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章 范家小神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章 范家小神童字體大小: A+
     

    慶曆七年的九月,深秋已有幾分涼意。

    這是平江府太湖邊的一處村落,隸屬於吳縣,村子不大,約有百餘戶人家。

    清晨,紅葉上的露水迅速消退了,一簇簇楓樹顯得更加嬌艷如火,染紅了整個山村。

    一名年約六旬的老人正緩緩在小河邊漫步,他臉上布滿了深刻的皺紋,彷彿已飽經滄桑。

    老人衣著簡樸,穿一件寬鬆的青色深衣,時而低頭沉思,時而微微嘆息,目光中總帶著一種難以言述的落寞。

    他來這座小村莊已經四天了,每天這個時候,他都會沿著小河走上幾里路,呼吸一下鄉村的新鮮空氣。

    這時,不遠處傳來一個孩童清雅的聲音,似乎在繪聲繪色講故事。

    「那天蓬元帥滿腔悲憤,對行刑官大喊:

    『我乃堂堂上品元帥,掌八萬天河水軍,那霓裳嫦娥不過是月宮侍女,地位低卑,我雖酒後失禮,向太陰星君賠禮便可,為何要受此重刑,打入凡間?』

    行刑官長長嘆息一聲:『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嗎?嫦娥之事不過是借口,你擅自改變水軍天規法度,引起諸仙不滿,這才是真正原因。』

    天蓬元帥愈加忿然,「可變法分明是玉帝讓我去做,與我何干?」

    行刑官搖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同情。

    『變法失敗,總不能讓玉帝承擔責任吧!玉帝當然要貶你,不過玉帝也會給你一些特殊待遇。』

    .........

    那老者聽到『變法失敗,總不能讓玉帝承擔責任!』不由渾身一震,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他連忙四處尋找,似乎聲音是從左面的一棵大樹方向傳來。

    老者拔足向大樹走去,腳下卻被石頭一絆,險些摔一跤,腳踝一陣疼痛。

    但他顧不得細看,忍住疼痛來到大樹下。

    只見在一棵古老的楓樹下,七八名梳著總角的頑童坐在石頭上,托著腮,聽如醉如痴。

    講故事之人是一個少童,身量頗高,看起像十歲左右,但眉眼間也就是七八歲的樣子。

    只見他穿一身打著補丁的褐色短衣,常年的風吹日晒並沒有使他皮膚變黑,眉眼中還有幾分鄉間孩童少有的清秀。

    如果細看,還會發現他雙眸中還隱藏著一絲和他年齡不太符合的成熟。

    這個講故事的少童叫做范寧,今年只有八歲。

    范寧是他祖父起的名字,因為他出生時哭聲太響,祖父希望他能安靜一點。

    但長大一些他卻安靜得過頭,不僅極少說話,而且反應也比別的孩子慢幾步,顯得獃頭獃腦。

    除了父母還記得他的官名外,村裡人都習慣叫他阿獃。

    從小到大,他呆名遠揚,甚至連小學塾的先生也在課堂上叫他范獃獃。

    直到一個月前,一場大病後他忽然變了,口齒伶俐,反應敏銳,記憶力驚人,完全變成了另一個孩子。

    父母欣喜若狂,以為是佛祖顯靈,母親還特地跑去靈岩寺還願。

    但只有范寧自己知道,一次意外的事故,使他竟穿越時空,來到了千年前的大宋。

    只是三歲看老,大家早已習慣了他從前的獃頭獃腦,要想讓大家徹底轉變對他的看法,恐怕還須時日。

    范寧眼角餘光瞥見青衣老者已從河邊向自己走來,他頓時心中暗喜。

    「那行刑官說得其實也不對,我們應該這樣理解,西天取經一共只有四個名額,天界元老都想佔一個,所以千方百計安排自己人參加。

    這就是天蓬元帥投胎轉世也神識不滅、武藝不失、兵器不丟的真正原因。

    至於是誰安排天蓬元帥下界,這就是今天的題目,大家回家想一想,明天回答我。」

    說到這,范寧又笑道:「昨天給大家布置的題目,大家都說說答案。

    為什麼明知那猴頭喜歡吃桃子,眾仙還推薦他去守蟠桃園?」

    眾孩童七嘴八舌亂說一通,范寧搖搖頭,大家說得都不對。

    「因為蟠桃會眼看開幕在即,但蟠桃園的桃子都已被眾仙偷得差不多了。

    這時候需要一個沒有後台的小毛仙來頂缸,那猴頭顯然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正說到興起,遠處有個中年男人揮手大喊:「阿獃,你爹爹回來了,讓你趕緊回家!」

    「劉叔,我知道了!」

    范寧便笑著對其他孩童道:「今天我有事,就少講一點,說好的,聽一次一文錢。」

    孩童們捨不得錢,可又想聽故事,只得摸出一枚銅錢遞給范寧。

    范寧一一笑納,把錢輕輕一掂,「哈!又有八文錢到手了。」

    「請等一下!」

    范寧轉身要走,身後卻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范寧頓時鬆了口氣,心中暗道:『守了兩天,終於把你吸引住了。』

    他慢慢回頭,果然是剛才的青衣老者。

    只見老者眼中充滿了興趣,他連忙上前,乖巧的躬身行禮,「老丈叫我?」

    青衣老者望著一臉童稚的范寧,溫和問道:「你是本村的孩子?」

    「正是!請問老丈有何指教?」

    老者捋須微笑,「你剛才講得雖然離奇,卻很有趣,你叫什麼名字?」

    「他叫范獃獃!」旁邊有一個頑童大笑道。

    范寧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對老者道:「晚輩范寧!」

    「你也姓范?」

    老人眼中露出一絲驚喜,連忙問:「你是范氏哪一堂?」

    范寧搖搖頭,這個他真不知道。

    青衣老者也自覺問得有點冒失,范是吳縣大姓,這一帶姓范的人不少,未必是自己同族。

    但此時他更關心范寧剛才講的故事,他又問道:「你剛才說的故事是從哪裡聽來的?」

    范躬身道:「晚輩看過一些三藏法師取經的雜書,便自己編了故事。」

    北宋已經有不少唐僧取經的故事,吳承恩的《西遊記》只是後來的集大成者。

    老者眼中更加驚訝了,眼前孩子不僅能自己編撰小說故事,而且見識深刻,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個偏僻的小村莊居然還有這樣的神童?

