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一個時代的終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一個時代的終結!字體大小: A+
     

    「沒了那一團火焰,你恐怕就沒有希望踏入終極之境了吧?」

    秦烈那虛態化的巨魔之身,在那一團終極之焰被封禁到炎日煉獄以後,緩緩變化著,又化為了實體。

    他突然就輕鬆了下來。

    他相信,烈焰鳶邁入終極之境的關鍵,就在於那一簇終極之焰。

    失去了那團火焰,烈焰鳶也就失去了突破的根本,除非將那團火焰找回,不然烈焰鳶將始終停留在現今的力量層次。

    而炎日煉獄,乃是他一手締造的深淵層面,為了壓制那團火焰,他將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星空鏡,還有火靈全部投入到了炎日煉獄。

    兩件奇物,加上世間火焰力量最奇特的生靈——火靈,他自信可以將那團火焰永遠留在炎日煉獄。

    如此一來,他只需要以血肉之軀,將烈焰鳶斬殺即可。

    「即便星海崩滅,炎能永久消失,我也要再凝鍊一簇終極之焰!」

    烈焰鳶歇斯底里的咆哮著,一道道細密的空間裂縫,從他身旁密密麻麻地綻裂開來。

    「呼呼呼!」

    他不斷地深呼吸,渾身的血脈之力,再一次沸騰。

    他每一次呼吸,那具燃燒著的軀體,就彷彿化為了火焰之心,吸引著茫茫星海更多的火焰。

    「喀喀!」

    「轟隆隆!」

    無垠星空,許許多多種族的域界和星河內,蘊藏著火焰能量之地。以更加恐怖的速度崩滅著。

    秦烈隱隱感覺到。又有著一團團的火焰,在他的力量之下,被牽引到域外亂流地。

    烈焰鳶要故技重施,第二次凝結出一簇終極之焰!

    因為他心中同樣明白,沒有終極之焰,他不但突破不了現有的境界,還會被秦烈所殺。

    他也清楚。當他第二次凝結終極之焰以後,茫茫星河的火焰能量,將會失去多少。

    他也知道會導致更多星空的崩碎塌陷。

    可他卻沒有一絲猶豫!

    「不要再造孽了。」秦烈冷哼道。

    「我可管不了那麼多。」烈焰鳶獰笑著,「只要讓我突破到終極之境,即便星海消失,萬萬種族滅族,我也在所不惜!」

    「我活著,這天地才有意義!」

    「我若死了,我寧願星空與我一同沉淪消失!」

    「咻咻!」

    無數蘊藏著滾燙炎能的流光。從那虛空亂流域飛逝而來,試著重聚。

    「你這樣的傢伙,活著,對星海永遠都是一個巨大的隱患。」秦烈嘆道。

    心神一動,一滴滴鮮血,剔透如晶珠。從其掌心飛出。

    一縷縷幽光。才秦烈眼瞳內飛出,注入那些鮮血晶珠內。

    晶珠為秦烈鮮血精華,那一縷縷幽光,乃是他的靈魂。

    一個個晶珠陡然脹大,在極短時間內,化為了一個個秦烈。

    那些秦烈,每一個都有血有肉,而且靈魂氣息濃郁。

    他們的軀身,只是常人般大小,卻有數十個之多。

    數十個秦烈。神色平靜,如游魚般分散到烈焰鳶身旁。

    「血脈裂變!」

    數十個一模一樣的秦烈,齊聲暴喝,每一個秦烈的血脈氣息,都突然變得完全不同。

    有的秦烈,變幻為高階惡魔的形態,有的秦烈,流露出玄冰家族族人的氣息,還有的秦烈,背後有著羽翼,分明就是羽族的族人,另外還有一個秦烈,皮肉消失於骨骼,以骨族的形態示人。

    幾十個秦烈,在這一刻,彷彿化身為幾十個種族的十階血脈戰士。

    隨著血脈的裂變,他們的軀體,甚至面部,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他們的神態,眼中釋放出的光芒,分明又都是秦烈。

    「血脈枷鎖!」

    突然間,數十種不同的血脈波動,力量法則,從每一個秦烈體內傳來。

    無數絢爛的神輝,交織著蘊含不同血脈的力量奧義,凝為一條條粗長的神光鎖鏈,瞬間套向了烈焰鳶。

    烈焰鳶神情猛地一變。

    在他的感覺之中,他是以一己之力,來面對整個星河的強者。

    彷彿,星海間所有強大種族的十階血脈戰士,都有了默契般聯手,將不同的血脈天賦糅合在一塊兒,用來對付他一個。

    其中,還有神族五大家族的血脈天賦,包括烈焰家族的烈焰血脈。

    他生出一種束手束腳的不適感。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像是成為了整個星海的敵人。

    僅僅一個秦烈,給他帶來的壓力,猶如硬抗著整個星河的絕世強者!

    「啪啪啪!」

    由種種血脈神輝組成的枷鎖,蘊藏著諸多的力量法則,陡然落到他身上。

    他那具燃燒著的火焰之身,釋放出更加洶湧的火焰,他不得不分心,將一部分力量用來抵禦那一條條神輝鎖鏈。

    如此一來,他便不能全心全意的,第二次凝結終極之焰。

    「哧啦!」

    一條條火焰流光,在虛空亂流域相互聚集時,變得略顯無力。

    他凝聚終極之焰的速度陡然下降。

    「該結束了。」

    看著神情猙獰的烈焰鳶,秦烈輕聲道:「你的成就僅限於此,而且,你還不夠聰明。如果你能夠像天啟一樣,繼續苟活一段時間,你或許真能等到機會,可惜啊。」

    「不要和我提那個懦夫!」烈焰鳶瘋狂叫嚷。

    秦烈搖頭低笑。

    「出來吧。」

    他一點眉心,隱藏在眉心皮肉之下的鎮魂珠,漸漸撕破皮膚浮現。

    鎮魂珠,猶如他的第三隻眼,幽幽注視著烈焰鳶。

    狂暴狀態的烈焰鳶,看了一下秦烈的「第三眼」,竟瞬間安靜下來。

    他望著鎮魂珠的那一刻,徒然生出一種玄之又玄的奇妙感受——御魂大帝在默默注視著他。

    這一刻,他完全相信了天啟的推斷——秦烈就是新生的御魂大帝!

    「果然是你!」烈焰鳶爆吼。

    也在此時,秦烈也清晰地感覺到,他一部分殘缺的靈魂,就在鎮魂珠內!

    「咻!」

    多年來,一直存在他眉心的鎮魂珠,倏地飛出。

    時間猶如突然靜止,空間,彷彿被凍結,在秦烈和烈焰鳶的眼中,似乎只有那鎮魂珠在飛逝著。

    烈焰鳶試圖反抗,卻發現這方星海,都像是突然有了主人。

    那種感覺,就像凌語詩融合地心源母以後的靈域。

    「他在哪裡,他就是哪個星海的締造者。」烈焰鳶醒悟道。

    一霎后,從秦烈眉心飛出的鎮魂珠,就從他的眼角,飛入了他的腦海。

    他眼中的神芒驟然黯淡。

    虛空亂流域,還在聚集著,試圖二次凝結終極之焰的炎能,突然間依照來時的路徑重返原地。

    烈焰鳶的時代,就此被終結。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