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章 客串教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章 客串教授字體大小: A+
     

    或許是昨晚茶喝多了,天不亮,范寧便被一泡尿憋醒,被子里十分暖和,讓他捨不得起來。

    最後實在憋不住了,他只得掀開被子,輕手輕腳地向船艙外走去,生怕驚醒熟睡中的祖父。

    走出船艙,一股清新而帶著寒意的河風迎面吹來,凍得他直打哆嗦。

    他急忙彎腰一溜煙跑到船舷邊,痛快地向河裡撒了一泡尿,轉身又向船艙里跑。

    就在這時,范寧忽然發現岸上有幾個鬼鬼祟祟的黑影,他心中一驚,有賊!

    君子不立於危牆,發現了蟊賊,他當然不能挺身而出,范寧又悄悄摸到船頭,輕輕推了推正在熟睡的船夫,「大叔!」

    船夫正夢到去京城吃紅燒肘子,吃得正香,卻被范寧推醒了。

    「什麼事啊!」船夫迷迷糊糊問道。

    「好像岸上有幾個小蟊賊,大叔先去探查一下,我去找趁手的傢伙。」

    「那不是蟊賊,是幾個考科舉的士子,來找范大官人請教學問的,半夜時就來了。」

    船夫打個了哈欠,又翻過身,迷迷糊糊睡去了。

    原來不是小蟊賊,那自己怕個屁啊!范寧又挺直了腰,摸了一件船夫的衣服披上,這才大搖大擺向船尾走去。

    .........

    天蒙蒙亮,范仲淹便被一陣說話聲驚醒,他一轉身,只見小福蜷縮在角落裡睡得正香甜,范寧卻不知去向。

    范仲淹一驚,他連忙坐起身,這時外面傳來范寧的聲音,「你寫的這是什麼,你這樣的文章還想考上舉人?」

    他似乎在斥責什麼人?范仲淹大為好奇,他連忙輕輕推起船窗一角,只見范寧略顯稚嫩的背影正對著自己。

    他坐在船舷邊,披著一件船夫的衣服,手中拿著一篇文章。

    再向下看,原來岸邊站著五六名身穿青衿深衣的年輕士子。

    這些士子面帶愧色,一個個戰戰兢兢。

    被斥責的士子爭辯道:「我的文章也請教過大儒,評價並不差,小官人說它不好,至少要說明理由吧!」

    范寧哼了一聲,「你這篇文章從頭到尾都是用各種華麗辭藻堆砌景色,或許這就是你認為的好,但它的內容是什麼?」

    「什麼都沒有!」

    范寧揮了揮稿子,「內容空洞蒼白,文章講究言之有物,寓景於情,你既然寫虎丘劍池,山石奇峻之類一筆帶過就是了,關鍵是你從劍池悟到了什麼?

    應該是投劍於池,止武於天下,為天下百姓求和平,應該有這樣的胸懷抱負,你才能做到修身齊家平天下,否則你考這個解試又有什麼意義?」

    被斥責的士子滿臉羞愧,接過文章長施一禮,「聽小官人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張明感激萬分!」

    「你們去吧!我阿公身體感恙,不便接待你們,讓我隨便和你們聊聊。」

    五六名士子深深行一禮,轉身走了。

    范寧的一番話令范仲淹心中震驚萬分,他慢慢放下船窗,輕輕捂住口,差點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天道循環,損有餘而補不足,既讓自己在朝堂上遭遇了人生最殘酷的挫折,失去了平生的志向和理想。

    但上蒼卻又悄悄給自己開了另一扇小窗,讓自己在家鄉找到了繼承人。

    ..........

    客船足足走了半個月,范寧和小福也一路鬥嘴了半個月,著實令范仲淹身心愉快,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這天下午,客船終於抵達了京城,也就是東京汴梁,今天的開封。

    從岸邊出現的第一座屋舍開始,范寧便站在船頭瞪大眼睛向兩邊張望,他只恨手中沒有照相機,無法將兩岸的市井百態都記錄下來。

    汴河兩邊停滿了大大小小的船隻,岸上是來來往往的行人和商人。

    酒館、腳店、茶館、小吃店、香藥鋪、解庫、質庫、布帛鋪、醫館等等,一家挨著一家,越靠近城池,越是繁華,旗幡招展,人口稠密,熱鬧異常。

    這裡還是汴梁城外,便已十分繁華,真不知城內會是什麼樣子?

    這時,前方出現了一座木製拱橋,范寧一眼便認出來了,他頓時激動得大喊:「快看,那就是虹橋!」

    小福在後面撇了撇嘴,眼中充滿了鄙視,「一座木橋而已,值得這麼大驚小怪嗎?還是讀書人呢,一點涵養都沒有?」

    「你知道個屁!這座橋會流傳千古。」

    范寧負手悠然望著木拱橋從頭頂橫穿而過,這就是清明上河圖的那座虹橋啊!