    他忽然對范寧的身世有了興趣,說不定這孩子真是自己的同族。

    這時,老者腳踝一陣劇痛,身體一晃,范寧連忙扶住他,「前輩怎麼了?」

    「剛才不小心腳踝扭了一下!」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痛苦之色。

    「那得趕緊用冷水敷住,如果傷重,淤血會擴散的。」

    范寧指著前面道:「我家就在前面不遠,前輩到我家裡休息一下。」

    老者點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范寧扶著老者緩緩而行,忍不住心花怒放,兩天功夫沒白費,終於可以抱上大腿嘍!

    一邊走,他嘴裡也小聲哼起了歌,『太陽出來羅嘞,喜洋洋羅嘞,杠起竹杠朗朗扯,朗扯,上山崗羅嘞!』

    「你在哼什麼曲?」

    青衣老者聽范寧哼的小調自己似乎從未聽過,倒有另外一番韻味,心中有點好奇。

    「是我自己編的小調!」

    范寧笑嘻嘻說:「如果前輩喜歡,我可以教給前輩。」

    「那就謝謝你了。」

    老者微微笑道:「帶我回家,你好像很開心!」

    范寧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卻一臉天真無邪笑道,「我師父常說,幫助別人,自己就會快樂,所以我心裡高興呀!」

    「真是一個宅心仁厚的好孩子!」

    老者慈祥地摸摸他的頭,「你應該讀過書吧!」

    「嗯!在村裡學塾里讀過兩年。」

    「都讀了什麼書?」

    「讀了《百家姓》、《千字文》,師父還教了《論語》和《孟子》,不過我學得不好。」

    其實不應該是范寧學得不好,而是原來的范獃獃根本就學得一塌糊塗。

    老者點點頭,「你既然能講出這樣的故事,我想.....我還是建議你去名校讀書。」

    「我父親這也是這樣想的,過兩個月父親要帶我去鎮上參加考試。」

    老者心中一動,「可是延英學堂的入學考試?」

    「好像是的!」

    老者讚許笑道:「你父親很有遠見!」

    .......

    范寧的家就在小河邊,一株高大的槐樹下有三間茅草屋,牆壁用泥土夯成,四周用樹枝圍了一圈籬笆,算是院子了。

    院子中間是一盤磨,靠牆放著一把鋤頭和一支櫓,屋檐下掛了十幾串鮮魚,應該是剛剛才捕到。

    小院的另一邊則種了兩畦菜,菜地四周也被樹枝圍著。

    一隻老母雞站在菜地邊東張西望放哨,而一群小雞躲在它身後,正千方百計想鑽進菜地。

    范寧扶著老者走進院子,「娘,我回來了!」

    只見一個年輕婦人滿臉怒氣地從屋裡出來,「寧兒,你跑哪裡去了,娘是怎麼交代你的?」

    這位年輕婦人便是范寧的宋朝母親張氏了,她在娘家排行第三,周圍鄰居都叫她張三娘。

    雖然張三娘穿戴是釵荊裙布,但皮膚白皙,容貌十分清秀,范寧的膚色和眉眼長得像極了她。

    張三娘見兒子扶著一個青衣老者,她微微一怔,「寧兒,他是誰?」

    「娘,這位前輩的腳崴了,我扶他來家中休息一下。」

    青衣老者也感覺自己有點冒失,怎麼能隨意去別人家中?

    他不由歉然地對范寧笑了笑,「我就不進去了,謝謝你的好意。」

    范寧當然不能讓他走,自己的前途富貴都在這老人身上,他怎麼能走?

    「沒關係的,前輩就稍稍坐一坐,晚輩給你療傷。」

    就在這時,從屋裡走出一名三十餘歲的魁梧漢子,他穿著一件短布衣,衣襟撒開,露出胸膛上古銅色的肌肉。

    雖然相貌粗獷,但目光卻很柔和,尤其在看自己兒子之時。

    他便是范寧在宋朝的父親,叫做范鐵舟,是太湖跑船的漁夫,離家十天,剛剛才回來。

    這時,范鐵舟忽然也看見了青衣老者,他本能地揉一下眼睛,竟呆住了,結結巴巴道:「三叔,您...您老人家怎麼來了?」

    「你是......」老者也不認識范鐵舟。

    「我父親是本堂的范大川。」

    青衣老者頓時明白了,不由捋須呵呵大笑,原來這小傢伙是范大川的孫子,真沒想到啊!

    張三娘急忙拉了一下丈夫衣襟,「大郎,他究竟是誰?」

    「他就是我們本堂的范相公啊!」

    范鐵舟倒頭就拜,「小侄拜見三叔!」

    范寧當然知道範相公是誰,就是那位『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名相范仲淹。

    也就是眼前這個青衣老者,他在三天前就知道了。

    不過此時范寧也有點傻眼,范仲淹居然會是自己的本堂祖父?

    早知道如此,自己還幹嘛費心費力布局,直接上門認親就是了。

    范鐵舟見兒子還傻站著,連忙拉他跪下,「快給三阿公磕頭!」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