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絕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絕境字體大小: A+
     

    擎天城。

    急匆匆歸來的華天穹和姬旦,在秦山到來以後,立即啟動了護城大陣。

    深夜,無數絢爛的光束,從擎天城的天空閃耀而出,將整座城池照耀的燈火輝煌。

    然而,每一個經歷過先前戰鬥的強者,臉上都是陰雲密布。

    和陰影生命的戰鬥,如一場噩夢,繚繞在眾人腦海,讓眾人喘不過氣來。

    「呼!」

    古獸族的赤血猿王,通過擎天城的域界之門,突然鑽了出來。

    「赤血,你們……那邊怎樣?」華天穹問道。

    「九尾狐王死了。」以人形模樣到來的赤血猿王,眼中滿是悲痛,「天青蛇王和暴雷蟒王,也受了重傷,需要時間來恢復。」

    天青蛇王和暴雷蟒王,身上濺射到燼滅之光后,果斷撕裂了身上的肉塊,這才僥倖活下來。

    而九尾狐王,被燼滅之光濺落到的地方,恰恰是脖頸和頭部。

    她最終化為了虛無灰燼。

    「咻!」

    擎天城的那些域界之門,不斷閃爍著異芒,後續有更多異族強者到來。

    烈焰鳶對靈域空間的封禁,僅限於靈域和外界的星域互通,譬如和神域,天木界,白骨界。

    但是,靈域內部的那些小域的來往,則不受變動的空間規則的影響。

    所以,那些分散逃離的各族強者,回到他們的域界后,又急匆匆來到擎天城。

    他們要知道最新的情況。

    「我們海族。有兩個新海王犧牲了。」碧娜悲痛道。

    「我們也有一個十階血脈的族人死亡。」一個巨人族戰士道。

    「木族。也死了一個。」

    「黑獄族,犧牲了兩個。」

    「灰翼族,也有一人被燼滅之光化為灰燼。」

    「……」

    各大太古強族的族人,到了擎天城以後,都各自說明傷亡。

    他們的眼中,充斥著悲痛和恐懼,站在擎天城都似乎感覺到了不安。

    「六道盟有兩個域始境死亡。」

    「敖家一個。」

    「星辰殿一個。」

    「輪迴教兩個。」

    「……」

    也在此刻。靈域各大黃金級勢力的強者,也都紛紛告知眾人情況。

    「剛剛一戰,靈域眾強的力量,至少被消減了四分之一。」

    姬家的老祖姬旦,聽完那些強者的述說,深深嘆了一口氣,不迭搖頭。

    「怎麼辦?」

    「現在該怎麼辦?」

    「根本不是那些異域者的對手啊。」

    「燼滅之光太可怕了,無法抗衡啊。」

    各族的族人,眼巴巴地看向秦山和華天穹等人。都流露出恐懼不安。

    「秦老爺子,神族的那三位族長,如今人在何處?」赤血問道。

    秦山搖頭,「暫時不知。」

    「秦烈呢?」赤血再問。

    秦山臉色凝重,又一次搖頭,「也還沒有回來。」

    「陰影生命入侵的消息。大家……有沒有散播出去?」姬旦突然道。

    他看向各族的強者。發現那些各族的強者,都默然點頭。

    「瞞是瞞不住的。」赤血猿王表情苦澀無奈,「但是,慘敗的消息……我們古獸族還暫時隱瞞著。」

    「我們也是。」

    「我們也是瞞著。」

    各族強者,都紛紛應和,他們被陰影生命痛擊,不得不迅速逃離的事實,都被他們隱瞞了下來。

    此事實在太丟人了。

    「大家都仔細想一想,用什麼辦法可以抵禦燼滅之光,那些陰影生命雖然可怕。但也是可以殺死的。」秦山沉吟了一下,才說道:「只要能剋制燼滅之光,我們和陰影生命的戰鬥,就不會呈現一面倒的敗局。」

