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降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降臨!字體大小: A+
     

    道森沒有在炎日煉獄逗留太久,他表達了祝福,把來意講清楚以後,就退出了炎日煉獄。

    秦烈則是繼續煉化雷澤恩和陶洛斯的兩顆惡魔心臟。

    回到本源深海上空,他那七千米的魔身,如山一般屹立在深紫色的海面。

    血脈突破十階,成功得到深遠古老法則的認可,真正蛻變為第八位惡魔君主以後,他能一心多用。

    他一邊煉化兩顆惡魔心臟,一邊和兩個暗魂獸分身交流,還能去領悟種種不同的血脈秘術,去鎮魂珠內解析那些高級古陣圖的玄妙。

    每一刻,每一秒,他都感覺到自己在變得強大。

    「秦烈……」

    突地,奧斯頓的聲音,從他靈魂中響起。

    那一霎,神秘的深淵法則,似乎將他和奧斯頓連接起來。

    他魔身在炎日煉獄,卻能感覺到奧斯頓的存在,知道此時的奧斯頓還在九幽煉獄,在凌語詩身旁。

    同為惡魔君主,他們之間有著神秘的溝通法門,只要在八層煉獄沒有封閉的時刻,八大惡魔君主都是以秘術交流。

    在奧斯頓溝通他的時候,他靈魂一動,立即就掌握了那種秘術竅門。

    「謝謝你幫我照看語詩。」秦烈回應道。

    「嘿,名義上她還是我的血脈後裔,我自然要對她負責。」奧斯頓怪笑了幾聲,道:「恭喜你,我知道你一定能成為第八個惡魔君主。你也確實沒有令我失望。」

    「你找我。為了什麼事情?」秦烈道。

    「卡斯托爾的另外六具分身,都逐個蘇醒了,而且他正在迅速積累力量。」奧斯頓語氣凝重。

    炎日煉獄內,秦烈高高懸浮在本源深海上空,咧嘴笑了笑,然後才說道:「不知道為什麼,在我血脈突破到十階。也成為惡魔君主以後,我忽然不再那麼懼怕卡斯托爾了。」

    他說的是實話。

    當他血脈在九階時,卡斯托爾對於他來說,彷彿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那時,他只要想起卡斯托爾,都感到心驚膽顫。

    可是,在他血脈突破到十階,斬殺陶洛斯、雷澤恩通過深淵法則的考驗,真正蛻變了惡魔君主以後。他突然有了強烈的信心。

    他相信,任何一具卡斯托爾的巔峰分身,如今敢站到他面前,他都不懼一戰!

    「我知道你變強了很多很多,但你還是不能小看卡斯托爾,他畢竟是曾經成為深淵之主的傢伙。」奧斯頓想了想。才說道:「在我的感覺中。你現今的戰力,應該不遜色他的一具巔峰分身。可卡斯托爾擁有八具分身,如果他的八具分身,全部都恢復了巔峰之力。他以八具分身對付你,我覺得……你未必就會是勝者。」

    「那我,應該在這個時候做些什麼?」秦烈道。

    他知道,八大惡魔君主之間有默契,身為炎日君主的他,一般情況下是不允許踏入其它七層煉獄的。

    這樣會引來另外七大君主的強烈反抗。

    他也不認為,除奧斯頓以外的六個惡魔君主。會歡迎他的到來。

    「在合適的時候,你我合力,嘗試斬殺卡斯托爾的一具或兩具分身!」奧斯頓沉聲道。

    秦烈道:「好!」

    「我會盯著卡斯托爾的。」奧斯頓說道。

    「多謝。」秦烈道。

    「我也討厭卡斯托爾,也不希望他再一次成為深淵之主。」奧斯頓哼了哼,「另外那六個傢伙和我想法一樣。」

    「明白了。」

    奧斯頓又和他聊了一下凌語詩,告訴他凌語詩在成為靈域的大地之母以後,也開始藉助於靈域的滂湃靈氣,去淬鍊她的魔身了。

    凌語詩的惡魔血脈,也在這次奇遇后,往十階進行蛻變了。

    秦烈雖然早有預感,可是從奧斯頓那兒,知道凌語詩也將和他一樣,成為一名強悍的十階血脈的大惡魔后,也暗暗激動。

    他知道,以凌語詩奇特的靈魂玄妙,在融化靈域的地心源母,進階為十階大惡魔以後,必將是極其強悍的那一類惡魔。

    或許,在不久后的將來,凌語詩也能如他一般,成為另一個惡魔君主!

    骨族星域。

    昏暗陰冷的星河,一顆顆孤零零的星辰,閃爍著黯淡的光芒。

    一頭頭巨大的屍奴,馱著骨族的族人,遠遠看向遠方的星河。

    布雷多煉製的那頭星空巨獸,也在那些屍奴之中,秦烈的血魂獸分身,和布雷多、沙列站在一塊兒。

    前方,一個陰影暗界涌動著,將骨族的一個域界包裹著。

    骨族的族人,將那個域界上眾多的族人,都早早遷移離開了。

    域界上,雖然沒有骨族的族人,可那個域界卻遍布著骨族的埋骨池,還有不少低階的屍奴存在。

    然而,因為沒辦法抵擋陰影生命的燼滅之光,骨族只能忍痛看著陰影暗界將那域界逐步蠶食。

    不久前,族長拉緹戈,還有布雷多,安排了幾個屍奴,去試著攻擊陰影暗界內的陰影生命。

    那幾個屍奴,在燦燦燼滅之光的腐蝕下,一會兒就化為了灰燼。

    這意味著燼滅之光對骨族的屍奴一樣有著恐怖的威懾力。

    骨族,擅長在屍奴之後作戰,如果屍奴不能擋住第一輪的攻擊,骨族也很難獲得最後的勝利。

    「這樣不行。」

    族老布雷多,眼神幽暗,仇恨地看著那一團陰影暗界,說道:「只要開始了,他們幾乎不可能停下來。現在他們侵入的域界,沒有我的族人在,可下一個,下下一個,就說不準了。」

    「只要能抵禦住燼滅之光,就可以和那些陰影生命一戰!」拉緹戈不甘心地說道。

    「你們為何不嘗試動用白骨界地心源母的力量?」秦烈的血魂獸分身說道。

    「我們骨族,和其他的生命種族不同,我們……」布雷多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我們無法動用地心源母的力量。我們修鍊的乃是死亡之力,死亡的力量,和地心源母的力量存在著衝突。」

    秦烈愣了愣,漸漸明悟過來,意識到或許地心源母內的力量,具有很強的生命氣息。

    死亡之力,和生命能量,向來都是矛盾的。

    就是因為這樣,骨族的族人,很難以血脈或者靈魂融合地心源母之力。

    這使得他們難以對抗燼滅之光。

    「算了,我幫你們一把。」秦烈突然道。

    骨族族人愕然。

    「呼呼呼!」

    一陣詭異的空間波動,忽地從他們前方湧現。

    下一刻,一個巨大的星門綻開,隨後,秦烈那七千米高的本體,以惡魔君主的猙獰形態,驟然降臨!

    ……

    ps:抱歉,今天一章~(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