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章 給拗相公上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章 給拗相公上課字體大小: A+
     

    接下來兩天范仲淹依舊去忙自己的事情,范寧都呆在歐陽修府中練字,范仲淹怕他有失,無法向他父母交代,便不准他再出門。

    雖然范寧還想再去逛逛勾欄瓦肆,但范仲淹有過交代,不讓他出門,歐陽倩也不肯帶他出去。

    好在回家孝敬父母的禮物已經買好,給母親買了幾色張古老店的胭脂和兩瓶玫瑰香水,給父親買了兩瓶中山園子店的千日春好酒。

    范寧也就打消了出去遊玩的念頭,專心在府中練字。

    這天下午,范寧寫完字,獨自在府中閑逛,路過客堂時,卻見一名年輕男子坐在客堂上,似乎是在等歐陽修回來。

    范寧見男子茶碗已空,便跑去廚下,讓人點了一壺茶。

    「客堂上那個年輕人是誰,已經坐了很久了吧!」

    管家呵呵笑道:「他呀!也算是老爺的弟子,每次回京都要前來拜訪,老爺很器重他。」

    「他是誰?」范寧有點好奇,能讓歐陽修器重的人,想必不會是普通人。

    「他好像叫....對了,他叫王安石!」

    「叫什麼?」范寧掏掏耳朵,他懷疑自己聽錯了。

    「小官人,他是叫王安石,上一屆考中進士,聽說剛剛升為縣令。」

    范寧忽然明白了,難怪祖父說自己會遇到王安石,原來王安石是歐陽修的弟子,這並不是巧合啊!

    這時,茶點好了,一名下人端起茶壺正要送去,范寧連忙笑道:「讓我來!」

    他接過茶壺,快步向客堂而去。

    .......

    年輕男子正是王安石,他進京是來參加相公龐籍的壽辰,龐籍對他十分器重,特地派人給他送去一張壽帖。

    王安石今天剛下船,便趕來拜訪恩師歐陽修,不料歐陽修卻不在家,他已經足足等了大半個時辰。

    一碗茶早已喝乾,他正口乾舌燥,見一個少年端茶壺進來,王安石連忙起身感謝。

    「你是在等歐陽前輩?」范寧笑問道。

    年輕男子聽范寧口氣,似乎並不是恩師府中人,也不是恩師學生,他不敢失禮,連忙抱拳道:「我剛從鄞縣來,進京公幹。」

    鄞縣就是今天寧波,范寧眉頭一挑笑道:「那咱們是半個老鄉啊!我從吳縣過來。」

    「原來少郎是平江府人,那裡人傑地靈,好地方,范相公就是吳縣人。」

    「范相公就是我祖父,我隨他一起進京!」

    年輕男子恍然,再次行禮,「原來是范公之後,失禮了,在下王安石,對范公新政敬佩萬分!」

    果然是王安石,范寧又稍稍打量一下這個年輕人,完全就是一個很樸實的鄉下後生,哪裡有半點名相的風采?

    「原來你就是王安石!」

    「范少郎也知道我?」

    「久聞....大名了!」

    范寧差點說出久聞『拗相公』大名,這時候王安石才剛參加工作沒幾年,離相公的距離還遠呢!

