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烈焰鳶的不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烈焰鳶的不甘!字體大小: A+
     

    烈焰鳶神情有些低落,搖頭低笑。

    從天啟的口中,弄清了所謂的事實真相以後,他心中充溢著忿忿感。

    他耗費了大量的心血,造就的完美之血,本是為自己準備的。

    當他知道,他所有的努力,都只是為御魂大帝做嫁衣時,他自然難以接受。

    這意味著,從始至終,御魂大帝都在算計著他,通過他的手,擁有了完美之血。

    到了現在,當他以為御魂大帝同陰影生命聖神一戰後,已徹底消亡,正要邁入終極之境時,秦烈突然到來。

    秦烈,就是新生的御魂大帝,以他造就的完美之身,來阻止他。

    這一切,似乎……還歸功於他的努力。

    他怎能甘心接受?

    「就算他是御魂大帝,那又怎樣?他不是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嗎?他也尚未恢復到巔峰之境,沒有能重返終極之境!」烈焰鳶神色突顯猙獰,「我還有機會!」

    天啟苦笑著搖頭,「他來了,你也就沒機會了。」

    「什麼?」烈焰鳶爆吼。

    「他不需要踏入終極之境,也能阻止你。」天啟嘆了一口氣,勸說道:「烈焰鳶,老實承認失敗,主動放棄邁出最後一步吧。在我來看,他所有的算計,都是為了擁有一具完美之身。而且,他真正的對手,並不是你我。」

    天啟深邃的目光,看向一個未知的虛空。道:「陰影生命的聖神。才是他的目標。」

    「等他完全恢復了記憶,重新踏入終極之境,就是他和聖神決戰的時刻。」

    「你我,只能等待,等待他和聖神的下一戰。」

    「他勝了,你我只要永遠安於現狀,不妄想取代他。成為星河第一人,就能繼續活下去。」

    「他若敗了,這方星河則是需要另外一個,足以和陰影生命抗衡的人物。」

    「那時,才是你我的機會,他才不會繼續插手你我的突破。」

    「烈焰鳶,放棄吧。」

    天啟輕聲勸說。

    「不!我不甘心!」烈焰鳶咆哮,「我只差一步,就能踏入終極之境。而他……還沒有能完全覺醒!我要先他一步成為星河第一人,至於陰影生命的聖神,待我突破到終極之境,我將負責斬殺!」

    「呼呼!」

    眾多火焰光爍,隨著他的憤怒,以他為中心。擴散到更遙遠的星河。

    一個個死寂的星辰。被那些狂暴的烈焰吞沒,化為一個漆黑黯淡的光點。

    火焰之心的烈焰鳶,洶湧釋放著火焰力量法則,兩隻眼睛如最熾烈的太陽,流淌著恐怖的火焰流光。

    「何必?」天啟低聲暗嘆。

    沉吟了一下,他扭頭看向秦烈,道:「只要你還屹立在星河,我都將安於現狀。我會默然等候,等候你和陰影生命聖神的第二戰,你勝了。我會永遠保持現有的境界和力量。你若敗了,我才會取代你,踏著你的腳印,力阻陰影生命的入侵。」

    這般說著,天啟那消瘦的身影,一點點隱匿於火焰焚燒的星空。

    數秒后,秦烈便再也感受不到天啟的氣息,他知道天啟已主動離開。

    天啟的離開,意味著他將不會參與烈焰鳶之事,一切都交給秦烈。

    他的離開,也說明他自知不是秦烈之敵。

    「也不知你說的是真是假。」秦烈皺眉。

    天啟過來后,所給出的推測,令秦烈也心生迷惑。

    直到現在為止,他也無法確定,自己就是御魂大帝。

    可是,天啟的種種推斷,又都有理有據。

    他深思細想,也隱隱覺得天啟所言……或許就是事實。

    尤其是,他從那鎮魂珠內,能感覺到似乎真有他一部分殘魂。

    「我不管你是誰,但你若要阻止我踏入終極之境,就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烈焰鳶冷哼。

    「嗤嗤!」

    一條條火焰光線,都有數萬米長,如流淌著火焰汁水的光河。

    那些光河,在這一方星河縱橫交錯,彷彿頃刻間就組成了世間最玄奧的火焰法則。

    一種焚燒萬域,能夠讓一個個星河都化為灰燼的火焰氣息,從憤怒的烈焰鳶體內蕩漾開來。

    秦烈瞳孔微縮,清晰地看到,隨著烈焰鳶的暴怒,無窮無盡的狂暴火焰,已經從這一方星海,向極遠處的一個個星域而去。

    他立即知道烈焰鳶動了真怒,為了能儘快踏入終極之境,為了能擊殺他,開始不顧一切了。

    「哧啦!咔喳!」

    恐怖的火焰力量,令這個偏僻寒寂的星空,不斷地崩碎炸裂。

    無數的域外流光,從空間亂流地飛逝而來,填滿了星空。

    同樣精通著空間力量的烈焰鳶,盡情宣洩著自己的力量,似乎在調用空間之力,助漲著他的火焰之能。

    手持星空鏡的秦烈,眯著眼,認真觀察著崩碎的虛空。

    他感覺到,隨著烈焰鳶盡情宣洩著力量,烈焰鳶彷彿成為了星河的火焰之心。

    浩瀚星空,無垠域界,種種火焰奇地,都蘊藏著熾烈的火焰。

    可在烈焰鳶發力之後,蘊藏在不同星空的火焰之能,彷彿全部被烈焰鳶所吸引。

    從那空間亂流域飛逝而來的流光內,都濺射著濃烈的火焰,那些火焰之能,似乎來自於不同的星河。

    他甚至隱隱感覺到,就連遠在靈域的泊羅界,炎族所在的那些火山區,也在瘋狂噴涌著烈焰。

    暴亂之地,天器宗所有的火焰區,虛空陡然碎裂,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空間縫隙。

    「咻咻!」

    埋藏在地心的火焰能量,蘊藏在滾滾岩漿之中,如火焰長河注入那些空間縫隙。

    在空間縫隙內,一條條綿長的火焰長河,瞬間融入了域外流光之中。

    在那些域外流光的牽引之下,滾動的火焰能量,被烈焰鳶吸引到身旁。

    泊羅界,暴亂之地,各種已知的未知的,星河之中蘊藏著炙熱火焰能量的域界和天地,都在烈焰鳶的力量之下沸騰著。

    難以想象的恐怖炎能,從千萬個域界,紛紛流逝到虛空亂流域,旋即注入到這一方星空,增強著烈焰鳶的力量。

    在秦烈的感知中,連深淵上面一百層空間,極炎深淵等等層面的火焰能量,都已變得不受控制。

    只有炎日煉獄,還有熔岩君主的熔岩煉獄,蘊藏的火焰之能,才不受烈焰鳶的影響。

    除此之外,只要是蘊藏著濃烈火焰之能的天地、域界和深淵層面,滾滾的火焰都被烈焰鳶吸引著。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