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大地之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大地之母字體大小: A+
     

    「你說的話,我也一個字都不相信。」秦浩冷哼道。

    「那你,就繼續待在此地吧,等你找到離開的路,靈域……應該已經被陰影暗界吞沒了。」烈焰鳶不悅道。

    「靈域撐不到你回歸的。」天啟也勸說。

    「我不信。」秦浩強硬道。

    「嘿,靈域的空間,被我封閉了,就連通往其它星域的域界之門,也都被我隔絕。」烈焰鳶冷笑,「陰影生命一旦踏入靈域,就能瓮中捉鱉一樣,把靈域的眾生一一斬殺。」

    「沒有一個靈域的生靈可以逃離。」天啟微笑道。

    秦浩沉默不語。

    「也未必……」

    就在此時,一個溫婉的女聲,突地在此空間夾縫傳來。

    一道幽光,閃爍著,迅速脹大。

    幽光變幻著,化為了凌語詩的靈魂形態,她的幽魂,瞬間變得清晰。

    「咦!」秦浩一驚。

    幽冥城時,他自然是見過凌語詩的,他離開九幽煉獄的時候,凌語詩因為被天啟的命運之力影響,處於危險的境地。

    他以為凌語詩要很長時間才能擺脫天啟命運之輪的困擾。

    「是你?」天啟也震驚了。

    他也沒有預料到,凌語詩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在空間夾縫現身。

    因為,凌語詩在幽冥城展現出來的力量和境界,應該遠遠達不到這個級別層次。

    「轟!」

    烈焰鳶的靈魂,倏地一震。他那熾烈如太陽的眼瞳。驟現異芒。

    他分明感覺到,在凌語詩的幽魂浮現以後,他施加在靈域星空的層層空間禁錮,突然全部解除了封禁!

    他感到難以相信。

    也在此刻,凌語詩那一縷幽魂,伸手虛空一點。

    「哧啦!」

    一道裂開的空間縫隙,隨著她的手勢。憑空撕裂開來。

    空間縫隙的另一端,赫然就是擎天城!

    擎天城內。

    一個絢爛的空間裂口,明熠的閃現而出,讓城內各族的強者都為之震驚。

    剛剛從大地之心走出,還沒有來得及向那些太古強者解釋的秦山,冰帝和炎帝等人,都察覺到空間異變。

    「咻咻咻!」

    一道道身影,從擎天城的議事大殿飛出,都來到半空中。

    「烈焰鳶!」

    暗昊。寒澈,還有烈焰昭,透過那空間縫隙,一眼看到了處於空間夾縫的烈焰鳶。

    「秦浩!」

    冰帝和炎帝,還有姬旦等人,則是注意到了秦浩。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看了一下秦浩。然後就注意到了凌語詩的一縷幽魂。

    即便隔著一層空間,他似乎都能感覺到,從凌語詩的身上,傳來的那股蒼茫古老的氣息。

    那是……靈域的氣息!

    「你!你竟然!」天啟一臉的匪夷所思,「你靈魂和靈域的地心源母融合了!」

    烈焰鳶霍然一震。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髮生了什麼,也知道他施加在靈域的層層空間禁錮,為何會突然被撕碎了。

    一切都是凌語詩的主導!

    「地心源母認主,意味著她將是靈域之主,乃是大地之母!」暗昊深深看向凌語詩的靈魂幽影。說道:「難怪了,難怪她能找到秦浩,並且解除烈焰鳶的封禁!」

    身為黑暗家族的族長,暗昊深知得到地心源母認可的女人,就是一個域界星空的主人。

    這樣的主人,被稱呼為大地之母,能掌控一個域界的核心規則!

    只要是在靈域誕生的生靈,身為大地之母者,都能感知到。

    如秦浩一般,修鍊到九層魂壇級別的強者,乃是整個靈域最為耀眼的生靈。

    作為大地之母,她在和地心源母融合的那一刻,最先感覺到的,就是在靈域誕生的最強生靈。

    秦浩,無疑就是目前這個時期,靈域的最強者。

    不論秦浩人在何處,只要他最初是在靈域誕生的,身為大地之母的凌語詩,都能準確感知!

    她不但能瞬間找到秦浩,還能以她感悟的靈域的核心力量法則,將秦浩直接帶回來!

    「公公,你可以回去了。」

    她的幽魂,朝著秦浩微微鞠身,溫婉有禮地說道。

    她和秦烈有著婚約,而且在她的心中,她早已是秦烈的妻子。

    秦浩是秦烈的父親,她自然要叫秦浩公公。

    「好。」

    秦浩咧嘴哈哈大笑,挑釁地看了看烈焰鳶和天啟,道:「在空間夾縫顛簸流離的經歷,對我力量的領悟很有幫助,我還要謝謝你們。」

    這般說著,他的九層魂壇,已飛到凌語詩撕裂的空間縫隙。

    「不是想要毀滅之光么?那就來靈域一戰!」

    「咻!」

    他的九層魂壇,瞬間逸入空間縫隙,直接就出現在了擎天城。

    「天啟大賢者,謝謝你命運之力的催化,讓我有幸魂游混沌魂域,從而和靈域的地心源母融合。」凌語詩輕笑一聲,她那一縷顯現於此的幽魂,逐漸變得虛幻,最終消失無蹤。

    「嗤!」

    那一道裂開的空間縫隙,在她消失以後,則是緩緩癒合。

    只剩天啟和烈焰鳶,鐵青著臉,還待在空間夾縫。

    「怎麼變成這樣?」天啟茫然。

    烈焰鳶神情陰沉,「那丫頭,既然被你的命運之輪篡改扭亂了氣運,不是應該走火入魔,最終靈魂消隕嗎?」

    「本來應當如此。」天啟道。

    「那她怎會被混沌魂域扯入,為何能融合地心源母,反而成為了一個大變數?」烈焰鳶神情不善道。

    「我了解命運之力,但我,還有你,對混沌魂域都沒有什麼明悟。你難道就能預料到混沌魂域的異變,能讓混沌魂域有所變化?」天啟反問。

    烈焰鳶臉色又是一沉,「只有御魂大帝,卡斯托爾,奧斯頓、奧斯汀去過混沌魂域,也只有他們敢說自己能洞悉一點混沌魂域的奧妙。」

    「那不就對了?你我都對混沌魂域沒有什麼認識,命運之力也非萬能,也無法影響混沌魂域絲毫。」天啟嘆息。

    烈焰鳶沉默了一會兒,道:「現在如何是好?」

    「也未必就是壞事,你的好女婿從陰影生命手中盜取了毀滅之光,他回歸以後,陰影生命必然會盡全力對付他。」天啟想了想,說道:「陰影生命動作弄的太大了,秦浩回歸以後,應該可以給他們製造一點麻煩。短時間內,秦浩也沒有精力影響卡斯托爾的六具分身力量的積累,對我們來說,不一定全是壞事。「

    「陰影生命應該能拖住他吧?」烈焰鳶語氣有些不確定。

    「希望如此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