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五章 送禮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五章 送禮記字體大小: A+
     

    范寧舒服泡在大木桶里,滾燙的熱水洗去了他路途的疲勞,外屋客堂內,不斷傳來父母的爭執。

    「娘子,等會兒我要去趟父母那裡,給寧兒找幾本書複習,但空著手去不太好吧!」

    「我就知道家裡稍微有點好東西,你就要送過去!」

    「這也不是送給外人嘛!」

    「哼!我寧願送給外人。」

    靜默片刻,母親終於開口道:「那幾雙布鞋不錯,鹿筋底,老人穿上會很舒服,要麼就給婆婆送一雙。」

    「那老四那裡給點什麼呢?畢竟是問他借書。」

    「老四就不用給了,給他娘子送一瓶香水,若不是給寧兒借書,我還捨不得呢!」

    「娘子,這個…..我最近身體不太好,可能喝不了這麼多酒,你看......」

    「沒人讓你一天就喝掉光,你可以留著慢慢喝,但就是不准你把酒送給老頭子。」

    「他畢竟是我父親,只送一瓶好不好?」

    「你要送自己去買,這些酒是寧兒千里迢迢從京城背回來的,我就不准你送!」

    母親毫無商量餘地的態度結束了這次短暫談話,隨著母親的腳步聲走遠,外屋傳來父親范鐵舟沉重的嘆息聲。

    范寧才第一次意識到,原來這個家是母親做主。

    ........

    洗完澡,范寧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雖然是母親自己織布做得粗布短衣,但漿洗得十分乾淨,穿在身上格外溫暖舒適。

    「寧兒,先跟爹爹去阿公那裡,回頭爹爹再帶你去趟學塾。」

    「知道了!」

    范寧現在最盼望之事就是鑽進被窩裡好好睡一覺,但似乎又逃不掉,他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了。

    父子二人出了門,范鐵舟手中拎著幾色點心,口袋裡揣著一雙布鞋和一瓶香水。

    范寧暗暗搖頭,那雙布鞋可是出自京城李百泰鞋店,大宋第一品牌,原本是用紙包著,放在一隻精美的布袋裡。

    可現在精美袋子沒有了,外麵包的一層細麻紙也不見了,就這麼直接揣在口袋裡,這和小貨郎賣的幾文錢一雙的鞋有什麼區別?

    還有香水的雕花盒子也沒有了,那可是張古老香水啊!

    父親送禮怎麼一點講究都沒有,昂貴的奢侈品在他手中硬生生變成了地攤貨。

    這時,范寧意外發現父親的褲腰裡居然還掖著一瓶酒。

    范鐵舟老臉一紅,連忙小聲道:「別告訴你娘!」

    「娘會發現少了一瓶。」

    「我知道,你娘若發現了,你就說是你送給阿公的,她就沒話說了。」

    范寧翻了個白眼,他父親打的一手好算盤。

    范寧知道,母親和祖父的矛盾起源於分家,其實他們名義上還沒有分家,大宋法律有明確規定,父母在,不得分家。

    但法律是法律,現實是現實,家裡兒子多了,矛盾叢生,分家就不可避免,不去官府備案就是了,這種情況在鄉下比比皆是。

    一年前,媒人給四叔介紹了一門親事,女方是吳江縣人,姓柳,皮膚白皙水靈,長得很有福相,而且她父親是個老舉人,在縣衙做貼司,家裡頗有田產,給女兒的嫁妝也很豐厚。

    柳家無論名望、家產都要比范家強得多,祖父為攀上這門親事,便將老大范鐵舟分出去,這樣他名下的房產土地都留給了老四。

    對方也因此答應了這門婚事,但這樣明顯對老大范鐵舟不公平,范鐵舟雖然也不滿,但作為長子,他需要扛起家族團結和睦的重擔,而不能去分裂它,他選擇了隱忍,可張三娘子卻一直耿耿於懷。

    范寧總聽母親念叨此事,耳朵都聽出老繭了。

    至於成婚後,范家才知道長得很有福相是什麼意思,但已經晚了。

    ........

    祖父家在村東頭,地勢比較高,在一座小山丘上,實際是一處山坳,背後就是元寶山,四周樹木茂盛,山腳下碧水如帶,風景倒很不錯。

    兩人沿著小路走上山坳,眼前出現一片平坦土地,大約兩畝左右,祖父家就是這裡。

    兩排青磚大瓦房,呈『?』字型結構,一排朝南,一排朝東,中間的院子就足有半畝大,四周圍牆約一人高,看起來光景還不錯。

    走進院子,只見院子養了幾十隻小雞,一個鄉下老太太正坐在廚房門前揀菜。

    「娘!」范鐵舟連忙跑了上去。

    原來這老太太就是自己祖母,范寧忽然有點恍惚,他接替范獃獃已經兩三個月了,祖母好像從來就不存在一樣。

    直到今天母親提出送一雙鞋給婆婆,范寧才意識到原來自己還有祖母。

    范寧又仔細打量一下自己的祖母,只見她和平時所見的鄉下老太太沒有什麼區別,用帕子包著頭,穿一件藍底白點的短布衣,腰間纏一條黑布帶。

    她估計還不到六十歲,但後背已經明顯佝僂,生活的辛勞在她臉上劃了無數道皺紋,但一雙渾濁的眼睛卻充滿了慈祥和善良。

    范寧的祖母姓楊,就是本村人,她抬頭看了一眼長子,可當她看到了范寧,眼睛頓時一亮,布滿核桃紋的臉上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

