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一章 神童對神童(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十一章 神童對神童(中)字體大小: A+
     

    范仲淹坐在大堂上,正和司馬光、王安石、曾鞏、馮京等一群年輕才俊閑聊,這次范仲淹進京,主要是辦兩件事,一是給龐籍祝壽,其次是勸好友尹洙辭官去鄧州養病。

    這兩件事目前都辦妥了,尤其尹洙,今天吏部特事特辦,給他辦了致仕手續,明天就能和自己一同上路,讓范仲淹長長鬆了口氣。

    這時,歐陽修緩緩走過來笑道:「希文,把范寧給我吧!我收他為徒,十年後我還你一個進士及第。」

    范仲淹指著歐陽修對眾人笑道:「看看,這人多會剝皮,我就這一個有點天賦的孫子,他還要搶走!」

    眾人都笑了起來,歐陽修卻收起笑容,注視著范仲淹道:「我是說真的,能打動我的孩子,現在已經沒有,他是我十年來遇到的第一個,我很希望收他於門下。」

    范仲淹淡淡一笑,回頭問王安石,「你家鄉的神童方仲永怎麼樣了?」

    王安石搖搖頭,「泯於常人也!」

    歐陽修明白范仲淹的意思,連忙道:「我會潛心教授他,嚴格要求他,細心雕琢他,讓他終成美玉,絕不會讓他被虛名所累!」

    范仲淹沉默片刻,對眾人道:「我的本意是讓他回鄉讀書,讓他在逆境中成長,等他成年後,懇請大家看在昔日老范的面上,多多提攜他,幫助他,我也能瞑目了。」

    他說得十分誠懇,眾人想到他年事已高,言語中似乎有託孤之意,大家心中都有些傷感。

    停一下,范仲淹又對歐陽修道:「我一路北上觀察他,他是一個非常獨立,與眾不同的孩子,越是逆境,他越會寶光內斂,深藏不露,可一旦時機到來,他就會如大鵬展翅,翱翔於九天,我這次進京,就是把十年後的他託付給永叔,但現在我要給他的卻是平淡和逆境,請永叔見諒!」

    歐陽修無奈,只得默默點了點頭,今天范寧寫的『垂柳紫陌洛陽東,總是當年攜手處』深深打動了他。

    也罷,就再等他幾年,歐陽修暗暗下定了決心。

    就在這時,忽然有人大喊:「天子駕到!」

    眾人一驚,紛紛站起身,只見兩隊侍衛快步奔來,在大堂左右站崗,今天是宰相龐籍過六十大壽,天子趙禎親自上門給他祝壽。

    片刻,只見一群侍衛簇擁著一名身著常服,頭戴烏籠紗帽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只見他臉型容長,皮膚白皙,氣質雍容,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氣質,來人正是天子趙禎,也就是歷史上的宋仁宗。

    他在位四十餘年,社會安定,經濟發展,促使北宋逐漸走向了繁榮。

    在趙禎身後,還跟著一名五十餘歲的男子,長得倒是端正,但一雙眼睛總透出一點陰鷙之氣,臉上的笑容也有點不正,顯得陰陽怪氣。

    此人便是國丈張堯佐,在傳統戲曲小說中,說包拯的死對頭是龐太師,也就是今天祝壽的主角龐籍,實際上並不是,龐太師原型應該是這個國丈張堯佐,張貴妃的父親。

    張堯佐手中還牽著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子,長得倒是一臉聰明,一雙眼睛也顯得很機靈,他叫做張椿,是張堯佐的孫子。

    歐陽修低聲對范仲淹道:「那個張椿據說也能看書過目不忘,在京城也是少見的神童,今天張堯佐帶他來,肯定是為神童獻壽而來。」

    這是北宋的一個風俗,長者過壽,一定要有一個聰明伶俐的男童上前獻壽桃,表示子孫延綿,而對於高門貴戶,聰明伶俐的男童獻壽桃就變成了神童獻詩,表示家族後繼有人。

    龐籍自己就有一個聰明異常的孫子,不需要別人多事,所以范仲淹並沒有親自帶范寧前來赴宴,就是怕龐籍多心。

    但這種名士薈萃的場合卻是給孩子揚名立腕的天賜良機,張堯佐當然不想放過,他便將自己孫子帶來了。

    龐籍急忙迎上前給官家見禮,他一眼看見了張椿,心中頓時有些不悅,張堯佐是來搶自己孫子的風頭嗎?