    到底是人走進了畫中,還是畫變成了現實?

    這時,范仲淹走上前輕輕攬住范寧稚嫩的肩膀,笑道:「這就是京城了,其實和咱們平江府也差不多。」

    范寧咧咧嘴,「我好像連吳縣都沒去過,一步就跨到京城,這腿夠長的。」

    范仲淹聽他說得有趣,不由莞兒一笑,又拍拍他後腦勺問道:「你一路上給我說,想見京里的名人,現在到京城了,說說看,你想見誰?」

    范寧正在欣賞岸上一位風姿綽約的騎驢美女,一時脫口而出,「李師師!」

    范寧說漏了嘴,他不好意思撓撓頭,連忙解釋道:「李師師是我的鄰居,和我從小青梅竹馬,去年她全家搬到京城了,怪想她的。」

    范寧自以為編得滴水不漏,可惜一路北上,范仲淹早已摸透了范寧的習慣,只要撓頭,接下來必然就是胡扯。

    范仲淹心中又好氣又好笑,在他頭上敲了一記,「說正經的!」

    「那蘇東坡如何?」

    范仲淹一怔,「蘇東坡是誰?」

    范寧頓時想起來了,蘇東坡現在還在樹上掏鳥窩呢!

    繞了兩個彎,他才笑了笑說:「如果有可能,我想見一見王安石。」

    范仲淹有點不解,王安石太年輕,還算不上什麼名人,京城比他有名的人多的是,像歐陽修、司馬光、馮京、曾鞏等等。

    可這孩子卻一心只想見王安石,倒有點奇怪了。

    范仲淹並沒有追問原因,他想了想道:「王安石已經外放了,不過最近京城事情比較多,你應該有機會見到他。」

    范寧心中暗暗慶幸,幸虧祖父沒有追問自己為什麼想見王安石。

    自己真不好回答,他總不能說,我跟你老人家進京城,其實就是想見一見這個王安石吧!

    ........

    三人下了船,范仲淹在京城呆的時間不長,便讓船夫在京城等他幾日,他們坐上一輛牛車,緩緩向城內而去。

    東京城內和城外其實差不多,只是城內建築更加整齊,商業更加繁榮,行人更多,能看到一些深宅大戶。

    他們沒有走得太深入,牛車很快在城西一座很破舊的老宅前緩緩停下。

    范寧見老宅雖然佔地面積不小,但實在年代久遠,大門上油漆都掉光了,靠地面的牆上布滿了水漬,想必下雨就會被淹。

    而且周圍環境也不太好,人多嘈雜,大多是小房子,一群群光腚小孩在街頭奔跑,給人一種貧民窟的感覺。

    這時,身後忽然有人大喊:「希文,是你嗎?」

    范寧回頭,只見兩名隨從簇擁著一個中年男子正騎馬而來,男子皮膚白凈,臉龐方正,目光格外神采奕奕。

    他頭戴雙翅烏紗帽,身穿緋色朝服,顯然是名官員,他遠遠看見了范仲淹,激動得揮手大喊。

    范仲淹哈哈大笑,迎了上去,男子翻身下馬,和范仲淹緊緊擁抱一下,「我還以為你真不回京了。」

    「這次是進京辦點私事,可不是奉旨進京,別誤會了。」

    「我知道,你是來看望師魯的,他的身體是很糟糕,還要貶去筠州,我也勸他退仕算了。」

    兩人邊說邊走,來到大門前,范仲淹拉過范寧笑著介紹道:「這是我族孫范寧,也是一個天賦神童,這次特地帶他來和你的寶貝徒兒打擂台。」

    聽說要和自己的愛徒打擂台,官員眼睛頓時一亮,上下打量范寧,恰好范寧也在看他,只見他目光澄靜,絲毫沒有畏懼之色。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官員點點頭笑問:「你知道我是誰?」

    范寧輕輕搖頭,在陌生人面前,他從來都是收斂,不露鋒芒。

    甚至對范仲淹也是這樣,直到上了范仲淹的船后,范寧才漸漸露出了真實的一面。

    范仲淹對這個孫子的人小鬼大早已習以為常,不過只要他品性端正,他也不想管得太多。

    范仲淹笑道:「你想用你的名頭來嚇我孫子,對不對?」

    官員呵呵一笑,「我的名頭哪裡比得過您老人家?你看看,令孫根本就把我沒放在眼裡。」

    「那是因為他不認識你!」

    范仲淹這才笑著給范寧介紹,「這位中年才俊就是歐陽修,你可以叫他歐陽伯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