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天啟認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天啟認慫!字體大小: A+
     

    虛空亂流地,從卡斯托爾的惡魔之身中,飛出了無數的血肉碎片。

    眾多異芒和血光,交織而成的森羅巨網,完全將卡斯托爾的惡魔之身吞沒。

    來自於秦烈血脈和魂壇的力量法則奧義,像是化為千萬利刃,不斷切割著卡斯托爾的軀身。

    卡斯托爾的惡魔軀體,彷彿正在被凌遲,不斷地收縮著。

    以卡斯托爾的實力,原本不至於如此弱,可他在炎日煉獄和深淵通道中,兩次動用了血肉精變,血肉之力已大幅度減弱。

    這導致卡斯托爾肉身的防禦力也大大不如以前。

    每一個大惡魔,血肉力量增強,軀體變得巨大化的同時,肉身的堅硬程度,敏銳,靈魂感知力,都會相應提升。

    越巨大的惡魔,魔身越是強大,越難以攻破。

    同樣的,隨著力量的減弱,魔身的縮小,惡魔肉身的防禦力也相應的下降。

    如今的卡斯托爾,魔身只有七千米高,肉身各方面的機能都全部弱小了下去。

    秦烈全力出手,釋放的種種血脈和力量秘術,自然而然就能重創他。

    「差不多要結束了。」

    流光飛逝的虛空中,秦烈冷冷看著卡斯托爾,看著他血肉飛濺中,靈魂都漸漸萎靡。

    待到卡斯托爾的魔身,已千瘡百孔,又縮小了一圈后,秦烈終於不慌不忙地降臨到卡斯托爾眼前。

    「嗤嗤!」

    交織的電網和魔光,主動為他裂開一條通道。讓他的魔手能長驅直入地深入到卡斯托爾的心臟處。

    「就是這裡了!」

    秦烈獰笑著。魔手如錐子,瞬間洞開一處血肉,插到了卡斯托爾胸口。

    「嘭嘭!」

    他感覺到了卡斯托爾強而有力的心跳。

    「噬魔!」

    從秦烈的魔手內,陡然飛出一條條血淋琳的筋脈,那肉筋如毒蛇一般,噬咬在卡斯托爾的惡魔心臟上。

    霎那間,源源不絕地血肉能量。凝為一道道紫色的光流,順著秦烈的肉筋,瘋狂湧入他手心。

    「嗷嚎!」

    卡斯托爾發出了驚天動地慘嘯,他眼瞳暴突著,從中釋放的魔光,一點點變得黯淡。

    秦烈則是通過「噬魔」血脈天賦,從卡斯托爾的那顆惡魔心臟內,去解析他一生的血脈奧義。

    許許多多的紫色碎光,彷彿記載著深淵奧義的星辰。從卡斯托爾的惡魔心臟飛出,一一落入秦烈掌心。

    卡斯托爾的魔身漸漸縮小。

    「噬魂!」

    與此同時,從秦烈的魔瞳之中,又閃爍出碧焰匯聚的靈魂漩渦。

    一股針對靈魂,來自於魂族和魂獸的靈魂秘術,也瞬間激發。

    點點紫色魂芒。從卡斯托爾潰散的眼瞳內。一縷縷的飛出。

    那些魂芒,在秦烈的蠶食下,倏一閃現,就立即消失。

    卡斯托爾的血肉,包括靈魂,在秦烈的力量之下,都在逐漸消失。

    屬於卡斯托爾的靈魂氣息,血脈波動,在虛空亂流地,變得微不可查。

    「呼呼!」

    交織的異芒和血光。陡然消失,在卡斯托爾身旁再沒有凌厲攻擊。

    幽冷灰暗的虛空,散落著的,屬於卡斯托爾的殘肢和血肉,似感知到危機,又紛紛重回他肉身。

    數十秒以後,從卡斯托爾體內飛濺出的血肉,全部重新融入他。

    卡斯托爾又縮小為一個紫色大肉團。

    而秦烈的那隻魔手,依然插在那紫色大肉團內,以「噬魔」血脈天賦,持續吸收著屬於卡斯托爾的一切。

    「嗤!」

    一點幽芒,膨脹著,變幻為靈族的大賢者天啟。

    天啟手握著命運權杖,神情有些狼狽,似乎剛剛才擺脫秦浩和凌語詩。

    他是感覺到了虛空亂流地的異常波動,才急匆匆過來一窺究竟,然後就一眼看到九千米的魔身,還在不斷生長著的秦烈。

    還有……已明顯衰弱到不行的卡斯托爾。

    天啟冰藍色的眼睛內,滿是複雜的光芒,他先是猶豫著,要不要趁機動手,可內心又似乎隱隱覺得不妥。

    他看著秦烈,內心天人交戰,又想動手,又分明有著種種顧忌。

    而秦烈,則是一邊以靈魂和血脈分食著卡斯托爾,一邊以戲謔的目光,充滿嘲諷地看著天啟。

    他似乎在等待天啟忍耐不住動手。

    然而,天啟最終並未動手,反而突然冷靜下來。

    天啟臉上的神情,有著一種蕭瑟和悲涼之意,他沉默許久,突然搖頭輕聲嘆息一聲,說道:「一會兒,我會返回靈族,將命運權杖交給深藍。我會告知阿薩德,讓他提前讓出靈族族長之位出來。深藍,將手持命運權杖和玄天靈球,成為靈族的新族長。靈族的未來,以後將與我無關,靈族的一切,都將由深藍做主。」

    「我知道以你和深藍的關係,在她成為靈族族長以後,你不會針對靈族。」

    「以後,我的所作所為,將和靈族再無干係。」

    「最後,祝賀你。」

    丟下這番話以後,天啟撕裂一道空間縫隙,就此從虛空亂流地消失。

    因為他明白,當秦烈斬殺卡斯托爾,並且吸收了卡斯托爾的魔身和靈魂以後,茫茫星河之中,將再無一人可以壓制秦烈。

    他和烈焰鳶也不行。

    他知道,當秦烈將卡斯托爾消化完畢以後,秦烈勢必會改變整個星河的格局。

    擊殺掉卡斯托爾的秦烈,必將震懾所有的深淵惡魔,七君主和上面一百層的大惡魔,不論願意不願意,都將明白未來新的深淵之主,一定會是秦烈。

    ——即使他尚未踏入終極之境。

    當所有的大惡魔,一百零八層深淵,都匍匐在秦烈腳下的時候,他就是浩瀚星海最有權勢的至強者。

    到了那時,秦烈如果要追究責任,靈族……必將要承受秦烈的怒火。

    當深淵有了霸主,永遠互相廝殺,一個不服一個的大惡魔,終於有了主人以後,靈族也無法抗衡。

    為了防止秦烈因為他,而遷怒整個靈族,他選擇交出一切,並讓阿薩德退位,提前推舉深藍為靈族族長。

    只有這樣,秦烈才會看在深藍的面子上,不對靈族痛下殺手。

    「成長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我們都來不及布局,來不及再做預謀。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我和烈焰鳶的種種算計,都顯得有些可笑了,哎。」

    天啟的嘆息聲,從不斷癒合的那一道空間縫隙傳來,充滿了無奈和蒼涼。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