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隱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隱忍字體大小: A+
     

    空間的層層阻礙,導致他無法將炎日煉獄的那塊火焰隕石,召喚到這一方星空!

    他知道一切都出於烈焰鳶之手——那個他名義上的外公!

    他從未如此憤怒過!

    血帝黎昕帶來的生命之樹,烙印著烈焰鳶特殊的印記,試圖暗算他,讓他不知不覺著道。

    在神族和靈域結盟不久,陰影生命到來時,烈焰鳶突然殺回神域,強奪神主之位。

    同時,摧毀了擎天城的那座域界之門,使得一部分神族戰士無法歸來!

    將暗昊,寒澈,烈焰昭困在靈域動彈不得!

    封鎖的空間,令靈域的眾生,面對陰影生命的入侵而沒有後路!

    還讓他不能將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帶回來!

    甚至,他父親秦浩流落到未知虛空,幕後也有烈焰鳶的身影!

    「烈焰鳶!」

    秦烈低聲咆哮著,首次將一人恨到骨子裡。

    這時候,很多靈域的強者,都相繼退離此地。

    只有神族三大家族的族長,聯手締結封印,暫緩陰影生命追殺的腳步。

    然而,因為不能撕破烈焰鳶的空間禁制,不能將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帶來,陷入了極度暴躁的混亂心境。

    這一刻,他開始考慮要不要不顧一切,完全蘇醒本體,並動用六大虛渾之靈。

    他很清楚,炎日煉獄的蛻變,還沒有真正結束。

    在此期間。他本體能持續領悟深淵的底層規則。能獲得巨大的收益。

    虛渾之靈,也都突破到九階血脈,正在炎日煉獄衍變天地,進行更深層的強大異變。

    這時,他要強行令本體完全蘇醒,本體將會錯失一個天大的機緣。

    這可能導致本體最後不能真正成為惡魔君主!

    但是,本體不徹底醒來。不能將星空鏡的力量釋放,就沒辦法把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帶入靈域。

    六大虛渾之靈,如果不過來將那些燼滅之光,給吸收吞沒,陰影生命就無法針對。

    靈域,也可能因此而遭受劇變。

    或許……眾生因此而滅絕。

    想到後果,他變得有些歇斯底里,就試圖瘋狂地激活本體,讓本體從領悟力量奧義的秘境內。完完全全醒來。

    「不!不必!」

    就在此時,離他最近的寒澈,感知到他身上的異常波動,突然急聲阻止。

    「你可是準備徹底喚醒本體?」寒澈大喝。

    「是!」秦烈低吼回應。

    「不,不用那麼著急!」寒澈瞪著他,說道:「那些燼滅之光不是無窮盡。數量非常有限的。而且暫時只在此地聚集!」

    「只要離開了燼滅之光的範圍,陰影生命,不是難以戰勝!」

    「死去的戰士,都是被燼滅之光恐怖的腐蝕力殺死,如果能找到不懼燼滅之光的辦法,就能擊敗陰影生命。」

    「我們暫時只要離開就行!」

    「秦烈,你想幹什麼?放棄千載難逢的機遇,呼喊你本體過來?」暗昊也意識到了他的決定,急忙勸說:「別!據我所知,只有炎日煉獄衍變成功。你的本體才能自然的徹底醒來。」

    「你如果中途醒來,你就失去了成為惡魔君主的機會,而且,炎日煉獄都可能反噬你!」

    「你不要衝動!」

    他們是神族的強者,知道一些煉獄的法則,對於惡魔君主的形成,了解最基本常識。

    一層煉獄,和締造者是息息相關的,煉獄完全衍變成形以後,才有可能誕生惡魔君主。

    如果在煉獄衍變的過程中,身為締造著的秦烈,中途離開了……

    秦烈將無法將煉獄衍變時的深淵底層規則領悟透徹。

    那就意味著,一層煉獄無法最終蛻變,身為締造者的秦烈,也將會失去成為惡魔君主的機會。

    這不是暗昊、寒澈想要的結果。

    「秦烈!」

    烈焰昭怒吼,雙眼噴涌著火焰,喝道:「你如果有了意外,我們絕對不會理會靈域,不會管靈域眾生的死活!」

    「你要明白,我們如此照顧靈域,和靈域結盟,並非是因為多麼看重靈域!」

    「我們完全是因為你!」

    「只有你活著,活的好好的,我們才會對靈域另眼相看,你要是有了意外,那一切都沒有意義!」

    秦烈猛然一震。

    「你也先走!」暗昊沉喝。

    「咻咻咻!」

    他們講話時,三大家族締結的封印壁障,被那些蘊藏著燼滅之光的流星,反覆地衝擊著。

    烈焰昭和暗昊形成的火焰和黑暗天地,似乎又一次被撕碎。

    「我們不會有事。」寒澈冷哼。

    那塊玄冰家族的血肉豐碑,陡然變大,似乎在瞬間化為了一塊岩冰巨板。

    岩冰巨板越過了暗昊和烈焰昭,如山般立在他們和陰影生命之間,承受著一束束流星火光的衝擊。

    「蓬蓬!」

    從那岩冰巨板一般的血肉豐碑上,驟然濺射出無數火光,火光絢爛如煙花,奪目亮眼。

    點點燼滅之光,落在那血肉豐碑的碑面,發出「嗤嗤」的聲音,可血肉豐碑沒有絲毫被腐蝕消融的跡象。

    寒澈咧嘴冷笑,「燼滅之光,也不是真的就能腐蝕溶解萬物!至少,我族的至寶,血肉豐碑就沒有辦法!」

    「呼!」

    烈焰昭捲起滔滔烈焰,從那岩冰巨板般的血肉豐碑內回來,瞪著秦烈吼道:「還不走?」

    「走啊!」暗昊也厲喝。

    秦烈愣了愣,深深看了一眼那塊玄冰家族的血肉豐碑,終於點頭,「好,我走。」

    話罷,他這個巨大的暗魂獸分身,立即退向木族的星辰域界。

    往後退離時,他還不住回頭,看到暗昊也御動著那塊黑暗家族的血肉豐碑,用來抵禦陰影生命和燼滅之光。

    「神族……」

    秦烈心中喃喃著,一邊極度仇視著烈焰鳶,一邊又感激暗昊等人為他,為靈域眾生所做的一切。

    他都有些迷糊……

    曾經把靈域統治的神族,一向在星海霸道蠻橫,幾乎不給任何人面子。

    可是為了他,神族不但選擇放棄了靈域,還和靈域的眾生結盟。

    如今,在靈域遇到陰影生命侵入時,暗昊三人又義無反顧地站在他身旁,幫助他對敵。

    「僅僅是因為完美之血么?」他心中沒有答案。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