    「我的囝囝來了!」

    她拍掉身上的菜葉,快步走上前,一雙溫暖而粗糙的手握住范寧,摸著范寧的頭疼愛異常,「囝囝來看阿婆了!」

    范寧的內心頓時被祖母的疼愛融化了,他連忙恭恭敬敬行一禮,「阿婆好!」

    「我的囝囝懂事了,快來,阿婆給你吃個雞蛋!」

    她拉著范寧坐下,又進廚房拿了一個剛煮好的雞蛋,塞給范寧,「慢慢吃喔!別噎著了。」

    范寧連忙從父親口袋裡抽出布鞋,遞給祖母,「這是我在京城給阿婆買的,最好的布鞋。」

    楊氏愣了一下,渾濁的眼睛有一絲濕潤,她撫摸范寧的頭,笑得嘴都合不攏,「我的囝囝懂事了,給阿婆買鞋了。」

    「這個小赤佬怎麼來了?」

    旁邊傳來一個不協調的聲音,只見范大川背著手從客堂里出來,瞪著一雙白多黑少的眼睛,一臉嫌厭地望著范寧。

    他早上從小兒子口中得知,孫子是去給范仲淹當燒水小茶童,不是拜范仲淹為師,他心裡才舒服一點。

    否則范寧今天連這個門都進不了。

    可就算這樣,心中他對長子還是很不滿,巴結范仲淹的機會不留給自己兄弟,卻給了傻兒子。

    才幹了一個月就被趕回來了,自己說的沒錯吧!這個小傻子,能做成什麼事?

    范鐵舟連忙上前,將酒遞給父親,「這是寧兒孝敬阿公的好酒!」

    「好酒?」

    范大川鼻子哼了一聲,他接過酒瓶打量一下,范大川嘴上不屑,可他心中卻精明無比。

    這酒瓶就是好東西啊!居然是磁州白釉,自己最好的茶壺都還沒有這種釉色。

    酒瓶上寫著『千日春』,這可是京城中山園子的當家名酒,范大川早聞大名,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下次去鎮里小聚時得帶上它,給那幫老傢伙看一看。

    范大川心中頓時明白了,這一定是范仲淹送的。

    看在酒的面上,范大川的臉色稍微好了一點,點點頭道:「那就吃完午飯再走吧!」

    這時,范銅鐘從對面房間走出,一臉不高興道:「爹爹,那件事怎麼說?」

    饒是范大川平時極為寵愛小兒子,但今天對他也有點惱火了。

    「你若考上舉人,莫說五兩銀子,我就算賣田賣宅,一百兩銀子也給你湊出來,可你這次還是落榜,你還好意思問我要錢!」

    『落榜』兩個字就像踩了范銅鐘尾巴一樣,他頓時跳起來大喊大叫,「我沒有落榜,我這次考上了,就因為家裡沒錢沒勢,所以名額被人家頂了。」

    范鐵舟眉頭一皺,「怎麼回事?」

    范銅鐘從心底里瞧不起自己大哥,平時話都不會多說一句,但今天他有點氣短,想讓大哥支持自己。

    「大哥,我前幾天去州里查卷子,人家說我這次發揮不錯,應該被錄取,但可惜被權貴子弟頂了,所以才落榜。」

    范鐵舟大怒,「還有這種事情,那你怎麼不去投訴?」

    「我當然投訴了,可查卷子是要花錢的,要不然誰會睬你,我只好問同窗借了五兩銀子,打點了州里的學監,人家才替我查了卷子,這是借同窗的錢,要還給人家的。」

    范寧真心佩服自己叔父,明明落了榜,還理直氣壯地把權貴子弟拉出來背鍋,這也罷了,還居然利用落榜再賺一筆錢。

    他這張嘴,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把死人都能說活,不去當訟師真的屈才了。

    范大川狠狠瞪了一眼兒子,「之前你就說要查卷子,我已經給了你五貫錢,你怎麼還要錢?」

    「孩兒去州里要吃喝住宿,路上坐船要花錢,縣裡的學政也跟我們一起去了,難道不花錢請客吃飯?還要和學政搞好關係,買點禮物什麼的,五貫錢哪裡夠?

    我還是省吃儉用,住最便宜的腳店,人家坐船,我只能走路,就為省下幾文坐船錢,你看看我的腳,都磨出水泡了,我容易嗎?」

    說到最後,范銅鐘眼睛一紅,眼淚吧嗒吧嗒滾落下來。

    楊氏嘆了口氣,對丈夫道:「他爹,別埋怨四郎了,他也不容易!」

    范大川只得無可奈何道:「落榜也不止你一個,你好好複習,爭取下次考中,至於五兩銀子,我手上暫時沒有,過段時間再說吧!」

    范銅鐘頓時急了,「那是借人家的銀子,我得還給人家啊!」

    范大川被難住了,他雖然還有一筆壓箱底的銀子,但那筆銀子他不想動,范大川眼珠一轉,目光投向了長子范鐵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