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二章 神童對神童(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二章 神童對神童(下)字體大小: A+
     

    王安石輕輕將范寧推了上去,低聲在他耳邊道:「別怕!」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萬一要作詩寫書法,自己丟臉就大了。

    無奈,范寧只得硬著頭皮上前給天子跪下,「小民拜見天子,祝天子洪福齊天,壽與天齊!」

    最後八個字是范寧隨口說出,說完,他的臉騰地紅了,就差千秋萬代,一統江湖。

    趙禎沒有注意他在說什麼,卻對他的身份很感興趣,「你是誰家的孩子?」

    范仲淹出列道:「陛下,這孩子是微臣的堂孫,名叫范寧。」

    趙禎微微一笑,「原來是范公之孫,果然是一表人才。」

    歷史上最看重神童的朝代就是宋朝,而宋朝中最喜歡神童的皇帝,就是這位宋仁宗趙禎,因為他自己無子的緣故,所以他對神童情有獨鍾。

    這時,張堯佐輕輕推了一下自己孫子,張椿也上前跪下行禮。

    趙禎打量一下兩個孩子,雖然張椿是貴妃之侄,自己也算是他的姑父,但平心而論,他更喜歡范寧,這孩子衣著簡樸,那種骨子裡透出的自信、淡然,從容不迫的氣質,張椿遠遠比不上。

    趙禎又對龐籍笑道:「龐相公可在這兩個孩子中任選一人。」

    龐籍當然想選范寧,范仲淹帶著孫子千里迢迢來給自己拜壽,自己怎能不給這個面子,但張貴妃可是官家的寵妃,若直接選了范寧,那就得罪了張貴妃。

    龐籍想了想笑道:「兩個都是天賦神童,很難選啊!只能選才學更高者,今天是微臣的六十歲壽辰,就請兩個孩子各獻一闕壽詞吧!」

    張堯佐連忙道:「久聞歐陽學士書法絕妙,微臣推薦歐陽公為兩個孩子錄詞!」

    這句話說出來,范寧差點笑噴,原來這位張小朋友的書法也很糟糕,難怪王安石叫自己別怕。

    趙禎臉色有點難看,他不滿地瞪了張堯佐一眼,便對歐陽修笑道:「就麻煩醉翁先生了。」

    歐陽修一陣汗顏,連忙道:「微臣遵旨!」

    寫當然還是兩個人自己寫,只是由歐陽修再抄錄一遍,他們兩人的書法不作數。

    范寧輕輕嘆了口氣,為了不給祖父丟臉,他只好再借鑒名人詩詞了。

    范寧沉思良久,他忽然想到一首祝壽詞,非常應今天的景,時間也恰好是九月十八日,簡直就是天作之合。

    他提筆揮毫寫了出來:《卜運算元?悄靜菊花天》

    這時,張椿也寫出來了,這卻是他事先就準備好的,既然叫神童獻壽,那就是要寫詩詞獻給壽翁。

    歐陽修面無表情地給兩人的詞抄了一遍,隨即遞給了龐籍,龐籍不敢看,又呈給天子趙禎。

    這時,歐陽修悄悄向范仲淹豎起了大拇指,眼中的讚歎之意流露無遺,范仲淹頓時鬆了一口氣。

    張椿寫的詞趙禎今天上午就已經看過,說實話,寫得很一般,不過由十歲的孩子寫出來,倒也勉強能接受。

    趙禎把張椿寫的詞放在一邊,他又細看范寧填的詞。

    《卜運算元?悄靜菊花天》

    悄靜菊花天,洗盡梧桐雨。

    倍九周遭爛熳開,祝壽當頭取。

    頂戴千葉黃,疊秀金棱吐。

    仙種花容晚節香,人願爭先睹

    「好詞!」

    趙禎一拍桌子,讚歎道:「好一個悄靜菊花天,洗盡梧桐雨,把晚秋時節描繪淋漓盡致。」

    趙禎又把范寧的詞遞給眾人,大家都是識貨之人,紛紛讚歎叫好,龐籍頭上戴了一朵黃色菊花,不正是頭頂千葉黃嗎?

