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章 假亦真時真亦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章 假亦真時真亦假字體大小: A+
     

    既然是曾布提出挑戰,自然不會是他出題,范仲淹也不會站出來,畢竟歐陽修才是主人。

    歐陽修捋須想了想,問曾佈道:「諸多經文中,你還有哪些經文沒有讀過?」

    曾布躬身道:「回稟師父,學生還有《春秋》尚未涉獵。」

    歐陽修便笑問范仲淹,「《春秋》如何?」

    《春秋》是五經中比較冷僻的偏門,范寧當然也不可能讀過。

    范仲淹便點了點頭,「那就用《春秋》吧!」

    歐陽修立刻令下人去取來三本《春秋》,遞給了三人,他對范寧笑道:「比試背書一般是以一炷香為限,能背多少算多少,明白我的意思嗎?」

    范寧點點頭,「我明白!」

    歐陽隨即令人取來一炷香點燃,計時開始。

    三人立刻翻開書,在大堂內來回踱步,開始默默記誦。

    其實《春秋》這本書,范寧在前世就已經讀過了,而且能倒背如流,只是時隔兩年,他還需要溫習一下。

    一炷香很細很短,全部燃完大約十五分鐘左右,所以又有一炷香時間之說。

    不一會兒,香已燃盡,歐陽修便喊道:「停!」

    三人停止了背書,歐陽倩臉上有些懊悔,顯然她背下來不多。

    她目光又熱切地向曾布望去,曾布笑容滿面,顯得信心滿懷,令她心中一陣竊喜。

    「如何,你們三人誰先來背?」歐陽修笑問道。

    曾布剛要開口,范寧卻搶先舉起手,「我先來吧!」

    范仲淹捋須暗暗點頭,一般而言當然是晚背書者佔便宜,他可以得到前面人的提示。

    范寧肯搶先背書,足見他為人光明磊落,這一點令范仲淹很欣慰。

    曾布卻不想佔便宜,便道:「那我去堂下等候!」

    范寧擺擺手,「不用走開,小弟背得不妥之處,還請曾兄指教!」

    歐陽修接過書笑道:「你能背多少就背多少。」

    范寧便從『隱公元年』一節開始背起:

    『惠公元妃孟子,孟子卒,繼室以聲子,生隱公......』

    他一口氣背到文公七年,忽然發現范仲淹臉色不對,這才意識到自己背得太多,他連忙停下,撓撓頭笑道:「不好意思,就只背下了這麼多。」

    這時,大堂上所有人都被驚得目瞪口呆,這才短短的一炷香啊!范寧居然能背下半本《春秋》,簡直不可思議。

    《春秋》全本一萬八千餘字,范寧差不多背了近一萬字,竟一字不錯,著實將眾人震驚住了。

    范仲淹連忙抓住范寧手臂問道:「這本書你是不是已經背過?」

    范寧連忙搖頭,「孫兒是第一次讀它。」

    歐陽修輕輕拍了拍額頭,嘆息道:「我算是見識到了,世間竟有這等記憶超群的神童。」

    曾布滿臉羞愧,他自詡過目不忘,但一炷香時間他也只記住了兩千字左右,和范寧差得太遠,令他自愧不如。

    歐陽倩心中卻十分不服氣,曾大哥的記憶力在京城無人能比,他怎麼可能輸給這個小傢伙?這小傢伙說不定作弊。

    想到這,歐陽倩笑道:「比試當然要三戰兩勝才有說服力,爹爹不妨再比第二場。」

    歐陽修有點不好意思,便笑著問范仲淹,「兄長的意思呢?」

    范仲淹心中也明白這場比試說服力不夠,畢竟《春秋》在天下各地書屋都能買到。

    「再比第二場吧!」

    歐陽修想了想,便取出一篇文章笑道:「這篇文章是我去年在滁州的一次遊記,半月前才寫完初稿,還沒有人看過,你們每人瀏覽一遍,然後默下來。」

    范寧心中一動,該不會是《醉翁亭記》吧?

    歐陽修把文稿先遞給了范寧,第一句便是『環滁皆山也.....』

    范寧心中暗暗竊喜,果然是《醉翁亭記》,他又匆匆瀏覽一遍。

    但不等他再細看,歐陽修便將文稿從他手中抽走,又遞給了曾布。

    曾布也沒有佔到便宜,只草草瀏覽一遍,文稿又轉到了歐陽倩手中。

    歐陽倩還沒有看完,文稿便被父親收走了,她急得一跺腳,「爹爹給我看的時間最短!」

    歐陽修呵呵一笑,「你本來就是湊熱鬧的,看不看都無所謂!」

    歐陽倩撅了撅小嘴,退下去又不甘心,只得乖乖坐下開始默寫。

    曾布運筆如飛,生怕自己記下內容轉眼便忘記。

    范寧卻很猶豫,按照正常的記憶,他最多只能記下六成左右,但偏偏自己知道全篇。

    到底只寫六成,還是全篇都默下來?

