獃獃沒少受他們欺負。

    范寧沒理會他們,直接排在隊伍後面。

    蔣阿貴見范寧沒有理睬他,頓時滿臉怒氣,若是從前,他早就衝上去狠揍一頓,但今天他不敢。

    他忽然眼珠一轉,指著范寧對眾人笑道:「這是我們村出了名的傻瓜,叫范獃子,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他居然也來考延英學堂,你們說好不好笑。」

    十幾雙眼睛一起向范寧望來,目光里充滿了驚訝和困惑,傻瓜居然也來考試,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乙得意之極,跺腳嘎嘎大笑。

    范寧神情平靜,不理睬這兩個混球的表演。

    這時,門忽然開了,一名考官走出來怒道:「不得喧嘩吵嚷,誰再吵鬧就取消考試資格!」

    趙小乙笑聲嘎然停止,連忙低下頭,蔣阿貴也低下頭,卻狠狠瞪了范寧一眼。

    「你們都進去吧!」

    考官將這一批十五個考生都放了進去,按高矮順利排列,范寧是倒數第二,蔣阿貴最高,排在最後。

    面試的學堂很寬敞,正面坐著三名先生,面無表情,三人皆穿襕衫,左右兩人頭戴緇布冠,中間一名老者卻頭戴烏紗帽。

    宋朝烏紗帽加雙翅才是官帽,這個老者頭戴烏紗帽只是一種常服,但還是顯得他與眾不同。

    「第一個趙小乙!」

    趙小乙身材最瘦小,他的名字排在第一。

    他走上前,在考官的指引下,從桌上小籃子里抽出一張簽,這就是他的考題了,遞給了考官。

    主考官看了一眼題目,淡淡道:「背百家姓,開始吧!」

    或許是太緊張的緣故,趙小乙背得結結巴巴,出現了好幾處停頓。

    「朱秦尤許,何呂施張。孔曹嚴華,金魏陶姜。戚謝鄒喻,柏水竇章。雲蘇潘葛,奚范彭郎。魯韋昌馬,苗鳳花方......」

    范寧暗暗搖頭,連最簡單的《百家姓》都背得這樣吃力,估計夠嗆了。

    趙小乙幾乎背了一半《百家姓》,主考官終於讓他停下,旁邊考官給了他一張紙條,「去吧!外面聽結果。」

    趙小乙深一腳、淺一腳地接受命運的裁決去了,范寧卻有點奇怪,難道就這樣考完了?這也太簡單了吧!

    「下一個楊順!」

    范寧用眼角餘光迅速瞥了一眼身後的蔣阿貴,見他滿臉驚慌,緊張得渾身發抖,這會兒他也顧不上嘲笑范寧了。

    下一個考生上前,不用吩咐,直接從桌上籃子里抽出一張簽,遞給考官。

    「是《論語》,我說一句,你接著背下去,我讓你停就停!」

    范寧已經明白了流程,他目光向小籃子望去,不知道自己能抽到什麼樣的考題?

    面試進展得很快,半個時辰后就輪到了他,范寧深深吸一口氣,平息心中的緊張。

    他走上前,見桌上小籃子密密麻麻豎放著至少幾百張書籤,每張書籤上有方便拉扯的小布條。

    上面主考官看了看他的名字,微微一怔,眼中閃過了一絲複雜的神情。

    范寧正要抽籤,主考官卻叫住了他,「你不用抽籤,我來給你出一道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