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新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新生字體大小: A+
     

    一簇簇濃烈的火焰,洶湧燃燒著,其中蘊藏著諸多火焰力量法則。

    秦烈巨大的魔身,在火焰中安然飛逝著,絲毫不受那些火焰的影響。

    他的一隻眼睛,從深紫色漸漸變幻為赤紅色,一股同樣的火焰氣息,從他體內的血脈內滋生。

    「嗤!」

    他那巨大魔身,也開始有火焰濺射而出,他裂嘴一笑,伸手虛空一抓。

    炎魔之王的那塊生命結晶,頓時從炎日煉獄飛來,瞬間落入他掌心。

    那塊火焰隕石的生命結晶,倏一在這一方火海星空突現,上面立即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火焰圖紋。

    每一簇圖紋,都代表著一種火焰法則奧義!

    「秦烈!」

    火焰中央,全身燃燒著的烈焰鳶,陡然輕喝。

    一道道熾熱的火焰,如岩漿汁水一般,從他的眼瞳內流淌出來。

    他猛地盯住了迅速接近的秦烈。

    半響后,秦烈的巨魔之身,就在他身前千米處停住。

    在秦烈和烈焰鳶之間,覆蓋著無數肉眼可見的火焰光紋,那些火焰光紋,都烙印著最玄奧的火焰力量奧義。

    那些火焰光紋,乃是烈焰鳶領悟火焰力量的終極奧義,自發形成的。

    可以視為烈焰鳶的獨特靈域。

    「炎界!」

    或許是察覺到了危機,烈焰鳶冷哼一聲,盡情釋放力量。

    以他為中心,這一片星海的火焰能量。突然開始爆炸。

    點點火焰異芒。在爆炸時,形成了恐怖的火焰風暴。

    那些火焰風暴,全部受到他的血脈調動,一團團地聚集在他身旁。

    秦烈微微皺眉。

    他稍稍感知了一下,就發現那一團團的火焰風暴,蘊藏著足以毀滅一個域界的狂暴炎能。

    而烈焰鳶的那具火焰之身,更是彷彿成為天地間火焰奧義的集結。擁有著能夠將靈域、神域都化為灰燼的恐怖之力。

    「三十年過去了,沒想到你還記著我。」

    烈焰鳶一講話,聚集於他面部的火焰,就緩緩褪盡。

    他的真實容貌,得以從滾滾火焰內浮現,他冷冷望著秦烈,目光驟然變得無比深邃神秘。

    一點點火焰星芒,徒然從他眼瞳滋生,並且開始依照著某種奇特的法則秩序涌動。

    「嗯?」

    秦烈訝然。旋即發現千萬碎小的火焰星點,如浩瀚星河內無數的星辰,突然朝著他飛瀉而來。

    「喀喀!」

    他所在的空間,傳來驚人的粉碎聲,他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他倏地記起烈焰鳶同樣為精通空間力量的強者。

    「空間修復。」

    他另外一隻魔手內,多面體的星空鏡。閃爍著璀璨星芒。

    漫天的星芒。彷彿從更多的域外星河飛逝而來,迅速聚集到他身旁。

    眨眼時間,他身旁不斷粉碎的空間,就被修復平整。

    他的巨魔之身,肩部稍稍抖動一下,就有一層層蒼茫的空間,隨著他血脈的波動而形成。

    數十層空間,層層疊疊地存在他周邊,化為了神奇的空間壁障,在隔絕阻止著那些來自於烈焰鳶的火焰之能。

    「沒想到。你在這三十年時間,竟變得如此強大。」烈焰鳶感嘆道。

    就在快要跨入終極之境時,他的力量已重新攀升到新的高峰,他相信此時的他,實力應該已超越天啟。

    他本來以為,此時的他,足以輕易擊殺秦烈。

    可是,他並沒有想到秦烈通過這三十年時間,在斬殺卡斯托爾收穫了死魂力量奧義,又融入了數百個種族的精血以後,將魔身生長到了九千九百米。

    他很清楚,九千九百米的大惡魔,離深淵之主只有一步之遙。

    這意味著眼前的秦烈,真正的力量,並不遜色即將破境的他。

    他於是變得慎重起來。

    「你想邁出最後一步?」秦烈語氣淡漠。

    「怎麼?想阻止我?」烈焰鳶哼道。

    秦烈皺眉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不僅僅是阻止你,我來,是想要讓你就此消隕於星河。」

    「嘿!」烈焰鳶怪笑,「沒想到在御魂大帝死亡以後,你居然要替代御魂大帝,來阻止任何一人跨入終極之境。可你,畢竟不是御魂大帝,你也沒有如他一般,早就熟悉終極之境的奧妙。我知道擁有九千九百米魔身的你,離成為深淵之主只有一步之遙。可即使只有半步,你也還不是深淵之主。現在的你,沒有足夠的力量來阻止我!」

    「是么?」秦烈灑笑,搖了搖頭,「我並不是這樣認為。」

    「呼哧!」

    就在此時,又有一道空間縫隙撕裂,消失多年的天啟,倏地閃現而出。

    「天啟!」烈焰鳶低聲咆哮。

    秦烈愣了一下,扭頭看向和靈族斷絕關係的天啟,「怎麼?你想替他護法不成?」

    天啟搖頭,臉上滿是苦澀之意,「我只是感覺到空間的異變,特意來查探一下,沒有別的想法。」

    秦烈點頭,「沒有別的想法最好,不然……」

    天啟的笑容愈發苦澀了,「我就知道會這樣。」

    「會怎樣?」烈焰鳶不明所以。

    「你還不明白嗎?」天啟嘆息,深深看向烈焰鳶,「魂族的鎮魂珠,就在秦烈的手中,早已和秦烈融為一體了。」

    「什麼!」烈焰鳶一驚。

    「卡斯托爾死亡時,我悄悄去了深淵通道,我……聽到了一點事情。」天啟深吸一口氣,又看向秦烈,「卡斯托爾的主魂,本欲用和你玉石俱焚來威脅你,可他卻沒有成功。因為,他的八個分魂,都和主魂斷了聯繫。能斬斷卡斯托爾和靈魂聯繫的,我想來想去,也只有魂族那件異物了。而那件異物,乃御魂大帝親手築造,也是他的本命器物。」

    「什麼意思?」烈焰鳶還是沒有能領悟其中的含義。

    「他來阻止你,就和當年御魂大帝阻止卡斯托爾一樣,和御魂大帝阻止星海所有強者的舉動一樣啊。」天啟提點。

    烈焰鳶還是有些茫然。

    「烈焰鳶啊烈焰鳶,你努力了那麼多年,一手造就的完美之血,之所以成功,並非全是你一人功勞啊。」天啟輕嘆,「不然,為何在秦烈之後,你又嘗試了無數次,都沒有能再一次重現完美之血?」

    「秦烈的存在,完美之血的形成,壓根……就不是偶然啊。」

    「這三十年,我潛隱蹤跡,悄悄探知,才知道第一個秦烈,早就已經隕滅了。」

    「如今,站在你我二人面前的秦烈,根本就是新生的御魂大帝啊!」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