    張堯佐臉色變得蒼白,半響說不出一句話來,他真有一種給人做嫁衣的心痛,他很想再出花招,可天子就在這裡,他躊躇良久,最終不敢翻臉耍賴。

    可如果就讓他這麼認輸走人,他心中又不甘心,非要把場子找回來不可。

    張堯佐目光落在范寧身上,就是這個小屁孩搶走了自己孫子的機會,居然還是范仲淹的孫子。

    可他也知道,孫子張椿遠不如范寧,找不回場子,想來想去,張堯佐只好自己跳出來。

    張堯佐笑呵呵走出來,「范少郎真是神童啊!不如我再來考考你。」

    包拯心中警惕起來,這個張堯佐絕沒有安好心,他剛要出言阻止,王安石卻輕輕拉他一下,給他使個眼色。

    包拯順著王安石目光望去,只見范仲淹面帶笑容地望著自己孫子,目光中對他充滿了期待。

    包拯立刻不再吭聲,范仲淹這麼信任自己孫子,自己又有什麼可擔心,他也滿懷希望地向范寧望去。

    范寧微微行一禮,從容不迫道:「請國丈指教!」

    張堯佐靠女兒起家,文學粗鄙,他倒是很喜歡對聯,這也算是他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

    張堯佐眉頭一挑,輕拈鼠須道:「我們對對子吧!我出上聯,你來對下聯,若你能對上了,我就承認你比我孫子厲害。」

    范寧微微一笑,從容應戰,「恭敬不如從命,國丈請說!」

    張堯佐小眼睛慢慢眯起,搖頭晃腦道:「我府中有一幅畫,是兩隻猴子在山中伐木,我就用它來出上聯,范少郎聽好了,兩猿伐木盤石山,小猴子焉敢對鋸(句)。」

    眾人皆怒視張堯佐,竟然借出對聯來辱罵一個孩子,簡直太丟身份了。

    這時,范寧卻不慌不忙道:「前幾天江淮秋雨綿綿,我在路上看見一匹陷入淤泥中,難以脫身,不如我就用這個情景對下聯,請國丈聽好,匹馬陷足淤泥河,老畜牲怎樣出蹄(題)。」

    下聯一出,周圍官員們頓時一片哄堂大笑,包拯笑得眼淚都出來,他豎起了大拇指,這一耳光扇得實在太解氣。

    范仲淹捋須微笑,剛才張堯佐在官家面前出言羞辱自己,自己不想和他計較,就讓孫子替自己扇他一記耳光是最好不過,你總不能和一個孩子計較吧!

    張堯佐臉一陣紅一陣白,著實下不來台,最後他只得脹紅老臉狠狠瞪了一眼范寧,上前拉起孫子灰溜溜走了。

    趙禎也笑而不語,國丈分明是自取其辱,這也怪不了別人,他並不以為意,卻對范寧著實產生了興趣,又問道:「你家鄉何處?」

    「小民家鄉吳縣蔣灣村。」

    趙禎點點頭,「對了,你是范公之孫,家鄉當然是吳縣,你能不能再做一首描寫自己家鄉的詩?」

    范寧無奈,只得在心中暗暗告罪,『陸大哥,實在對不起了,再借墨寶一用。』

    他略略走了幾步,在周圍無數名士高官的注目下,他緩緩吟道: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

    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他吟誦完,大堂內頓時一片叫好鼓掌聲,歐陽修忍不住高聲喝彩,「好一個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真是絕妙之極!」

    范仲淹笑得合不攏嘴,這首詩一出,孫子神童的名聲就穩固了,他真的給自己長臉啊!

    包拯拍了拍他肩膀,嘆息道:「老范,真羨慕你有這樣的孫子!」

    趙禎捋須讚嘆不已,「小范寧,你的家鄉這樣好,朕真的想去看一看。」

    「陛下若去我家鄉,我下廚給陛下燒臘肉!」

    大堂上又一陣大笑,趙禎心中對范寧喜愛之極,他回頭問范仲淹道:「為何不讓令孫考童子科?」

    范仲淹連忙施禮,「他經文底子還很弱,書法也不行,還需要時間磨練,再打幾年基礎,微臣就讓他考童子科。」

    趙禎注視范寧緩緩道:「朕希望能早一天在朝堂上再讀到你的詩文。」

    「范寧一定不會讓陛下失望。」

    趙禎想了想,便從手腕褪下一串紫翡翠手鏈遞給他,「這個賜給你,另外朕再送你一個表字。」

    「謝陛下賞賜!」

    趙禎沉思一下道:「你叫范寧,諸葛亮在《誡子書》中雲,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朕就賜你表字致遠,從今天開始,你又叫范致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