    趙禎笑著和龐籍寒暄幾句,目光一轉,看見了范仲淹,他心中有些歉然,新政是他讓范仲淹來主持,新政失敗,他又不得不將范仲淹、富弼等人趕出京城,讓他們做了替罪羊。

    「范愛卿,咱們君臣好久不見了!」

    范仲淹連忙上前行禮,「微臣感謝官家特批尹學士致仕。」

    趙禎點點頭,「聽說范愛卿在鄧州深受百姓愛戴,辦學有聲有色,朕也感欣慰。」

    「讓陛下牽挂了,望陛下保重龍體,勵精圖治,使我大宋更加繁榮富強!」

    這時,張堯佐陰陽怪氣道:「告訴范知事一個好消息,這兩年的朝廷財政收入,要遠遠超過慶曆五年啊!」

    言外之意就是說,沒有了新政,這兩年朝廷反而更好。

    范仲淹淡淡道:「這確實是個好消息,讓國丈費心了。」

    范仲淹綿里藏針,不露聲色回刺了一下,張堯佐頓時啞口無言。

    張堯佐的多事讓趙禎有些不悅,慶曆新政是在他的強烈要求下進行的,這豈不是說他趙禎的決策錯誤?

    趙禎擺擺手,對張堯佐道:「國丈不是有什麼事要問龐相公嗎?」

    張堯佐何等精明,他立刻明白自己說錯話了,官家不想提新政之事,他立刻把范仲淹丟到一邊,拉著孫子上前笑眯眯對龐籍道:「今天是龐公的好日子,為表達我的一點心意,我特地把孫子帶來為龐公獻壽。」

    龐籍心中大怒,若不是官家在場,他今天就要和張堯佐翻臉了,自己過壽,輪得到姓張的來獻壽?想利用自己的壽辰給他孫子揚名,如意算盤打得好啊!

    只是官家在場,他忍住怒火道:「多謝國丈美意,今天祝壽我已安排好了孫兒龐博,很遺憾,國丈說晚了一步。」

    「無妨,兩個孩子一起獻壽,豈不是好事成雙?」

    張堯佐打的是這個主意,他知道龐籍不會把機會給自己孫子,便想強插一腳,把自己孫子也安插進來。

    龐籍有點為難,不答應會得罪張堯佐,答應了他心中又不甘。

    這時,包拯站出來笑道:「龐相公,兩個神童獻壽確實更符合六十大壽的雙意,不過該由哪兩個神童獻壽,我倒覺得值得商榷。」

    張堯佐和包拯一向不和,他沒想到包拯在這件事也要找自己的茬,他頓時怒道:「包侍郎,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包拯依舊笑眯眯道:「我的意思說得很清楚,兩個神童中一個肯定要姓龐,而另一個卻不一定要姓張,我覺得龐相公會更喜歡真正的天賦神童來給他獻壽,龐相公,你說對不對?」

    龐籍明白包拯的意思,這叫給人做嫁衣,張堯佐借官家的名頭來強行安排雙童祝壽,安排好了,最後卻輪不到他,這倒是很有趣。

    「有道理!」

    龐籍點點頭,又對趙禎行禮道:「陛下,微臣作為壽翁,確實希望有真正的天賦神童來為微臣祝壽,取意吉祥!」

    趙禎微微一笑,「這件事主人做主,朕今天也是客人!」

    說完,他快步走上大堂,在主客位上坐下。

    張堯佐心中暗暗惱火,不過他也調查過,今天來了七八個孩童,能稱得上神童的,恐怕只有曾布。

    他冷冷道:「我孫子才十歲,如果包侍郎找個十三歲的神童來和我孫子比,那我也只能認輸。」

    包拯搖了搖頭,「我不找曾布,我推薦另外一個孩子,比你孫子還小兩歲,你可願意接受挑戰?」

    「哦?不知包侍郎想推薦何人?」張堯佐心中鬆了口氣,只要不是曾布,他就不怕。

    這時,所有人都向范寧的望去,范寧心中懊悔萬分,早知道包拯要拖自己下水,自己還跑來看什麼勞什子皇帝啊!

    但現在他想逃走已經不可能了,王安石緊緊拉住了他的手腕,就生怕他臨陣脫逃。

    包拯看了一眼范仲淹,范仲淹微微點頭,包拯便向范寧招手笑道:「小范,到我這裡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