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章 楓橋夜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章 楓橋夜泊字體大小: A+
     

    次日天還沒有亮,范仲淹的客船便停在小村碼頭上,母親張三娘給范寧換了一身過年才穿的新衣,千叮嚀萬囑咐。

    范鐵舟一直沉默不語。

    他心中雖然也不舍,但兒子已經八歲,能跟本堂三阿公去京城開眼界,他當然是千肯萬肯,這種機會不是一般人能遇得到。

    范寧給父母躬身行一禮,便上船了,范仲淹走出來笑道:「放心吧!最多一個半月,我就會把寧兒平安送回來。」

    「那就拜託三叔了!」

    范仲淹點點頭,他向船夫一擺手,客船啟動,晃晃悠悠向晨霧中駛去。

    張三娘望著兒子的身影消失在牛乳般的晨霧之中,她眼睛慢慢紅了起來。

    范鐵舟低聲道:「這件事咱們不能對任何人說,對寧兒沒好處,若有人問起來,就說寧兒到親戚家去了。」

    張三娘點點頭,「那你爹爹那邊也不說嗎?」

    范鐵舟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父親若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暴跳如雷,還是不說的好。

    想到父親對自己的輕視,他不由低低嘆口氣,「寧兒,一定要給爹爹爭氣啊!」

    ........

    客船在清澈的小河中緩緩穿行。

    范寧坐在船窗邊,隨身帶著一隻小布包,裡面是兩件洗換衣服和兩百文錢,也是他唯一行李。

    范寧很喜歡清晨坐船的感覺,這種靜謐的時光使他彷彿又回到了前世,前世的點點滴滴,又如流水般地浮現在他腦海里。

    他的前世是個孤兒,在孤兒院就是以記憶超群而出名,八歲那年他被選中,進了一座特殊的學校,一群與他一樣有著超群記憶力的孩子在知識海洋中遨遊。

    整整十年,他也不知記下了多少東西,可就在一個月前的試驗中發生了意外.......

    范寧又想起了一個月前的試驗,要在他大腦中植入一塊神經元納米記憶晶元,如果成功,他大腦里儲存的知識量將開創一個新的時代。

    結果他成了先驅,同時也成了先烈。

    范寧心有餘悸地摸了摸後腦勺,又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是范獃獃的腦袋,那塊晶元怎麼可能還存在?

    范仲淹就坐在他對面,他又忍不住看了一遍昨天那首《憶王孫》。

    這首詞寫得很好,居然把宋玉、屈原、杜牧和李嶠的詩融為一體,這可是大量閱讀才能辦得到,這個鄉下小頑童從哪裡讀來的書?

    范仲淹想不通,范寧也含糊其詞,只是在說在鎮上書鋪里胡亂翻閱而記住的一些詩句。

    逛逛書鋪就有這樣的成就,范仲淹只能用神奇二字來形容了。

    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孩子,范仲淹心中感慨萬千,自己昨天差點就錯過這個罕見的神童了。

    這時,茶童小福將一壺熱茶送進來,范仲淹倒了杯熱茶,微笑著把茶杯推到范寧面前,將范寧從前世的思憶中拉了回來。

    「謝謝三阿公!」

    范寧裝出一副乖巧地樣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啊!』頓時燙得他跳了起來,一股滾燙的熱水含在口中,吐也不是,咽也不是,令他狼狽萬分。

    好容易才將茶水咽下去,只覺得舌頭都被燙麻了。

    他回頭狠狠瞪了茶童小福一眼,一定是這個臭小子在故意讓自己出醜。

    小福捂口偷笑,向他扮個鬼臉溜了出去。

    范仲淹見范寧喝茶狼狽,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喝茶得慢慢來,講究細品慢咽,你剛才太急了!」

    「我在家裡都是用大瓢舀著喝的。」范寧嘟囔一句。

    「你那不是喝茶,是牛飲!」

    范仲淹笑了笑,端起茶碗細細吹了吹,小心吮了一口茶,這才問道:「你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帶你進京?」

    范寧調皮一笑,「或許三阿公覺得路上無聊,帶上我可以再聽聽天蓬元帥的故事。」

    范仲淹眨眨眼笑問道:「那聽故事要不要付錢?」

    范寧臉一紅,原來祖父還沒忘記那一茬啊!

    他想了想,便狡黠地笑道:「一般情況下我都是要收錢的,我就擔心只收一文錢,三阿公拿不出手。」

    范仲淹指著他笑罵道:「你這個臭小子,居然是個小財迷?之前沒看出來啊!」

    發現了這位堂祖父並不是古板之人,范寧的小狐狸尾巴也漸漸露出來了,他不再假裝乖巧,索性恢復了本色。

    范寧枕著雙手躺在船板上,望著窗外的白雲悠悠道:「三阿公聽過一句話嗎?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

    「這句話你是從哪裡聽來的?」

    「一本雜書里,書名我忘了。」

    范仲淹沉吟一下道:「喜歡錢其實也不是壞事,我年幼家貧,連粥都吃不起,那時我也和你一樣,希望自己長大后能有很多錢,後來經歷的事情多了,才漸漸明白一個道理。」

    「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嗎?」范寧笑嘻嘻問道。

    范仲淹被噎住了,半晌才指著他笑道:「你這個小滑頭,簡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蟲,我現在後悔把你帶出來了,你趕緊給我下船!」

    范寧故作驚恐地抱緊桌腿,「三阿公,我給你講故事,免費的,一文錢都不要,還不行嗎?」

    范仲淹被范寧調皮的模樣逗樂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忽然發現自己更喜歡現在的范寧。

    ........

