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風雲突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風雲突變字體大小: A+
     

    「我一直都在等你。」秦浩冷聲道。

    「你們父子還真是麻煩。」天啟苦笑。

    既然知道已經被秦浩盯住了,他也不再遮遮掩掩,就這麼大方地從那道空間縫隙走出。

    他握著的命運權杖,忽然被他高高舉起。

    「糟糕!」

    每一個看到天啟舉起命運權杖的強者,都臉色巨變,感覺到了不妙。

    秦浩敏銳覺察到,從那命運權杖內,陡然生出眾多肉眼不可見,只有靈魂可以感知的奇妙命運絲線。

    那些命運絲線,似乎在頃刻間,就擴散到了炎日煉獄。

    連秦烈在內的煉獄八君主,此刻,都沾上了零星半點那些命運絲線,氣運彷彿被天啟給篡改。

    有過九幽煉獄的經歷,秦浩深知天啟命運之力的可怕,知道他能夠以一己之力,影響整個局勢。

    「破碎!」

    秦浩臉色陰沉,他身下的那座九層魂壇,忽地沖入天啟周邊。

    他那巨大的九層魂壇,陡然光芒如織,將天啟所在的空間填滿。

    那絢爛的虹光,都蘊藏著毀滅之力,居然連命運權杖的命運之力都能消融。

    「嗤嗤!」

    那些肉眼不可見,只有靈魂可以感知的一絲絲命運絲線,被毀滅之光照耀以後,逐漸消失。

    「你可真是令人討厭啊。」

    天啟眼中的笑容,一點點消失。他一隻手攥緊命運權杖。另外一隻手,虛空輕點。

    「喀喀喀!」

    炎日煉獄的天空,如冬日結凍的湖面,突被硬物鑿開。

    破裂的空間碎片,在天啟的空間力量法則的牽動下,化為千萬塊鋒利的光刃,砍在秦浩的九層魂壇上。

    秦浩的九層魂壇。陡然濺射出億萬璀璨的異光,魂壇飄動著,也慢慢遠離天啟的方位。

    天啟一隻手揮動著,帶著那無數鋒利的光刃,持續轟擊著秦浩。

    他的另外一隻手,還是緊緊攥著命運權杖,試圖影響奧斯頓等人的氣運。

    「又是你?」

    就在此時,從秦浩身旁碎裂的空間縫隙內,傳來了凌語詩的輕呼。

    凌語詩聲音一響起。斬向秦浩魂壇的千萬光刃,倏地靜止不動。

    一種來自於靈域的神秘本源法則力量,強行從空間縫隙滲透而來,似乎混亂了天啟釋放的命運絲線。

    那一刻,天啟突然發現,他握著命運權杖的那隻手。都在微微顫動。

    他驚異地看向了命運權杖。

    他清晰地看到。許多碎小的幽芒,帶著靈域的本源氣息,纏繞在命運權杖上。

    命運權杖被那種力量擾亂了法則秩序,使得他體內的血脈,也變得不再穩定。

    命運力量奧義,一旦紊亂,就難以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融合了地心源母,果然……有點不同尋常。」天啟神情凝重。

    「呼!」

    天啟的身影,又倏地閃入空間縫隙,如突然隱形。

    因凌語詩的存在。秦烈終於不再畏懼被天啟扯入空間夾縫,駕馭著九層魂壇,立即追向天啟。

    「呵呵,越來越有意思了。」天啟不斷低笑著,顯得非常輕鬆,似乎勝券在握。

    「嚎!」

    本源深海附近,那八具不死泰坦,突然仰頭怒吼。

    他們古銅色的巨塔般的身軀,猶如炮彈般衝天而起,向著卡斯托爾的方向飛去。

    「轟轟轟!」

    臨近以後,那八具實力堪比大惡魔的不死泰坦,竟對包括秦烈在內的八君主偷襲。

    連秦烈在內,八君主龐大的魔軀,都被不死泰坦給衝擊的跌跌撞撞靠向卡斯托爾。

    卡斯托爾怪笑著,巨尾甩動,狠狠地抽打在秦烈和奧斯頓等惡魔的魔身上。

    一霎后,秦烈的腰腹部,就像是被利刃切過,變得鮮血淋漓。

    「秦烈!怎麼一回事?」奧斯頓尖嘯。

    「炎日君主!那八個不死泰坦,不應該是你的麾下嗎?」鬼祭君主咆哮。

    他巨大的魔身,也被卡斯托爾的巨尾抽到了,後背出現了一道數百米長的傷口。

    傷口內,他的一根根粗如手臂的筋脈,蠕動著,在迅速癒合著。

    如果不是秦烈自身,也被一個不死泰坦襲擊,同樣被卡斯托爾傷了腰腹,他都會懷疑秦烈和卡斯托爾暗中勾結。

    腰腹位置,被卡斯托爾的巨尾一擊,差點鑿出一個巨大血洞的秦烈,猛地看向那八具不死泰坦。

    他從八具不死泰坦的眼瞳深處,分明看到了熟悉的火焰印記!

    那火焰印記,他之前在生命古樹內部窺見過,屬於烈焰鳶!

    八具不死泰坦,以前在暴亂之地時,被尊稱為八具神屍。

    最初的時候,那八具不死泰坦,應該就屬於烈焰鳶。

    他一度以為,在他的熔煉之下,在他的靈魂契約內,那八具不死泰坦只屬於他,只向他一人效忠。

    直到看到那八個不死泰坦眼瞳內,突然閃現的火焰印記,他才明白,那八個不死泰坦,在沒有被斬首之前,應該就已經被烈焰鳶給悄悄植入了奴役的印記。

    那火焰印記,應該一直潛隱在不死泰坦的體內,連他都始終沒有察覺。

    他辛辛苦苦地,耗盡了眾多的血肉能量,好不容易讓八具不死泰坦全部恢復到十階血脈力量,沒想到關鍵時刻出了岔子。

    「呼!」

    在他震驚時,他又猛地感覺到,那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也從他體內飛出。

    那塊血肉豐碑的其中一面,也突顯出一簇簇火焰印記,那火焰印記,同樣屬於烈焰鳶!

    看到血肉豐碑不受控制地離體而出,他通體冰冷。

    血肉豐碑和八具神屍,以前就息息相關,血肉豐碑還是當年神葬場的鑰匙,而血肉豐碑和神葬場,應該都是烈焰鳶早年為他所留的。

    但,不論是血肉豐碑,還是八具神屍,最初的主人,都是烈焰鳶!

    烈焰鳶在其中留有他獨特的火焰印記!

    「烈焰鳶!」

    秦烈嘶聲咆哮,可那塊血肉豐碑,還是漸漸離他而去。

    「轟轟轟!」

    八具不死泰坦,在他試圖追擊血肉豐碑時,反而轉過來,一起來圍擊他。

    「就憑你,還想和烈焰鳶爭鬥?你還太嫩!」卡斯托爾冷言嘲諷道。

    他巨大的魔身,將以奧斯頓為首的七君主全部擋住,讓那八個不死泰坦方便圍殺秦烈。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