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煉獄七君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煉獄七君主!字體大小: A+
     

    貫穿八層煉獄的深淵通道中。

    七個體型巨大,每一個都超過七千米的大惡魔,屹立在昏暗的通道內。

    這是煉獄的七君主!

    黃泉煉獄分裂崩碎以後,煉獄的局勢發生驚天之變,秦烈通過蠶食格羅姆的領地,令炎日深淵,一躍而成為炎日煉獄。

    秦烈,也在通過深淵古老法則的考驗以後,成功得到深淵認可,蛻變為煉獄的第八君主。

    之後,卡斯托爾在天啟和烈焰鳶的幫助下,依託冥河重聚軀體,六具分身逐個蘇醒。

    卡斯托爾躲過另外六個君主的劫殺,成功由煉獄突圍,如今已流竄到上一百層深淵。

    最近一段時間,上面一百層的大惡魔,不時遭到伏擊被斬殺。

    這讓煉獄的七君主,都知道卡斯托爾正在通過那些大惡魔,在迅速積累力量。

    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離恢復到巔峰之力,已越來越接近。

    煉獄的七君主,都經歷過卡斯托爾的那段黑暗時期,在卡斯托爾踏入終極之境,成為深淵之主的那個時代,現在的七君主都被迫聽命於卡斯托爾。

    那個時間段,暴躁嗜殺的卡斯托爾,獨斷獨行,掀起了血腥屠殺外域種族的行動。

    最終,幾乎所有的域外種族,都聯合起來抵抗深淵惡魔。

    御魂大帝也悄悄出手,煽動了當時包括格羅姆在內的八大惡魔君主,加上時空妖靈一族。成功將卡斯托爾斬殺。

    如今的七君主。都參與了當年之事,他們知道卡斯托爾一旦重新成為深淵之主,他們必將被卡斯托爾瘋狂報復。

    約秦烈來深淵通道一敘,就是希望聯合八君主的力量,再一次斬殺卡斯托爾。

    這次,他們不想再給卡斯托爾一絲機會!

    「炎日君主為何還沒來?」

    鬼祭煉獄的惡魔君主,巨大的魔身上。布滿了詭異魔紋,他已經等待的有點不耐煩了。

    「炎日君主在神域,似乎……剛剛逼烈焰鳶退讓出了神王之位。」九幽君主奧斯頓,和秦烈簡單交流了一番,知道了那邊的情況,向其他六個君主解釋,「可能需要知會神族一番。」

    「哼!他既然得到了深淵古老法則的認可,真正成為了惡魔君主,就不應該和神族多來往!」熔岩煉獄的惡魔君主。身上流淌著岩漿汁水,釋放著古怪的硫磺氣息,暴躁道:「難道他還想去坐神族的神王寶座?他可是炎日煉獄的惡魔君主,一個惡魔,成為神族的神王,這太荒唐了!」

    「我也覺得荒謬!」霜凍煉獄的惡魔君主。冷笑著。說道:「明明一個沒有純粹惡魔血統的傢伙,竟然走了狗屎運,成為了一層煉獄的惡魔君主。我們幾個,都是從最低級的小惡魔,歷經數百萬年的時間,一點點的蛻變進化,跨過了種種難關,才能成為惡魔君主。而他,分明不是我們深淵一族,但是竟然通過竊取深淵血脈。那麼容易地就成為了惡魔君主。我真的有點無法接受。」

    「我也是!」鬼祭君主贊同道。

    這六大君主,每一個都歷經萬險,九死一生才成為惡魔君主。

    而且,他們都用了漫長的時間。

    從他們知道秦烈,到秦烈成為炎日君主,實在是太快了一點。

    快的讓他們懷疑,他們是不是太笨了一點?

    不然,秦烈為何連一萬年都不到,就成為了惡魔君主?

