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餘威猶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餘威猶在!字體大小: A+
     

    「都給我滾開!」

    卡斯托爾眼中滿是厭惡,冷冷看向和七君主一樣,散落在深淵通道上方的那些大惡魔。

    在他的眼中,那些大惡魔連七君主都不如,以前都是乖乖臣服在他麾下,連大氣都不敢出的傢伙。

    他畢竟曾是深淵之主的至強惡魔。

    「呼呼!」

    近百個十階大惡魔,在卡斯托爾的怒吼下,竟然真的緩緩讓開來。

    一條直達上方的通道,就這麼形成了。

    那些大惡魔,分明擁擠地散落在通道內,卻硬是不敢違背卡斯托爾的命令。

    卡斯托爾餘威還在!

    只有以奧斯頓為首的七君主,並沒有理會卡斯托爾,依然佔據著原位,焦急地看向秦烈。

    他們都希望秦烈再次對卡斯托爾動手。

    然而,被眾魔寄予厚望的秦烈,臉色卻極其掙扎。

    「你想阻止我?」

    當眾魔齊聚以後,卡斯托爾不想太過於示弱,沒有急著馬上離開,而是冷冷看向秦烈。

    「嗤!」

    一點紫色幽光,從秦烈的魂壇內綻放。

    秦烈凝神感知,發現那塊和他魂壇融為一體的紫色晶體,又在蠢蠢欲動。

    他能隱隱捕捉到,從死魂空間傳出的異常波動,那波動……令死魂空間越來越不穩定。

    似乎,只要繼續下去,要不了太久,死魂空間就會崩碎。

    一旦死魂空間崩碎。那爆滅。就會波及到他的魂壇!

    魂壇沒了,他的本體會被打回原形,再難成為惡魔君主,擁有如今的力量層次。

    他的魂壇,和炎日煉獄還息息相關,魂壇的崩滅,可能讓炎日煉獄都隨之粉碎。

    他將會瞬間失去惡魔君主的寶座!

    「讓?還是不讓?」

    他暗暗咬牙。眼睛閃爍不定,很艱難地思考著。

    他的焦躁不安,讓他的血脈,也變得異常的狂躁。

    「呼哧!」

    他不斷喘氣,眼神一會兒突顯出瘋狂嗜殺之色,一會兒又冷靜的嚇人。

    聚集於此的眾魔,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可都看出他的異常。

    連奧斯頓在內的七君主,都忽然噤聲。不再催促他。

    他們有一種感覺,秦烈之後做出的決定,將影響著整個深淵的局面!

    他們也在安靜等候。

    「嘿,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下定狠心!」卡斯托爾冷聲道。

    他彷彿也顯得頗為放鬆。

    「必須,必須要想個辦法。解決卡斯托爾在死魂空間內的主魂!」秦烈在心中嘶嘯。

    「呼!」

    彷彿是聽到了他靈魂的無聲吶喊。潛藏在他眉心之下的鎮魂珠,陡然傳來了一絲波動。

    秦烈一怔。

    下一刻,他驚奇的發現,本該在他眉心的鎮魂珠,倏地飛向他腦海的魂壇。

    他突然閉眼,聚集靈魂意識細細感知。

    他看到鎮魂珠化為一團純黑的光芒,飛向他的魂壇,又飛向了那塊紫色晶體。

    一閃后,鎮魂珠就逸入了紫色晶體,飛入了死魂空間。

    「嗤!」

    那塊紫色晶體上。不斷濺射著的紫色異芒,倏地熄滅。

    秦烈聚集的靈魂意識,在試圖踏入死魂空間時,竟然被阻擋在外面。

    靈魂無法深入死魂空間,他就不明白在死魂空間內,鎮魂珠和卡斯托爾的主魂有了怎樣的交集。

    可他卻分明感覺到,在鎮魂珠飛入死魂空間以後,他的魂壇頓時變得無比穩定。

    彷彿,死魂空間的爆碎,都再也無法影響他的魂壇!

    他在震驚之後,瞬間心神大定,一塊懸在心口的巨石陡然放下。

    他猛地看向卡斯托爾的惡魔之身。

    下一刻,他注意到卡斯托爾的魔瞳之中,竟充滿了茫然不解之色。

    無數碎小的幽光,猶如千萬遊魂在卡斯托爾魔瞳內涌動著,卡斯托爾似乎在施展著某種奇特的靈魂奧義。

    可是……

    「怎麼回事?你幹了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和主魂斷了聯繫?!」

    卡斯托爾驚聲咆哮,紫色的魔瞳內,有許許多多的靈魂印記閃爍而出,又迅速熄滅。

    那些靈魂印記,都是他和主魂連接的秘術,此時竟紛紛消失。

    他依然無法和主魂有絲毫的聯繫!

    他的八個分魂,和主魂,以前從未斷過聯繫,主魂和分魂所有的一切都是同步的。

    即使秦烈在靈域,他的分魂在上面一百層的深淵,他也能清晰地感受到主魂的存在,能和主魂一同思考大計。

    可現在,他和主魂離的如此之近,秦烈明明就在他面前,他竟然無法感知到主魂的存在!

    這是從未有過的詭異經歷!

    「斷了聯繫?」秦烈愣了。

    在鎮魂珠飛入那塊紫色晶體以後,他也不知其中的變化,可他卻知道,他的魂壇恢復正常了。

    似乎,只要鎮魂珠在那死魂空間內,即使那死魂空間爆碎了,他的魂壇也不受影響。

    這意味著卡斯托爾再難威脅到他!

    「不管了!」

    意識到這一點以後,秦烈終於解開心結,魔爪將星空鏡緊緊攥在掌心。

    「去吧!」

    時空妖靈一族的聖器星空鏡,似寄託著時空妖靈一族的怨恨和怒意,化為漫天星芒飛向卡斯托爾。

    「炎日君主動手了!」

    「開始了么?這就是終極之戰吧?」

    「勝者,未來應該會是新的深淵之主吧?」

    眾魔一看秦烈動手,全部振奮了,他們都自然而然地避開秦烈和卡斯托爾,只是在遠處圍觀。

    「咻咻!」

    千萬星芒,從無數的空間黑洞內飛出,化為光雨,時空利刃,全部射向了卡斯托爾。

    同時,那一面巨大的星空鏡,飛旋著,折射出一層層明熠的空間。

    層層疊疊的空間,帶著神秘的空間法則力量奧義,將卡斯托爾給蓋住。

    以奧斯頓為首的七君主,才欲動手,突然怔住了。

    他們突然看到,卡斯托爾那八千米高的魔身,猶如被不同的空間給隔離了。

    卡斯托爾的魔首,在一個空間,他的四肢,分別被四個空間給截斷,就連腰腹部位,也彷彿被兩個空間斬斷成兩截。

    「我的血脈,我的血脈被分散開來了,無法順利運轉……」卡斯托爾駭然。

    他也突然感覺到,在那層層疊疊的空間之下,他血脈之間的聯繫,正在被逐漸分離。

    無數的星芒,卻無視那層層疊疊的空間,全部射在他的魔身上。

    處於不同空間的魔身,被同樣的星門和時空利刃斬殺,瞬間就飛出了漫天的血雨和碎骨。

    他幾乎在瞬間就受了傷。

    「是那個傢伙不甘心的意志!」

    他感覺到,從四面八方的星芒和空間內,都傳來早已消隕的時空妖靈一族族長的氣息。

    他霍然明白,被他給滅族的時空妖靈一族,都將靈魂意識寄托在星空鏡內,等候這一擊已等候了數百萬年!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