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章 我爸是侍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章 我爸是侍郎字體大小: A+
     

    范寧先找了一處人最少的彩棚,這是一座猜謎棚。

    台上掛了數十塊小木牌,每一塊牌子就是一個謎,也沒有人招呼,需要自己走上台去猜謎。

    上面有幾名士子正低頭冥思苦想。

    范寧精神一振,猜謎可是自己最拿手的,百猜百中。

    他興緻勃勃走上台,只見一名書生正盯著一塊木牌發獃,便湊上前看了看。

    『六十天,射一字』

    很通俗簡單的謎語,范寧笑了起來,書生連這個都猜不到,這不就是朋友的『朋』字嗎?

    「猜中了怎麼辦?」他問旁邊的書生。

    「把它摘下來拿去領獎,猜對一個獎五文錢。」

    書生忽然問范寧,「小官人猜到了?」

    范寧笑眯眯把牌子摘下來,對他道:「是個朋字!」

    書生重重一拍腦門,「對呀!六十天可不就是兩個月嗎?」

    范寧又轉向另一塊牌子,『話別之後棄前嫌(射一字)』

    他隨手把牌子摘下來,這是個『謙』字。

    再看左邊的牌子,『關雲長走麥城(射一字)』

    范寧略一思索,便將牌子摘下來了,這是『翠』字

    ......

    范寧如魚得水,一口氣將五十隻木牌全部摘下,看得旁邊的幾名書生目瞪口呆。

    范寧有點不好意思了,又掛了一塊木牌回去,笑眯眯道:『這塊留給你們,慢慢猜哈!』

    他轉身跑去後面,看棚子是個老者,他坐在桌前,正托著腮打瞌睡。

    『嘩啦!』一堆牌子丟在他面前,「老丈,兌獎了!」

    老者嚇了一跳,看看眼前的一堆牌子,又看了看范寧,「小哥兒都猜到了?」

    「那是!」

    范寧得意洋洋道:「我一個一個告訴你,招手不見走來,可是『超』字?」

    「沒錯!小哥兒猜中了。」

    「日近黃昏,射一地名,可是洛陽?」

    「太對了!就是洛陽。」

    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你太過份了!」

    范寧一回頭,只見剛才的小蘿莉站在自己身後,手中拿著一塊木牌,滿臉憤怒地望著自己。

    「小妹妹,怎麼了?」范寧眨眨眼問道。

    「貪心自私的大混蛋!」

    小蘿莉狠狠將手中木牌摔在他面前,一跺腳,怒氣沖沖走了。

    范寧心中暢快之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老者明白了,搖搖頭對范寧道:「你把全部牌子都拿走,小娘子生氣了。」

    「那是她太性急。」

    范寧眨眨眼笑道:「難道我猜完,你就不掛了?」

    「那也是!」

    范寧拾起地上牌子,眼一挑,『劊子手的嘴臉,射一官名。』

    「哈!這個謎底是宰相,對不對?」

    ........

    范寧還從未這樣高興過,猜了一通謎語賺了兩百五十文錢,還出了一口惡氣,實在太爽了。

    他哼著小曲從彩棚背後走出來,去書攤上花十文錢買了一隻挎肩布袋。

    拍了拍袋子里嘩嘩作響的銅錢,范寧只覺心滿意足,又轉身向另一座彩棚走去。

    范寧直到這時才發現幾座彩棚的奧秘,每座彩棚頂上掛著金花,數量越少,表示獎金越低。

    難怪燈謎棚沒人,上面只掛了一朵金花。

    最東面的棚子上掛了九朵金花,獎金最高,下面人山人海,范寧估計自己也擠不進去。

    這時,他忽然看見了大寶劍女俠,站在五朵金花的棚子前,儼如鶴立雞群,士子們都自慚形穢地離她遠一點,小蘿莉應該就在裡面。

    五朵金花,倒不知是什麼題目?

    范寧擠上前,只見彩棚正中有兩個大字:『對聯!』

    范寧這才知道,原來這裡是對聯棚,就不知道彩頭是多少?

    台上站著一名中年文士,身著白色襕袍,頜下留著長須,滿臉笑容,看樣子應該是主持人之類。

    中年文士呵呵笑道:「剛才李衙內對得好,柳絮因風起,他對梧桐怨霜來,堪稱妙絕之對,這位小娘子的芭蕉由雨垂,就稍微欠一點火候,這一局是李衙內勝。」

    范寧這才看見剛才的小蘿莉,她就站在大寶劍女俠的前面,滿臉不高興,原來她在和人比試。

    另一邊則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士子,衣著華麗,手執一柄摺扇,他用摺扇輕輕的打著手心,臉上頗為得意。

    范寧頓時心中鄙視,人家是一個六七歲的小丫頭,你這個大老爺們比贏了還得意,丟不丟人?