    九幽君主奧斯頓,站在他們之中,魔瞳古怪地看向他們,說道:「他馬上就來,有沒有資格成為惡魔君主,我們恐怕都說的不算。」

    「呼!」

    一點幽光,就在七君主之間的幽暗區閃爍而出。

    幽光如一隻詭異的眼睛,一閃一閃的,突然急劇脹大。

    一霎后,那幽光就膨脹為一個黑洞,從中傳來了「嘶嘶」怪嘯。

    瘟疫煉獄的惡魔君主,盯著那逐漸成形的黑洞,道:「在深淵通道內和他見面,我看也不是一個好主意。他可是掌握著星空鏡的!」

    「的確不是好主意。」奧斯頓嘿嘿笑著,「但是,我們幾個以前會面,不都是在此地嗎?」

    八大煉獄的君主,以前的每一次真身見面,都是選擇深淵通道。

    因為,如果在其中任何一個的煉獄層面,那層煉獄的締造者,都能獲得巨大的力量增幅。

    惡魔,往往又都是脾氣暴躁,一言不合就可能大打出手,在自己締造的煉獄層面的惡魔君主,將會獲得巨大的優勢。

    就是為了避免這一點,他們的每一次會面,都放在深淵通道。

    這是為了公平。

    只是,秦烈這個新的惡魔君主,和以前所有的惡魔君主都不一樣。

    他拿到了時空妖靈一族的星空鏡,而時空妖靈一族,這是誕生於深淵通道的奇異生命,在深淵通道內星空鏡的力量無比的強大。

    「哧啦!」

    膨脹的黑洞,似被硬生生又撕裂開許多,秦烈蛻變以後的巨大魔身,霍然從中鑽出。

    他站在七君主之間,似聽到了他們之前的談話,咧嘴笑道:「怎麼?嫌深淵通道不公平,難道你們想要在此地,再驗證一下,看我夠不夠資格和你們並列惡魔君主?」

    「我自然沒有什麼意見。」奧斯頓哈哈大笑,「別人有沒有意見,我就不知道了,也管不著。」

    秦烈一來,除奧斯頓以外的六君主,都突然沉默。

    他們的魔瞳,都綻放出驚人的魔光,齊齊落在秦烈身上。

    他們在審視秦烈的力量。

    「魔身七千米,達到惡魔君主的血肉級別了。」

    「靈魂……動靜古怪,有點看不透。」

    「魔身的堅韌強壯程度,也差不多達到了,就不知道對深淵法則的領悟怎樣了?」

    「剛剛成為惡魔君主,他對深淵法則的領悟,一定遠遠不如我們六個。」

    「要不,試一試他的力量?」

    「誰來?」

    六個君主,嘴巴緊閉著,以奇特的血脈秘術暗暗交流著。

    他們六個,悄悄調整著血脈的波動,將奧斯頓都剔除在外了。

    「聽說他得到炎魔大人的生命結晶了,那就讓我來試試他,看他究竟夠不夠資格和我們平起平坐!」熔岩煉獄的惡魔君主吼道。

    「炎日君主!我來驗證一下你的力量!看看你又什麼能耐讓我們久等!」

    熔岩君主沉喝一身,在他身上流淌的那些岩漿汁水,陡然化為一條條岩漿長河,如火焰長鞭抽擊向秦烈的魔身。

    熔岩君主乃是煉獄老牌的惡魔君主,傳言,他以前乃是炎魔之王的麾下,對炎魔之王忠心耿耿。

    炎魔之王修鍊出了岔子,走火入魔爆滅以後,熔岩君主一直極力尋找炎魔之王的惡魔心臟。

    他試圖復活炎魔之王,讓他曾經的主人重返巔峰,繼續以深淵之主的身份統治深淵。

    可惜,他始終沒有能夠找到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一直沒有能達成所願。

    在聽說秦烈得到了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以後,他心中就有了一個結,他幻想能夠奪取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想辦法讓炎魔之王再次復活!

    直到現在,他在稱呼炎魔之王的時候,都尊稱炎魔大人。

    他不認為來歷不明的秦烈,真的能掌控他主人炎魔之王的所有力量,所以他主動攬下重任。

    「秦烈,這傢伙以前是炎魔之王座下最強的惡魔,成為惡魔君主的時間,比我還要早兩百萬年,你小心一點。」奧斯頓傳訊,「你放心,惡魔八君主都是要臉的,他們一般不會圍毆你。只要你能通過熔岩君主,證明你的力量,其它的幾個君主,應該也沒話可說。只有得到了他們的認可,他們認為你可以和他們平起平坐了,你以後才能和他們共事。」

    「哦,知道了。」秦烈回應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