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四使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四使徒!字體大小: A+
     

    臨近魂族的一個偏僻域界。

    昏暗的天空,顯現出密集的裂縫,天穹猶如一個精美的瓷器,在大範圍地龜裂著。

    下方的大地,有著一座座死火山,那些火山……數百萬年都處於沉寂狀態,未曾噴發火焰。

    而此時,那些沉寂數百萬年的死火山,地心的火焰都被點燃后,引流向那些裂開的空間縫隙。

    四個枯瘦的老人,散落在天空,碧綠色的眼瞳內,充滿著迷惑之色。

    「咻咻咻!」

    眾多從這個域界飛離的火焰,化為一個個火炎流星,從那些空間縫隙內重新飛回。

    火炎流星一一轟擊在底下的死火山區。

    大地,濺射著火光,湧現出岩漿汁水,一座座死火山猶如復活了一般。

    「天地異變,這是……有精通火焰力量的強者,尋求著突破?」

    一個枯瘦的老人,碧焰燃燒般的眼瞳,冷冷看著那些空間縫隙,道:「當年炎魔之王突破之際,也有類似的天地徵兆。那時,這個域界還不是如此,眼前的火山都是處於噴髮狀態。」

    「不錯,就是因為炎魔之王突破到終極之境,才將此地的火焰之能抽離,造成地面上的火山全部能量枯竭。更多的火焰之力,永遠埋藏在地心,這些年都再沒顯現出來。」另外一個老者插話。

    「能引發天地之變,有資格衝擊終極之境者,如今的星河只有烈焰鳶一人!」第一個老者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可那些飛出的火焰。又全部回來了,這……」

    他猶豫了一會兒,才不確定地說道:「他難道失敗了?」

    「當然是失敗了,如果他成功了,被他牽引走的火焰,怎麼可能迴流?」

    「可是,大帝已經隕滅。誰能阻止他成功?」

    「鬼知道。」

    四個以魂獸變化而成的魂族老人,臉色陰沉,默默思索著。

    「莫不成,是那個……秦烈?」一人懷疑道。

    「炎日君主最近雖然風頭大盛,可依我看,他應該還不及烈焰鳶。」有一人說道:「畢竟,炎日君主所謂的完美之血,乃烈焰鳶一手造就。烈焰鳶如果栽在他的手中,實在太嘲諷了吧?」

    「我也不相信。」

    「一旦讓炎日君主踏入終極之境。成為了深淵之主,我族……還真是有點麻煩啊。」

    「索姆爾那傢伙,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雖說他有大帝的氣息。」

    「不管如何,他都是大帝的子嗣,如今大帝不在了。他又成為了我們的族長。我們應該幫助他。」

    「我總覺得他有點奇怪。」

    「……」

    四個魂族的老人,看著天地的異變,輕聲嘀咕著。

    「你們也感覺到他的奇怪了?不愧是我麾下的四大使徒!」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其中一道撕裂的空間縫隙傳來,下一刻,秦烈的血魂獸分身,便穿過空間縫隙而來。

    「你是誰?」一名老者喝道。

    「秦烈!他是炎日君主,我看過他的畫卷模樣!」

    「炎日君主!你來做什麼?」

    「他是我們的敵人!」

    四個魂族的老者,都是十階的血脈,如今乃魂族最德高望重的長老。深得魂族族人的信任。

    他們四個,以前都是御魂大帝的使徒,幫助御魂大帝來打理魂族事務。

    在御魂大帝銷聲匿跡多年以後,他們成為了魂族最有權勢的人物,一直在魂族悄悄籌謀著,為魂族的崛起而努力。

    「你們,難道認不出我是誰?」秦烈微笑。

    「呼!」

    入駐血魂獸分身的靈魂樹,倏地從血魂獸腦海飛出,浮在血魂獸的頭頂。

    一簇簇碧綠色的火苗,內部充斥著密密麻麻的神秘魂族文字,從那一株靈魂樹內閃現。

    一霎后,那些奇特的綠色火苗,就交織成了一幅玄奧晦澀的高級古陣圖。

    在那四個魂族老者驚異的目光下,那些蘊藏魂族秘密的綠色火苗,又倏然一變,重新聚集,衍變出第二幅神秘的高級古陣圖。

    「呼呼!」

    綠色的火苗,不斷的衍變著,化為了一幅幅不同的高級古陣圖。

    那些古陣圖之中,不但蘊藏著魂族的靈魂秘密,還烙印著種種奇特的天地法則。

    每一幅高級古陣圖的異變,都讓那四個魂族的老者驚懼不已,讓他們連連驚呼。

    半響后,最後一幅古陣圖,陡然爆碎,化為了眾多神族的玄妙符文,落入了那四個魂族老者的眼中。

    秦烈的那一株靈魂樹,也重新飛入了血魂獸分身,以本體的模樣,安靜地看著四個老者。

    四個老者,都釋放出靈魂樹,吸納著那些玄妙符文。

    熟之又熟的感受,從他們每一個的靈魂樹內傳來,讓他們瞬間激動若狂。

    「大帝!」

    「是大帝!」

    「這才是真正的大帝!」

    「恭迎大帝回歸!」

    四個魂族的老者,手舞足蹈,紛紛怪叫起來。

    他們看向秦烈的目光,有著狂信徒才有的熾熱和瘋狂,似乎只要秦烈一聲令下,他們願意立即去死。

    「這些年,辛苦你們四個了。」秦烈輕聲道。

    此言一出,四個魂族的老者,都是熱淚盈眶。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依照大帝的吩咐,在為我們魂族謀算。」

    「大帝,您,您怎麼成為了秦烈?」

    「你奪舍了他?」

    「哈哈,是大帝您取代了卡斯托爾,擁有了這具完美的血肉傀儡嗎?」

    四使徒興奮歡呼。

    「不,我就是秦烈。秦烈,也就是新生的我。」秦烈沉默了一下,說道:「我和陰影生命聖神一戰後,讓我意識到,我缺少一具完美的血肉之身。我又恰恰知道,烈焰鳶在進行完美之血計劃,所以我便要藉助烈焰鳶之手,為我造就了這具完美之身。只有擁有了完美之身,我才有自信和陰影生命聖神第二戰時能獲勝。」

    「如今,計劃算是成功了,烈焰鳶已經被我斬殺,完美之身即將形成。」

    「在和那傢伙決戰之前,我要清理掉魂族內部,那個被他掌控的索姆爾。」

    「什麼?索姆爾被他掌控著?」一名族老驚叫,「他身上有大帝您的氣息,我們以為……他是您的子嗣。」

    「或許,索姆爾就是另外一個他。我和他第一戰時,他對我的氣息已完全熟悉,以他的能量,想要模擬我的氣息並不難。」秦烈道。

    「難道他就是陰影生命的聖神?」

    「我猜是這樣。」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