    坐船出行的好處就是輕鬆舒適,沒有車馬勞頓,但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慢,到長洲縣時天已經黑了,客船靠岸系泊過夜。

    船艙里的燈已經點亮,他們一行只有三人,除了范仲淹和范寧祖孫二人外,還有就是茶童小福。

    小福和范寧同歲,是個孤兒,跟隨范仲淹已經有兩年,和范仲淹情同祖孫。

    船艙內,范寧和小福坐在燈下臨摹字帖,范仲淹卻坐在一邊看兩人寫字。

    說起來慚愧,范寧的字確實寫得很糟糕,像變形的雞爪一樣,而小福的楷書卻比他工整漂亮百倍。

    不過也正因為范寧的字寫得太糟糕,范仲淹才決定帶他去京城。

    他知道憑范寧的字是無論如何考不上延英學堂,他要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指點一下他寫字。

    當然,他也可以給劉院主寫封信,只是那樣一來,一定會有另一個優秀的孩子被擠掉,那不公平,也不符合他范仲淹做事的原則。

    范仲淹坐在一旁看范寧寫字,見他寫的豎就像腿在打擺子,瑟瑟發抖,寫得橫就像人在練肌肉,上面凹凸不平,令人目不忍睹。

    范仲淹終於忍不住屈起手指關節敲了敲范寧的腦袋,「我真搞不懂你,既然能寫出那麼優秀的詞,怎麼字卻寫得這樣爛?」

    其實范寧也同樣惱火萬分,這根本就不是他的字,而是范獃獃的字,一筆爛字就像撕不掉的狗皮膏藥,頑固地傳了自己。

    「我練!我苦練還不行嗎?」范寧發狠似的一筆一筆向紙上戳去。

    范仲淹見他有點惱羞成怒,不由啞然失笑,也不再影響范寧練字,便坐到一邊看書去了。

    這時,旁邊小福嘻嘻一笑,「其實我倒有個速成的法子。」

    「什麼法子,快說!」

    「我若說了,你要幫我燒半個月的茶水。」

    「燒你個頭!」

    范寧反過筆桿在他頭上重重敲了一記,「想哄范爺我替你做事情,你還嫩了點!」

    「我真沒騙你!」

    小福悄悄對范寧道:「這種宣紙是幾層粘在一起,可以越撕越薄,你把它撕成半透明狀,覆蓋在字帖上描著寫,這樣練字就快了。」

    范寧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自己居然沒有想到。

    他立刻攬住小福肩膀笑眯眯道:「我燒的茶連鄉下人都嫌難喝,恐怕三阿公不會喜歡,能者多勞,還是你多辛苦一下,為了表示感謝,到京城后我請你吃糖。」

    聽到吃糖,小福口水都要流下來,他連忙道:「你可不準耍賴,我們拉鉤。」

    范寧嫌厭地看他一眼,「你多大了,還要拉鉤呢!」

    「你若言而無信怎麼辦?」

    范寧拍了拍胸脯,「范爺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難道還會騙你這個小屁孩。」

    「好了!好了!」

    范仲淹在一旁看兩人說話,心情著實愉快,他忍不住笑道:「你這個小屁孩也大不到哪裡去,快寫字,不準再鬧了。」

    兩人又低頭寫字,這時小福脹紅了臉,咬牙低聲道:「你才是小屁孩!」

    范寧搖了搖頭,「和你這種幼稚的小傢伙坐在一起寫字,真的沒意思!」

    「我來考考你們吧!」

    范仲淹看得有趣,索性放下書笑問道:「我先問小福,你說為什麼我要在這裡停船?」

    小福撓撓頭,半天沒猜出來。

    「那你呢?」范仲淹又笑眯眯望向范寧。

    范寧卻不屑地對小福撇撇嘴,「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連這個都想不到?讀的書都喂狗了!」

    「我其實能想到的,就是一時忘記了。」小福惱火地反駁。

    范仲淹讚許地點點頭,「寧兒一定是看見外面的虎丘塔了?」

    「我早看見了,但我知道這不是三阿公停船在這裡的真實原因!」

    「哦?那你說說真實原因是什麼?」

    范寧狡黠一笑,「和在蔣灣村的原因一樣,三阿公怕被人騷擾。」

    范仲淹哈哈大笑,豎起了大拇指,「真是個聰慧的孩子!」

    范寧笑嘻嘻攤開手,「猜中了應該有獎吧!我不要多,三阿公獎賞我一貫錢就夠了。」

    范仲淹掏出一文錢扔給他,沒好氣道:「這就是你的獎品,什麼一貫錢,你怎麼不要一百兩銀子!」

    小福一臉幸災樂禍地笑道:「吃癟了吧!誰讓你那麼貪心,居然要一貫錢,要是我,我就只要十文錢。」

    范寧隨手把一文錢扔給他,「我要錢是為了還你的人情,既然你不嫌少,那就自己到京城買糖吃去!」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