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章 勇斗小曾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章 勇斗小曾布字體大小: A+
     

    歐陽修狠狠瞪著范仲淹,「沒見過像你這樣公開佔便宜的,居然讓你孫子叫我伯伯!」

    范寧發現自己自從有了范仲淹這個便宜祖父后,他對名人的免役能力迅速提高。

    眼前的歐陽修竟然只讓他略有一陣小激動,然後就歸於平靜了,相對於激動,他心中更多是一種好奇。

    原來這位就是唐宋八大家的歐陽修,看起來比祖父年輕得多。

    他連忙躬身行禮,「晚輩范寧給歐陽前輩請安!」

    歐陽修有點詫異,他又深深看了一眼范寧,回頭對范仲淹道:「你孫子真的很聰明啊!」

    歐陽修和范仲淹相差二十歲,兩人其實是忘年交,從不論輩分。

    范寧顯然也看出了這一點,所以他稱呼歐陽修為前輩,也不提輩分,這就叫各交各的,巧妙避免了稱呼伯父帶來的尷尬。

    范仲淹卻淡淡道:「有我誇獎他就夠了,你就不要再多事,以免他連字都不會寫了。」

    范寧頓時滿臉通紅,一張老臉有點掛不住。

    祖父這是在敲打他呢!北上十五天,他就在船上練了十五天的字,但進步卻不大,只是稍微工整一點。

    他的字距離『書法』二字還差十萬八千里,讓范仲淹著實有些失望。

    「我們進府里說話!」

    歐陽修連忙將范仲淹祖孫讓進府中,范仲淹打量一下房子道:「永叔,你確實該買宅了,總這樣租別人的房子也不是辦法,要不你夫人真要把你趕出家門了。」

    歐陽修嘆口氣,「京城房價那麼高,我哪裡買得起?希文,我們不提此事,會影響心情,今晚小弟給你接風,我們不醉不休!」

    范寧心中好笑,怎麼宋朝也和後世一樣,見面就聊房價,不過他也很好奇,現在京城的房價是多少?

    ........

    歐陽修將范仲淹請到客堂,兩人分賓主落座,雖然旁邊空著幾張椅子,但范寧還是乖巧地站在范仲淹身後。

    在眼前這兩位宋朝大佬面前,可沒有他的位子。

    兩人寒暄幾句,范仲淹便取出一包團茶放在桌上,笑著推給了歐陽修,「家鄉的一點土產,雖然不值幾個錢,但貴在心意。」

    「好香!」

    歐陽修深深嗅了一下茶香,對范仲淹笑道:「這香味應該是洞庭東山腳下那十畝茶園內的,最上等的貢品,市場都買不到,沒想希文給我送來了,今天真是好福氣啊!」

    范寧在一旁看了半天,他怎麼也認不出這幾塊略有些發白的茶餅就是後世鼎鼎大名的碧螺春。

    這時,堂下走過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歐陽修看見他們,連忙招手,「阿布,倩兒,你們兩個進來!」

    兩人快步走進大堂,走在前面是一個少年,比范寧高一個頭頂,大約十三四歲,長的眉目清秀,他進來先給歐陽修新一禮,口稱師父。

    歐陽修笑著給范仲淹介紹少年,「希文,這便是我的小徒曾布!」

    范仲淹捋須一笑,「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少年聽說眼前老人竟然就是名聞天下的范仲淹,他眼中閃過一道驚喜,連忙深深給范仲淹行一禮,「學生曾布參見范公!」

    范寧暗暗思忖,原來這少年就是曾布,曾鞏的弟弟,歐陽修的寶貝徒弟不會就是他吧!

