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身陷重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身陷重圍字體大小: A+
     

    「轟!」

    三眼族的莫羅,聲音倏一響起,骨族的白骨戰艦就爆裂開來。

    秦烈注意到,附近一塊塊冰冷荒寂的隕石,受到某種磁力的影響,竟然都在緩緩活動。

    「走!先回白骨界!」

    骨族的沙爾托,一見局勢不妙,立即下達命令。

    在他發現特魯西背叛,夜鬼的莫羅突然到來以後,他連秦烈和古塔斯都給一併懷疑上了。

    他把這一切都視為了對骨族的入侵!

    喚屍鈴爆碎,他和許多骨族的族人,都被炸的遍體鱗傷,這讓他意識到他很難將此地消息及時傳遞出去。

    他必須儘快從這是非之地離開。

    他的命令一出,那些骨族的族人,都試圖重新控制住白骨戰艦,掉頭返回白骨界。

    就在此時,那些活動開來的隕石,倏然加速撞擊過來。

    「嘭嘭!」

    隕石強大的衝擊力,狠狠轟在那白骨戰艦上,將那本就受創的白骨戰艦,被鑿開了一個個巨洞。

    幾個血脈等階較低的骨族族人,在那些隕石的撞擊下,白瑩瑩的骨骼都粉碎了。

    一個個骨族族人因此而慘死。

    「特魯西!莫羅!」

    沙爾托眼瞳燃燒著怒火,看著白骨戰艦解體,隨同他而來的族人粉身碎骨,厲聲尖叫。

    他怒焰滔天的目光,還落到秦烈和古塔斯的身上,顯然也將秦烈視為了敵人。

    他當秦烈和莫羅是一夥的。剛剛的一切。都只是演戲,是為了迷惑他。

    「和我無關。」

    面對著他的注視,秦烈皺著眉頭,臉色深沉道。

    「呼!」

    那塊暗紅色隕石,終於飛逝而來,就在逐漸解體的白骨戰艦處停下。

    一個和巴狄相似,同樣乾瘦的三眼族老者。大馬金刀地立在那塊隕石上。

    他的第三隻眼睛,冒著綠幽幽的光芒,整個人像是一條擇人而噬的毒蛇。

    他並沒有多看秦烈,也沒有去理會尖叫的沙爾托,似乎認定沙爾托必死無疑了。

    他只是看著巴狄,痛心疾首地說道:「巴狄,你忘記我們的約定了?我們當年離開三眼族的時候,曾經以最古老的誓言發過誓的,我們有一天是要重新回去的!星河雖大。可能夠容納我們的地方並不多!首領在我們落魄的時候接納我們,對我們是有著大恩的。不管你在靈域發生了什麼,你都不應該背棄夜鬼,背棄首領,你趁早回頭吧。」

    「你放心,我會向首領求情。我們還會和以前一樣。」

    「你我雖非兄弟。但是卻有著共同的理想和目標,我希望我們能繼續並肩作戰。」

    他勸說巴狄重新回歸夜鬼。

    「呼呼呼!」

    他在循循善誘時,又是一塊塊隕石飛逝而來,那些隕石上都站著夜鬼的強者。

    那些強者,都是不同種族的族人,有地魔族的,有羽族的,也有龍獅族等小族的族人。

    在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將秦烈,將破碎的白骨戰艦。還有古塔斯、坤羅包圍。

    秦烈神情冷漠,以靈魂感知,暗暗計算著,「第七個了,七個十階血脈的強者,夜鬼……將所有強者都弄來了不成?」

    據他所知,夜鬼的實力有限,加上已成為他魂奴的古塔斯等人,夜鬼也就十來個達到十階血脈的強者。

    出現與此的夜鬼強者,如今就有了七個,再加上成為他魂奴的五個,這股力量……幾乎是夜鬼能拿出的全部了。

    ——只差一個首領沒有到來。

    「莫羅大人,巴狄大人恐怕回不了頭了。」

    先前躲的遠遠的特魯西,在那些夜鬼強者趕來以後,又慢悠悠返回。

    他伸出白森森的骨手,遠遠指向了秦烈,說道:「那是一個十階的魂族族人,我剛剛聽的清清楚楚,古塔斯和巴狄大人,都稱呼他為主人。」

    「魂族!」三眼族的莫羅,聽到他這番話以後,綠幽幽的第三眼,猛地落到秦烈身上。

    一股陰森的寒意,從他的眼瞳中流露出來,秦烈突覺絲絲陰冷的氣息,如蝕骨之矛般刺來。

    「嘿!」

    秦烈咧嘴冷笑,暗暗動用魂族秘術,碧焰般的眼瞳,跳躍著鬼火般的光芒。

    「嗤嗤!」

    在秦烈眼前,一點點綠色,暗藍色的電光,交織在一塊兒,猛烈的抨擊。

    「果然是魂族!」

    莫羅只是試探了一下,就將血脈力量收回,辨別出了秦烈的身份。

    「巴狄,你們……成為了他的魂奴?」

    在莫羅出現以後,就始終沉默不語的巴狄,一臉的苦澀,緩緩點頭。

    其實,他內心深處也不願意承認如今的身份,他也希望像莫羅一樣有著自由的身份,他還惦記著當年的理想。

    可惜,在秦烈將魂族的烙印,深深印在他靈魂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身不由己了。

    他若是膽敢反抗,秦烈只需要一個念頭,他馬上就魂飛魄散。

    為了能夠活下去,為了能繼續存在於星河,他只能聽命於秦烈,不管是否出於他本意。

    「原來是這樣。」莫羅恍然。

    「呼呼!」

    一塊塊隕石,向逃逸的骨族族人飛去,那些隕石上都站在夜鬼的強者。

    「回白骨界!」沙爾託大聲疾呼。

    可是那些駕馭著隕石的夜鬼強者,都是九階的異族戰士,他們在骨族的疆域,開始無情收割骨族族人的性命。

    沙爾托這趟過來,不是為了戰鬥,而是為了將卡斯托爾來白骨界的消息,秘密通知一些骨族的老人。

    加上這裡乃是骨族的星域,所以他沒有帶上強大的屍奴,這使得他的戰鬥力就打了折扣。

    面對夜鬼強者的圍剿,還有一個地魔族,一個龍獅族十階血脈強者的糾纏,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眼看著那些族人逐個死亡。

    「放心吧,這片區域我族的族人不經常過來,沙爾托傳訊的靈器也炸碎了,短時間內,不會有我族族人發現此地的動靜。」

    同為骨族族人的特魯西,招呼著那些夜鬼強者,讓他們儘管放開來殺。

    「莫羅大人,你們儘管對秦烈動手,他如果死了,我可以保證巴狄大人能解除靈魂束縛。」特魯西話鋒一轉,道:「但我只能保證巴狄大人一個。古塔斯大人,還有另外三位大人,我就沒辦法給你保證了。」

    「此言當真?」莫羅振奮道。

    「當真。」特魯西點頭。

    「好!」三眼族的莫羅,突然就放下心來。

    也不知為何,他對只有九階血脈,而且是骨族的特魯西,竟如此的信任。

    他似乎相信特魯西有能力可以保證在秦烈死亡以後,解除掉對巴狄的靈魂束縛,讓巴狄能活下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