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掙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掙扎!字體大小: A+
     

    「誰都不想再一次被束縛,不想再有一個主人,我們都受夠了被統領的生活!」

    魅影君主臉色深沉,說道:「炎日君主,你也不想莫名其妙多出一個主人吧?」

    「秦烈!」奧斯頓也出聲提醒。

    他也不想熔岩君主復活炎魔之王!

    他很清楚,炎魔之王一旦蘇醒過來,威脅可能比卡斯托爾都要大。

    「不要著急,我倒要看看熔岩君主,能弄出什麼名堂出來。」秦烈神情鎮定。

    「大人!醒來吧,這是您的時代!我會幫助你,讓你再次攀上巔峰!卡斯托爾那傢伙,註定只是大人您的墊腳石!只要您蘇醒了,卡斯托爾根本不足為懼!」

    熔岩君主嘶嘯著,一條條岩漿溪河般的火焰紐帶,緊緊纏繞著那塊火焰隕石,一點點扯向他的惡魔心臟。

    「突突突!」

    一根根布滿利刺的猙獰怪手,從熔岩君主的惡魔心臟內冒出來,將臨近的那塊火焰隕石攥住。

    同時,熔岩君主巨大的魔身上,一根根粗壯的筋脈,也從皮肉內清晰地顯現出來。

    在那根根筋脈內,有火焰汁水流淌著,蘊藏著種種神秘的血脈晶鏈。

    也在此刻,始終沒有動作的秦烈,倏地一點眉心。

    「呼!」

    一座晶瑩剔透的魂壇,遍布著無數繁密玄奧的魔紋,從他魔瞳中飛出。

    魂壇之上,一塊區域許許多多的赤紅色火焰圖案。驟然燃燒。

    炎魔之王獨特的氣息。和烙印著的火焰力量法則,化為一圈圈火焰波浪,浪潮般湧向了那塊火焰隕石。

    只是一霎,秦烈和那塊火焰隕石之間的聯繫,就變得萬分緊密。

    「回來。」

    秦烈冷冷看著那塊火焰隕石,利用魂壇和隕石間的聯繫,以自身的血脈激發。對那塊火焰隕石發出了召喚。

    「啪啪啪!」

    一道道赤紅色閃電,和淡紫色的閃電,同時由那塊火焰隕石表層濺射開來。

    秦烈和熔岩君主的血脈力量,火焰法則,又狠狠地衝擊在一塊兒。

    「轟!」

    千萬絢爛的火光,從火焰隕石上爆發,令那塊火焰隕石的光芒,照耀了整個深淵通道。

    「找死!」

    熔岩君主咆哮著,巨大的魔爪不斷晃蕩。魔爪所指之處,一個個黑洞憑空浮現。

    從那些黑洞內,漂浮出千百座漂浮的火焰山,每一座火焰山都有萬米高。

    千百座火焰山,都瘋狂釋放著烈焰,噴涌著暴烈的岩漿汁水。如巨大無比的火焰球。轟隆隆地撞擊向秦烈的魔身。

    突然冒出的眾多火焰山,填滿了甬長的深淵通道,讓深淵通道變得擁堵不堪。

    另外六個惡魔君主,在那千百座火焰山飛出以後,都皺緊眉頭,齊齊怒吼。

    「熔岩君主!你是認真的?你當真要復活炎魔之王?」

    「你想要一個主人,我們可不想!」

    「不要逼我們插手!」

    包括奧斯頓在內,六君主都被激怒,反而將矛頭對向了熔岩君主。

    「嘿嘿!我管你們怎麼想,只要主人復活了。你們還不是乖乖就範?就憑你們幾個,連卡斯托爾的分身都無法斬殺,又怎麼可以抵擋我主人的光焰?」

    熔岩君主夷然不懼,一邊咆哮著,一邊從自身的體內,宣洩著狂暴的力量。

    「呼呼呼!」

    千百座火焰山,狂嘯著,兇猛地撞擊到秦烈的魔身。

    不是特別寬敞的深淵通道,被千百座火焰山填滿,秦烈的活動空間已極其有限。

    他躲避不及,魔身已被一座火焰山撞擊到。

    「轟!」

    一聲沉悶的爆響,那座撞到秦烈的火焰山,竟詭異地消失。

    秦烈懸浮深淵通道的魔身,巋然不動,可臉色卻驟然一變。

    「這是?」

    他駭然發現,消失的那座火焰山,居然出現於他的那顆惡魔心臟內!