    不過再仔細看,范寧還是感覺到了王安石與眾不同的氣質。

    只見他長一張方臉,濃眉深目,目光炯炯有神,從骨子裡透出一種正氣。

    范寧不由暗暗誇讚,不愧是歷史上著名的改革家,從他的氣質就能看出他百折不撓的性格。

    王安石輕輕嘆口氣,「令祖的慶曆新政,可惜了!」

    范寧之所以對王安石有特殊興趣,是因為他曾經看過幾篇關於王安石改革的論述。

    王安石雖然精準切中了大宋的頑疾,但他並沒有找到病因,導致他改革不得其法,理不清思路。

    就儼如一隻無頭蒼蠅東奔西撞,浪費了大量時間和資源,最後眾叛親離,以至於失敗。

    令人怒其不爭,哀其不幸。

    范寧每每掩卷長嘆,如果自己回到大宋,他一定要狠狠將這個拗相公敲醒,告訴他正確的改革之道。

    而今天,自己坐在王安石面前,就猶如站在歷史的長堤上,范寧並不想挖開大堤,讓歷史長河徹底改道,這不是他的使命。

    但他希望大宋會因為自己的到來而變得更加美好,這也是他最大的心愿。

    范寧端起茶杯吹了吹,慢慢喝了一口,讓內心平靜下來。

    良久,范寧淡淡笑道:「新政上馬倉促,沒有根基,不得其法,就如空中樓閣,不失敗才怪!」

    「這是令祖總結的?」

    范寧搖搖頭,「這是我說的!」

    王安石吃了一驚,他又細細品范寧話中之語,越品越覺得深刻。

    慶曆新政就是推出太倉促,在朝中根本沒有達成共識,才一年就因反對者太多而失敗。

    王安石在同輩好友中被戲稱為王變法,並不是他到中年後才有變法之心。

    他在讀書時就胸懷大志,一心要做番事業,改變大宋積貧積弱的局面。

    前年范仲淹實施新政時,他只恨自己太年輕,不能鞍前馬後跟隨。

    所以只要提到變法新政他便興緻盎然,尤其對面是范公的孫子,雖然年少,想必見識也不凡。

    王安石不知道一個多月前,范寧還在村裡被人叫做范獃獃,足不出村,最遠只去過小鎮。

    王安石連忙問道:「少郎能否告訴我,為什麼說新政沒有根基呢?」

    范寧知道後來王安石變法走了不少彎路,導致挫折重重,最終失敗,便有心指點他一下,或許變法的命運就會多少有所改變。

    現在王安石還年輕,可塑性極強,現在教他,能改變他的思路和原則,如果等十幾年後再教他,只能是左耳進,右耳出了,拗相公的性格可不是一般的固執。

    范寧又給自己的茶碗里斟滿,笑問道:「那我先問你,變法的本質是什麼?」

    王安石沉思一下道:「變法的本質是興利除弊,改變一切阻礙大宋富強的陳規舊制!」

    范寧搖搖頭,「那個是變法的方向,不是本質。」

    「那你說變法的本質是什麼?」王安石開始固執起來,很認真地和范寧爭辯。

    范寧伸手蘸一點茶水,隨手在桌上畫了個圓,又在圓的內部打個叉叉,輕描淡寫說道:「這就是變法的本質,通俗地說,就是分餅!」

    王安石呆了一下,喃喃道:「分餅?」

    「對!分餅。」

    范寧又繼續道:「天下的財富就是這塊大餅,權貴佔得太多,百姓和朝廷佔得太少,所以弊端百出,國家積弱,百姓積貧,所謂變法的本質就是要把權貴的財富切走一塊,分給朝廷和百姓。」

    范寧用最通俗的語言,血淋淋地撕開表象露出了本質,王安石儼如被雷擊一樣,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一直認為大宋積弱積貧是因為各種陳規陋習阻礙了大宋走向富強。

    比如朝廷對軍隊歧視,官府對關係民生的資源控制太深等等。

    只要能打破各種陳規舊習,精兵簡政,梳理清楚各種關係,那麼大宋的『三冗』困境就能逐漸扭轉。

    但今天他卻聽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分餅理論,他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從前想得太膚淺了。

    但王安石要被說服也不是那麼容易,他立刻反駁道:「也不對,那軍隊變法應該和分餅無關吧!」

    范寧搖搖頭,「軍隊最大的弊端在於冗兵,大宋養了百萬大軍,朝廷財力不堪重負,我說得沒錯吧!」

    「確實如此!」

    「你想過沒有,這百萬大軍中又有藏多少貪蠹之輩在拚命吸吮軍費?」

    范寧目光炯炯地注視王安石,又繼續道:「你要變法軍制,減少冗兵,削減軍費,或者把軍費真正用於士兵,那麼會侵犯誰的利益?不就是分餅嗎?」

    王安石心中如一道閃電劃過,他變得沉默不語,不再爭辯,而是虛心地聆聽范寧的敦敦教誨。

    「變法的根基在哪裡?就在於支持者,支持者越多,根基就越牢固,但不要指望權貴會支持你,那是與虎謀皮。

    真正支持者是天下百姓,是實權天子,是無數和你一樣渴望通過變法而使國家富強的中低層官員。

    這就需要你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哪怕是鄉間老農,哪怕是宮裡的宦官,只要他們都說變法是對的,那麼無數聲音合在一起就會震動天下」

    王安石低低嘆息一聲,「說起來簡單,可做起來又談何容易啊!」

    范寧微微笑道:「說起來簡單,其實做起來也不難,這就是我剛才說的,不得其法。」

    王安石已經完全忘記了范寧的年齡,他起身長施一禮,「請少郎教我!」

    「變法要得到大家支持,就需要先讓大家看到變法的好處,這就需要先做一個試點,一個州或者一個縣。

    在一個試點成功了,然後再推廣,就會得到大家的認同和支持。

    同時試點中遇到什麼阻礙和反對,然後怎麼解決矛盾,這就叫積累經驗,同時也給了所有支持者信心。

    只要有了信心,那什麼事情都好辦了。」

    范寧喝了口茶,又繼續道:「變法的第二個方法就是要循序漸進,先易后難。

    就象伐樹,不可能一刀斬斷大樹,總要一刀一刀砍,先找最薄弱處下刀,到最後,再粗壯的樹也會倒下。

    所以變法不能急,得慢慢來,一步步推進。」

    范寧的一番話就像一把刀,狠狠插進了王安石的心窩,把他的心豁開一個大口子,不僅一股清新的風吹進來,而且心中也被照得亮堂了。

    這時,門外傳來說話聲,似乎是自己祖父回來了。

    范寧便起身笑道:「再送王縣令一句話,變法要學會妥協,和權貴盡量不要你死我活鬥爭。

    最好的辦法是大家一起把餅做大,在分配新餅時多給朝廷一點,多給百姓一點,盡量少地觸動權貴的底線利益,抵抗就不會過於強烈,那麼變法就會成功,言盡於此,王縣令好好考慮吧!」

    范寧把後世總結的,關於王安石變法的經驗教訓都傳授給了王安石本人,但時間倉促,王安石未必能消化,等以後有機會,自己再給他開幾門課,好好教授一番。

    范寧走了,王安石還獃獃地站在那裡,彷彿變成了一座雕塑。

    范寧知道自己今天已成功在王安石心中種下了一顆種子,它會生根發芽,會慢慢長成參天大樹。

    那時,他或許會爬上大樹之巔,和王安石一起修復這幅壯美的大宋萬里江山圖。

    范寧心情十分暢快,自己今晚一定會睡得很香甜,至於王安石今晚能否睡著,那就不關他的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