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六章 退學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六章 退學記字體大小: A+
     

    「大郎,要不這次你幫幫四弟吧!」

    范鐵舟頓時張口結舌,怎麼又落到自己頭上了,他結結巴巴道:「這個.....我家裡.....」

    范寧在一旁笑道:「爹爹不是還要去鎮里報名嗎?」

    一句話頓時提醒了范鐵舟,對啊!自己兒子讀書還要錢呢,哪有錢去給兄弟折騰。

    范鐵舟滿臉為難,「爹爹,我家裡光景也不好,恐怕拿不出這麼多錢?」

    「那你能拿出多少錢?」范大川不依不饒地逼問道。

    「這個....我回去和寧兒娘商量一下吧!」

    范大川的臉頓時黑了下來,這不就是拒絕自己嗎?長媳婦一文錢都不會拿出來。

    「沒出息的軟蛋!」

    范大川狠狠罵了一句兒子,便惱羞成怒地回房去了。

    這時,一個十分肥胖的年輕婦人從房間里懶洋洋走出來,長長打個哈欠,「婆婆,中午吃什麼?」

    這位就是范寧的四嬸柳細妹了,名字聽起來很苗條,但實在有點名不副實,這麼說吧!他們家雖然只有四個人,但每頓至少要煮六個人的飯。

    范鐵舟掏出香水遞給范寧,給他使個眼色。

    范寧無奈,只得上前行一禮,「四嬸好!」

    「你是……」

    柳細妹上下打量他一眼,忽然想起來了,「你是阿獃!」

    范寧把手中香水遞給她,「這是我在京城給四嬸買的。」

    「啊!」

    柳細妹尖叫一聲,一把搶過香水瓶,驚喜萬分,「是張古老香水啊!」

    她倒是很識貨,這可是大宋最好的香水,這麼小小一瓶就要三百文錢。

    范寧趁機提出了借書的要求,「四嬸,我過兩天要去鎮上考試,我想問四叔借一些書看看。」

    「自家叔侄,還用得著借嗎?四嬸送給你了,你四叔的書實在太多,堆滿了房間,他自己又不看,你跟我來!」

    柳細妹帶著范寧向房間里走去,范銅鐘心中大急,那些書可是自己花大錢買的,賣給書鋪值不少錢,別被這小子全部拿走了。

    他連忙跟上去,「娘子,有的書是不能借的,我還要準備考科舉呢!」

    .........

    離開父親的家,范鐵舟背著一隻竹簍,裡面裝滿書。

    范寧翻看手中的書,今天運氣還不錯,找到幾本好書,《莊子》、《道德經》、《詩三百》,還有李白、杜甫、王維的詩集。

    而且四叔的書居然都是全新的,從未讀過,想到四叔一臉心痛的樣子,拿走這些書就彷彿在割他肉一樣,范寧就想開懷大笑,還是四嬸說得對,這些書反正四叔也不看,還不如送給自己侄子。

    相比祖父的偏心,四叔的自私,四嬸倒是個熱心人,而且頭腦比較簡單,很容易相處。

    總之,范寧對胖四嬸的印象還不錯,就可惜太懶了一點,居然睡到臨近中午才起床,在鄉下當媳婦,這可是要被人罵的。

    范鐵舟的心情卻不太好,他感覺父母過得並不開心,負擔沉重,父親太寵愛老四,有點把他寵壞了。

    范鐵舟很清楚父親的家境,就只有八十畝上田,一年佃租最多七十貫錢,去掉稅和免役錢,剩下也不過五六十貫。

    本來老四讀書就比較花錢,聽說他在縣裡交了一群狐朋狗友,整天混在一起不務正業,自己又不掙錢,全靠老父親養著他,今天找這個借口要幾貫錢,明天再找借口要幾貫錢,一年下來,父親的一點佃租收入就被他盤剝得乾乾淨淨。