    范寧沒有猜錯,曾布可是京城赫赫有名的神童,幾年前就在京城大放異彩,被歐陽修看中,收為弟子,剛剛參加完童子科解試。

    歐陽修有弟子十餘人,曾布年紀最小,也是最被歐陽修器重的一個。

    不過此時范寧的目光更多集中在少女身上,只見她烏黑的秀髮梳成了雙環髻,內穿白色繡花的襦衣,下穿一條紅色百褶長裙,外面又套一件淺黃色褙子,裊裊娜娜地走進大堂。

    待少女走近,范寧頓時眼前一亮,他還從未見過這麼容顏俏麗,這麼氣質優雅的宋朝少女。

    簡直就是『回身舉步,恰似柳搖花笑潤初妍』。

    她年紀和曾布差不多,也是十三四歲,卻長得極為秀美,一雙大眼睛左右顧盼,一對美瞳儼如黑寶石般熠熠生輝。

    少女雖然還未成年,但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俏美如花。

    一時間,范寧竟然有點看呆住了。

    這個少女叫做歐陽倩,是歐陽修第三個妻子薛氏所生,也是歐陽修的長女。

    歐陽倩上前先給父親施一禮,又盈盈給范仲淹施個萬福禮,美目含羞,朱唇輕吐道:「倩兒給范伯伯請安!」

    范仲淹笑了起來,對歐陽修道:「幾年不見,倩兒已經長這麼大了,黃毛小丫頭變成了俏小娘,時間過得真快啊!」

    這時,曾布迅速瞥了一眼范寧,見他獃獃的看著歐陽倩,眼睛里竟冒出光來,他心中著實有些不悅,便笑問道:「這位小兄弟是…….」

    范寧的目光立刻收回,上前施一禮,淡淡笑道:「在下范寧,吳縣後輩末學。」

    歐陽修呵呵笑道:「阿布,范少郎是范公之孫,深得范公真傳,你要好好向他請教!」

    得到師父的暗示,曾布心領神會,又笑問道:「不知范賢弟平時讀什麼書?」。

    「我所獵甚雜,不能和曾兄相比。」

    「不妨!不妨!不如我們切磋一二,讓愚兄領教一下賢弟的胸中錦繡。」

    曾布十分目光熱切,他和歐陽倩情投意合,早已互生情愫,一直渴望能得到師父歐陽修的同意。

    但師父始終沒有表態,今天遇到了范仲淹的孫子,如果自己能夠狠狠打壓這個小屁孩一番,給師父掙足面子。

    或許師父一高興就會答應他們的婚事。

    況且能有機會能在倩兒面前好好表現一番,更是讓曾布心中振奮和期待。

    歐陽修也頗有興緻,捋須微微笑道:「阿布不要輕敵哦!范少郎可是少見的神童。」

    范寧心中有點驚訝,歐陽修這是在慫恿嗎?

    范寧回頭看了一眼祖父范仲淹,徵求他的意見。

    范仲淹心中卻生出一絲苦笑。

    這個爭強好勝的歐陽修啊!自己剛才不過是開個玩笑,他真的就把寶貝徒弟叫來了,不知道自己的孫子才八歲嗎?

    其實文人好鬥已是大宋的一個頑疾,從上到下都不能免俗,興之所至就要和對方比試一番。

    朝廷上的黨閥之斗就不用說了,文雅一點的,斗詩、斗詞、斗畫、斗書法、斗對聯甚至鬥茶、斗石、斗蛐蛐。

    所以曾布此時提出和范寧比試一番也並不奇怪。

    范仲淹對范寧同樣抱有很大的希望,他想看看范寧是怎麼處理這件事,輸了沒關係,但不能輸了風度。

    他便笑著點點頭,讓范寧隨意發揮。

    范寧又偷偷看了一眼旁邊小美人,見她臉上帶著一絲輕蔑地看著自己,但她看向曾布時,目光里卻充滿了崇拜。

    范寧忽然明白了,這個曾布是想拿自己當擦鞋布,在美人面前表現一番呢!

    這讓范寧心中有點不高興了,你可以想取悅小美人沒關係,但你不能踩著范爺的頭去討好小美人。

    「不知曾兄想切磋什麼?」

    曾布想了想便道:「我比你大幾歲,比學識恐怕有大欺小之嫌,不如我們就來比比背書。」

    曾布記憶力驚人,看書過目不忘,這是他最得意的天賦。

    這時,歐陽倩笑道:「曾大哥,我也參加吧!」

    「好!師妹也參加。」

    曾布又問范寧,「賢弟想怎麼比?」

    范寧懶洋洋道:「客隨主便,隨便你,我奉陪就是。」

    這時,歐陽修也有點不好意思,連忙道:「范少郎長途跋涉,今天剛到京城,一定很疲憊,比試之事改天再說吧!」

    范仲淹卻微微笑道:「我也久聞曾少郎的神童之名,只是從未親眼見識過,這個機會難得,永叔可不能掃我的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