    「轟!轟轟!」

    就在他發愣時,又有三座火焰山,從他后心,腰腹處,倏地消失。

    同樣的,那三座消失的火焰山,也出現於他的惡魔心臟!

    一股難以遏制的炙熱感,從他的那顆惡魔心臟內傳來,只見匯聚於心臟內的惡魔之血,迅速被蘊藏著種種火焰法則的炎火給蒸發。

    惡魔之血的蒸發,令他這具七千米的魔身,都控制不住地開始萎縮。

    他明顯感覺到,他能夠動用的惡魔血脈力量,在大幅度銳減。

    「你對深淵法則的領悟,還是太淺顯了一點。」熔岩君主嚷嚷道。

    那聲音……竟然也是來自於秦烈惡魔心臟中的火焰山。

    彷彿,在火焰山飛入他惡魔心臟的時候,熔岩君主的血脈和靈魂,也順勢入駐其中了。

    「糟糕!」

    九幽君主奧斯頓,一看到撞擊秦烈魔身的火焰山,突然詭異地消失,立即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秦烈!小心一點,惡魔心臟是我們血脈和力量的來源,你一定要堅守住!」

    「炎日君主,你對深淵法則,對深淵種族的認識都淺陋了,你太不小心了!」

    「你竟然讓他的力量滲透到惡魔心臟?難道你沒有重點防護你的心臟?」

    「你的戰鬥方式,註定你不是熔岩君主的對手!」

    其它的幾個惡魔君主,到了這時候,都下意識地站到了秦烈一邊。

    他們紛紛提醒秦烈,讓他小心熔岩君主,千萬不要被燃燒了那顆惡魔心臟。

    一旦惡魔心臟被重點攻擊了,任何惡魔的血脈力量,都不能完全發揮,魔身也會逐漸縮小。

    魔身變小,意味著血脈力量被迅速消耗,戰鬥力自然也在急速流失。

    「跟我回熔岩煉獄!」

    熔岩君主猙獰怪笑著,巨大的魔身,率先飛向了一個黑洞。

    眾多火焰山,此時都呼嘯著飛旋,去撞擊另外幾個惡魔君主。

    在狹窄的深淵通道內,已經遍布了火焰山,當那些火焰山都瘋狂滾動時,其它的惡魔君主也只能暫時避讓。

    他們也知道,熔岩君主這麼做,只是為了減緩他們的出手,讓他們無法插手他和秦烈的戰鬥。

    真正的目的,就是阻擾他們一下,讓他可以將秦烈帶入熔岩煉獄。

    一旦進入熔岩煉獄,身為締造者的他,實力將會暴漲,可以利用熔岩煉獄底層的深淵法則對付秦烈。

    那時,就算他們都進入了熔岩煉獄,因為不是在自己的煉獄層面,也會束手束腳。

    「不要被拖入了熔岩煉獄!」又是奧斯頓第一個大聲提醒。

    這時,已經有幾個奇特的黑洞,悄悄漂浮到秦烈的魔身旁。

    從那些黑洞內,全部傳來了熔岩君主的怪笑聲,還有強猛的吸吮力。

    炎魔之王的那塊生命結晶,在一座座火焰山,神秘地進入秦烈惡魔心臟的時,也被熔岩君主帶入了熔岩煉獄。

    那塊火焰隕石,一入熔岩煉獄,秦烈和其的聯繫,似乎就被無情截斷了。

    而秦烈,不但被那些火焰山燃燒著惡魔心臟,還被黑洞的力量牽引著,逐漸往熔岩煉獄飛去。

    「不愧是強大的惡魔君主。」

    秦烈大口大口的呼吸,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在感概熔岩君主強大的同時,也在思索著解決之道。

    一道亮光從他腦海突然閃過。

    「喀喀!」

    他那巨大的魔身,骨骼發出爆響,他開始收回惡魔之血,將其全部帶向惡魔心臟!

    七千米的魔身,在數秒時間,急劇收縮,化為了一個體型渺小的人族。

    「神族,玄冰血脈,絕對零度!」

    「寒冰訣,極寒之力!」

    「血脈激變!」

    心中默念著,他迅速轉變血脈力量,連連變幻。

    他的眼瞳,驟然變成銀白色,漠然,冰冷,沒有一絲情感。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