    他眼角餘光偷偷向曾布一瞥,見曾布居然已經寫了不少,正停筆沉思。

    范寧不再猶豫,索性提筆將《醉翁亭》全篇默了下來,不過范寧還是吸取背《春秋》的教訓,在後面稍微改了幾個字。

    畢竟太完美就不真實了。

    不多時,三人將各自的稿子交給歐陽修,歐陽修心裡有數,他給三人時間太短,完全記下來是不可能的,就看誰記得更多一點。

    首先被淘汰的是歐陽倩,她只記下三行,還記錯了三個字。

    歐陽倩倒不沮喪,她本來就只是湊湊熱鬧,她更關心曾布,只要曾布能戰勝那個臭小子,她就開心。

    曾布還不錯,記下了四成,不過有五個地方記錯了。

    歐陽修提筆將錯誤的地方圈出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曾布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還不錯,能記住六成,比我預料的要好一點。」

    歐陽修笑了笑,便放下曾布的卷子,又滿懷期待地拿起了范寧的卷子。

    剛才背誦《春秋》,這孩子表現得令他十分震驚,不知這一次又能他帶來什麼震撼。

    剛拿起卷子,歐陽修便愣住了,這....這字簡直.....

    歐陽修有點不可思議地向范寧望去,范寧當然明白他目光中的驚訝,也不著惱,笑嘻嘻道:「前輩現在改比書法還來得及!」

    范仲淹卻有點慚愧,嘆口氣道:「這孩子別的都還不錯,就是書法太糟糕,還望永叔多多指點他一二。」

    歐陽修寬厚的笑了笑,「我當年像他這麼大時寫字也不行,其實書法也沒什麼訣竅,多多練習就是了,今天我不評論,等十年後再看。」

    他這才細看范寧默寫的《醉翁亭記》。

    漸漸的,歐陽修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居然一字不錯,讀到最後,他忽然發現范寧竟然默全了,他一下子愣住了,「不可能!」

    雖然大家都誇讚神童過目不忘,事實上,過目不忘是一種誇張的說法,看一遍就能記住的人,幾乎是鳳毛麟角,就算是天賦神童,也要至少看兩遍。

    而歐陽修給范寧的時間最多只能看一遍。

    他目光奇怪地注視著范寧,這孩子真有這麼厲害?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能全記住,還是.....

    「你什麼時候讀過我這篇文章?」歐陽修脫口問道。

    歐陽修這句話問得有點荒唐,女兒歐陽倩和曾布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連范仲淹也啞然失笑,永叔今天是怎麼了?

    范寧卻不慌不忙道:「歐陽前輩認為我事先已經讀過這篇文章?」

    歐陽修語塞,這篇《醉翁亭記》是自己才寫不久,從未示人,連女兒都沒機會,第一天來京的范寧更不可能看到。

    可是......

    歐陽修慢慢坐下,他心中異常震驚,居然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背全,這怎麼可能?他才八歲啊!

    這時,范仲淹笑道:「永叔能否給我看一看?」

    歐陽修把卷子遞給他,范仲淹捋須細細看了一遍,又從桌上拾起原稿對照。

    范仲淹並不像歐陽修那樣反應激烈,他早已經領教過范寧的驚人的記憶力了。

    「永叔,你看這兩段!」

    范仲淹將卷子最後的幾處不同指給歐陽修看。

    『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謂誰?廬陵歐陽修也。』

    「你看他的默寫,他把中間的『太守也,太守謂誰?』漏掉了。

    還有,『已而夕陽在山,人影散亂』,他寫成了『人影雜亂』。

    由此可見,我這個孫子的記憶能力還並不是太完美,還是有缺陷。」

    歐陽修剛才沒有發現,他再細看,果然在最後有兩處默寫錯誤。

    范仲淹說得對,范寧雖然記憶有極高的天賦,但還不是那麼完美,他看了看范寧,還是長長嘆息一聲,「可就算如此,令孫過目不忘的本事也太令人震驚。」

    曾布臉色一變,垂頭喪氣地低下頭,他知道第二次比試又輸了。

    歐陽倩小嘴動了動,簡直要氣哭了。

    歐陽修又忍不住將范寧的卷子細細看了三遍,這才搖搖頭,對范仲淹道:「令孫天賦稟異,真神童也,我歐陽修服了!」

    范仲淹還是第一次聽到歐陽修如此誇讚一個孩子,他心中著實高興,卻捋須微微笑道:「論真才實學,他比曾布還差得遠,賢弟太誇獎他。」

    范仲淹一回頭,見范寧眼中有一種掩飾不住的得意,氣得伸手在他頭上重重敲了一記,「謙虛的話在哪裡去了?趕緊給我說出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