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君主之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君主之爭字體大小: A+
     

    「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陶洛斯獰笑著,眼看那火焰隕石衝擊而來,竟然絲毫不慌,「你畢竟不是他,你又能動用幾分他的力量?」

    「嗤嗤!」

    燦燦金光,從陶洛斯巨大魔身上閃耀而出,他手持的巨錘,也變得金光燦燦。

    「咻!」

    只是一霎,陶洛斯那數千米高的魔身,就從火焰隕石旁邊穿梭而過。

    他並沒有和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硬抗。

    「去死吧!」

    陶洛斯一越過那塊火焰隕石,就揮舞著金光燦燦的巨錘,轟向秦烈的頭顱。

    萬道鋒利的金芒,金色光箭一般,從那巨錘內飛出。

    那金耀的巨錘陡然消失。

    秦烈抬頭一看,發現那萬道金芒,竟在強行篡改著炎日煉獄的深淵法則。

    附近濃郁的深淵魔氣,在陶洛斯的血脈力量之下,都被轉化為燦燦金芒。

    一霎那間,他有種失去對炎日煉獄掌控的感覺,生出被困在陶洛斯的領域,反而被他所制的不妙感。

    就連他靈魂與炎日煉獄的深切聯繫,在陶洛斯到來,釋放出血脈力量后,也彷彿暫時中斷。

    這一刻,他好像不再是炎日煉獄的締造者。

    似乎,深淵的核心規則,在冥冥之中製造著平衡,防止他動用炎日煉獄的力量對付陶洛斯。

    「不能動用炎日煉獄的力量……」

    電光火閃間,秦烈明悟到其中奧妙。立即改變戰鬥方式。

    「血脈天賦——金甲!」

    心神一變。他的惡魔心臟陡然湧現出澎湃的力量,那力量如滾滾光河流動在筋脈內。

    一塊塊金色鱗甲,瞬間覆蓋他全身,讓他也變得金耀奪目。

    同為金耀之力,來自於陶洛斯釋放的金芒,利箭般射在秦烈的金甲上。

    「哧啦!」

    秦烈巨大的魔身,綻放出點點刺目異芒。

    「唔!」

    秦烈扭動著魔身。從陶洛斯的攻擊範圍挪移離開,來到那塊火焰隕石處。

    「金耀之力!」

    陶洛斯一愣,他巨大的魔手,隨意地一抓。

    「蓬!」

    那些飛濺激射的千萬金芒,詭異地重聚在一起,又化為那金色巨錘。

    「你血脈太駁雜了,混著太多太多惡魔血統,你這樣的傢伙,絕對不可能主宰一層煉獄!」陶洛斯暗暗感受了一下。冷哼道。

    從秦烈的體內,他感知到種種不同體系的血脈波盪,而且那些血脈波動……還隱隱存在著衝突。

    即使是秦烈的惡魔之血,也混雜著太多太多惡魔的血脈天賦,這讓陶洛斯很是不屑。

    在他來看,太過於駁雜的血脈。會影響主血脈的最終威力。反而不能將一種血脈的終極力量展現出來。

    「什麼完美之血,在我來看,只是烈焰鳶弄出來的一個笑話罷了!」陶洛斯咧嘴獰笑。

    「嗤嗤!」

    他持有的金色巨錘,陡然一變,化為了金光耀耀的巨刃。

    「給我裂!」

    陶洛斯揮舞著金色巨刃,從天穹劈砍下來,似乎將炎日煉獄的空間壁障,都給切割成兩半。

    「哧啦!」

    一道狹長的金色光束,從天而降,瞬間砍了下來。

    「咻!」

    秦烈不得不挪移離開。

    金色光束斬落後。似乎將本源深海都一分為二,讓那本源深海都掀起了巨大波浪。

    這時候,秦烈才注意到,陶洛斯持有的金色巨錘,其實……只是一團炫目的金色光團。

    那金色光團,因為是圓形,所以看起來如圓錘一般。

    可實際感受了,秦烈才知道那金光熠熠的光團,蘊藏著最精純的金之力量法則!

    那根本就是陶洛斯血脈精華衍變的利刃!

    「金之力量!」

    秦烈心神一動,旋即感知了虛渾之靈中金靈的存在,他看向虛空處一點。

    他視線所在處,一點金光,熠熠閃耀著,化為了九階血脈的金靈。

    金靈貪婪地望著陶洛斯掌握的金色巨刃,咿咿呀呀地,向秦烈述說著它的渴望。

    「我也想幫你奪取這傢伙的血脈精華。」秦烈苦笑。

    陶洛斯乃是十階巔峰血脈的大惡魔,戰力可能僅僅弱於奧斯頓等真正的惡魔君主,陶洛斯另外的金之力量,比他以前獲取的金銳之力,足足高了一個級別。

    剛剛,他如果不是先動用同屬性的金銳之力,以血脈形成了金甲,或許他已經被千穿百孔了。

    而陶洛斯,在第一次失敗后,似乎看出了他金甲蘊藏的金銳之力的奧妙。

    陶洛斯第二次動手,以金色巨刃劈砍而來時,覆蓋他身上的金色鱗甲,突然變得炙熱難耐。

    他本能地生出一種那金甲都要被陶洛斯所用的不妙感。

    因此,他不得不停止激發金甲血脈,並立即躲避了陶洛斯那金色巨刃的劈砍。

    他已經將陶洛斯當成了最可怕的對手。

    「哧啦!」

    陶洛斯揮舞著巨刃,又一次劈砍下來,並囂張地吆喝道:「你難道要一直躲避下去?」

    「你相信不相信,我可以用我的血脈力量,將你的炎日煉獄切成一塊塊?」

    「在我挑戰你的時候,你無法動用炎日煉獄的力量,如果任由我在炎日煉獄為所欲為,即使你最後勝過我,炎日煉獄也將遭受重創!」

    「這應該不是你想要看到的結果吧?」

    陶洛斯再次動手時,從心靈上來攻擊秦烈,讓他不能一味地躲避。

    秦烈也注意到,隨著陶洛斯的攻擊,炎日煉獄的空間晶壁,似乎都出現了裂痕,大地也即將被分裂成大塊。

    他立即明白陶洛斯不是危言聳聽。

    如果只是一味地閃避,他或許可以不被陶洛斯的巨刃轟擊到,可炎日煉獄……必將被陶洛斯給弄的亂七八糟。

    他乃炎日煉獄的締造者,他自然不願意看到炎日煉獄,在剛剛衍變為煉獄以後,就出現如此傷創。

    於是,在陶洛斯這一次巨刃劈砍過來時,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也又一次飛向了陶洛斯。

    「出來!」

    與此同時,烈焰家族那塊血肉豐碑,突地呼嘯而出,如一面巨盾般擋住了陶洛斯的金色巨刃。

    千萬神光,從血肉豐碑上綻放,血肉豐碑在陶洛斯那金色利刃的一擊下,毫髮無傷。

    「神族神器!」陶洛斯驚叫。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