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奪回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奪回來!字體大小: A+
     

    九耀界。

    烈焰鳶靜坐著的高大身軀,轟然一震,堅毅如鐵的臉上,布滿了寒霜。

    「大哥!」烈焰塚沉喝。

    「沒事。」烈焰鳶緩緩搖頭,道:「真是沒有想到,那小子居然煉化了我烙印在那八個不死泰坦靈魂內的火焰印記!」

    「怎麼可能?」烈焰塚駭然。

    「我也沒有想到他已經強大到如此的程度。」烈焰鳶嘆了一口氣,皺眉道:「我感覺到,魂族的鎮魂珠……也在他的手中!」

    「那小子究竟把持了多少神器?」烈焰昭大驚失色,道:「血肉豐碑呢?」

    「還被他困在炎日煉獄。」烈焰鳶苦笑。

    「這……」

    烈焰塚愈發感到難以置信。

    「看來,我一手造就的完美之血,已恐怖到連我本人都壓制不住了。」烈焰鳶的眼中,閃爍著熾熱的火光,他舔了舔唇角,道:「也好,完美之血越強大,說明我這些年的心血,越是沒有白費。」

    「現在怎麼辦?」

    「等,等天啟那邊的消息!」

    「我們……要不要也前往炎日煉獄?」

    「他有星空鏡,我們要想去炎日煉獄,只能通過深淵通道了。可擁有星空鏡的他,在深淵通道內,實力更加強大,我不想太冒險。」

    「可是,如果讓他將卡斯托爾的靈魂煉化了,那他……就更加無法掌控了。」

    「也未必。」

    烈焰鳶莫測高深地說道。

    ……

    「給我回來!」

    炎日煉獄內,秦烈將八具神屍體內的火焰印記煉化以後。冷冷看向試圖從深淵通道逃離的血肉豐碑。

    一滴滴殷紅的鮮血。如晶瑩的火焰寶石,突然從他指尖飛出。

    數百滴本命精血,以奇異的圖案在虛空中排列,每一滴本命精血內,都有秦烈的靈魂從中閃現。

    他依照鎮魂珠內,一種神秘的古陣圖的運轉方式,重新排列那些本命精血。

    一滴滴的本命精血。在虛空中飛速旋動著,化為一幅巨大的血腥圖案。

    從那圖案之中,傳來秦烈的血脈呼喚,只針對於那塊血肉豐碑!

    「嗤嗤!」

    只見那試圖逃離的血肉豐碑的碑面上,一點點血光,極其明亮地釋放而出。

    烈焰鳶烙印在上面的火焰印記,和那些血光,激烈地爭鬥起來。

    「不是只有你,在血肉豐碑內。留有印記!我也有!」

    秦烈冷哼,神情專註地看著那塊血肉豐碑,以靈魂再一次發出呼喊。

    八個不死泰坦,此時死死地守在他身旁,防止卡斯托爾的出手。

    「呼!」

    從他體內飄飛出去的血肉豐碑,這一刻。像是重新感受到他的存在。

    從碑面的另外一面。陡然激射出一道道神光。

    「去吧!給我帶回來!」

    由秦烈的本命精血組合而成的血腥圖案,化為一團血淋琳的影子,陡然射向了血肉豐碑。

    那血淋琳的影子,模糊不可見,可分明就是秦烈的模樣!

    一霎后,那鮮血淋漓的影子,就飛到了血肉豐碑上方。

    「呼!」

    血影,瞬間落入了血肉豐碑,和烈焰鳶的火焰印記,開始第二輪的爭鬥。

    血肉豐碑。似乎在頃刻間,又被秦烈的靈魂給佔滿。

    「咻!」

    血肉豐碑化為一道血光,向秦烈再次飛來。

    數秒后,那塊血肉豐碑就落入了秦烈的魔手之中,秦烈猙獰厲笑著,碧焰燃燒般的眼瞳,綻放出綠色太陽般的神輝。

    一道道神輝,和血肉豐碑內激射出的神芒,瞬間交織在一塊兒。

    猛一看,彷彿是從秦烈的眼瞳內,飛出了一條條的筋脈。

    那些筋脈,與血肉豐碑緊緊連接在一塊兒,牽動著血肉豐碑,飛向秦烈的眉心。

    「毀滅之力!」

    秦烈咆哮著,一簇簇的赤紅色火焰,夾雜著毀滅之力,全部飛入了血肉豐碑。

    「不屬於我的意識,印記,殘魂,統統燃燒為灰燼!」

    承載著毀滅之力的火焰,將那塊血肉豐碑層層裹住,烈焰家族的那塊血肉豐碑,瘋狂地燃燒起來。

    「噼里啪啦!」

    條條閃電,從那血肉豐碑內濺射而出,兩股恐怖的靈魂力量,在血肉豐碑內衝擊著。

    一霎間,秦烈以他領悟的魂族的靈魂秘術法則,和烈焰鳶烙印的火焰力量,就撕扯了開來。

    「嗤嗤!」

    血肉豐碑洶湧燃燒。

    秦烈咧著嘴,不迭地冷笑著,嚎叫道:「這裡是炎日煉獄,是我締造的獨特空間,此地,我所領悟的力量奧義,將數倍地增強!」

    「你藏頭露尾地躲在九耀界,單單憑仗著火焰印記,就試圖抹殺我的東西,你不覺得太狂妄了?」

    講話間,一個個秦烈的靈魂幽影,從他眼瞳內飛出。

    數量眾多的幽影,化為了許許多多的秦烈,全部逸入血肉豐碑。

    只見血肉豐碑的碑面上,突然浮現出一個個秦烈出來,那眾多的秦烈,似乎在血肉豐碑的碑面上,又和烈焰鳶的火焰印記廝殺開來。

    烈焰鳶的火焰印記,開始逐個的消失,他擁有血肉豐碑的那段過往記憶,似乎都被秦烈給剔除在外。

    「這一次,我再也不允許任何屬於我的東西,被你留下一絲屬於你的歷史!」

    「轟!」

    九耀界,烈焰鳶高大的身子,劇烈地震動著。

    無數詭異莫測的符號,火焰印記,神族的血脈晶鏈,從烈焰鳶的眼瞳內交替閃現。

    他儘力保持著他的一絲印記。

    可惜,他和血肉豐碑的聯繫,卻變得越來越微弱。

    半響,他不斷震動著的身子,突地停了下來。

    他整個人都瞬間安靜了。

    「大哥?」烈焰塚輕呼。

    「我徹底失去血肉豐碑了。」烈焰鳶喃喃道。

    「啊,那怎麼辦?沒了血肉豐碑,神族的另外四個傢伙,就可以和他的血肉豐碑真正聯合了!」烈焰塚尖叫。

    「炎日煉獄的事情,我不再理會,也不再過問天啟的行動。」烈焰鳶語氣冷漠,似終於下定了決心,起身道:「從現在起,我會消失一段時間。我會全力衝擊終極之境,你再見我的時候,我必然已經超越自我,先天啟一步踏入終極之境。只要真正邁出了那一步,我失去的一切,我都會奪回來!我耗費無數心思創造出的完美之血,將和血肉豐碑一塊兒,回歸我的身軀!」

    他長身而起,撕裂了一道空間縫隙,就在烈焰塚的注視下,從九耀界離開。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