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心悅誠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心悅誠服字體大小: A+
     

    「卡斯托爾,卡斯托爾逃了!」

    「卡斯托爾竟然敗了!」

    「老天!」

    埋骨池周邊,所有的骨族族人,都在大聲疾呼。

    他們臉上都是匪夷所思,似乎都不敢相信他們所看到的事實。

    卡斯托爾乃曾經的深淵之主,一度橫行天地,幾乎是無敵般的存在。

    對骨族而言,卡斯托爾就像是一個永遠繚繞在他們腦海的夢魘,讓他們感到徹骨的恐懼。

    很多骨族的老人,都見識過卡斯托爾的強大,看著他將星河間一個個巔峰的存在,化為了死魂。

    上一任的骨族族長,還有眾多曾反抗他的骨族強者,都被其所殺。

    只要是從那個時代活下來的骨族族人,對卡斯托爾,都有著本能的懼意。

    包括拉緹戈和布雷多!

    也是因為這樣,明明知道卡斯托爾隕滅了一次,不可能擁有巔峰的力量,他們還是不敢反抗。

    實在是因為他們太過於恐懼卡斯托爾!

    然而,就在眼前,秦烈喚動著那塊炎魔之王所化的天外隕石,竟然將卡斯托爾的一個血肉分身燃燒殆盡。

    卡斯托爾的一個靈魂都被迫逃離出了白骨界。

    第一次,他們第一次看到卡斯托爾退縮,這是他們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

    「大人,大人竟然……」

    「他走了,我們怎麼辦?」

    「怎麼會這樣?」

    比克。塔隆。還有莫羅等人,在卡斯托爾離開以後,突然都慌了神。

    他們一個個六神無主,像是沒有定心丸,對未來忽地絕望了。

    「啪嗒!」

    特魯西的那具骨族身子,突然間倒地,入駐其中的索姆爾的靈魂。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看局勢不妙,索姆爾立即有了行動,早早就脫離了是非圈。

    「呼呼!」

    天空中,那塊將卡斯托爾肉身燃燒為灰燼的火焰隕石,依然在燃燒著。

    白骨界的天地法則,因那塊隕石,又在悄然改變。

    「秦烈!還請將那東西帶離白骨界!」拉緹戈急忙驚叫。

    「可惜了……」

    還在遺憾的秦烈,聽到他的呼叫后,心神一動。

    「呼!」

    那塊火焰隕石。從火焰滔天的空間通道內,飛離了白骨界。

    火焰隕石一離開,白骨界的高溫,以驚人的速度降下來。

    天上的滔滔火海,也在轉瞬間消失於無形,一切……又開始恢復原狀了。

    「恭賀主人!」

    「主人擊敗了卡斯托爾!」

    「我等心服口服!」

    古塔斯。辛達和坤羅。此時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滿了真心的敬畏。

    以前,他們是被迫向秦烈效忠,內心深處其實並不是特別認同秦烈的力量。

    直到今天,在秦烈召喚出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將曾經的深淵之主卡斯托爾擊敗以後,他們才心悅誠服。

    對他們而言,向這樣的一個主人臣服,再也不是一件令他們感到難堪的事情了。

    「這傢伙……」

    神族的烈焰昭,搖了搖頭。也是感嘆萬千。

    在他就欲出手時,秦烈的暗魂獸分身突然到來,掌控了火焰隕石后,瞬間逆轉了局面。

    他突然意識到,在不知不覺間,秦烈已成為了一個足以比肩他們的強者。

    而且,這還僅僅只是秦烈的兩具分身。

    秦烈的本體,擁有著完美之血,如今在炎日煉獄內,正在領悟更深層的深淵法則。

    當秦烈的炎日煉獄,正式得到其他七位惡魔君主的認可,本體的血脈突破到十階,成為惡魔君主的那一刻,星海的格局……或許都要因此而發生變化。

    烈焰昭突然慶幸,慶幸神族沒有把秦烈視為敵人,沒有抱著和烈焰鳶一樣的目的。

    不然他們會得罪死秦烈。

    一個擁有著無限可能,勢必以不可阻擋的力量崛起的恐怖強者,如今……乃是神族最堅實的盟友。

    烈焰昭嘿嘿怪笑起來。

    「沒有想到,卡斯托爾也會敗,而且是敗你的手中。」

    骨族的布雷多,還沉溺在巨大的震驚中,當秦烈的血魂獸分身,以人形飛落後,他不由地露出了苦笑。

    「多謝!」拉緹戈沉喝道。

    「轟隆隆!」

    艾森伯格家族的比克,坐在那泰坦巨屍的身上,突然間狂奔開來。

    「叛徒!」

    眾多來援的骨族強者,一看那泰坦巨屍飛奔,立即大聲咒罵。

    「算了,讓他們走。」拉緹戈有些頹喪地吩咐道。

    「為什麼?」沙爾托一臉的不解,道:「族長,他背叛了我們,和卡斯托爾勾結在一起,為什麼放過他?」

    「是啊,為何放過他?」眾多骨族族人不解地嚷嚷道。

    「怪不了他。」拉緹戈苦笑,「別說他了,即便是我和布雷多,不也是……差點屈服於卡斯托爾嗎?」

    此言一出,那些想要追擊卡斯托爾的骨族族人,都沉默了下來。

    他們捫心自問,如果沒有秦烈出現,沒有秦烈將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擊敗,他們……可有勇氣反抗卡斯托爾。

    如果他們都沒有這樣的勇氣,艾森伯格家族的比克,選擇投誠於卡斯托爾,他們有什麼臉指責?

    「比克是我族的族人,他可以走,但是夜鬼……」拉緹戈冷哼一聲,看向了塔隆和莫羅,說道:「夜鬼不能走!」

    「明白了!」

    那些一肚子鬱悶無處發泄的骨族強者,得到他的提示后,猛地沖向了夜鬼的塔隆,莫羅。

    「放過我們,我們是被卡斯托爾蠱惑來的,我們,我們也不敢反抗啊!」

    「請饒恕我們!」

    另外一些域外小勢力的強者,眼看骨族的強者,已經開始清理夜鬼了,也都明白自己同樣會是目標,紛紛哀求。

    然而,對於這些強者,拉緹戈就沒那麼客氣了,揮手道:「殺!」

    骨族的那些強者立即放開手衝殺。

    「我們換個地方講話?」

    拉緹戈轉身,態度誠懇地看向秦烈,還有烈焰昭和寒澈。

    「古塔斯,從今以後,你能以骨族族人的身份,自由來往白骨界了。」布雷多微笑道。

    「多謝族長,多謝長老!」古塔斯驚喜道。

    多年來,他都在期待有一天可以重返骨族,因為在骨族內,現在還有一些他想要保護的親人。

    他本以為,在加入夜鬼以後,再也不可能有這麼一天了。

    沒想到,才跟了秦烈不久,他就在秦烈的幫助下,重新得到了回歸骨族的資格。

    「多謝主人……」他在心中向秦烈道謝。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