    主持人手一招,一名小廝走出來,手端一面朱漆木盤,木盤裡是一堆銅錢,大概有幾百文。

    「這是第二局彩頭五百文,恭喜李衙內了!」

    周圍十幾名士子響起一片叫好聲,「這次李兄請客!」

    「好說!好說!」

    那位李衙內滿臉笑容,扇子輕輕一揮,旁邊一名隨從連忙將錢接了過去。

    這時,小蘿莉恨恨道:「劍姐,不跟他們比了,我們走!」

    「咦!」范寧一陣驚訝,這小丫頭說的竟是吳縣土話,她居然是自己同鄉。

    小蘿莉轉身正好看見范寧,眼睛一瞪,「怎麼又是你?」

    范寧笑眯眯道:「地方就這麼大,我也沒辦法。」

    小蘿莉本想離去,可正好看見了范寧,她心中賭了一口氣,又不走了。

    李衙內笑容輕佻地一側身道:「小娘子不是要走嗎?請!」

    小蘿莉冷哼一聲,「第三局還沒有比,還不知鹿死誰手呢!」

    這時,台上主持人又笑道:「小娘子和李衙內各勝一局,一比一,第三局決勝,兩位準備好了嗎?」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李衙內和這個小娘子。

    主持人緩緩道:「下面我出上聯,兩位請看好了。」

    這時小廝走了出來,他用竹竿挑著一幅字,上面寫著第三局的上聯,『松山晚宿聽泉響』。

    上聯一出,李衙內立刻低頭苦思,范寧見小蘿莉秀眉皺成一團,也在冥思苦想,便低聲自言自語道:「我記得寒山寺好像有首詩,叫什麼來著?」

    小蘿莉眼睛一亮,立刻高聲對道:「楓橋夜泊聞濤聲!」

    「好!」主持人頓時鼓掌叫好,「好一個楓橋夜泊,第三局小娘子對上了。」

    李衙內想了半天,也找不到一個更好的下聯,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小蘿莉贏了第三局,拿到五百文賞錢,臉上笑開了花,拉著大寶劍女俠便走,路過范寧身邊時,她也彷彿自言自語道:「謎語之事,本姑娘就算了。」

    說完,她揚長而去,范寧啞然失笑,這個小蘿莉人小鬼大,倒挺有意思。

    這時,李衙內走上前,打量一下范寧的衣著,見他穿一身細麻長衫,心中頓時有利幾分輕視,便向范寧拱拱手,「不知小官人貴姓,仙鄉何處?」

    「在下姓范,平江府人。」

    「原來是平江府人,難怪小官人知道楓橋夜泊。」

    范寧心中警惕起來,「這傢伙好長的耳朵!」

    范寧也笑了笑,拱手回禮道:「李衙內有什麼指教?」

    一群士子涌了上來,七嘴八舌問道:「衙內,怎麼回事?」

    李衙內呵呵一笑:「這位小官人深藏不露,我倒想和他比一比。」

    這時,范寧發現小蘿莉又回來了,她嘴角含笑,眼中帶著一絲狡黠,遠遠站在一邊,就彷彿在雲端里看熱鬧一般。

    范寧也微微笑道:「不知這位兄台仙鄉何處,在哪裡高就?」

    「我就是東京本地人!」

    李衙內用扇子指指背後一群士子,「我們都是太學生。」

    范寧點點頭,「原來是太學生,年輕有為啊!」

    旁邊一名太學生急於獻媚,呵斥范寧道:「鄉下來的小子,李衙內的父親可是禮部侍郎,李衙內本人今年開封府解試排名第二。」

    李衙內刷地撐開摺扇,輕輕扇了扇,臉上充滿了傲慢和得意之色。

    范寧撓撓頭,「這個侍郎在京城排名第幾?」

    周圍頓時響起一片鬨笑,在京城,一個小小的侍郎確實不算什麼。

    只是禮部侍郎主管科舉,士子們當然都要拚命拍這個李衙內的馬屁。

    李衙內臉色一變,給一名同伴使個眼色,同伴連忙跑上台,對主持人附耳說了幾句。

    主持人點點頭道:「李衙內既然要和這位小官人比試一番,那麼就按規矩來,三局兩勝。」

    李衙內眉毛一挑,目光變得陰冷起來,「怎麼樣,楓橋夜泊老弟敢不敢和我比一場?」

    范寧淡淡一笑,「既然李衙內的父親是禮部侍郎,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李衙內全名李湛,正是禮部侍郎李伯裔之子,上個月他參加開封府解試,獲得第二名,在太學也很有名氣。