    話到這兒,他神情凝重地看向昏暗的夜空,說道:「擎天城……也未必就能抵禦著燼滅之光。」

    「擎天城都不行,那浩瀚靈域,豈非再無一個安全之地?」姬旦驚道。

    「找不到抵禦燼滅之光的辦法,靈域……都可能不復存在,眾生都會被陰影生命滅絕。」秦山嚴肅道。

    此言一出,不論是人族各方勢力的域始境強者,還是那些太古強族的族人,都突然沉默了。

    他們知道秦山所言非虛。

    真要是抵擋不住陰影生命,靈域,還有靈域的眾生,都會被陰影生命化為虛無。

    陰影生命不是神族,他們不需要俘虜,他們要的……乃是眾生的靈魂。

    「呼!」

    擎天城的其中一個域界之門內,秦烈的暗魂獸分身,以人族形態飛出。

    他面色陰沉如水,來到眾人面前後,一言不發。

    「小烈,神族那三位?」秦山輕聲問。

    「他們以血肉豐碑,助我們擋住了陰影生命後續的追擊,血肉豐碑可以無視燼滅之光的腐蝕。」秦烈看向驚慌失措的眾人,道:「你們都是靈域最巔峰的強者,就沒有一點對付燼滅之光的辦法嗎?」

    被他看到的那些人族和異族的強者,都黯然垂頭。

    「爺爺,冰帝前輩,炎帝前輩,你們見多識廣,連你們……也都沒辦法?」秦烈又道。

    秦山和過來后始終沉默不語的冰帝、炎帝,都輕輕搖頭。

    「抵禦不住燼滅之光,我們就沒辦法和陰影生命正面開戰,我們只能永遠潰敗下去。」秦烈道。

    經歷了剛剛的一戰,讓他知道了陰影生命的兩大殺手鐧,一是陰影暗界,另一個就是燼滅之光。

    傳言,燼滅之光乃是燼滅之海內的異芒,而燼滅之海……乃是陰影暗界內的奇地。

    迄今為止,他們在靈域這邊,還沒有見到陰影暗界。

    只是陰影暗界內的燼滅之光,就讓靈域眾生崩潰了,沒有一絲一毫的辦法。

    他實在不知道後續的戰鬥如何進行下去。

    烈焰鳶的空間異力,封閉了靈域眾多的空間裂縫,讓擎天城和神域連通的域界之門爆碎,這導致暗昊等人都被困於此地。

    而此時,烈焰鳶又在神域興風作浪,卡斯托爾的六具分身,還逐個於煉獄蘇醒。

    能夠無視燼滅之光的他父親,漂泊在無盡的空間亂流,也不知何時能找到回歸的星路。

    他的本體,則是在蛻變的關鍵時刻,一旦提前蘇醒,他以前的努力就前功盡棄了。

    如今星海的禍亂,又似乎無窮無盡,靈域的眾生,恐怕只能自求多福了。

    「呼呼!」

    暗昊,烈焰昭和寒澈,忽地從域界之門飛出。

    神族三大家族的族長,身上都是衣衫襤褸,胸腔血跡斑斑,眼神也不再攝人奪目。

    他們顯然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

    「多謝三位的相助!」秦山鞠身感激。

    沒有暗昊三人斷後,沒有兩塊血肉豐碑對燼滅之光的阻礙,陰影生命可以盡情追殺過來。

    如果那樣,他相信靈域眾生的死亡數字,還會擴大。

    而那些慘死者,都是人族和各方太古強者的巔峰戰力,每死一個,對靈域都是重創。

    「不用客氣。」暗昊嘴角有血跡逸出,他只是看向秦烈,說道:「請不要辜負我們的期望。」

    秦烈一震。

    暗昊眼神一黯,道:「實話實話,烈焰鳶那傢伙……極有可能在不久后踏入終極之境,到了那時,我族再無人可以與他抗衡。」

    「也唯有你,當完美之血展現出真正威力,蛻變為惡魔君主以後,才有希望超越我們,和他一樣踏入終極之境。」

    「我族的未來,要麼賭在你身上,要麼……就賭在他的身上了。」

    「我們更希望執掌我族未來的,是你,而不是他。」

    秦烈沉聲道:「為什麼不選擇他,如果你們現在就選他,承認他神王的身份,不就沒那麼多事情了?」

    「因為他是個瘋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自己,從不為整個族群考慮。」烈焰昭冷哼,「你根本不知道,為了造就完美之血,他犧牲了多少族人的性命!我當初反叛他,將他的事情告知族老,就是因為不想看到烈焰家族的年青一代,僅僅因為他的一個計劃,全部被他給犧牲掉!」

    「我告訴你,如果有一個選擇,讓他踏入終極之境,代價是殺光我們所有的族人。」

    「他會毫不猶豫地去做。」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