    父親這麼寵著老四,也算是他自找的,只可憐了自己的老母親,范鐵舟一想到母親佝僂的後背,滿臉皺紋,他心中便是一陣酸楚。

    范鐵舟心中長嘆一口氣,自己想幫助母親,卻又無能為力。

    接下來,范寧要跟父親去村裡的學塾,這幾天是學塾交錢的日子,范鐵舟心中一直惦記著這件事。

    小學塾讀書不算貴,學費一年三貫錢,再加兩貫錢的筆墨紙張費,一共五貫錢。

    可這五貫錢卻相當於范寧家兩個半月的收入了,這還是最便宜的學堂。

    對於貧寒人家,讀書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宋朝讀書人雖多,但也絕不是每家每戶都讀得起。

    尤其在鄉下,很多中等人家也只是送孩子讀完小學塾,能認識幾個字,就不會再讀下去了。

    能去鎮里學堂讀書已是極少,再進縣學讀書,那更是鳳毛麟角,這就是范銅鐘能成為父親眼中明珠的原因。

    小學塾一般是讀三年,范寧已經讀了兩年,范鐵舟改變了主意,決定支持兒子去考鎮里的學堂。

    「鐵舟!」

    一個漢子親熱地搭上了范鐵舟的肩膀,他姓王,也是一名跑船的漁夫。

    「是去給兒子交明年學費吧!」

    范鐵舟點點頭,他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多解釋什麼。

    王二郎看了看范寧,他能理解,這孩子確實沒必要再讀下去,據說讀書兩年只會寫幾個字,再讀下去就是浪費錢了。

    「王大叔好!」范寧躬身行一禮。

    「阿獃最近不錯,說話利落多了,鐵舟,我娘的病已經好多了,真的要謝謝你。」

    「舉手之勞,不必客氣!」

    王二叔將一隻魚簍塞給范鐵舟,「我剛釣的幾條魚,一點心意。」

    「我不要,你拿回去給老娘燒湯。」

    「家裡有呢!你呆會兒去見顧先生,空著手怎麼行,拿去給他。」

    范鐵舟想想也有道理,便接過魚簍笑道,「那就多謝了!」

    王二叔又禮節性的誇獎一下范寧有進步,轉身從另一條路走了。

    范鐵舟並不打算給村民們解釋兒子的變化。

    對他來說,考上鎮里的學堂就是最好的解釋,考不上,解釋再多也沒有意義。

    「爹爹還會看病?」范寧好奇地問道。

    「就會治點頭疼腦熱之類,談不上會看病。」

    「也會治跌打損傷吧!」范寧想起了家中那盒葯。

    「我十幾歲時跟一個草醫學了兩年,大概懂一點皮毛。」

    「那爹爹有沒有想過在鎮上開一家醫館?」

    「醫館?」

    范鐵舟奇怪看了兒子一眼,去一趟京城別的沒學會,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倒有了。

    「快走吧!別胡思亂想了。」

    他沒有理睬兒子的建議,加快速度向村東頭走去。

    小學塾離范寧祖父家很近,佔地約兩畝,四周用泥牆圍了個院子,院子一角,一棵大樹亭亭如蓋。

    小院中有三間屋,分為大童班和小童班,約二三十人,村裡周員外從鎮上請了一個老秀才教孩子們讀書。

    這兩天是交費的日子,家長們都陸陸續續來學堂交明年的學費。

    「等會兒你不要說話,由我來和顧先生談!」

    今天是來退學,大家情緒不會太好,范鐵舟怕兒子說話不當得罪了顧先生。

    范寧點點頭,適當裝傻他也不反對,傻獃獃的最大好處,就是他不行跪禮,別人也不會說他什麼。

    他自從取代了范獃獃后,還是第一次來學堂,根本就不知道所謂顧先生長什麼模樣。

    「喲!這不是阿獃嗎?好久不見了。」

    迎面走來一個胖子,衣服里就像塞了個大西瓜,比八個月的孕婦還要更顯福態。

    「蔣員外也是來教學費?」范鐵舟微微拱手行一禮。