    今天他和一群太學同窗來逛萬姓交易,在對聯棚前見小娘子長得頗為可愛,便有心逗逗她。

    不料范寧在關鍵時刻的一個提醒,反而被小娘子翻盤贏了,讓李湛在同窗面前丟了面子。

    這口氣他怎麼可能咽得下去,他今天非要好好教訓這個臭小子一番不可,當然,文人的教訓就是公開比試羞辱對方。

    這時,外面圍得士子越來越多,主持人高聲道:「第一局開始,兩位請看上聯!」

    小廝用竹竿挑著上聯走上前,只見上聯是:『輕霜隱隱路邊草。』

    范寧猜謎是高手,對聯他並不擅長,可他腦海卻記著古今流傳的幾千條對聯,根本就不怕這位解試第二名。

    范寧略略想了想便笑道:「李衙內先說,還是我先說?」

    李湛哼了一聲道:「我對下聯,濃霧蒙蒙空中月!」

    「好!」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叫好。

    主持人點點頭,「這幅下聯不錯,不知這位小官人可有下聯?」

    范寧隨即高聲道:「我的下聯是:重山疊疊畫間峰!」

    四周卻一片安靜,沒有叫好聲,雖然范寧的下聯更大氣,更有意境,但聽說這位李衙內的父親是禮部侍郎,士子誰都不敢輕易得罪他。

    主持人勉強笑道:「兩幅下聯都不錯,第一局就算平手吧!」

    「胡說!」

    小蘿莉頓時跳了起來,怒道:「明明是后一幅對聯更好,你怎麼能睜眼說瞎話!」

    主持人見他們都是小孩,便不睬小蘿莉的抗議,又高聲道:「第二局開始,請兩位看上聯!」

    這時,范寧回頭看了小蘿莉一眼。

    小蘿莉卻哼了一聲,眼睛向上翻去,給他一個白眼,自己的利益不爭取,輸了也活該!

    第二局的上聯已經挑出來了,「三星日月光。」

    范寧點點頭,這幅對聯在南宋岳珂的《桯史》中有記錄,算是一幅歷史名聯,傳說歷史上那幅最好的下聯是由蘇東坡對出來。

    李湛搶先對道:「我對一陣風雷雨。」

    四周卻一片鴉雀無聲,『一陣風雷雨』早就有了,是公認的絕對,這個李湛明顯有點耍無賴,這可是別人的下聯。

    小蘿莉冷笑道:「好一個一陣風雷雨,不愧是解元第二名!」

    主持人著實尷尬,半晌解釋道:「我並沒有說,一定要自己對出來,所以李衙內的下聯也算是符合要求。」

    李湛得意洋洋望著范寧,「臭小子,你現在怎麼辦?」

    范寧卻淡然一笑,仰頭道:「我也有一個下聯,上面司儀還要不要聽?」

    主持人連忙笑道:「當然!我們願意洗耳恭聽!」

    范寧不慌不忙道:「我的下聯是『四詩風雅頌』,如何?」

    四周先是一片寂靜,隨後便爆出一片熱烈的喝彩聲,「好!好一個四詩風雅頌!」

    對句中的『詩』是指《詩經》,《詩經》又分為《風》《雅》《頌》三部分,但《雅》又分為《大雅》和《小雅》,合在一起正好四部分。

    周圍士子個個都苦讀經書,焉能不明白其中的絕妙,這時就算禮部尚書來也不管用了,鼓掌聲一陣高過一陣,大家紛紛為這幅千古絕對喝彩。

    連小蘿莉也撅著嘴道:「算他有點道行!」

    這時,李湛臊得滿臉通紅,他哪裡還有臉皮再比下去,大家都知道他是抄的,可人家是自己對出來,而且是一幅真正的精絕之聯。

    他推開眾人便灰溜溜地走了,這場文斗沒有再繼續比下去的必要了。

    .............

    范寧嘴裡哼著小曲,得意洋洋往回走,手中掂著一錠銀子,足足有五兩重,這是今天的最高獎金,比九朵金花的五經填字還要高。

    彩棚主人為感謝他的絕妙對聯而頒發了特別大獎,五兩銀子價值五千文錢,范寧心花怒放,這次來京城不枉此行了。

    忽然,他覺得耳朵一痛,竟被人揪住了,「你跑哪裡去了,阿姐到處找你!」

    原來是歐陽倩來了,他連忙掙脫歐陽倩的手,只見她另一邊拎著一隻袋子,冒著熱騰騰的肉香味,令人垂涎欲滴。

    范寧連忙笑嘻嘻把銀子舉到她面前,「倩姐幫我看一看,這是什麼?」

    「這是銀子,你....你從哪裡搞來這麼多銀子?」

    「說來話長,有個大戶人家的小娘子迷路了,哭得可傷心,我帶她找到了父母,她父母為感謝我,就給我五兩銀子。」

    「這種事情你也好意思收人家錢?」

    「我也不想要,但人家硬塞給我,哎!沒法子,倩姐,我給你買胭脂去。」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們去張古老店,它們家的胭脂最好。」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