    「哪裡!我兒子準備考延英學堂,想請顧先生給我兒子加點料。」

    蔣員外又探頭看一眼范寧,目光中充滿了嫌厭。

    「我說阿獃實在不行就別讀了,別人不知道,還以為咱們蔣灣村小學塾有多差,我兒子去鎮里考試都不好意思說是來自蔣灣村小學塾。」

    「蔣員外也不能這樣說,這兩年阿獃還是有進步的嘛!」

    從學塾里出來一個老者,皮色焦黃,下巴上留著一撮山羊鬍,臉上帶著虛偽的笑容。

    他便是教孩子們讀書的老秀才顧先生了。

    現在對他來說,收錢是第一要務,所以一些言不由衷的讚美之言也偶然會從他嘴裡出來。

    「范....」

    顧先生忽然想不起范寧的官名了,只得乾笑兩聲,「阿獃,我們好久不見了,還記得為師嗎?」

    范鐵舟輕輕推了兒子一下,讓他趕緊跪下給師父磕頭。

    范寧卻一臉傻獃獃地望著眼前這個老者,「我....我怎麼記不得你是誰了?」

    旁邊幾個家長紛紛搖頭,這孩子大病一場后更傻了,居然傻到連自己先生都不認識了。

    「寧兒!」

    范鐵舟心中有數,兒子這是在裝傻呢,他咬牙低聲催促,「還不快給先生磕頭!」

    「呵呵!不用了,先進來交錢吧!」

    看著范寧傻獃獃的模樣,顧先生也是一陣心煩,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領著范家父子向自己房間里走去。

    范鐵舟連忙將竹簍遞給顧先生,「這是幾條鮮魚,給先生的一點心意。」

    顧先生還以為竹簍裝的是錢,不料卻是幾條魚,太湖邊的人誰會稀罕魚?

    他這兩年上頓魚下頓魚,早已吃得快吐了。

    顧先生眉頭一皺,「你今天不是來交費的?」

    范鐵舟歉然道:「我家寧兒可能....明年不在這裡讀書了。」

    「什麼!」

    顧先生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起來,就像一隻興奮過頭的公雞。

    「我沒明白你的意思,你家阿獃明年要去哪裡讀書?」

    范鐵舟半響才吞吞吐吐道:「我想.....明年讓孩子去....鎮里讀書。」

    旁邊看熱鬧的家長們頓時一片哄堂大笑。

    「哎喲喲!」

    蔣員外走上前上下打量范寧,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他,「嘖嘖嘖!居然要去鎮里讀書,莫非這呆傻的毛病是父傳子的?」

    「難怪你兒子那麼傻!」范寧冷冷回了一句。

    「你說什麼?」蔣員外的臉頓時變成了豬肝色。

    「阿寧,別亂說話!」

    范鐵舟一把兒子拉到自己身後,冷淡地對蔣員外道:「我家阿獃不會說話,員外別放在心上。」

    「我知道他是傻子,所以我不計較,若是別的小孩說這種話,我非把他....把他....那個了!」

    蔣員外望著范鐵舟魁梧的身材和鐵棒一樣的手臂,他心中最終還是有點發虛。

    范鐵舟沒理睬他,又向顧先生拱拱手,「顧先生,真的不好意思了!」

    顧先生鼻子里重重噴了一股冷氣,負手望著天空,鐵青著臉一言不發,意思是說,你自己看著辦!

    范鐵舟只得嘆了口氣,他帶范寧來學塾,是想讓兒子給先生磕三個頭,好好感謝先生兩年來的教導。

    可現在看來兒子是不肯磕這個頭了,無奈,他便拉著兒子向大門外走去。

    這時,顧先生眼看五貫錢真的沒了,他再也忍不住,在院子里氣急敗壞地跳腳大罵。

    「你兒子就是個蠢蛋,沒見過像他這樣蠢的學生,哼!還想去鎮上讀書,做夢吧!誰肯收他這樣的蠢蛋,我顧字就倒過來寫!」

    范鐵舟就當沒聽見,拉著兒子快步離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